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只想守護你》29、倉促特訓

藍飛璃 | 2022-01-21 17:00:05 | 巴幣 20 | 人氣 67

連載中(完)二創-只想守護你(天堂2)
資料夾簡介
身為異界者,為了追捕敵人而來到這個世界,擔心這個世界會像過去一樣被摧毀,她必須小心翼翼,然而卻遇上了他,一個生於偏鄉小島上的獨特人類......

「我可沒教你們倒下之後就躺在地上瞎混!站起來!」
於訓練場中,嵐月嚴厲的怒聲清晰可見。
她瞪著眼前被趴和躺在地的兩人,大口喘氣,彷彿已沒力氣再移動一分。
但她清楚他們體內的力量與魔力都還在能進一步訓練的範圍內,即使已被她打得傷痕累累,疲憊不堪,她依舊只能狠心的要求他們把自己的力量發揮到極限。
沉重嘆了口氣,她再次怒喝,「你們的極限還沒到,別想給我偷懶!」
距離古魯丁進攻的時間只剩幾個月,為了往後的日子,她的力量會逐漸衰弱,而那女人也一定會察覺到她的狀況,雖然她篤定那女人不會發現到自己的最終意圖,但她卻清楚,他們的速度已讓她的計畫變更。
而這兩名少年,在未來將會成為自己的弱點,清楚他們不可能有能力協助自己對抗那群人,但至少要讓他們有能力幫助他們自己和其他人逃走……
她無法不對他們無情……
「呼……我、嗚……抱、抱歉,陛下……」克雷斯喘著氣,翻過身,吃力的站起,緩緩站直身子,看著眼前的嵐月,她神情冰冷,看似平常的訓練,他卻總覺得今天的訓練比之前更嚴格,難道是因為回到亞丁城了嗎?
一旁的伊特也跟著站起身子,深深喘口氣後,他大吼,使盡全力的朝嵐月衝過去:「喝啊──」
他揮拳,嵐月一個側身閃過,伸腳,一個迴旋踢,伊特直接被擊中背部,踢趴在地。
「啊!」他吃痛的喊出聲。
克雷斯見狀,同樣朝嵐月飛奔過去,在她的腳落下的瞬間,他伸腳朝她的膝膕踢去,想趁這機會讓她跪下,止住她的行動,然而她卻在他踢出的瞬間,落下的腳翻過他出擊的腿,反身,另一隻腳踹向他的胸口。
「嗚!」被擊中的瞬間讓他悶哼了聲,那踢出的力道讓他往後退了幾步,「咳咳──!」
一瞬間的傷害讓他乾咳了起來,缺氧的暈眩讓他一度軟了腳,跪到地上,大口喘著氣,好在她平時的耳提面命,魔力的護甲一直維持住,否則剛才那一腳,從那力道來算,他應該會直接斷肋骨。
眼看他們把最後的一絲力量用在這裡,嵐月忍不住皺著眉,重重嘆口氣:「休息一下吧!」
她說完,走向趴在地已經爬不起來的伊特,蹲下身,伸手輕觸他的背脊,水藍色的光在手上形成,伊特原本急促的呼吸逐漸平緩,下一刻,他爬了起來,翻過身,疲憊地看著嵐月。
沒想到今天的對練竟然這麼高強度,這真的是有史以來最嚴格的一次,雖說在過去她也不曾手軟過,可是這次的對練真的和過往有明顯差異。
望著起身走向克雷斯的她,伊特反覆思索著她最近的異常,無力地站起身,一同朝被踹飛的克雷斯走去。
來到跪在地的克雷斯眼前,嵐月伸手以同樣的方式治療著他,並稱讚道:「剛才的訓練,你們在魔力護甲的維持上做的很好。」
伊特來到她身旁,看著治療克雷斯的藍色光芒,無奈的說:「我真的看不出我們這樣子有什麼長進……」
落坐在克雷斯旁邊,等待治療結束,因為依照慣例,她會在訓練告一段落時來指正他們的錯誤。
「有的,只是因為我是你們的指導者,所以你們當然感覺不出來。」嵐月看著治療結束的克雷斯,他起身,與伊特一樣坐在地上,注視著眼前的她。
清楚他們想追上自己的心境,本就非人類的她,他們的追逐是絕對不可能成功的,可是她無法回應,只能讓他們繼續帶著這樣的想法努力下去。
她只能不斷掩藏這些真相,持續幫助他們圓夢,即使她已經更動了原本的計畫……
