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我那無法終結的生命(300)

戴斯蒙 | 2022-01-21 14:34:43 | 巴幣 3662 | 人氣 258


   於是我們沿著足跡一路追蹤,離開了這個廢墟,足跡直接深入了叢林之中,天罪想也不想的就走了進去。
 
  「你對於這些足跡有什麼樣的看法?」
 
  天罪指著腳下的足跡問著,問我對這些足跡有什麼看法?讓我看看......
 
  「首先這些足跡看上去都是同一種動物的,就尺寸來看應該是中小型動物,接著足跡看起來有非常久遠的,也就是說這條路徑牠們使用很久了。如果我是獵人的話,會直接在這條路上設下陷阱吧?」
 
  那樣就表示幾乎能抓住往來這條路的魔物了。
 
  「恩,看來你對於狩獵相關的知識還挺豐富的啊!」
 
  「畢竟狩獵這種事情,我還是比較常在做的。」
 
  這可不是我自誇,之前的我可是很常狩獵的,在那段不敢去攻擊魔物的時間中,我會摘採野菜跟打獵來填飽我自己的肚子。
 
  「所以與其說你是傭兵,不如說你是獵人還比較恰當?」
 
  「你這麼說我也不能算錯......」
 
  不過獵人跟傭兵兩個職業並不衝突,動物中也有著具有高昂經濟價值的物種,也是有傭兵整天像獵人一樣專門在狩獵維生的,所以面對天罪的調侃我自己是覺得沒什麼的。
 
  「如果讓你自己來追蹤應該也能找到對方吧?」
 
  「這麼明顯的獸徑,就算是一般人也追蹤的到吧?如何?要讓我試試看嗎?」
 
  「不用了,距離似乎比我們想像的要近呢!就在前面而已。」
 
  隨著樹葉的撥開,出現在我們面前的是一個殘破不堪的村落,看起來有點像平常見到的地精聚落,但比起地精們搭建起的簡陋房舍,如果不是年久失修的話,這裡的房屋顯得比地精們要好上太多了。
 
  但看起來這麼荒涼,這裡真的還有魔物居住嗎?
 
  「看上去似乎被荒廢的樣子,還是說這裡也只是路途中的一部分呢?」
 
  「路途中的一部分?」
 
  如果是這樣就說得通了,如果只是那些祭祀的魔物祭祀途中會經過的地方,那麼不保養讓它荒廢也是理所當然的事情。
 
  但是總感覺沒有那麼簡單,我的直覺告訴著我,這個村落就是那些祭祀者居住的地方。
 
  突然間,在不遠處出現了兩個小小的身影,那是兩隻浣熊,牠們小小的腦袋從廢墟上探了出來觀察著我們,我跟天罪也因為突然出現的兩個小傢伙而停下了腳步。
 
  「魔物嗎?」
 
  「恩,是魔物沒錯。」
 
  老實說魔物沒有看到人類直接就撲過來,這點是十分少見的,像這樣遠遠的看著我們,展露出好奇心的樣子更是很難看見。
 
  「那是當然的,牠們兩個跟你一般見到的魔物都不一樣,在牠們兩個身上沒有存在侵蝕的詛咒。」
 
  「也就是說......」
 
  「牠們兩個是至今為止,你第一個見識到正常狀態下的魔物。」
 
  「魔物原本的模樣是嗎?」
 
  我輕輕向牠們伸出手。
 
  「那個.....你們好啊?」
 
  但是沒得到任何回應,只得到浣熊們可愛的歪著腦袋看著我,對我的行為表示不解的動作而已。
 
  「噗!你怎麼期望牠們能懂得人類的語言?看我的......」天罪一邊說著一邊反手掏出一包肉干,她拿出了一片肉干晃啊晃著,小浣熊的視線馬上就被食物給吸引。
 
  不用兩分鐘,天罪就成功的吸引到了兩隻浣熊,牠們用很快的速度衝到天罪的面前,拿著肉干就開始啃著,那模樣看起就像是餓了很久一樣。
 
  天罪慢慢撫摸著兩頭浣熊,如果不跟我講,也沒讓我感覺到浣熊體內魔晶的氣息的話,那我還真的會把這兩頭浣熊當成是真的動物來看。
 
  太像了,簡直就跟動物一模一樣。
 
  我試著伸手去撫摸,面對我的手牠們也不閃躲,也同樣的接受讓我撫摸。
 
  「這還真是奇怪的感覺。」
 
  「摸起來很奇怪?」
 
  「不,到不是摸起來很奇怪,而是能這樣摸魔物原本就很奇怪了。雖然不是沒聽說過有人能成功馴服過魔物,但我也是第一次看到願意跟人親近的魔物。」
 
  「在侵蝕詛咒的影響下,魔物的性格都變得十分的狂暴,雖然因為時間的關係已經沒有原先的那般狂暴,但要像這樣子還是不太可能的。至於馴服魔物這點,索倫森帝國算是比較透測的國家吧?畢竟貴族都喜歡養一些怪東西。不過就算有著馴服的技術,那還是十分危險的事情。」
 
  「因為詛咒的關係嗎?」
 
  「是,因為詛咒的關係,導致的狂暴化那可不是人類可以克服的事情。」
 
  浣熊們的肉干很快就吃完了,牠們露出渴望的眼神看像天罪,天罪笑了笑,再度拿出肉干給予牠們。
 
  「話說回來,這裡應該是牠們的村子對吧?不曉得為什麼會變成這樣,牠們能講話嗎?」
 
  「應該是沒辦法,畢竟牠們的年紀還不是很大......」
 
  年紀還不是很大?仔細一看,這兩隻浣熊的體積的確是特別小,感覺也很幼,看起來的確很像是孩子。
 
  「那牠們的爸媽看到我們會不會歡迎我們啊?」
 
  「我想應該是不用擔心這個,看看四周的景象,如果我想得沒錯的話,小浣熊的家人們大概是出了什麼意外了。居住在這裡的浣熊一族大概就是整理那座城市的人,腳印跟浣熊的是相符的而從後續的腳印越來越少的情況來判斷,浣熊們的數量也慢慢的在減少,到最後只剩下這兩個小傢伙的足跡了,也就是說在最近,最後的大人也沒了。」
 
  聽完天罪的分析我瞪大了眼睛,沒想到那些足跡還能知道這麼多事情?
 
  「當然了,一個專業的獵人,能從足跡上就能看透獵物一家老小的狀態,你沒看出這些,就證明了你功夫還沒到家,還得要多練練。」
 
  「但我是傭兵阿?」
 
  天罪笑了起來,我也笑了起來。
 
  在小浣熊們吃完後,牠們拉著天罪的裙角似乎想帶她去某個地方,於是我跟天罪在小浣熊的帶領下來到了一個半倒榻的房子前,這裡似乎是小浣熊的家。
 
  「喔?這些是?」
 
  在半倒塌的房子附近,天罪找到了一堆寫著不明文字的各種物品,有獸皮、樹皮也有樹葉,反正在能寫的東西上面,寫了一大堆我看不懂的文字。
 
  「妳看得懂嗎?」
 
  「當然了,你以為我是誰啊?你去旁邊跟小浣熊玩,先別來打擾我,這上頭紀載的東西還蠻有意思的。」
 
  於是我就被丟下來,我看著小浣熊,小浣熊也看著我,說是要玩,但要玩什麼好呢?
 
  但在決定之前,小浣熊就爬到了我的身上,我找了個地方坐了下來,像是抱孩子一樣把牠們抱在懷裡,輕輕地搖著,牠們很快地就睡著了。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