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齊柏林女僕長什麼都不會 08 我不擅長做壞心眼的事

Aoaiya | 2022-01-21 12:12:56 | 巴幣 2168 | 人氣 382


前言:
說好禮拜四更新結果開天窗了qwq~~~(因為睡著了)

然後本文4千出頭,上一篇明明才2千多而已(對自己的字數控管能力感到擔憂)




08
我不擅長做壞心眼的事
  「夏綠蒂,我跟你說哦,最近......齊柏林變得怪怪的。」


  「嗯?什麼事?什麼事?」


  兩人在郁郁蔥蔥的公園中散步,在身後不超過三公尺處跟著兩位忠心耿耿的女僕。正因自己要說的悄悄話就是跟齊柏林有關,萊利才會把身子相當貼近夏綠蒂說話。


  但這一幕反而讓身後的女僕們倍感欣慰。


  「真是美好的一對呢?齊柏林姐姐大人!」安妮說。


  「同意,然後不需要加大人。」齊柏林講。


  萊利偷偷回頭斜眼瞧了正在盯著自己的齊柏林,然後把頭別回來更加輕聲細語地繼續說:「放學回家時,我和齊柏林總會經過一間紡織店,那是最近齊柏林很常光顧的店。」


  才說到這,夏綠蒂立刻知道對方所指的是哪家店,於是乎回:「是小鎮目前最有人氣的一間嗎?有一位帥氣新店長的那間?」


  「對啦!就是那間!先說好,我這可不是嫉妒哦……」


  兩人談論的這間紡織店,本來就跟其他同行一樣普通。


  但前陣子老店長的兒子回來經營了,他長相清秀、舉止紳士,很快就擄獲鎮上的婦女們。


  而最近不管是平日上下課、出外陪同採購、假日單純散散步,經過此間店齊柏林也總會停下步伐,從窗外欣賞裡頭的布料,甚至還會進去用手細細品味絲綢的觸感。


  欣賞布料是沒什麼大不了的,但真正令萊利感到危機的是,齊柏林和店長兒子總是會熱絡地聊起天來,而且又是自己所不了解的布料話題,自己就只能在一旁坐著乾等,看著兩人越聊越起勁。


  這也讓萊利意識到,自己根本沒辦法和齊柏林有這種交談甚歡許久的時刻。


  「原來如此……所以這就是嫉妒嘛!還說不是……」


  萊利面對突然用正常音量講話的夏綠蒂驚慌失措,生怕談話內容被身後的人問起,低聲反駁:「這、這不是嫉妒!這比較像是……」


  「嗯?」夏綠蒂挑起一邊的眉毛,用一張不符合此年紀、玩味十足的微笑,無聲地調侃對方。


  萊利則是想了又想,就越是將自己心裡的答案導向「嫉妒」,沒有第二個答案了,於是嘆了口氣妥協說:「對……就是嫉妒。」


  「這個時候只要知道一件事,就可以知道你到底是窮擔心還是真的該擔心了唷!」


  「什麼事?」


  「母親大人說『平常越是不苟言笑的女性,若是經常在某人面前嶄露笑容,便是對該人有好感的象徵哦』,你想想看齊柏林有沒有?」


  萊利細細回想這陣子所有齊柏林和帥哥店長的談話,幾乎每一次都談到露出微笑,這讓他慌了。


  「好好好好好像每次見面都有耶!怎麼辦啊……妳的母親有沒有說解決辦法?」他使勁搖著夏綠蒂的身子,讓身後兩名女僕嚇著了,還以為是兩人吵起架,但看上去又不是。


  「母親大人沒有說啊……你倒是先停下來呀……腦袋在晃動……嘔呃呃呃呃……」


  與此同時,萊利與夏綠蒂身後的兩位貼身女僕……


  「……」齊柏林一副汗顏靜靜盯著最近很奇怪的萊利,終於忍不住向身旁的後輩請教意見:「安妮啊......我家的小少爺,最近好像怪怪的。」


  安妮推推眼鏡笑稱:「我家的夏綠蒂三小姐也時常做出奇怪的事情,像是時常向我撒嬌、刻意反對父母意見、挑食......還有要求和家裡的女僕們一起打枕頭仗,在這個年紀很正常的。」


