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把咩記》第十五章|赴約的危險(4)

Lany | 2022-01-21 09:00:02 | 巴幣 106 | 人氣 59

連載中《聖克萊治學院Ⅱ:把咩記》
資料夾簡介
初次離家的妖怪少女小咩碰上人類少年水城龍川,會擦出什麼火花!?

  四人本還在圓內邊晃悠邊朝空氣嘻笑叫罵,倏忽狂風已將他們上拋十公尺,一個勁地衝至圓頂後,四個身軀有如漢堡食材般,一個壓在另一個身上,其中位在最底層的當然是邋遢男,他的臉就像撞上玻璃般扁平又扭曲,好不容易稍微轉頭往後瞄,卻只能從眼角餘光瞥見其餘同伴全大字交疊在他身上,任由四肢在暴風中無用地掙扎擺動……此刻,簡直是無以言喻的難堪至極!他好惱怒,卻發覺自己竟完全束手無策?

  「該死!該死!該死!區區妖怪怎麼會知道……」鴨舌帽男邊叫罵邊使出吃奶的力氣想挪動身軀,無奈厲風有如五指山壓得他動彈不得,若不是有結界,他們隨時都能像幽靈般穿透各種物體或者就地隱沒,偏偏這二個能力都因牴觸結界運作的原理而無效……真該死!

  「可惡,起不了作用嗎……?」耳洞男煩躁地抱怨,他發現不只氣力徒勞,連魔法陣都因缺乏繪製陣式的平面而無法施展,他不相信夏宮是知曉這點才出此策對付他們的,但好巧不巧,結界壁或他們自己的身體礙於本質都無法畫陣,唯一可行的草地卻壓根搆不著。

  飛沙走石之際,鬼妝女已看清當前所有不利條件,她知道短時間內除非消除結界,否則他們就得像個笑柄被吹在上頭,索性當機立斷地大喊:「特爾,快打開結界!」

  邋遢男一聽,終於領悟荒謬操作的背後藏何心思,剛開始他還以為夏宮把他們四個當人形子彈,意圖撞破結界壁殺出一條活路,然而單憑風力是無用的,夏宮謙必定也心知肚明,於是特意塑造一種處境,讓他們與其說是「被攻擊」倒更接近「遭受羞辱」──所以,這小子真正盤算的是以心理壓力迫使他打開結界!

  要是結界裡只有一對一,邋遢男鐵定毫不猶豫硬拚到底,喪盡顏面也要把囂張的妖怪逼到筋疲力竭後大開殺戒,可是現在……同伴們不斷在身後哀號、謾罵著,害他一秒鐘也忍不下去了!

  「真是瞎貓碰到死耗子啊……算你狠,夏宮謙!」邋遢男咬牙切齒地嘆完便收回結界,幾乎同一時間,風散了,雙腳也重重落回地面,但他的內心無法釋懷,那股猛暴氣流一溜煙從身邊奪竄而出的感覺簡直就像在嘲笑他,好不甘心自己居然放獵物逃跑了!

  夏宮倒是稍微放下心中的大石頭,面對來歷、目的、能力皆不明不白的敵人,他可是打從一開始就沒想分個高下,幫同學脫困的目標既已達成便無須戀戰──至少安然無恙的他原本是這麼想的。

  「夏宮謙──!」邋遢男突然以前所未有的宏亮聲音朝天大吼,開懷發笑的臉龐近乎癲狂「明天記得看新聞啊!如果今晚有哪個倒楣鬼命喪於此,全都是你害的!」

  才剛撂完狠話,邋遢男與同伴竟不約而同望向數百公尺外的大橋……好巧不巧,橋下昏黃的照明中正有個晃動的身影,在空曠的河濱公園顯得格外醒目,肯定是除了他們之外距離最近的一人,而且還獨自站在那裡渾然不覺,就像毫無防備的獵物。

  「糟糕!」夏宮心生不妙,因為四人已笑鬧著往橋樑全速奔去,他知道這些瘋子的首要目的無非是逼他現身,宣戰內容卻不僅僅單純的虛張聲勢,只要他們還在氣頭上,外加不可理喻的扭曲價值觀與怪異能力,真去剝奪無辜性命的可能絕非為零──簡直糟糕透頂!

  夏宮內心陷入天人交戰,現況迫使他必須在數秒內決定對策,當前腦海浮現的方案有三個:

一、早一步衝去救走路人。
  以他的風速是可行,然而,冒著觸犯保密協定的風險並不智,何況只要範圍夠大,路人隨處可見,他救的了一人,也救不了千千萬萬人;

二、談條件以交換不相關之人的生命安全。
  看似和平的手段,但勢必陷他於巨大的險難之中,因為首先必須解除風形態後他才能說話,再者他沒有籌碼確保對方履行承諾,到頭來極可能二頭空;

三、直接轉身離開。
  這是唯一能保證自己全身而退的方法,如果無視那些話,把挑釁當作引誘他現身的粗劣陷阱,說服自己不予理睬對方就會作罷,自然能夠心安理得走人。

  很顯然哪個方案最能保障自身且易於執行,可是,夏宮害怕這麼做只是在自欺欺人,他的視而不見對無辜之人意味著什麼,他騙不了自己,更做不到假裝不在乎就一走了之。

  情勢已迫在眉睫,夏宮卻仍手足無措,他終於意識到,自己越渴望訴諸思考來解決問題,反倒越看清各種無可避免的失敗,至此,他無法再保持理性,因為──回過神時,他已一拳揍在邋遢男狂傲的臉上,而且身體完全解除了風型態。

  邋遢男被打得一屁股跌坐在地,其他人見狀紛紛調頭朝夏宮聚攏,輕緩的步伐就像包圍獅子的鬣狗,頰上止不住的笑意更明擺著夏宮正中下懷,他卻不為所動,仍直挺挺站在原處。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