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歧路》──霞煙 第二章 一妓一會〈從旁邊傳來〉

懵夢 | 2022-01-20 08:00:05 | 巴幣 24 | 人氣 72






第二章 一妓一會

  那是一個略帶著刻意壓抑的聲音,似乎是不要吵醒人才衍生出的體貼。

  聽起來毫無威脅性,更重要的是對方身上也帶著淡淡的主人的香氣。

  應該不會是主人提到的那名小嬰兒因為從聲音判斷似乎已經二、三十幾歲,無論從哪種角度都與「小女孩」扯不上邊。

  雖然明顯不是伊莉西絲要找的對象,但她還是讓主人留意,畢竟身上沾有主人的味道也是事實,說不定其實她們認識?

  「如果有機會遇到就好,不過妾身在想他應該很忙吧……」

  「我去看看喵。」

  所謂的看看並非是直接破門而入去詢問那個人在做什麼,霞的話她可以做到不打擾到對方的程度。

  使用她的能力,便可以在眨眼間變成路上隨處可見的小動物,只要變成這副型態,要達成目的是輕而易舉的事情──只是要看看,也不用理會對方會不會討厭動物了。

  雖然霞比較習慣變成狐狸,不過在街道上很少會看到狐狸,所以是轉換成貓的樣子,一隻全身黑色的小黑貓。

  「那我去去就回來喵!」

  變身不會影響聲帶,霞用著人類的聲音向主人報告,然後在伊莉西絲溫柔的微笑與輕輕揮舞的手臂之下,一躍躍上了圍牆。
 
 
  聽著聲音,尋找著人的位置,邊在這棟說大不大但也不算小的屋子遊蕩著。

  不少人都在睡夢當中,但還是聽得出來這裡大概沒有住超過十個人;不過若從氣味來判斷,卻有大概超過這個數量至少三倍的人混雜在一起,但味道正逐漸消散,應該是昨天晚上留下的氣味。

  與旅館相似,都是晚上人多但早上人少,但又有些許不同,這散發出的氣味過於濃厚,有種類似於發情才會散發的氣味──這點顯然不是正常旅館會有的現象,顯然與她的認知有些出入,若是旅館不應該有那麼多人大白天都還在睡覺才對。

  其次就是酒的味道,霞雖然沒有喝過幾回,但還是記得那刺鼻的味道。而且味道也有差異,從劣等酒到上等酒應有盡有,種類可謂不豐富──不過似乎只有東方大陸的酒,散發著米釀成酒的獨特氣味。

  可以感覺酒精的純度差異,但這又有些奇特。因為正常來說同位客人應該只會點相同味道也就是相同價位的酒,但這裡可不一樣,低劣高檔的氣味難以區分。

  準確來說,感覺好像每個人都是從劣等酒開始點,然後漸漸地往上加深檔次,至於能點多昂貴的酒就要看那名客人錢包的薄厚了。

  整體給她的感覺就像個大雜燴,但卻不是很複雜的那種,就只是單純沒有一種規律的統一感。

  「好特別的地方喵……」

  霞忍不住感嘆一句,不過困惑的情緒占了比較多數。除了盡是些五花八門的味道外,還有一個不容忽視的氣味──那便是屬於伊莉西絲,她的主人的氣味。

  進到屋子內才注意到原來外頭聞到的氣味是來自兩個不同方向,也就是兩個人身上所散發出來的。雖然都因為歲月而淡了不少,讓她錯估了原來是「兩個人」的現實,但此時此刻她並不認為自己會再度失誤,很明顯嗅出一個味道比起另一邊還要更淡一些。

  外頭聽見正在活動的那名大約三十幾歲的女性便是味道較淡的那邊,霞稍微估計下發現目標應該真的不是她,這氣味感覺就好像連面對面交談也沒有,就只是簡單寒暄幾句的程度。

  既然如此目標就很明確了。霞做了決定,四腳也準備轉了個方向,從混雜的氣味中找到自己想要的以此作為指引,然後快步前去。

  但因為太專注在嗅覺的部分,靈敏的聽覺因為分走的注意力而有些恍神,等當回過神來時那人已經站在門口。

  「喵──!」

  開門的聲音與驚呼聲同時響起,幸虧霞平時的語尾就帶著類似貓咪的叫聲,並沒有漏餡。

  打開門的人是年約二十歲的女性,其容貌就算是見多識廣的霞都覺得能排上前三,其顏質她雖然難以客觀評價但幾乎能說比伊莉西絲還差那麼一點。無論是小女孩的嬌嫩或者是成熟女性的嫻熟比例都掌握得恰到好處,絕對是個回頭率百分之百的大美人,任誰看了都會覺得喜歡的類型。

