小說

《Cyberpunk 2077》美杜莎 (銀手/男 V + 賴宣/男 V) - 16

徐伊 | 2022-01-21 18:34:23 | 巴幣 102 | 人氣 69

完結美杜莎 (銀手/男V+賴宣/男V)
資料夾簡介
銀手習慣被人仰望,眾星捧月讓他把 V 的感情視作理所當然。 久攻不破的企業霸權讓銀手漸漸急躁起來導致輕信小人,最後一事無成還傷害了 V,甚至差點害死他……

V 正在整理他的小公寓,尤其是客廳牆上掛的那把武士刀更是不能有任何灰塵,他打掃著房子,一想到待會兒的活動就愉悅地抑制不住笑容,內心整個雀躍得一邊做家事一邊哼著歌。
 
他來日本就學已經過去了幾個年頭,而今天是他二十歲的生日。
 
雖然準確來說這個日期是他被扔在育幼院門口的日子,不過聽院長說當時他還在襁褓中看樣子是剛出生不久,應該也相差無幾了。
 
V 從來沒慶祝過生日,今天不但是很有紀念性的二十歲,也是第一次有人為他的誕生獻上祝福。
 
他哼著熟悉的旋律走到餐桌旁放上整套組的餐具餐盤,擺好桌面後轉身看見客廳一角那把被自己當作擺飾的電吉他。
 
V 愣了一下。
 
那裡什麼時候擺了電吉他?然後又猛然意識到自己剛剛哼的旋律,他根本沒在任何場合或媒體平台上聽過,卻很自然地出現在腦海裡。
 
不過下一秒他就想起了那把昂貴的樂器是養育自己的人擺在這裡,讓他平凡的小公寓多一點活力感,而剛剛自己哼的歌是對方在這裡用那把吉他寫曲時彈奏過的旋律。
 
肯定是因為搖滾樂不是自己的風格,所以他才會一時間沒想起。
 
V 自己笑了笑,轉身繼續為待會兒要來為自己慶生的人做準備。
 
他已經好久沒跟對方見面了,他們總是很難得才能見一次面,畢竟對的身分特殊,為了保護自己的生命安全,他們表面上必須是陌生人。
 
V 想到三天前男人跟自己通話時說不管有多忙他都會過來為自己慶生,兩人也將近一個月沒見面了;男人對自己的寵愛讓他感覺胸口暖暖脹脹的。
 
那是他的恩人、他的長腿叔叔、他的愛……
 
V 抑制不住心中湧出的幸福感,看著餐桌上的三套餐具傻笑了一下。
 
『嗯?三組?為什麼?』
 
V 突然發現自己擺了三套餐具在桌上,但今晚聚會明明只有他跟男人兩人而已……
 
他感覺有點不對勁,但又覺得理所當然,心中產生了一股微妙的違和感。
 
這時門邊的對講機響起,V 立刻把這股衝突感拋到腦後,急匆匆地奔到門口按開對講機。
 
『晚上好,V。』男人透過機械傳進屋內的聲音聽起來有點失真。
 
「晚上好,我馬上開門。」V 點了螢幕上的開啟符號。
 
男人一進入屋內就把 V 摟進懷裡,側著頭在 V 的太陽穴上吻了一下。
 
V 開心得不得了,有點害羞地把臉往男人的懷裡蹭了蹭,鼻子貼在對方胸口的高級襯衫上深吸了一口男人身上的味道,在聞到香水味混著淡淡的香菸味時輕輕皺了一下眉。
 
他知道男人會抽菸,但對方也知道自己不喜歡菸味,從來不在自己面前抽菸,也不會在他們難得見面的日子裡帶著菸味來找自己。
 
而且男人抽菸的次數少之又少,他只在剛到日本時見過一次,更何況男人在知道自己排斥菸味之後基本上就戒掉了,所以他不明白為什麼今天對方身上會突然帶著菸味。
 
而且這股香水氣味,不是男人平時用的那種。
 
「V,生日快樂。」男人放開了 V。
 
「謝謝……」V 一邊道謝一邊抬起頭,卻在看到對方的臉時愣了一下。
 
在他的視線裡,男人頸部以上是一片雜訊。
 
『這是怎麼一回事?我的裝置壞掉了嗎?』V 內心慌了一下。
 
他一開始以為是自己的喜呂志光學裝置損壞,但全部視野中只有對方的臉部看不清楚也太奇怪了,難道是他早上在測試「反間諜系統」時不小心誤植到自己的裝置裡嗎?
 
