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甲冑少女終將在戰場上逝去》一九六:禁閉間的二三事

黑霧 | 2022-01-21 09:21:31 | 巴幣 18 | 人氣 66


  既然是在禁閉令期間,在美妮與父親面談結束之後,她自是在憲兵的指示下回到本來的禁閉區域,而她曾經想像過巴頓會不會現身說明,又或者還有什麼等著她,不過這一切都沒有發生。

  畢竟是在禁閉令期間。

  基於談話的過程中美妮實在不覺得父親是被指派了什麼任務,應該真的是他基於個人緣由才會來到這裡,因此美妮試著調查為何會發生這種狀況,而結論就是她想得太複雜,事實非常簡單。

  說白了就是「甲冑少女」的特權,儘管「甲冑少女」是登錄在軍籍上,但考慮到基本都是未成年少女,加上嚴苛的戰鬥,在親人探望方面的優先度凌駕很多規則,不只是容許親屬進入軍事基地,甚至像是美妮這種處於內部依軍法懲罰中的時期,基於對親屬不完全應用軍法——立意似乎是減低少女入伍對家人造成的抗拒感,結果就是美妮的父親順利申請到探望檔期,而且是以最優先順序處理,才會讓身有禁閉令的美妮依然獲准與父親見面。

  簡單來說,就是軍法對內不對外,不能因為少女犯了事,讓懲罰牽扯到親屬,要是理性一點的人來看這種事情大概只會覺得莫名其妙,不過「甲冑少女」就是這麼複雜的存在。

  況且某程度上,「敵策局」也不想讓外人知道美妮正在被罰禁閉的事,一切就順理成章變成如今這個樣子了。

  「當初很多關於『甲冑少女』的福利或特權什麼的都是天照告訴我,完全沒想過關於親屬的事,或者也該趁這個機會好好讀一下手冊了……」美妮以這樣的自言自語結束感慨,她不想讓父親影響自己的正事。







  八月十五日,美妮的禁閉令已經過了一半,「敵策局」一切依然順暢地運作,當然她不知道外面確切地發生著什麼,大概就是抱著沒消息就是好消息的想法。

  美妮只知道這幾天在沒有任何外界騷擾之下,她的文書工作效率比她預期還要快上好幾倍,不論是作戰報告、檢討書甚至是建議書全部都完成了。

  作為一個行事甚有規劃的人,美妮當然在昨天就意識到這件事,然後決定好好利用「甲冑少女」的特權向憲兵提出了要求,那內容當然是不會違反禁閉令,因此就算憲兵完全無法理解原因,在請示上級並得到准許後還是幫忙準備了。

  依照「敵策局」的行動力,美妮預計今天對方就會為她準備好了,在那之前無事可做的她迎來了難得的休閒時光。

  整座基地中會洋溢著這種輕鬆氣氛的地方恐怕也只有這宿舍的一隅,且不說某個在辦公室裡正偷取時間速讀各類報告後迅即眉頭深鎖的男人,這時候在基地醫療部門深處,卡米爾的辦公室正陷入一種叫人坐立難安的氣氛。

  人不是機器,在最初緊急時期過後,人員都回歸本來的作息,因此這一刻的卡米爾已經不見當日的憔悴,只是就算身體沒有問題,她的精神層面也實在說不上健康,憂慮兩個字近乎是寫在臉上。

  卡米爾維持著這樣的表情並不是為了讓人看,可在當下這個狀況,多多少少也有著這一層意義。

  為卡米爾所用的辦公室,現今鮮有地來了客人,既然不是在診療室自是不是替士兵或者「甲冑少女」診治,也沒有借用會客室大概是非正式的會面,不想隨便找個地方則是考慮到對話內容……總而言之,是卡米爾邀請那個男人來辦公室見面的。

  「如果妳能跟我說這是開玩笑的話,我會開懷大笑的。」男人聽完卡米爾找他來的目的,在沉默了一段頗長的時間後才給出這個回應。

  「我也覺得這是個玩笑呢,大衛。」卡米爾聳了聳肩,毫無表情地說著反話。

  大衛想當然看得出來,不,應該說從一開始找他來說這件事就知道卡米爾是認真的,但到了此刻仍是忍耐不住重新確認:「醫療團隊爭論不休,想交由麥道威爾長官抉擇,但換來的答覆是尊重醫療團隊的專業,一番推讓之後,最後把決定權交給病人的搭擋?」

  「如你所說。」

  「妳沒有想法?」

  「有利有弊,你要是想看幾百頁的醫療研究報告,我可以給你看啊。」卡米爾一邊說一邊把桌上散落的資料隨手地整理成一大疊,當然並沒有真的要遞給大衛,就只是作個樣子。

  「唉……要讓我來跟蒼彈說請她做決定,是因為要我判斷蒼彈的狀況適不適合聽到這些以及讓她背負這件事?」

  卡米爾點頭。

  「那如果我判斷不合適,那你們打算怎麼辦?」

  「內部舉辦匿名投票採多數決?」

  「喂……」

  「你問我我也不知道啊,就是走投無路才會用上這種從醫生角度詢問病人家屬意願的方式,把你牽扯進來的啊?這也不行誰知道之後會怎麼辦?」卡米爾那自暴自棄般的態度充滿著快要被迫瘋的味道。

  這對大衛來說可是個警號,再深挖下去也沒意義,決定先把假設性的問題放在一旁,回歸到現實的層面上,「藍蝶的狀況真的只能採取這種治療方法嗎?」雖然他有點想用那到底能否算治療,不過為免刺激到卡米爾還是打消了貼切的形容。

  「你這種說法充滿著不這麼做不行的意味呢……可就像我之前說的,並不是非得這麼做,才會讓我們內部爭論不休啊。」卡米爾嘆了一口氣,她自認為有很清楚地說明過原委了,「藍蝶的低燒持續至今,源頭確定是身體對左手的排斥反應,目前使用的抗排斥藥不會對她的身體造成太大的負擔,但始終是看不到改善的持續施藥,所以才會提出切除肢體的方案,至少要讓她先恢復意識再說。」

  「這種不行就暴力地切除掉的說法,就像把『甲冑少女』當成工具一樣壞了就修理啊……」大衛雖然心裡抱持著這樣的想法,亦認為要他把這些跟蒼彈說明肯定也會給她帶來這樣的印象,但此刻為了卡米爾,或者這番對話著想還是深藏在肚子裡算了。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