  兩人四目交接,那名少女有些驚訝的楞了下,然後露出有些抱歉的表情。

  「對不起,不過貓可不能隨便跑進來喔。」

  邊說身體邊動,一個跨步向前伸出手想要把這隻不速之客的貓給抓起。但一次又一次的落空另她覺得有些棘手,因為這隻貓的動作實在太過靈活,優雅的身子踏著的步伐與舞步並無異處,舉手投足之間帶著如同蝴蝶嬉戲的愉悅感。

  不過這名女性並沒有任何不耐煩或是挫敗感,倒是覺得更加無奈了。

  「是不是誤會我要跟你玩呢?」

  正常的貓可聽不懂人話,所以這句話更像是要道出自己的無奈。

  這句話的音量不大就像是喃喃自語,即使在這麼安靜的屋子內也不會吵醒任何一個人,不過可能這時間仍然有人已經睡醒,拉開門的聲音傳來,一個面無表情的小女孩探出頭來。

  霞下意識地將視線轉了過去,那名小女孩同樣有著不輸給陪她玩(?)的女性的顏質,雖然有著小孩子的幼稚與稚嫩,但已經能看出未來發展的可能性。

  稚嫩的果實還未成熟,但是光憑那香味就能讓人引頸期盼成熟的那天到來。

  雙方四目交接,霞瞬間就從對方的眼中感覺到一絲不對勁,這股不對勁出自於自己的直覺,但來不及細想就感覺到背後有人伸出手想要抓她。

  將注意力拉回,輕鬆的再度讓對方撲了空,等對方的雙手抓住自己前便已經向旁邊跳開,就算被吸引走目光但要抓到她仍然不容易。

  只是,這一跳短暫離開了地板表面但卻沒有再度與之接觸,整個人直接撞進了某樣柔軟的物體上,她感到錯愕還未反應過來時就被早已準備好的一雙纖細且嬌小的手給輕輕環住。

  原來這名小女孩老早就預判了霞會往哪個方向跳開,已經事先守株待兔的等待著她。這過程幾乎沒有發出任何聲音,讓霞又一個失誤導致了這個下場。

  霞後知後覺的發現自己被抓住的事實,在大意的同時也注意到自己所犯的錯誤在何處。
 

  這個小女孩,並不是普通人,而是有著後天能力。

  而且,她的身上,有著淡淡的香氣。

  而這個味道正是伊莉西絲所獨有的香味。
 

  雖說是誤打誤撞,但最終還是找到了主人想要找的人。
 
 

  日復一日的早晨,卻有隻貓讓這天變得不一樣了。

  抱著霞的女孩乖巧的坐在她房間的角落,前者也因為達成目的而變得乖巧聽話滾滾的黑色眼眸不斷打量這個房間的狀況。看起來幾乎沒有甚麼家具,讓原本就狹窄的空間看起來是有比較寬闊,但還是看的出來生活品質並沒有說很好。