這套系統是 V 最近在編寫的程式,理論上可以讓使用者的臉部在所有外部攝影鏡頭下呈現大塊雜訊。
 
『V,怎麼了?』男人喊了 V,但對方的聲音在他耳裡變成了像有兩個人同時說話的雙聲重疊。
 
V 聽見對方的聲音時瞪大了雙眼,摀著耳朵往後退了幾步。
 
『V,你不舒服嗎?』男人往前握住了 V 的雙肩。
 
「我……我想我的裝置有點狀況……」V 放下摀著耳朵的雙手。
 
「我看不到你的臉,你的聲音聽起來也很奇怪……」
 
『我想你先坐下比較好。』男人攬著 V 的肩膀帶著對方到沙發邊。
 
V 坐下後男人抬起自己的下巴,在視野裡他根本看不清對方的臉,只能從男人的動作猜測對方應該是在端詳自己。
 
他緊張地心跳加速,血液彷彿一下子全往腦袋衝,V 感覺後腦有點發疼,在這瞬間男人的部分外貌快速閃現出另一個樣子,左手變成了銀色的義肢,下一秒又閃回原本的模樣,讓 V 驚訝得倒吸一口氣,呼吸都急促起來。
 
『深呼吸,V,放輕鬆閉上眼,沒事的,我在這裡。』男人握住 V 的左手,溫柔安撫著他。
 
V 順著對方的話閉上眼、緩緩做了幾次深呼吸,感受對方從掌心傳來的溫度,讓他內心平穩了許多。
 
『先進行錯誤偵查,我去倒杯水給你。』男人放開 V 的手。
 
V 聽見男人的腳步聲往廚房遠去,冷靜下來後開始自我掃描,系統一項一項列出又一項一項完成,期間他聽見回到自己附近的腳步聲和水杯放在桌上的聲音,然後就一片寂靜。
 
偵查全部結束後系統通知顯示無任何問題,V 疑惑地睜開眼睛,男人不在自己身邊。
 
他站了起來看了看四周沒看到人影,於是走到廚房去但也沒找到人,可是公寓就這麼點大,男人還能藏到哪裡去?臥室?不,男人絕對不會做這種侵犯隱私的事情。
 
就在 V 站在廚房陷入深深的疑惑之中時,餐廳傳來人聲。
 
「看來你已經準備好了。」
 
「看來你已經準備好了。」
 
是兩個人同時說話的聲音。
 
不像剛剛那種重疊在一起的聲線,是清清楚楚分開的兩個人,聲音也非常清晰。
 
V 突然一陣毛骨悚然,因為進入廚房前一定會經過餐廳,剛才餐廳明明就空無一人,而且,哪來的第三個人?
 
然而更讓他感到詭異的是,這兩道聲線都是他熟悉的聲音,想起自己稍早佈置了三組餐具,好像他一開始就邀請了兩個客人似的。
 
V 顫顫巍巍地走出廚房往餐廳望去,他看見了兩個男人面對面坐在餐桌兩側。
 
他發現自己終於能看到人的臉部,這兩個男人無論容貌還是氣質都大相逕庭,但動作卻一模一樣且正左右相反,兩人彷彿是照鏡子般毫秒不差地複製對方,差別只在兩人動作的方向是彼此的鏡向。
 
V 告訴自己,此時他應該要覺得恐怖,但他卻一點害怕的感覺都沒有,而且明確地知道自己對這兩個男人有著同等程度的深刻情感。
 
然而此時他卻記不清是誰說要為自己慶生……
 
那把電吉他的主人是誰?在自己考上大學時給了自己一個擁抱的人是誰?
 
是誰請自己喝了那一杯咖啡?是誰在夜城的街頭救了自己一命?
 