  「妳這麼一說害我有點想把注意力放在妳那邊的故事了......」


  「那您覺得萊利少爺是哪裡奇怪了?齊柏林姊姊大人?」


  「......不需要加大人。總之,他不僅最近特別黏我,尤其是去紡織店,我和店長兒子聊天時,總會感到一股灼熱的視線呢......是不是有什麼話想跟我說呢?妳有什麼想法嗎?」


  沒想到話一說完,安妮的注意力全放在「店長兒子」上,激動抓著齊柏林的衣袖喊叫:「紡織店的兒子?是那個長得很帥氣的紳士嗎!?」


  「帥不帥氣我是沒什麼感覺,但沒錯,就是他。」


  見齊柏林一臉淡定,彷彿不被那位帥哥店長的外表征服是一件大逆不道的事情,安妮也開始搖晃著齊柏林大喊大叫:「怎麼可能沒感覺呢!?他可是超帥氣的呢!而且還主動找妳聊天!?說不定他對齊柏林姐姐有意思呀!」


  「主動找我聊天也不代表一定對我有意思吧?而且我都還沒有說是他主動找我聊天,妳就猜到了……」


  「那就一定是了啊啊啊啊啊!」


  「妳、妳離題了吧?腦袋……好暈……」


  遭路人側目的安妮臉一紅,尷尬乾咳、二度推推圓眼鏡並拉回正題:「抱歉......是我失態了。我認為,大概是吃醋吧?」


  「吃醋?小少爺吃我醋?不可能吧......小少爺喜歡的人是夏綠蒂小姐不是嗎?」


  「應該不是『戀人的喜歡』。這個年紀的小孩還蠻容易依賴像是媽媽、奶媽或是很親的女僕之類的年長女性哦。簡單地講,每個人的成長過程中都會有那麼幾位『想要獨佔』的人對吧?」


  「我是......小少爺『想要獨佔的人』......嗎?」齊柏林嘴巴重述著安妮所道,並且思考一個因此而生的問題。


  「失去母親的小少爺,該不會是把母親的身分套在我身上了吧?」


  安妮再問:「最近齊柏林姐姐跟萊利少爺有沒有發生什麼讓關係更加親密的事情?」


  「嗯......啊。」


  齊柏林向安妮娓娓講述了前幾天,兩人一起為了家政作業做蛋糕的事情。


  「原來如此原來如此,這也難怪啦!」


  「看著小少爺忍耐傷痛的模樣,我實在是於心不忍,就暫時將自己作為一名母親,而非一介女僕,想說……試著安慰他。」


  「......」


  齊柏林將視線從石磚路移動至旁邊突然變得安靜的安妮問:「怎麼突然不說話呢?」


  安妮若有所思地沉默幾秒,臉上的緊張就好像是擔心接下來要說的話會傷害到齊柏林,連呼吸都變得緩慢,都快閉上氣了。


  而齊柏林為了舒緩對方的緊張,淺淺一笑講:「說吧,沒關係。」


  對方頓時鬆了口氣且深深一吸,然後慢聲慢氣說出……


  「齊柏林姐姐其實......覺得萊利少爺很像您自己吧?」


※     ※     ※


  隔天,齊柏林照常出門去接萊利放學,可腦袋皮層仍深深刻映著安妮昨日的那番話。


  ──齊柏林姐姐其實......覺得萊利少爺很像您自己吧?