嵐月凝視坐起身的克雷斯,伸手放到他的胸前,水藍色的光再次出現,她抱歉開口:「對不起,剛才出手有點太重了……」
剛才在出腳踹向他的那一刻,她就後悔了,因為他們的力量還不成熟,要他們隨時使用魔力護甲,也不過是提升魔力量訓練的一環而已,所以就以維持性來說,他們已經算做得很好了。
只是時間的訓練,使他們的能力還不夠強,防禦上就沒有那麼高,清楚剛才那一腳,慶幸地沒踹斷他的胸骨,但若不進行治療,少說也會讓他痛上好幾天。
她道歉的話語讓他心口一暖,心底喜歡她的想法,悄悄地浮現,下意識想伸手摸上她的臉,順開她因自責而緊皺的眉,但他還是忍下,因為她和他之間,除了師徒和君臣關係,其他什麼都不是……
如此的自我告誡,就算知道她對自己或許有其他想法,但仍因此產生些許落寞,凝望著眼前的她,不知究竟要到何時,他才能正式的成為她的盾與劍,而不是此刻依附在她旗下的實習生……
伊特在旁看著一邊想著如何接近對方,一邊則專注於自己的事情上,那暗送秋波卻沒得到回應的場景,讓他覺得有些好笑,但想起某件事,他仍好奇的開口,「對了,陛下……」
然而,話還沒說完,卻被嵐月硬生打斷。
「我說過,私下叫我的名字就好,不必拘泥於君臣關係……」
「月……」伊特馬上改口,無奈道,「沒辦法,平時見到妳都得要那樣叫啊!叫久了,也就習慣了。」他聳聳肩,隨即再次說道:「月,我好奇一個問題。」
「嗯?」她輕應,同時凝視著克雷斯的胸口,透過力量的透視,確定她的攻擊已被治癒後,她才收回手,望向伊特。
「妳每次結束幫我們進行治療的這種魔法,能不能也教我們啊?」伊特問。
「我也想學。」聽到伊特的提議,克雷斯同樣回應,伸手摸了摸剛才被她踹了一腳的胸口,明顯感覺那疼痛完全消失,他直言:「因為那魔法很有效果,不止能治癒傷痕,還能讓體力恢復,如果我們和魔法師們都能學會這種魔法,這樣一定會增加不少好處。」
「就是說啊,妳每次治療我們的時候,我們的魔力和體力都能同時恢復,如果學會了,那一定能在戰鬥時派上用場的。」伊特也同樣興奮道。
望著眼前興奮的討論著魔法的兩人,那雀躍的神情,另她內心的陰鬱被一掃而空,無意識地揚起嘴角,露出一抹微笑。
她清楚他們想增進自己能力的想法,但這種魔法並不是生靈們能夠學習的,即使他們花上一輩子的時間都不可能做到。
縱使是追著他們一族的那群人,如果不透過殺害他人的方式,也無法學會此類魔法,只因這種魔力的運用是消耗自己的力量所進行的治療,生靈們如果用這種魔法,就等於在損耗自己的壽命,來救治他人的傷勢。
艾洛特一族,他們的生命本就如同源源不絕的湧泉,這種魔法是非常基本的力量,但在生命有限的生命體上,這種力量根本是種禁忌,如同黑魔法一般。
見她不說話,只是如往常般地露出淺笑,伊特忍不住追問:「所以,能不能教我們?」
嵐月聞聲,瞥了他一眼,視線落在眼前同樣散發出想學的克雷斯臉上,她無奈一嘆,溫和道:「不行,這種魔法不是一般人可以學的,因為它需要付出代價。」
「付出代價?」克雷斯疑惑,她的回答和當時雷同,只是,沒想到這魔法竟然會付出代價……
「嗯,這種魔法所使用的本質是交換,也就是說奉獻自己來幫助別人,嚴格來說,這會消耗一部份的靈魂力量來治療他人,所以不是一般人可以學的。」她解釋。
「這……聽起來不就是咒術,是黑魔法了嗎?」伊特詫異。
「感覺這魔法很危險呢……」克雷斯也同樣驚訝道。
兩人同時望向她,克雷斯率先開口:「那麼,這樣對我們的治療真的好嗎……因為那會……」那是一種會用靈魂之力治療人的魔法,而她卻使用在他們身上那麼多次……
「放心,我沒有事,因為有達成某些條件,所以使用起來並無害。」她微笑,安撫道。
「這……」她的回答,讓兩人語塞。
達成某些條件?這是什麼意思?
難道就如當初她所言,這不是一般人能學的,而她則是因為某些條件,使自己不同於一般人?
