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頂峰超越之劍 崇高 巴斯提昂

煉獄騎士 | 2022-01-20 10:56:15 | 巴幣 2 | 人氣 73

 阿比昂競技場。
 王冠聖域舊都聖阿比昂郊外,這裏即將上演一場前所未聞的決鬥。
「在此賭上自己的一切!吾身將化為斬天裂地之劍!」
 聖劍不偏不倚地收納於肩膀。
 若是有挑戰者上前,即刻就能讓對方嘗到全力的神速斬擊。這正是一擊必殺的架勢。
 頂峰超越之劍 崇高巴斯提昂。
 這是巴斯提昂賭上天帝的稱號和騎士的尊嚴時才會展露的崇高形態。王冠聖域自古以來便以騎士之國享譽盛名。其中,巴斯提昂堪稱天地間無數騎士中的頂峰。

 在此不久以前。
 王冠聖域——天空島王冠齒輪,中央島雲頂騎士團總部,圓桌之廳。
「團長怎能親自進行一對一的決鬥!必須阻止他!否則我們近乎全體出動還有什麽意義!」
 說話人一拳錘在桌面上。
「冷靜,穆根。」
 低沉嚴肅的聲音。與會的騎士都不禁綳緊了神經。
 聲音的主人是弗里恩特——光輝騎士團麾下的第一騎士團「雲頂騎士」的副團長。這個男人擁有無數功勛,同時具備統帥能力,且對騎士團及團長絕對忠誠,因而被世人稱作「誓約之天刃」。
「團長有團長自己的想法。至少他認為,只有這麽做才能解決問題。」
 當初正是巴斯提昂本人帶著兩名貼身護衛,離開了王冠聖域的首都空島王冠齒輪,親自前往有內亂風險的陸地。
「身為騎士,那位大人的確是至高無上的。他面對惡魔不可能落下風,但是凡事都有萬一啊!」
 同樣隸屬於雲頂騎士,擔任裝甲部門β計劃的技術顧問,以美貌與果敢著稱的才女——鎧裝騎士穆根指著陸地的絞架球現場比賽轉播提出主張。
 侵入競技場內的「絕望」群眾被騎士團趕走後,帶著心中的期望與憤怒,祈願騎士敗北,惡魔勝利。就連原本憑票入場的觀眾也是如此……儘管帶著困惑,但似乎沒人肯錯過目睹決鬥的機會。

「況且,當下十萬火急的任務應該是尋找和保護天輪龍的蛋,即是日出之蛋。」
「沒錯。」
「在天輪龍接觸人類,積累有關希望的祈禱並自然而然覺醒之前,我們理應默默守望。因此要對其若即若離,不允許公然過度保護,也不允許公然妨礙。但沒想到封焰一派竟然會從千里之外趕來,強行奪走蛋……」
「沒錯。」
「前些天,您拒絕焰之巫女一行人的入境申請也是出於這個原因吧。您認為現在為時過早,想要避免以希望之名不必要地振奮人心,甚至誘發一部分激進的地表人起義。」
「沒錯。」
「但現在如何呢!?由政府主導上演了這樣一場鬧劇,致使人民失控到就差發起暴動,最後還讓惡魔背負上國民的意志,使團長置身於危險中……蓋伊德!本應提前調查國民動向的情報機關到底在做什麽!?這樣對得起黑暗騎士之名嗎?」
 被女騎士穆根指名道姓的人,正是負責諜報活動的暗影騎士團第五騎士團副團長嚴罰的騎士蓋伊德。
「這倒不是。」弗里恩特首次作出否認。
「起初就如政府所期望的那樣,絞架球產業作為娛樂活動取得了一定的成功。後來事態與我們的計劃背道而馳,釀成了這次事件的爆發。『絕望』就像一種無形的傳染病。受其影響的人會產生不可預測的情緒變化,就連諜報活動也難以探測。」
「……」
「我已經讓蓋伊德動身去處理另一件事了。那也是和你大有關係的事件。」
「我明白。」
「你說的話固然沒錯,但自古忠言多逆耳,你也不必貿然在內部樹敵吧。要像愛你的君主和工作一樣愛你的同伴,至少試著去做到這一點。助你開拓前程的,不是聰明才智,而是慈愛之心。」
「……好的。」
 穆根微微紅著臉低下了頭。她很聰明,但想要合理運用這份聰慧,她還太過年輕。
「諸位的心中應該有和穆根一樣的疑問吧?但我們的當務之急是掌握狀況並制定對策。我來聯繫政府。」
 弗里恩特將手搭在前方的劍上。
 這是一把劍刃很寬的武器。厚重且剛直,會挑選自己的主人,也會報之以磐石般的穩定和絕對的忠勤。這把劍的所有特性就如同弗里恩特本人。
 解散!
 弗里恩特閉著眼睛,靜靜聽著那些負責在總部待命的騎士踏著高揚的步伐回到各自崗位的聲音。

