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暗夜房客

若水 | 2022-01-21 11:47:09 | 巴幣 0 | 人氣 58

連載中暗夜房客
資料夾簡介
李維鈺因為身上沒有多少錢而入住一棟名為愛心旅館的老舊屋子。愛心旅館又舊又髒,同時還住著一群奇怪的怪人。到底這棟屋子裡面藏著什麼秘密?這群人又是因何聚集在一起?
最新進度 暗夜房客

三:熟人
翌日清晨。
李維鈺迷迷糊糊的睜開眼睛,看著泛黃的天花板,內心還有些納悶,自己現在在哪裡?清醒了幾分鐘,李維鈺這才想起自己跑來首爾,現在正住在一間老舊的旅館裡面。
坐起身來,他拍了拍臉頰,望向百葉窗,此時的陽光正透過狹小的百葉窗照射進來,帶給這間發霉的房間一點溫暖。
李維鈺摺好被子,拿起桌子上的手機查看時間。
由於室內昏暗,如果不透過手機他還真難以判斷此時是上午還是下午。
看著此時的時間已經接近正午,李維鈺很訝異自己竟然昏睡那麼久,看來昨日奔波一整天真的太累了。
拿著盥洗用具,李維鈺睡眼惺忪地打開房間門,走向淋浴間。
走在走廊時,李維鈺發現了地板上拖著一條暗褐色的色條,色條一直延伸到樓梯的盡頭,然後就斷掉了。
對此他並沒有太過在意,可能是自己昨天沒注意到而已。
拖著還有些疲乏的身軀,李維鈺來到一樓大廳。
「帥小伙,起床啦。」房東太太透過櫃台窗口打招呼。
「恩。」李維鈺點了點頭,走向淋浴間。
一走到淋浴間面前,那股刺鼻的味道再度襲來,一下子就讓李維鈺的精神振奮起來。
打開水龍頭,他以最快的速度開始刷牙洗臉。
在洗臉時,李維鈺注意到了排水槽上面卡著一個古怪的東西,看起來有點像是斷掉的尾巴,尾巴細細長長的,呈現暗灰色,而此時正有幾隻小蟑螂圍繞在那條尾巴邊。
逼迫著自己轉移視線,他趕緊洗漱完畢,然後離開淋浴間。
☣   ☣   ☣               
離開愛心旅館,走出小巷子後,感受著溫煦的陽光,李維鈺閉上眼睛享受著。
旅館雖然便宜,但裡面的空間卻讓人感覺非常壓抑和灰暗,他第一次感覺到陽光是如此的溫暖。
用力的呼吸一下新鮮空氣,他的腦子清靜了不少。
「呼!」微微吐出一口氣,李維鈺振奮著自己,自語道:「要振作一點,爭取早日離開。」
明明只是入住愛心旅館一天而已,李維鈺卻已經有想離開的衝動了,實在是愛心旅館的內部環境太過髒亂,簡直比狗窩還不如。
走在首爾的街上,李維鈺一邊四處觀察,一邊上網瀏覽工作機會。
不得不說,首爾的確是有大城市的風範,各種商業林立,而且即便是路人看上去的氣質和鄉下也差很多,服裝和造型上都有很大的差距。
在鄉下難得一見的跑車,在首爾的道路上隨處可見。
走著走著,李維鈺來到一處公園前面,他走進公園,隨意找個椅子坐下。
在首爾人生地不熟,想要快速的找到工作果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歸根究底還是政府不夠關心人民,才會造成年輕人失業率日漸上升。
「咦,這不是李維鈺嗎?」忽然間,一道驚喜的聲音傳來。
順著聲音看去,李維鈺看見一位面熟的臉孔,在腦海中思考了一會兒,才想起來眼前的人是誰。
「你是崔政秀學長?!」
「沒想到你還記得我的名字,來首爾怎麼都沒知會一聲?」崔政秀坐到李維鈺一旁。
和李維鈺不同,崔政秀的人緣極佳,不僅長相帥氣、成績優異,而且還是個名副其實的富二代。
李維鈺不是沒有聯絡崔政秀,而是不敢聯絡崔政秀,他很清楚兩個人完全是不同世界的人。
「我昨日才剛到首爾,所以還沒來得及和學長打招呼,而且我也不知道學長你就在首爾。」
「能夠在這裡碰見你實在是讓人感到驚奇,你說緣分這東西還真挺特別的。」崔政秀問道:「有住的地方了嗎?」
「有,就在太平路附近。」
「不會是住在又髒又破的狹小地方吧?首爾不僅物價昂貴,連房價也是連連上漲。」崔政秀關心問道:「如果住的環境不好,要不要搬過來我這邊?」
「不用了,謝謝學長的好意。」李維鈺臉上一僵。
清楚崔政秀的人都明白,他講話就是心直口快,既不存在任何惡意,也沒有任何歧視的意味,但就是讓李維鈺感到不舒服,因為那彷彿一種施捨。
「那你是來首爾找工作的?」
「對,想說大城市比較多工作機會,想說可以來闖看看。」
