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邂逅‧分離‧蓋上-The Banquet-其四/調查小隊篇

伊凡尼古拉斯 | 2022-01-20 23:08:04 | 巴幣 1114 | 人氣 130


邂逅‧分離‧蓋上-The Banquet-其四/調查小隊篇

        撤退後的當日,調查小隊六人已經回到羅德島上繳回武器跟裝備,各自回到各自的寢室去做休息;到了隔天才知道,博士一行的撤退不是很順利,在今晨才狼狽回來。

        亞德比領著一行人在食堂較為偏僻的角落坐下,邊從大夜班下崗的同事們的交談了解到大致的情況:阿米婭、潔西卡、隕星還有護送他們回來的菁英幹員煌都是經過一般包紮就解散了;霜葉因為受到較嚴重的凍傷,被送入醫療部門的住院病房進行檢查和治療,博士則是直接被送到重症病房治療。

        交換完情報的六人,一方面慶幸著不是他們遇到整合運動的主力,另一方面亞納金跟亞爾比昂兩人則是爭執著對方解決蟲子的速度不夠快,才會讓路基受損嚴重讓博士一行狀況這麼嚴重。

        「我們能安全回來,並且清除撤退的危害,讓博士他們能夠順利回來,已經是盡到本分了。」亞德比拿起托盤敲了兩位在吵架的隊友,說出了這些話想制止。

        在一旁露出嘴角微笑的卡莎莉娜已經用完餐坐著聽亞德比他們三人的嬉鬧,睡眠有些不足的打哈欠的蜜絲吃完熱湯跟麵包後,就把蔬菜沙拉推給了雷明頓;雷明頓正在咀嚼著第二份的早餐,一邊空出手接過蜜絲給的蔬菜沙拉開始吃之前,遞出了字卡給這一桌的人看「今天要做什麼?」

        亞德比稍微思考了一下,就分配好今天各自的分組和要做的事情,並且訂下晚餐在食堂集合的時間;等到雷明頓用餐完畢後,各自的分組帶開進行今天的業務分配。


        亞德比帶著蜜絲在調查小隊的辦公室裡進行資料整理,在這間辦公室有著一張大桌子在正中央,應對桌子的長邊各自有一座五層木製書架立著,上面擺放著各式各樣的文具:各式的筆、不同材質的尺、測量工具、各種圓規與畫圖用具、還有許多的資料夾。

        在桌上嵌著一個指南針,看到蜜絲好奇的看著,亞德比把任務結束的地圖依照標示和指南針對準,「這樣就可以很清楚在羅德島時,任務目標的大致位置,並且可以根據所在的方位去判斷前去的路途跟可能遇到什麼東西。」

        「我還在學的時候,有學過地圖的判讀;還在家的時候,跟著雷明頓和卡莎莉娜在山野間狩獵時,也會畫一些途經區域的手製地圖。」蜜絲有些懷念的翻著放在架上的地圖本。

        「妳喜歡地圖真的太好了。亞爾比昂和亞納金他們不太喜歡這些瑣碎的工作呢~」亞德比拿著各色的筆在地圖上標示各種訊息,從進入方向、遭遇敵人的區域、與地圖不太相符的變化都一處處的點出,「蜜絲,妳們的小隊想要用什麼顏色?妳自己選吧。」

        蜜絲看著散落在桌面上的各種色鉛筆,拿起了灰色在亞德比所指之處畫出了屬於他們的經歷過程:從一開始的進入處,畫上了屬於戰鬥的兩柄劍交錯的圖案;接著一邊比對著簡報上的路線圖,慢慢地把筆尖拉向了圓環廣場的區域,在這裡畫上了小小隻的蜘蛛,還有一個二頭身的武裝人員,在這時的筆尖有點顫抖著。

        在這之後屬於亞德比隊伍的藍色從另一邊畫入這區域,並且標註了”護衛調查二隊”的字樣,把路線又拉過了交錯的街道圖,在這途中用紅色跟橘色點綴了被阻擋跟起火的交錯口,最後回到了在城外設點,綠色字樣的醫療站。

        在感受到自己口渴之前,亞德比端了杯水給蜜絲喝,潤了潤嘴的蜜絲深吸了一口氣,把灰色的線條拉往了藍色的路徑旁,回到了那個很明顯的三叉路口;蜜絲有些愣住的看著自己畫出的筆跡,最後在亞德比的引導下畫到了昨日戰鬥的樓房,回想起了最後的那場戰鬥,在那當下有著的只有痛恨還有憤怒,只是現在的自己只感到缺少了什麼的哀傷,最後灰色的筆畫出的圈圈內,在寫上整合運動死亡的字跡上,出現了好幾滴的濕潤痕跡做了點綴。