  「……很像我自己嗎?」


  這時天空突然落下幾滴水珠,落在齊柏林的金髮上,使她被吸引而往天一看,這時又一滴雨水恰巧落在她的左眼角邊。


  雖然沒有直接進入眼睛,可她仍反射性地閉眼,雨水順著臉頰與重力滑落,在毫無瑕疵的精緻臉蛋上畫出一道假淚痕。


  若只是毛毛細雨倒不要緊,但很可惜並不是,雨勢越來越大,這讓沒有帶傘出門的齊柏林很是困擾,急忙之下只好雙手拉起長裙,小跑步到最近能夠遮雨的地方躲著。


  「真是的......明明好端端的,怎麼突然下雨呢?」


  「齊柏林小姐?」


  身後傳來熟悉的磁性男聲呼喚自己的名字,於是齊柏林轉身,見到穿著簡陋亞麻色長袖、黑褲、褐色破舊圍裙的男子。


  男子的面容清秀和藹,鼻高挺、嘴紅潤,細眉下眨著如刀片般銳利,卻不會讓人感覺兇惡的眼睛,頭上頂著金黃中參雜著淡紅的小馬尾短髮。


  齊柏林這才發現自己隨機選擇避雨的地方,竟然就是紡織店門口。


  「啊……蘇利文.艾倫先生,您好。」


  「葛林(Green),叫我葛林就好。」葛林充滿精神地露齒笑,接著又問:「是要接小萊利放學嗎?」


  「嗯......很不湊巧沒有帶傘呢。」


  葛林拿起雨傘跟帽子、外套,還有一包用牛皮紙跟麻繩包裹的貨物,說:「正好我也要送東西,會順路經過學校,送妳一程吧?」


  兩人並肩走在剛好可以容納兩個成年人的黑色雨傘底下,肩膀的間距比平時維持的要稍微縮短。


  「話說回來,之前都沒有問,為什麼叫做葛林?」齊柏林問。


  「葛林是我給自己取的中間名,其原因嘛……大概因為我是半個愛爾蘭人吧?」說完,他意有所指地指了指自己金紅混色的髮色*1


  齊柏林思考了一秒才意會到對方的意思,於是淺淺一笑。


  雨傘外的英國小鎮街道,比平常更少行人,而多虧了讓人困擾的雨水,使齊柏林意識到最近的空氣汙染真的越來越嚴重了。


  最近在小鎮外,總會吹起夾帶著黑煤煙的陣陣季風,空氣逐漸瀰漫著令人心情糟糕的髒氣,這點在靠近經濟中心的倫敦尤其嚴重。


  「空氣飄著不舒服的汙穢呢......」葛林說著話的同時都不禁稍稍摒住呼吸。


  「是啊,沒想到連距離倫敦這麼遠的普通小鎮,也受到工業發展的洗禮了。」


  「齊柏林小姐去過倫敦嗎?」


  「大概......12年前吧?一個人在外頭自由旅行時去過,當年的泰晤士河其實就已經很髒了呢。說實話,我個人對倫敦的印象頗差的,不僅衛生習慣令人頭疼,還常看得到受苦的童工......」


  「這方面我有相同的看法呢。工業革命雖然讓英國踏上世界霸主的地位,但這榮耀只屬於上流人士。對於窮人來說,如何吃飽飯才是他們首要考慮的問題。這也是為什麼我回來故鄉,因為我真的受夠了倫敦的生活。」


  天空繼續降下大雨,絲毫沒有減緩的打算,葛林問:「話說,妳回程怎麼辦?我家其實也只有這把傘......」


   「我每早都有給小少爺帶上雨傘,所以沒問題的。」


  見齊柏林這麼周到,葛林欣然一笑吐:「妳真是個貼心的女僕,但卻對自己都不怎麼體貼呢。」


  「這就是女僕的工作呀。」齊柏林微微點了個頭,同時是感恩對方的稱讚,也是同意對方後半針對自己的評語。


  「到目前為止的聊天就跟平常一樣,果然安妮神經太大條了吧?」就當齊柏林安心下來,心想待會該怎麼跟萊利聊聊之時,葛林說話了。


  「......話說回來,齊柏林女士。」


  對方的語氣、神色還有稱呼驟變,不禁讓齊柏林猜測「該不會是要說些什麼讓人很困擾的表白了吧?」而眉頭輕微一蹙。


  葛林從口袋拿出一封信,外表是用齊柏林不知曉但感覺就很珍貴的材質,還有著愛心的蠟印,不禁令齊柏林冷汗直流,心想自己的猜測快要成真了嗎?


  「這件事情其實我一直不敢跟本人說,但現在您就在這裡,所以我想要勇敢一次!」


  「......什麼事情?」


  「我其實非常喜歡伍斯特家的安妮小姐!」


  「……嗯?」


  葛林的聲音有一瞬間甚至大過雨聲,要是沒有下雨,沒有回家躲雨的路人們肯定是用奇怪的目光看著他吧?