 陸地上的阿比昂競技場。
 此刻戰場內只有兩個男人。
 雲頂騎士團團長,頂峰超越之劍崇高巴斯提昂。
 VS
 迪亞布羅斯小隊隊長,迪亞布羅斯「絕勝」布魯斯。
 在周圍觀眾的歡呼聲中,對決開始了。
 觀眾的歡呼聲獻給暗邦的惡魔布魯斯。謾罵與怒吼,也就是陸地上民眾的不滿和敵意的對象,則是他們的同胞——王冠聖域的騎士巴斯提昂。

 原定在此舉行的「絞架球」比賽是迪亞布羅斯小隊等人率領的鋼釘兄弟會的表演賽,但現在變成了「劍鬥」形式的1對1死亡(打架)賽。
「定個規則吧。」巴斯提昂說。
「球就在那裏。如果要沿用絞架球的比賽形式,那就打倒我,再把球拿走就行了。不過我在『擊倒對手』之前不會停手。」
 如其所說,球重新擺放在對峙中的兩人旁邊。
「那麼。」
「我們開始吧。」
 阿比昂競技場不是專為絞架球而建的競技場。
 但對兩位鬥士來說,不管這裏是沙漠還是宮殿裏的騎士大廳都沒有區別。
 他們只管打倒面前的對手。
 聖劍一閃。單憑手腕的一個動作便能感覺到,巴斯提昂已經下定決心要動真格地「斬殺」對方。
「我求之不得。」
 布魯斯防具上的光之羽blade閃起了光。
 兩人所站的地方,正是剛才布魯斯「動真格」彈飛群眾之際在對手方球門附近炸開的那個深坑底部。從觀眾席或者場內來看,這頗有一種古代劍鬥場的風格。