伊特望著她,對於她的此種答案感到警戒,她究竟是怎麼做到的?難道她其實也會黑魔法?可是這段時間的相處下來,她並未施展過或是教過他們使用黑魔法的方式……
克雷斯在聽到她的言詞後,父親的話語瞬間閃入腦海,他想起了父親當時的猜測,難道她真的可能是光之神與闇之神所創造的子神嗎?畢竟要說達到的條件,也只有這種可能性才具備這種治療的能力……
兩人各懷心思,猜測著眼前這總是不願多透漏自己的少女。
嵐月凝視著他們陷入思考的思緒,清楚他們各自猜測著她能使用這能力的原因,但她無法明說,可是也不想對他們說謊,只能以這種模擬兩可的言詞來帶過這件事。
他們的好奇與想探究的行為,那如此純真的想法使她感到一絲愧疚,她想守住這樣的他們……守住他們僅有的世界……
偶爾,她從他們身上總會看見她羨慕的東西,那就是生為人……
她就是因為與人類不同,才會被追捕,在那無盡的漫長歲月中,沒有盡頭的,不停地循環著捕獵與被捕獵的命運……
想到自己的身分,她所背負的責任,憂傷無意識的流入眼中。
「月……妳還好嗎?」見她神情轉變,克雷斯關心問,擔憂她的思緒讓他朝她伸手,想撫平那緊皺的眉,然而在觸碰的瞬間,她的憂傷散去,換上過往的平靜,同時拉開距離,拒絕被他觸碰的可能。
她的退開,那明顯再次築起高牆的態度,讓他的手停住在半空,有些尷尬,緩緩的,在她起身的同時,他收起心中被拒絕的好意。
真的很失落啊……如果能跟她關係再好一點就好了……
「我沒事……」她暼過他,清楚他的溫柔,但她不能讓他對自己有過多的遐想,別過頭,她輕嘆了聲,繼續道:「體術的訓練就到這裡,繼續休息,等等開始訓練劍術。」
她說完,轉身就朝一旁的樹蔭下走去。
「她還是一樣很難親近,對吧?」伊特將剛才他們的動作看在眼裡,只能說,其實不難看出她對他們兩人是愛護有加,但不論他們怎麼想跟她打好關係,都會被她在前一刻閃過避開。
而且,同樣進入亞丁城,尚恩馬上在簽署合約後便被分配到騎士團後備人員的團隊中,進行了見習騎士的訓練,而他和克雷斯雖也同樣簽了約,卻未被編入,反而被獨立出在一套房間,然後由嵐月特別訓練。
她每週都會固定培訓他們同時分派功課給他們練習,只要她因公忙錄得不見蹤影時,奈德就會來轉告他們當日的功課,除了兩人對練或是進行魔力的提升訓練,剩下就是與她的練習,完全沒有外人介入。
他們多少可以知道,被獨立出來訓練的事情已傳到亞丁城內的各個角落,只因他們去騎士團餐廳用餐時,那些注視與討論,可說是如芒刺在背,想忽視都難。
雖然偶爾有人會來與他們攀談,明顯知道他們都來偷看過他們的訓練,然而這樣的訓練,似乎讓那些見過的人是一點都不羨慕,與其說他們在訓練、學習,不如說被虐待還比較貼切。
只不過,這些過程好像沒人知道她在訓練過後的溫柔指導,以及治療行為,因為從不曾有人發現到她對他們施展的魔法,即使有魔法師來了解過他們,但他們似乎也不清楚嵐月會使用魔法這件事……
這是為什麼?
「嗯……」視線落在在樹下休息的她,克雷斯低聲回應了伊特,放在側邊的手忍不住握緊。
雖然她什麼都不說,他仍能感覺到她背後那看不見的包袱,隨著日子,一天比一天沉重,而且不知是不是他的錯覺,總覺得她留露出憂傷的情緒也逐日增加,偶爾會像剛才一樣,雖看著他們,但其實在看著遠方。
「伊特……不知道你有沒有注意到,月最近分神的情況一直在增加……」凝視樹蔭下,閉眼休息的嵐月,克雷斯低聲開口。
過往他也不曾見過她這樣的休息方式,她一直看起來充滿活力,即使時常冷著臉,但卻像沒有體力極限般的活動著,如今,她確實常在訓練他們之後,偶爾會有休息的行為。
她……是不是發生了什麼事?
「你是指她突然看著我們發呆的事?」伊特瞥了他一眼,視線同樣落在嵐月身上,「我有注意到,可能是太忙的關係吧,畢竟她是王,忙於政務還要來訓練我們,就算體力再好也是有極限的……」
想到她有時忙到沒空沒他們訓練,反而是奈德前來通知他們當日的練習,這可以看出她在城裡忙碌的程度有多高,由此能想像,在說話之島,對她來說根本就是在度假。
「或許是吧……」聽著伊特的說詞,克雷斯低語,想著她的表現,內心總覺得哪裡奇怪,但又思考不出答案。
如父親所說的,她是個身藏許多謎團的人,只是這一路走來,他慢慢的可以確定自己對她的心意,他真的很喜歡她……
只是這樣的情感,不知道身為王的她,是否會願意接受……




喜歡,歡迎給個GP,如果願意,歡迎留言告訴我您的感想,謝謝您的觀賞。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