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無望世界#27

愛鯊客 | 2022-01-21 06:20:56 | 巴幣 10 | 人氣 77

連載中無望世界
資料夾簡介
本作簡稱「無望世界」。 凱因響應召喚成為勇者,原本期待挑戰魔物、拯救世界順便開個後宮,不料出師未捷身先死,自己還是最後一位被召喚的勇者,這個異世界已經沒有希望。

【第八章】槍使勇者①

  勇者凱旋而歸。

  原以為會有人列隊歡迎,殊不知人們光是加強防禦工事就忙不過來了,畢竟再過十天就是水難日,肯定有很多事前工作要準備,凱因駕著馬,心情難免有些失落。

  四人將馬匹栓好後,玄月和牧依告別二人,牧娜和凱因則立刻進入王城會議室和國王會面。

  「……也就是說,讓第三來守馭神塔會比較好嗎?」隔著木門隱約可以聽到會議室裡的交談聲。

  站在會議室外的衛兵,看見牧娜便敲了敲門,向裡面傳達道:「第五騎士求見。」

  「請她們進來。」胡勒下令道。

  「啊!是蘿莉騎士!旁邊還跟了一個笨蛋!」一隻無禮的魔族大聲喊道,牠的嘴在下一秒被熱騰騰的包子給堵了起來。

  「啊哈哈哈……請不要理他!」凱因望向聲音來源,是位和自己年紀相仿的少女,正拿著包子往桌上的弓箭塞,粗暴的行為和美麗臉龐比起來,給人強烈的反差感。

  弓箭上長了張惡狠狠的臉,正不停抱怨道:「難吃!都是麵皮!難吃死了!」

  「弓魔,他好歹也是擊敗骷髏將軍達戮的勇者。」胡勒嘴角揚起笑意說道

  凱因心裡暗吃一驚,明明還沒稟報就已經先被胡勒給猜中,或許表示胡勒其實對自己抱持著不小的信心?

  弓魔嘴裡嚼著包子驚道:「真假!?失敬失敬!」

  「無形騎士與不滅勇者,兩位請入座!」剛才注意力都被弓魔吸引,直到現在凱因才發現角落坐著一位紅色皮膚的女蜥蜴人正在招呼自己,凱因點了點頭不敢多說什麼,在如此正式的場合還是少說點話以免出糗。

  金髮少年艾伯特舉手自薦,分別向凱因介紹在座八位騎士。

  第一騎士蒂塔雅,龍騎士,紅皮膚的女蜥蜴人,身高超過200公分,身材如人類女子般修長姣好且全身赤裸,但並沒有露點,或許只是看起來像人類,實際上還是屬於爬蟲類。

  第二騎士依巴古,逆返騎士,臉上戴著墨鏡,膚色偏黑的拉丁人,當然凱因知道異世界沒有拉丁美洲,只是試著用自己在地球的知識來理解。

  第三騎士無名,薔薇騎士,雙眼矇著白布,擅長用嵌有刀片的鞭子作戰,看起來沉默寡言,給人不太好親近的感覺。

  第四騎士艾伯特,一刀騎士,雖然身為魯蛇的凱因十分嫉妒帥哥,但不得不承認艾伯特的金髮碧眼,在這群人當中看起來十分亮眼,俊俏臉龐與開朗性格在女性心中人氣也是最高的。

  第五騎士牧娜,無形騎士,具有隱身能力的紅髮少女,不久前另外獲得瞬間移動的能力,但暫時沒有改稱號的意願。

  第六騎士衛梧爾,盾反騎士,已故。
  第七騎士薩德烈,骨術騎士,已故。

  第八騎士默克,缺席,據胡勒說是在執行秘密任務。

  第九騎士夏璐璐,魔弓騎士,優雅有禮的東方少女,有一把被聒噪魔族寄生的弓箭,常常需要往牠嘴裡塞食物才能讓牠住口。

  第十騎士奧利諾,鋼拳騎士,已故。

  第十一騎士札霍,逆咒騎士,臉上帶有許多疤痕,尤其右半邊臉傷得最為嚴重,只剩那漂亮的碧藍色左眼接近普通人,傷得這麼重還不退休肯定是對國家有極為強烈的責任感。

  第十二騎士培莉,制空騎士,年紀比牧娜還小,是在座最年輕的騎士,同時也是札霍的女兒。

  「邊吃吧!有體力才能開會。」胡勒伸手邀請凱因用餐,氣氛並沒有凱因想像得那麼嚴肅:「既然勇者大人回來,那我們會議暫緩,先聽聽看有沒有什麼新情報。」

  凱因點頭深吸一口氣說道:「我擊敗達戮後吸收了牠的靈魂,透過特殊的術式得知他生前的記憶,達戮是由薩德烈附魔轉生變成的。」

  「這點其實我們也推測出來了,」十一騎士札霍搖了搖頭:「當時早叫他別去……」

  凱因沉默了一會兒,在勇者心田和薩德烈對話後,凱因知曉了星稜峰之戰的一切,但他實在沒有勇氣將當時的細節覆述一遍:「總之,我得到了極珍貴的情報,那就是『黑翼所擁有的能力』。」

  一聽到關於黑翼的情報,氣氛瞬間變得肅殺,在座所有人深怕漏掉任何重點。

  「在我的理解看來,黑翼能夠同時操控哥布林、史萊姆、半獸人、邪狼四種以上的魔族,他只要在遠處觀察情勢,針對弱點攻擊,很容易就能把我們打出破綻。」

  「再來,他還有把特定對象抓入異空間的能力,薩德烈說他是在右眼受傷後中招的,懷疑透過血液接觸為媒介,異空間被黑翼稱為『查哈德的冥宮』,逃脫冥宮的方法有三:當黑翼想出去時、達成條件交換時、當黑翼被殺掉時,以上都是黑翼自己的說法,可信度不確定……」

  「他似乎把抓到的人都藏進冥宮,這樣一來就不用擔心被中斷施術,但冥宮的實際效果還不確定,裡面滿滿都是黑手,他可以操控黑手發動攻擊,最關鍵的是,薩德烈的骨系巫術被黑翼給逆打回來……以上,就是薩德烈要我轉告各位的話。」凱因發表完自己所知道的情報後鬆了口氣坐下來,後面還有一小段是薩德烈大力稱讚凱因是救世主的言論,但因為太過丟臉,凱因壓根沒打算說出來。

  「我問一下,你能讀到薩德烈的記憶,是調停者的能力還是祈巫女的術式?」札霍舉手問道:「就我所知,調停者應該無法讀取死者記憶。」

  凱因點了點頭同意道:「不是調停者的能力,但詳情我不能說。」

  「明白。」

  「犧牲了一位優秀的指揮官,只換來這麼點情報嗎……」胡勒用手指搓了搓八字鬍道:「但也許破解的關鍵就藏在細節裡,目前可能連黑翼都不知道自己能力被洩漏,盡快解析出冥宮的效果或運作原理,或許可以將他一軍,札霍和巫女們,再麻煩你們商討應對方法。」

  「了解。」位在桌子正中央,凱因原本以為是裝飾用的白色圓球,發出了女性的聲音,估計應該是某位巫女的答覆。

  「好,會議繼續。」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