 布魯斯擺出重心較低的架勢。這是絞架球比賽中的擒抱姿勢。
「讓我們一決高下。」
 巴斯提昂為了應付突擊改變了架勢。
 歡呼聲戛然而止。觀眾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麽。
「我要揍扁你!」布魯斯放出狠話。
「以天空法之名!」巴斯提昂也作出了宣言。
 兩人在場內逆時針繞圈,不斷拉近彼此的距離。然後在各自的呼吸和彼此間的距離都已完備時——
 ——!
 交鋒只在一瞬間!!
 巴斯提昂朝對方的腰部,布魯斯則是從下扛起對方一般。隨後兩人擦身而過,同時跪倒在地。
 斗篷上出現一個缺口,巴斯提昂抬起並握緊了自己因麻痺暫時失去知覺的左手。僅僅是拳頭與劍輕微擦過就有這般破壞力。
 布魯斯突然失去平衡,向左邊倒去。他的左腿被斬斷,噴射而出的液體應該是惡魔之血。
 現場悲鳴四起。畢竟觀眾幾乎都支持布魯斯。
 砰!布魯斯一掌拍在腿上,血便止住了。鬥氣如燃燒般湧出。
「這就是你『動真格』的表現嗎?」
 迪亞布羅斯「絕勝」布魯斯的面具露出笑意。當惡魔遭遇絕境時,反倒會笑出來。
「我從第一次攻擊就已拚上全力了。原本是想斬斷你的身體,真虧你能躲開。」
 頂峰超越之劍崇高巴斯提昂的面具沒有露出任何表情。
 假設現場有十名劍士,這一擊應該足以將這十人都一刀兩斷。而且巴斯提昂確實有命中的手感。但毋庸置疑的是,惡魔也確實勉強避開了自己由突刺變為平揮的必殺劍技。
「暴亂由我們騎士團來鎮壓。這是我們國家的問題。」
 巴斯提昂邊說邊改變了架勢,對準布魯斯上半部身體。
「或許吧。但我為的不是道理,是一無所有的痛苦和被人踩在腳底的不甘。我要給你足以驅散所有絕望的狠狠一擊。這也是幫在一旁觀看的傢伙解氣。」
 布魯斯重新回到了截球的姿勢。
「再來一次。」
「噢!」
 兩人又開始繞著場內轉圈了。
 巴斯提昂的左手和布魯斯的腳步沒有一絲紊亂。他們是代表國家的稀世鬥士。
 空氣凝滯。
 ——!!
 這次是布魯斯更早衝向對方。
 劍和徒手在攻擊距離上差距很大。換句話說,赤手空拳的一方絕對不利。
 徒手對戰持劍者,獲勝的唯一機會就是將局勢帶入近距離格鬥中,使對方無法揮舞長劍,也無法自由變換姿勢。
 低空擒抱。
 綠色的光之羽擦過巴斯提昂的腹部,布魯斯粗壯的手臂在交錯的瞬間伸出。
 布魯斯的左手佯裝攻擊巴斯提昂的頭部,同時他的右手從騎士的視覺死角擊中對方拿著聖劍的手,迫使武器離手。
「贏了!」
 布魯斯左手發力,試圖把頭盔捏扁。但在下一個瞬間,這隻左手被巴斯提昂回旋的聖劍如同揮舞指揮棒一般從背後斬落在地。
 咕噢……!!
 命中敵人之後,巴斯提昂的聖劍繼續用神速的一擊刺向地面,隨後被輕輕收回。攻防一體,沒有絲毫破綻。迅敏且優雅,堪稱是力量與技巧的融合。這是與崇高之名相符的劍技。
 其劍尖……貫穿了絞架球的球。這樣的超硬球,哪怕是子彈或爆炸都不能傷其分毫。然而惡魔差點將它捏爆,騎士甚至用劍貫穿了它。
 布魯斯抓住騎士從頭盔上扯下來的手臂,立即將它接在噴血的傷口上。
 戰鬥還沒結束……本應是這樣。
「停手吧。這是王冠聖域政府發出的絕對命令。」
 沉重的聲音在天空中迴盪。誓約之天刃弗里恩特出現在他們的上方。
「到此為止。」
 這句話是對巴斯提昂說的。
「若這是以法律之名下達的命令,那我不得不從。結束了。」
 巴斯提昂是法律的擁護者。他向布魯斯點了點頭,便在天使的護衛下飛向天空。
「不許逃跑!你這個惡徒!」
 面對仍想靠暴力解決問題的布魯斯和地上的民眾,天空騎士團副團長的權威弗里恩特伸出手。這是制止的手勢。
「團長有應盡的責任,我們也有應盡的義務,惡魔。你們先前的私鬥能得到准許,本身就是個特例。」
「這場比賽你們也要中止嗎?!真有這個國家的風格……」布魯斯說。
「不必擔心。這場比賽的勝負,由我們王冠聖域和天空騎士團保留。」
 會場內外的觀眾或低聲表達不滿,或發出無奈的嘆息。
 漫天的空中騎士對於王冠聖域的陸地居民來說,依然是代表天空政府壓倒性權威的象徵。