        回過神的蜜絲發覺眼淚已經滴落在地圖上,亞德比遞過了一張衛生紙給蜜絲擦眼淚,「慢慢來。我在結束第一次戰鬥後的地圖繪製時,在這裡哭了很久……那種很難形容的感覺,就像是發現自己回不去過去的生活,已經沒辦法修復的一部分已經在戰鬥中消失了……哭過會了解,失去了某些沒辦法回來的東西,但也會把不願面對的塵埃給洗掉,羅德島是你們重新出發的家了。」

        亞德比說完的同時,蜜絲哭得很用力,就像是終於從恐怖中脫離的慶幸,也像是知道再也無法回去以往平靜生活的難過,那些曾經在家裡、在山林裡、在學校裡等等會被一直抱怨的那些重複又平凡的生活,已經和現在的蜜絲分道揚鑣了。

        現在沾滿了生命的雙手開拓出活下去的道路,這些道路鋪成的地毯是被這雙手殺害的血液所鋪成;已經無法再回去的過去,也是沒辦法再復原的過去,各種從壓抑的心裡一口氣爆發出來的五味雜陳,就像攤開的地圖般全部呈現出來。

        看著蹲在地上痛哭的蜜絲,亞德比默默拿起了在這裡熬夜時會用的毛毯蓋在蜜絲的頭上,走到了另一邊倒了杯水在手上,坐在椅子上默默地看著天花板,閉著眼等著這過程過去;亞德比心想,就像是去切城沒回來的某個人一樣,我現在也坐在這位置等著某人的蛻變……我有成長到可以坐這裡引導了嗎?但是亞德比也知道,這次他沒辦法回答自己任何一個問題了,自己只能尋找給自己的答案了。


        鋪滿了軟墊的訓練室,牆面上排滿了鏡面有些模糊的立鏡,在其中的雷明頓和亞納金正在對練,只是兩人的攻擊方式有所差異;以腳尖快速觸地反彈的移動方式,使得雷明頓的身影變得有些模糊,隨著持續彈跳的不定向移動,原本以為搭配著刺拳的牽制可以封鎖亞納金的的移動,但現在的移動都是被亞納金逼得逃竄的腳步。

        勉強拉著亂掉的呼吸,被擺著架式的亞納金追趕著,預定要前進的路線都在前一秒被捷足先登,並且被對方招式揮舞範圍給截斷;就算是想拉開距離的後退,往後退三個腳步的距離卻被亞納金一個跨步就瞬間逼近,避開了雷明頓右手擊出的長拳,順著金屬手臂跨步進雷明頓身前,擊出的崩拳打在雷明頓蓄力打出的左拳上。

        「你的力量分配不太均衡……腳步耗用掉過多的體力,變成拳頭上的勁力不太夠;整體力量的傳導不順暢,浪費太多力氣了。」拿起運動水壺靠著鏡子坐著的亞納金總結了剛剛對練時的問題,拿著毛巾擦著額頭上的汗珠,整個人壟罩在淡淡地水氣中。

        在對面不斷喘氣著的雷明頓,身上的汗漿不停歇的流下,喘氣到停不下來的情況下,就算想喝水也無法飲用;在最後用掉兩條毛巾,起身稍微慢跑做完緩和後,才有辦法使用發音輔助器跟亞納金交談。

        「所以,訓練,做什麼?」雷明頓緩慢地喝著水壺的水,他慢慢學到喝水時進行發聲的技巧。
        「首先強化體力耐力,還有培養專注力。你的專注力會受到體力快速消耗的影響而無法持續,精準度和機動力都會變差。」亞納金平淡的把雷明頓的缺點指出來。

        聽到這裡的雷明頓想了想,決定要做點訓練的時候被亞納金阻止了,「除了上面所說的部份外,你的心不在焉,有別的原因……是那時的兩位朋友嗎?」

        「恩……是的,薩米,洛奇,沒發現,擔心。」雷明頓手裡捏著水壺的關節稍微發白,似乎是對於這兩人怎麼對自己無所謂,但是沒辦法幫助到很自責的感覺。

        「有個目標很好,但是別太執著……別像我一樣。」亞納金看著天花板上嗚嗚作響的空調孔,自顧自地講起了故事:「在炎國內的一個小村落,那裏住著從很久以前定居的斐迪南大家族們,這些家族們除了下田和獵捕野味之外,就是傳承著形意拳......就是我用的拳法,這樣可以健身跟抵禦強盜。」喝了一口水潤了喉嚨的亞納金。把眼神拉回了一臉疑惑的雷明頓。