「要是你需要幫助的話,可以來我公司面試看看。」崔政秀遞出一張名片,他說:「我現在自己開了一間快遞公司,最近由於人手不足,正在招募快遞人員,如果你有興趣的話可以來嘗試看看,作為系上學弟,薪資方面我不會虧待你的」
「好,有需要的話我一定會去。」李維鈺接下了名片。
有那麼一瞬間,他其實是想開口拒絕的,但理智終究戰勝了衝動,他僅僅來到首爾一天就明白這裡有多麼難以生存,找工作不是那麼容易的。
與其在外面和不認識的一群人工作,去有熟人的地方工作似乎是比較明智的選擇。
「一定要聯絡我。」崔政秀拍了拍李維鈺的肩膀,說道:「我還有事情不能和你多聊,下次見面一定請你喝酒。」
「學長不用在意我,你去忙吧。」
「下次再見。」
「好,學長慢走。」
目送著崔政秀離去,李維鈺低下頭看著手上的名片,名片上寫著『政秀快遞』,背面則是寫著『誠心為你服務,維持最好品質!』
「還不是靠爸。」李維鈺低聲說道,將名片收進口袋。
要說不羨慕和忌妒崔政秀,那都是虛假的,沒有人不羨慕富有。
站起身來,李維鈺離開公園。
離開公園的李維鈺又在首爾街上繞了接近三個小時,但依然沒有找到適合的工作機會,最後只能先回愛心旅館,他也已經餓得飢腸轆轆的了。
回到小巷子的李維鈺抬頭看了眼愛心旅館,腦海中又浮現出了崔政秀說的話,他自嘲地笑了,自己的確是住在又髒又破的狹小地方,但絕對不會甘願一輩子如此度過!
深呼吸一口氣,李維鈺走進愛心旅館。
「帥小伙,回來啦。」房東太太一聽到腳步聲就打開櫃檯窗口。
「恩。」李維鈺簡單的應了聲,然後走向三樓。
「帥小伙,今天冰箱裏面有免費提供的肉,如果你肚子餓,可以自己煮來吃,那是三零三號房的宋先生家鄉寄來的。」
「好,知道了。」李維鈺頭也不回的回道。
如果這時候李維鈺回頭,就可以看見房東太太臉上的狹長笑容。
回到三樓的李維鈺看見了三零六號房正門戶大開。
走到自己的房門前時,他偷偷觀察了對面的三零六號房,裡面非常雜亂,而且還傳來陣陣像是垃圾腐臭的味道,這讓李維鈺感覺非常糟糕,不過此時房內顯然沒人。
「你在看什麼?」
這時候,一道聲音從李維鈺背後傳來,著實把他嚇了一跳。
李維鈺轉頭一瞧,正是昨天在淋浴間碰見的中牛大叔,此時的中年大叔依然是赤著一雙腳,手上拿著一根牙籤正在剔牙,不時發出讓人牙酸的味道。
如果再仔細看去,還能發現他泛黃的牙縫中卡了許多菜渣。
不知道中年大叔吃了什麼東西,每次開口都有一股酸臭味,那種味道就像是臭水溝一樣,讓李維鈺不禁摀住鼻子。
中年大叔注意到李維鈺的舉動,臉上露出不滿的表情,問道:「你小子似乎對我有些不滿?而且還一直站在我的房門前,是想做什麼偷雞摸狗的事情?」
「沒有,你想太多了,我只是想說怎麼有人忘記關門而已。」
「是這樣嗎?」中年大叔根本不信,繼續說道:「但你臉上的表情很是嫌棄。」
「真的沒有,你誤會了…」李維鈺退回自己的房間,然後快速把門鎖上
「臭小子,別再讓我看見你露出那種表情。」中年大叔用力踹了一下李維鈺的房門。
「…」,李維鈺背在門上大口喘著氣,心想:「得盡快搬離這個地方才是。」
中年大叔給李維鈺的壓迫感很重,從第一眼開始他就不是很喜歡這個人,看起來又邋遢又兇狠,感覺就像是一言不和就會殺人的樣子。
「操,臭小子,沒種。」中年大叔繼續在門外叫囂。
中年大叔在李維鈺的門口足足罵了十多分鐘,而李維鈺只能保持沉默,當作沒有聽到,直到最後他聽見關上房門的聲音,罵人的聲音也越來越小。
掏出口袋上的名片,李維鈺知道他現在急需一份工作,因為他真的恨不得立即搬出去這個地方。
沒有再猶豫,李維鈺撥通了名片上的號碼。
電話在嘟了幾聲以後,崔政秀接了起來。
「你好我是政秀快遞的CEO崔政秀,請問你是?」
「政秀學長,我是李維鈺,我考慮清楚了,不知道明天是否可以到你公司進行面試?」李維鈺忐忑問道。
「當然可以,你明天十點過來,我親自面試你,你也不用太緊張,就是填一些基本資料而已。」崔政秀爽快說道。
「好,我會準時到的。」
「地址名片上有寫,你GOOGLE一下應該能夠找到,我在公司等你。」
「恩,好。」

#希望大家多多支持,在其他網站也有別的創作,網址如下。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