V 腦海中不斷閃過許多記憶片段,甚至有許多不應出現在目前二十歲人生中的畫面,互相交雜又混亂不清,這兩人的形象各自鮮明同時又模糊交疊。
 
他內心慌亂不已,愣在原地看著兩個男人,此時兩人同時站起來、同時轉頭看向自己、同時往自己走過來。
 
V 動也不動地看著兩人走到自己面前,各自伸出左右手捧著自己的雙頰抬起自己的臉。
 
「V,我的愛。」
 
「V,我的愛。」
 
V 看著兩人同時開口,然後兩人的臉緩緩朝自己靠近,兩張面容也慢慢在自己眼前交疊,最後重合。
 
『V,文森特。』
 
=============================
 
V 猛地睜開雙眼。
 
阿傑的來電通話提示音完全沒有打算放過 V 似的不停響著,V 躺在床上盯著上方任提示音在自己腦中嗡嗡作響,深呼吸了幾次平復了自己加劇的心跳後才接起全像通話。
 
『嘿!V!早啊!兄弟!』阿傑依舊是那樣活力十足,也不在乎 V 讓他等了一陣子。
 
「早啊……兄弟……」V 緩緩坐起身。
 
『你聽起來有點累,你昨晚很晚才睡嗎?』阿傑聽見 V 的聲音有點沙啞
 
「沒多晚,只是做了奇怪的夢。」V 把腳放到地上坐在床邊,感受腳底踩在地板上的真切觸感。
 
他拿起床頭櫃上的水瓶喝了點水,總覺得現在跟阿傑的這段對話好像之前發生過。
 
『我看你是太期待今天的活動,興奮得都睡不著覺了。』阿傑爽朗地大笑幾聲。
 
「沒錯,我太期待了。」V 笑了笑,順著阿傑的話同意對方,不過他的確也為今天的聚會感到興奮。
 
「不過你這麼早找我有什麼事嗎?」
 
『就是……那個啊……V,晚上的聚會,能不能晚一點時讓我……嗯……跟迷霧求婚呢?』阿傑吞吞吐吐地說著。
 
V 一聽見阿傑要跟迷霧求婚,立刻樂得都要飛起來。
 
「太棒了!這有什麼問題,管他什麼生日派對,我馬上去改成求婚儀式!」V 激動得站了起來,在床邊快速來回走動。
 
是的,今天是 V 的生日,其實也就是他被扔在育幼院門口的日子。
 
『不行啊!今天你才是主角、是你的場合,只是剛好大家都聚在一起的機會實在很難得,我也想希望朋友們能見證我們的愛情。』阿傑立刻阻止 V 瘋狂的想法。
 
『只要給我五分鐘就好了。』
 
「沒問題!好兄弟要跟真愛求婚當然義不容辭,不過你要給我個暗號。」
 
『太感謝!我這輩子可欠你了!來生,當我提到來生就是了。』
 
來生,多麼適合。
 
兩人又興奮地討論了一會兒,開心地結束通話後 V 站起身,帶著滿臉笑意走去盥洗,他感覺到內心無比滿足、愉悅,阿傑的幸福就是他的幸福。
 
V 臉上的笑容直到換好衣服走下樓去倒咖啡都還洋溢在他的臉上。
 
他端著咖啡轉身走到客廳,看見牆上掛的電吉他和武士刀,兩種風格截然不同卻突兀地擺在一起。
 
想起那個詭異的夢,夢中兩個男人他的確認識,是強尼和賴宣,他也很清楚明白自己與他們有著千絲萬縷的感情糾葛,但卻無法分辨每一段記憶裡的人究竟是誰。
 
V 的記憶產生了部分錯亂。
 
當時他連接上「御輿」後就進入了網路空間,幾分鐘後他眼前一片黑然後就沒有意識了,當他再睜開雙眼時只看見維哥坐在自己身邊,自己正躺在維克診所裡。
 
V 從維克那得知自己昏迷了一個月時大為震驚,他的感官只有那短短幾分鐘。
 
他隨後詢問了那塊晶片,維克只是簡短地說明一個月前強尼和賴宣帶著昏迷的自己衝進診所,維克為 V 動了開顱手術,最後雖然順利取出晶片,V 的身體機能沒有問題,心跳與腦波也很穩定,但卻一直沒有醒來。
 