        「這裡有三個家族互相扶持著,原本以為可以就此安靜過著生活;但是統治者的力量擴張到村莊裡,雖然一開始想要逼迫遷徙,卻發現動用武力的代價太高了,就改以委任並賜與統治權作為餌,讓三大家族爭相獻媚,希望能成為這村子裡永遠的主宰。」講到這的亞納金嘆了一口氣,似乎是對於這些愚笨的爭奪感到不耐。


        「在某天,村裡的小孩因為貪玩在深山裡迷路了,三大家族擔任武職的年輕人都去幫忙找;起初都是抱著一廂好意在找著,因為無趣的搜救過程,導致了三個家族的年輕人們起了競爭心,想比較哪隻小隊可以最快救到小孩。」在狙擊打靶訓練室裡的亞爾比昂玩著在手上漂浮著像小魚戲水的短匕首們,而在一旁的卡莎莉娜帶著有點微妙尷尬表情的樣子,聽著亞爾比昂自顧自地說起故事。

        「其中最快在谷底把小孩帶回的那隻小隊中,其中一位年輕武官發現了在岩壁上有著不太自然的裂縫,暗暗記著這塊區域就回去了。」左手向前一伸,三隻短匕首飛出去釘在人行目標版的胸口上,這準確度不輸狙擊幹員。

        站在一邊的卡莎莉娜同樣舉起了左手,在空無一物的空氣中凝聚了某樣物件,照著聲音來源施放出了源石技藝,在人形目標版上被打出了一個凹槽,但是沒有穿透;看到這裡的亞爾比昂拍了拍手,因為被打凹的地方是在三隻匕首圍起來的中央。

        「武官向自己家族提出探查申請後,確認裂縫裡滿滿的黑色礦石是現在的統治者需要的源石礦,但是家族因為危險否決了開採的提案,並且想封閉這區域。這名年輕武官偷偷地向駐紮在村內的炎國部隊投誠,並且拿出了當時谷底出現的源石粗礦作證。」亞爾比昂又抽起了三柄匕首讓刀子在空中盤旋著,卡莎莉娜則是專注在追蹤這幾柄匕首的位置,風切聲、微微的碰撞聲、以及某種金屬共振的嗡嗡聲。

        「在經過三個月的時間後,這個村莊很突然的被要求遷村,想當然所有人都不同意,所以統治者的部隊就開始進行滅村的行動。最後在谷底內充滿雙方人員的屍體在空地上,年輕武官和武功教頭還站著仇視著彼此,最後在已經把村莊屠殺完畢的炎國部隊的突襲下,整個礦坍了。」雙眼盯著遠遠地人形目標版,就像是看著當初那場滅村行動中站立著的人似的,表情平靜如水。

        「所以…...村里的人都死光了?」卡莎莉娜試著從聲音去辨識位置,然後一一把這些匕首擊飛。
        「只剩最後那兩個仇視彼此的同村人有活著,都被羅德島幹員救了回去,現在在同一隻隊伍裡,也伺機想殺掉彼此。」露出了寂寞微笑的亞爾比昂來不及把被擊飛的一支匕首拉回來,就這樣叮鈴噹啷地掉在地板上,最後在地上緩緩地轉著,停下來的刀尖反射著日光燈的光芒。

        「目標的出現是一件振奮的事情,但是隨著目標出現的過往歷歷在目時,有時是一種折磨。」雖然講的內容稍嫌悲傷,但是靠在牆邊的亞爾比昂,其表情正在無聲笑著,如果卡莎莉娜能看的見的話。

        「當然,任何事都有可能成為戰火,而我們被派上戰場,能不能活下來才是重點;在這前提之下身為術師,最需要的是啟動術式的意象,透過這意象的自我暗示可以使源石技藝更加明確地使用。只要妳越是相信,就越能發揮越強大的力量。」向著地上已經停止的匕首伸手,匕首開始旋轉靠近亞爾比昂,瞬間就從地上飛起,下一秒被看不見的衝擊打在最遠的牆上,彈了幾下又掉在地上了。