  而且若是年輕單身女性們,肯定也會投以失望的神情。畢竟只是日常地走在街道上.就得知心儀的對象已有並非自己的意中人了。


  「略有耳聞您和她是舊識,不知道能不能請您幫忙轉達我的愛意!」


  齊柏林頓時有些傻住,但本性冷靜的她很快就整理好自己,答應了對方。


  齊柏林心想:「仔細回想起來……和葛林先生的每一次談話,最後好像都會不知不覺講到安妮呢。總之……得跟小少爺說清楚才行,這樣小少爺應該可以放心了。」


  她接過信封,盯著上頭的愛心蠟印。


  「還得恭喜安妮才行。」


※     ※     ※


  到了學校門口,萊利就看見葛林和齊柏林兩人並肩走在同一支雨傘下,看起來相當幸福,看得他恨得牙癢癢……


  當然,這是因為本人嫉妒心理作祟,導致眼睛看到的兩人才會如此親密,實際上兩人面無表情,沒什麼互動。


  從交接、寒暄兩句直到道別,萊利都用著凶惡的眼神瞪著葛林,要是再多一雙狗耳朵、一條豎直的尾巴,嘴巴還發出稚嫩的低吼聲,就相當完美了。


  然而葛林卻一點都沒有察覺萊利的敵意,還少根──和藹可親地向他說再見,殊不知對方恨不得再也不見,這一幕身為第三者的齊柏林全看在眼裡。


  由齊柏林撐著傘,但大小並不夠遮住兩人,於是她讓雨傘只傾斜一邊,讓萊利受到完善的遮蔽,自己則讓身體一邊被雨淋濕。


  「差不多可以幫葛林先生解釋一下了吧?」齊柏林想著,並打算開口說話之前,萊利冷不防牽緊了她自己的手。


  「等我長大,就換我幫齊柏林撐傘了!絕不會讓別的男人幫妳撐!」


  「……」齊柏林聽聞此,便將張開的嘴巴闔上,並且抿嘴一笑。


  見著萊利生著悶氣而鼓起臉頰,一心一意想要獨佔自己的幼稚模樣,本性冷靜的齊柏林都不由得從心裡生出一團溫暖的篝火,不僅內心感到溫暖,連身體外也都彷彿無視了下雨帶來的冷空氣。


  「這個嘛……雖然我不擅長做壞心眼的事,但......就再讓小少爺嫉妒一會兒吧?呵呵……」



*1
因為愛爾蘭的主色調是綠色,而愛爾蘭人又多為紅髮白人。身為金色中摻淡紅頭髮的葛林才會取個綠色為中間名,強調一下自己愛爾蘭的血統。
而蘇利文Sullivan也是愛爾蘭名字,意思是銳利的眼睛。
原名翻譯的話就是銳利紅眼的艾倫owo
本段對話靈感來自於刺激1995 owo

創作回應

・ω・)っ大根
完了,窩發現比起戀愛戲更喜歡看這種日常的,還有這次好有畫面。
2022-01-21 12:22:32
Aoaiya
其實像這種調調的故事我寫得也蠻開心的,結果反而就是寫太開心靈感源源不絕才寫太多字(攤
2022-01-21 15:53:06
Aoaiya
個人是喜歡剛下雨那段/w\很久沒覺得「自己寫出很棒的橋段」了
2022-01-21 15:58:16
Demon616
其實他們早就互相看對方為母子了吧 很多互動比起主僕更像家人呢
2022-01-21 15:15:28
Aoaiya
真的www實際上那個時期的主從關係真的不會像這對w
2022-01-21 15:56:24
凌軒宇
安妮:https://truth.bahamut.com.tw/s01/202010/362e4c768550432114f871bd2d21260c.JPG
2022-01-21 18:10:31
露露
這次的故事讓人很有畫面呢,雨中的橋段我也很喜歡!
2022-01-21 18:39:45
愛德莉雅.萊茵斯提爾
其實也能夠明白萊利為什麼會產生獨佔慾啊...(´・ω・`)不過想害人家吃醋好一陣子,齊柏林原來也有這一面ww
2022-03-27 08:43:49
Aoaiya
人人都喜歡被別人喜歡的感覺xdd對齊柏林來說特別喜歡被萊利珍惜的感覺xdd
2022-03-27 10:34:34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