「應當讓我們分出勝負,淨做些多餘的事。」巴斯提昂用只有弗里恩特聽得見的聲音抱怨了一句。
「您如果想斥責我,那麽我甘願接受。但您說分出勝負?以您現在的傷勢,想逞強也有限度。」
 說完,弗里恩特繼續代替負責警備的天使,獨自帶領君主巴斯提昂前往天空都市。
 人類的血液從巴斯提昂的左側腹部噴湧而出。
「我沒有大礙。」
 巴斯提昂回應了弗里恩特的視線。他的聲音聽起來像是在努力抑制喉嚨裏湧上來的血。
 何止大礙,已經是重傷了。如果沒以神速的崇高巴斯提昂形態對戰,想必巴斯提昂早已一命嗚呼了。即使如此,若這就是與號稱史上最強的惡魔認真對決的代價,甚至還算僥倖了。
「我『略佔上風』,布魯斯『略居下風』。」
「在戰鬥的門外漢看來或許是如此。但實際上你們的對決是五五開,兩敗俱傷。」弗里恩特說。
「果然還是騙不過你的眼睛。但他如願代表憤怒的民眾對我施加了暴力,而我方亦為了壓制民眾展示了騎士團的威嚴。從這方面來說也是五五開。總體來說結果還不錯。不過,布魯斯恐怕已經怒氣衝天了。」
「那個惡魔恐怕不會就此罷休吧。」弗里恩特苦笑。
「民眾也一樣。我也沒有那麽樂觀。但至少約好了暫時保留這場勝負,我隨時接受他的挑戰。下次希望是沒有觀眾的單獨對決。」
 在面具之下,巴斯提昂的話語中彷彿藏著一絲笑意。這大概是他只在弗里恩特面前展露的真實一面。弗里恩特則一副拿他沒辦法的樣子搖著頭。
「您又說這種一介武人的話……您是頂峰天帝,您的安危關係到各方面。請您務必自重。」
「維護國家體制是第一要務。法律是國家的基石,維護治安是重中之重。其他不過是微不足道的小事。被民眾記恨也無妨……辛苦了。做一些應急處理即可。」
 救護的天使──注射天使在空中滑翔,向他們飛來。巴斯提昂見狀,立刻變回平時身為天空騎士團團長的語氣。

「弗里恩特,地上事務的善後處理由你負責。你們配合黃金聖騎士全力壓制。記住,民眾是無罪的。要與政府協調,避免過度處罰。其他地區的警戒也不得鬆懈。另外別忘了打探『蛋』和巫女的近況。」
「遵命。立刻向您匯報。」
 天空島王冠齒輪越來越近了。
 等巴斯提昂完成止血並修復好盔甲後,弗里恩特和親信離開了他身旁,與兩側騎士一起讓出了一條空中通道。
 作為斬落史上最強「惡魔」單臂的英雄,頂峰超越之劍崇高巴斯提昂凱旋歸來,威風堂堂地隻身穿過王冠齒輪最高的塔門。

 ——夜晚。在伸手不見五指的黑暗中。
 平日裏為行星庫雷增色添彩的兩輪明月以及繁星的光芒,不知為何在今晚顯得尤為微弱。
「西方的內亂未止。天空與陸地各持己見,兩者的分歧今後也將繼續在王冠聖域埋下火種。」
 在阿比昂競技場和天空島王冠齒輪的東部,距離足以繞行星三分之一圈以上的偏遠地區,還有一個人用心眼見證了騎士和惡魔的死亡之戰以及民眾心中仍在膨脹的「絕望」。
「差不多到時間了,婆縛娑伽羅大人。」
 詐術月在她的肩膀上小聲提醒。躺在她懷中的,正是熟睡的天輪龍的蛋——日出之蛋。
 背後是好不容易追上的封焰龍。它們正等待著巫女的指示。
「又看到了些什麽?」
「嗯。我看到長期存在的差距、歧視和貧困,促成了不可阻擋的『絕望』洪流。果然不能讓這個世界保持現狀。」
「一切如你所願,莉諾莉莉。」
「這個名字已經沒有意義了。」
「莉諾他們能找到這裏嗎。」詐術月轉移了話題。
「會來的。一定會來。為了世界的選擇。」
 封焰之巫女婆縛娑伽羅在黑暗中睜開了碧色的眼瞳。
「因為這才是命運。」

詞匯簡介

頂峰超越之劍,崇高巴斯提昂
 這是天空騎士團團長、王冠聖域天地間最強的劍士——頂峰天帝巴斯提昂在賭上自身的稱號與騎士的尊嚴進行一對一勝負時才會展現的崇高形態。
 他的面具、盔甲、武器都變為了強調「翅膀」(象徵空中騎士)的模樣。但和布魯斯的認真狀態——「絕勝」模式的激烈程度相比,這反倒是一種重視輕量化、敏捷性、實戰中靈活度的形態,能讓巴斯提昂自由地揮舞聖劍。
 此外,聖劍的設計也與往常形態下不同。這把劍的設計以翅膀和星星為主,外觀優雅、形狀鋒利,乍看可能有點單薄。但它與「頂峰超越之劍」的名號相符,能使巴斯提昂將劍技和力量發揮到極致,這在此次「劍鬥t」的結果上也可見一斑。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