既然現在 V 已經清醒了,也該通知其他人這個好消息,尤其是強尼和賴宣。
 
大家陸陸續續進入診所,好友們看見 V 的第一個反應就是狠狠抱住這個年輕人,不太親密的人就握握手。
 
眾人七嘴八舌跟 V 講了現在的狀況,荒坂垮台,V 突然成了夜城的新傳奇,尤其是他負傷昏迷不醒,被眾人認為是一種偉大犧牲。
 
而強尼依舊是那個搖滾巨星,只是他的團隊從地下轉回檯面上,賴宣則是帶領著「鋼鐵之龍」成為夜城另一股新勢力,兩人都回歸站在對抗企業霸權的第一線;荒坂垮台,還有千千萬萬個荒坂。
 
聽到強尼和賴宣的名字當下 V 並沒有什麼感覺,直到他見到兩人進入診所時才發現事情不太對勁──他無法將兩人的臉正確地對上自己每一段記憶裡的那個人。
 
V 想確認自己的記憶,詢問了兩人一些過去,結果當下所有人立刻發現了 V 的不對勁。
 
維克立刻為 V 做了腦部掃描卻找不出任何問題,晶片一開始傷害到大腦的部分也早已修復,而且這種狀況只針對強尼和賴宣的部分,V 與其他人的相處記憶毫無異常。
 
艾特在仔細檢查後只能推測,也許是 V 在連接上「御輿」時,晶片跟「弒魂者」系統可能在那一瞬間產生了連動,而晶片在插入 V 的大腦時就已經產生了無法預測的連結,加上 V 本身對特定人員有強烈的感情記憶,被這種會複製記憶的系統讀取後又覆蓋到生物晶片上,才導致 V 出現了針對性的記憶混亂。
 
維克與艾特表示他們對這種狀況實在無能為力,只能定期為 V 做腦部檢查。
 
V 露出了略為驚訝的表情,他跟迷霧一樣信仰心靈與精神力,只是沒想到會對肉體有如此大的影響。
 
眾人都露出難過的表情,而另外兩位當事人直接垮著臉,一副家裡死了人的模樣。
 
「說不定某天就會恢復了。」維克安慰眾人。身為醫生,在他的行醫生涯中的確見過不少失憶後自行恢復的案例,雖然跟 V 的情況有點不同。
 
「別那麼難過嘛!至少我還活著啊!」V 樂觀地安慰大家,並露出開心的笑容。
 
他是真的由衷感到快樂,為自己還活著而開心、為朋友們都在身邊而開心、為自己的家鄉往自由更進一步而開心。
 
大家看著 V 的笑容都重新打起精神,阿傑甚至撲過來抱著 V 又哭又笑,口中喃著「活著就好,活著就好」還一邊揉著兄弟稍微變長了點的頭髮。
 
強尼和賴宣反而尷尬起來,V 現在分辨不了過去他們兩人在自己人生中留下的情感和傷痛,他們這下都不知道該如何面對自己對 V 的感情,想過去跟 V 表達心意和思念又猶豫得裹足不前。
 
V 越過阿傑強壯的背脊看見兩人扭捏的模樣,忍俊不住笑出了一聲。
 
他對這兩個男人的記憶雖然混在了一起,但可是一點都沒少,他從來沒見過這兩人有任何時候露出這一副不知所措又小心翼翼的模樣。
 
阿傑聽見 V 笑了,放開擁抱後看見對方正看著賴宣和強尼,很識相地走到迷霧身邊。
 
V 緩緩下了床,維克見狀立刻露出了一個不贊同的眼神,V 則是俏皮地吐了吐舌頭。
 
年輕人走到強尼和賴宣面前對兩人露出溫和的笑容,兩人反而更加緊張,慌得手腳都不知道要往哪擺。
 
「V,我……」強尼開口,但卻不知道自己該說什麼。
 
賴宣則是沉默不語。
 
V 對他們露齒一笑。
 
「看來我這輩子注定跟你們糾纏不清了。」
 
綠眸清澈,宛如人生初見。
 
 
 
TBC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