        「不錯,妳學得很快。妳選擇的意象是什麼?」拍著手的亞爾比昂讚嘆著卡莎莉娜擊出的準確度和威力。

         「弩箭,我在以前時常和大小姐跟她的朋友在山林打獵,我原本擅長使用弩箭。」站在一邊的卡莎莉娜散發著和當初不同的自信感,就像是認知到自己是誰後,就取回了原本的能力。  

         「我可以問嗎?亞爾比昂你的源石技藝是使用什麼做為催動的意象?」
         「指揮,我喜歡帶領音樂進行的指揮手勢,戰場對我而言跟音樂廳是很類似的。」

         雷明頓拿著剛入手的新門卡,這是一間雙人宿舍,是蜜絲以小組名義申請來的,不過蜜絲自己則是申請入住免費的四人宿舍;雖然說大概知道會是這樣的安排,但現在的雷明頓卻站在門前有些憋扭的看著感應器,上面的綠燈規律地閃爍著,在提醒著雷明頓時間還在流逝。

         躊躇了一陣子,終於進門的雷明頓,望著以淡黃色系油漆緩和鋼鐵冷硬感的漆面,白色木紋的客廳桌椅擺放在日光燈下,有著一種與外面五彩繽紛隔絕的寧靜感;看完客廳簡單的配置後,聽到了正哼著烏薩斯小調的卡莎莉娜,在一排直立式碗櫥隔著的開放式廚房裡忙著,隨著卡莎莉娜移動腳步,從料理檯到烹煮工具都會發出一聲「嗶」,似乎是提示卡莎莉娜的一種輔助設計。

         走進廚房的雷明頓,看著被聲音引導的卡莎莉娜轉來轉去進行烹煮,因為還不習慣配置,對於器物的放置位置還是要摸索一下;為了別讓卡莎莉娜伸手燙到,雷明頓站到了爐火邊拿起了湯勺緩緩地攪拌著這鍋燉湯,並且在卡莎莉娜把切成整齊條狀的馬鈴薯和紅蘿蔔拿來依序放入湯鍋內,看著這些蔬菜緩緩地在鍋裡載浮載沉的樣子,已經洗好手的卡莎莉娜故意從雷明頓後面抱著,把帶著水珠的手在雷明頓身上隨意擦著,兩人在廚房裡就這樣嘻嘻哈哈地煮著晚餐。

         客餐廳的桌上有著表皮微焦的裸麥麵包,還有一鍋剛煮好的燉湯,卡莎莉娜斯起了麵包沾著燉湯吃,嘴裡發出了因為好吃所洩漏的感嘆;雷明頓也一樣吃著,只能從鼻腔獲取香味來提取這些食物的味道,送入口中咀嚼的同時也小心地慢慢吃。

         沒有舌頭後的進食已經練習多次,大致上已經習慣了,為了避免食物一下子掉進喉嚨,只能用牙齒多勾著咀嚼細一點;不過在面對家鄉味的時候,從這不斷地咀嚼中,能把對於過去安穩生活的留戀一點一滴地吞下肚,讓回憶跟食物溫暖著自己是件好事。

         卡莎莉娜像是回復了以往在用餐時的習慣,很開心地講著今天發生的事情,卡莎莉娜現在從聽覺和交談中獲取的資訊,還是有許多有趣的事情可以說,甚至沒放過躲在茶水間兩名位不知名幹員間的交談,把那位黎伯利女性向菲林女性微嗔語氣地抱怨任務回來滿身血的語氣學得維妙維肖,逗得兩人很樂。

         「你說今天亞納金說了炎國村莊因為源石而被剿滅的故事?亞爾比昂也跟我說了同樣的故事,是因為要測試我的專注力跟敏銳度......所以他們倆人真的是......?」用餐後的兩人帶著碗盤回到廚房,卡莎莉娜把調味料和沒用到的餐具放進櫥櫃,蹲下把櫥櫃的木門關好後,有點吃驚的回應雷明頓剛剛提到的事情。

         「兩人,關係,微妙。亞納金,人很好,教了我,新動作。但,他的表情,不太好;像是,吃了,壞掉的,羅宋湯。」洗完碗盤放一邊晾乾的雷明頓清理著流理台,這樣的習慣從以前用完餐的收拾留到現在,就算自己已經不再是過去的身分;但卡莎莉娜聽了就笑了出來,用腳輕輕踢了一下雷明頓的小腿,笑著對雷明頓說:「我想對於亞納金來說,你可能不是個聰明的學生吧~」

         最後關上了客餐廳的燈,兩人輪流梳洗完畢後、都躺在床上意識有些不清了,雖然最後還是沒有討論出亞納金和亞爾比昂到底是故事裡的誰;想睡了的雷明頓把房間燈關了,用嘴封住卡莎莉娜有些乏力但還想說話的嘴之後,這夜晚才落幕。

-----------------------------------------------------------------------------------------------------------------------------------------
早安、午安、晚安~這裡是伊凡尼古拉斯~
到了這裡算是進入下一階段前的休息段落,試著想呈現前輩帶後輩的小組教導跟交流的日常場景。
雖然有些不太聽話的加了太多的調味www

總之這一篇是混雜了不少的心情跟想法的日常,希望能讓看過的各位感受到部分的悠閒~
謝謝各位的閱讀~

創作回應

Cale Wei
伊、伊凡老師!

這次是原創幹員的回合。揍完源石蟲之後的大家,都抱著作戰紀錄回家了(?

這篇還講了前輩組的劇情,當然我在DC裡也拿到不少設定了w,總之這算是補完人物背景的橋段,兩人同時回憶的方式在一開始我還沒意識到就是了,看到他們把自己的劇情講完之後我還擔心會不會下一回組員人數就三減二了XD

然後新來欸這組,大家都有一點自己的心魔啊,不過羅德島的環境已經讓他們能有安全無虞的生活了,是能夠重新站起來邁向明日的感覺,但是不要再放閃了啦qq,過得太幸福可是會被作者殺掉的(?
2022-01-22 01:16:26
伊凡尼古拉斯
謝謝Cale大來留言~(奔

這一篇算是在結束後的羅德島日常,也是這一批接受洗禮成為教...咳,成為幹員後要習慣的聲鑼開始。

首先蜜絲的部分我自己也要承認一下,在這裡的情緒變化還真的有一點摸不著頭緒(?),我必須要承認在這裡我給蜜絲過去的篇幅沒有很足夠,似乎在這裡的情緒轉變有那麼一點...劇烈(?);這部分作為經驗來提醒自己要把事情多說點...不然晚上角色會在夢裡跟作者哭(???

確實我在DC說了不少設定,不過我還是很喜歡這一組前輩組的互動方式,有那麼點複雜的小傲嬌的相處很有趣啊www
兩人同時回憶的方式,是我想試著架構看看效果如何,目前看起來銜接跟轉場還有可以再多調整的部分,不過以這段落來說有及格,之後會再多磨練來讓段落更滑順~

然後,在這之前都苦了這麼長一大段,讓這一對CP(我決定的)有個可以放閃的時間也是有其需要的啊!!

Cale大放心,我不是那麼小心眼的人,他們盡量放我不會殺掉他們的啦www
只是繼續活著會比被殺掉要來的更不輕鬆而已(壞人一枚www)

謝謝Cale大的留言~希望有讓你度過一段開心的時間~
2022-01-26 11:59:56
Yurain
從戰場回歸後的日常,當然需要灑點糖囉,看看人家蜜絲也很懂風情地讓二人獨處呢(?https://media.tenor.com/images/96ef53e74b6bb2476d32ce0777ace640/tenor.gif

透過戰後休息的間隙帶出角色的其他面向真是很棒的作法,過去在炎國發生的故事深化了亞爾比昂和亞納金的形象,讓人更能了解他們救援雷明頓一行人的動機,也開始對兩人之間複雜的關係好奇了起來。

像這樣展現原創角色們的心境與歷程一直是這條線的重點,能看得出伊凡很用心地刻畫,也讓人更期待後續兩條線會以何種形式互動了。https://media.tenor.com/images/df2ceb93625c295fcb2ba596cc3ce6bd/tenor.gif

最後,不論是前輩還是後輩們,在下一次投身戰場之前,請好好把握在羅德島的日常吧。
2022-03-28 20:23:00
伊凡尼古拉斯
謝謝煙雨來留言~

其實我蠻喜歡這樣中間的整備時間,在這段時間內各人的行為選擇可以呈現出人們的價值觀和想法,也會是不同想法可以好好交流的時間~

亞納金和亞爾比昂散是我在構思前輩組裡面,最早成型的一組夥伴(?)。
確實相愛相殺的搭檔真的滿街都是,但我對於這樣的角色搭配就是很喜歡啊~
雖然在這裡的呈現上,讓這兩位的戲分佔了不少,有一點擔心亞德比的空間會不會被壓縮太多,但現在看起來,他暫時(?)當個正常的前輩做為引導人好像也是個不錯的選擇啊www

謝謝煙雨的期待,之後會再多呈現出原創隊伍的更多小故事的!
2022-03-29 00:32:21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