  似乎是兩人房,因為女孩身上沒有菸味,但房間內有股雖然人類聞不到但卻已經根深蒂固、怎麼樣也不會變淡的菸味在,除了女孩之外應該還有一個人住在這裡。

  有點奇怪,或者說是矛盾。因為這個味道應該是經過很長一段時間所留下來的,但問題是那味道又很淡,感覺好像已經很久沒有住在這裡了。

  對於現實情況知道的並不是很清楚,於是霞決定先放在心底,她很想開口發問,但又覺得自己的想法被看穿了,好像沒有問得必要,對方感覺不會回答。

  而即使霞感覺到自己的內心宛如攤在陽光下那般赤裸,但她又沒有做甚麼虧心事,心安理得地覺得任憑對方看就看吧,毫不在乎地晃著尾巴,自由自在的真像一隻貓。

  兩人就這麼待著,即使保持沉默也不覺得尷尬。就畫面上來說要人跟貓咪講什麼話也是有點奇怪,既然雙方都不覺得哪裡有問題那自然就沒有任何問題。

  不過兩人的等待並不是無限一直延伸下去的。

  「雛,二姊進來囉。」

  敲門與簡單的問候過後,剛剛最先發現霞的女性拉開門走了進來,手裡還端著一個小盤子,盛了點撒上一些鰹魚乾薄片及醬油的白飯。

  「對不起只有這些可以餵她。」

  略有些歉意的說著,這句道歉其實完全沒有任何必要。這就好像一個人突然跑來已經煮好晚餐的家庭蹭飯,沒有多餘的飯是理所當然的事情。

  自稱二姊的女性將盤子放到了雛的面前,然後有些尷尬的看著這兩隻待在房間裡一動也不動的女孩與貓,完全沒有正常孩子與動物的活潑好動,有的就只有過於文靜的尷尬。

  二姊露出苦笑,也算是見怪不怪了。畢竟她們認識也有好段時間了,對於雛的個性也不是不了解,只是多少還是有點期盼她能夠像是普通女孩子一樣,至少表情再豐富一點會更好。

  她記得她小時候還挺喜歡貓的,見到貓在自己懷裡動來動去打呼嚕的樣子覺得非常可愛,但現在同樣的情況放在雛的身上,總感覺有些過於無趣了。

  要形容的話,就如同一張「畫像」般缺乏著活躍感。雖然徐徐如生卻缺乏動感。

  不過這分靜態即將被打破,霞聞到熟悉卻又陌生的香味,忍不住掙脫女孩的懷抱跳了下來。

  這個動作替整幅畫面注入了不少活水,霞好奇地看著那似乎是「粗茶淡飯」的食物,好奇的湊近聞一聞──會認為是粗茶淡飯是因為這道料理的食材與烹飪手法都很簡單。

  張大嘴大口大口的吃著,沒甚麼特色的食物,但非常合她的胃口。而她也感覺到有人對此露出了微笑。

  二姊呵呵笑著,但雛仍然面無表情,看不出在想些甚麼。兩人溫度的反差透過視線在她身上有了交集,她們或許很習慣這樣的相處模式,誰也沒有打破沉默。

  霞默默吃著,邊觀察這兩人的互動,感到有些許好奇。

  兩人的相處與往來,總有種好像隔著甚麼人的感覺。
 

  嗅著整屋子揮之不去的菸味,這是快要被遺忘卻又真實存在著的證據。

  霞緩緩閉上眼睛,感應著身體內多出來的那股力量。那就像是個快要熄滅的火苗,她一個念頭便將其點燃,這次不像先前那麼莽撞,而是小心翼翼的操控著火焰的大小。

  原本快要熄滅的火焰有了生機,死灰復燃,而這股火焰也流淌了全身上下。

  內在的改變沒有對外在產生變化,再度睜開眼睛時五感瞬間產生了短暫的錯位,原本在看著貓的兩個人好像衍生出了殘影,色澤有點淡,只能勉強看出是正在喝下午茶的兩名少女。

  但很快的那兩道影子回歸本體,眨了眨眼一切都如闔上的立體書一般,全數歸位,宛如甚麼事情都沒有發生,也看不出有何異樣。

  應該說,那股「異樣」已經被霞所習慣。她的眼中的世界已經大不相同,雖然沒辦法說出有甚麼明確的變化,但隨著內心的火焰搖曳著,感覺上還是看出了兩人之間多了些什麼。

  無形的絲線從兩人之間向外延生而出,連接著或進或遠的距離。

  雛的絲線較少僅有兩條,但二姊的絲線卻密密麻麻的光是看著就覺得眼花撩亂,更別說要數清數量了。

  兩人間也有一條絲線緊密相連著,這代表了她們不容切斷的羈絆。

  雖然說雛只有少少的兩條,但那應該是從她身上延生出去很少,但可以看出來是有從外頭連接進來、若有似無的絲線。

  那些事情不是重點,因為大多只是像是「朋友的朋友」這類關係,有認識但卻不是很熟識,所以重點還是在那確確實實連接著的絲線上──因為這種朋友很少的類型,若有真正的朋友,代表的意義可與朋友很多的人完全不同。

  霞在意的是那另一條會連接到何方,因為那條線到中途就是斷掉的狀態,上頭還有淡淡的伊莉西絲的氣味,這情況似乎比想像中還更令人好奇。

  不過霞好奇歸好奇,仍然沒有打算去找原因,畢竟她只是來看主人在意的小嬰兒現在是甚麼樣子,這類的人際關係應該不是她需要在意的地方,應該只要知道人還活著就好。

  霞此行的目的已經達成,滿足的點了點頭,同時熄滅自己心中的火焰。

  喵了一聲謝謝招待後便從兩人眼皮子底下溜走。
 

  這次可能是知道她的目的已經達到,所以雛並沒有伸手阻攔,還是那雙沒有任何感情的雙眸,默默注視著一切。

  那雙眼睛,在霞的腦中揮之不去。
 

  從圍牆翻躍回去,在伊莉西絲的注視下變回了霞煙的外貌。

  「歡迎回來。」

  溫柔的笑容是預料中的迎接,但即使料到了仍然也滿心歡喜的直接衝上去給對方一個大大的擁抱。

  「我回來了喵!」

  回以大大的微笑,然後便注意到一旁站著的男性。

  瞬間感覺到如同本能般的警告,嗅出對方配帶著武器。不過隨即聞到主人的味道令她安心下來,想來應該不是什麼危險人物。

  而對方想要請伊莉西絲去商量事情的事情,她也沒有給與反對,順從著主人的意思笑著目送對方離去。
 

  主人的期望已經達成,她也不急著邀功,乖巧聽話的會待在原地等候。

  更何況她也需要時間沉澱自己。

  看著馬車離去的聲音,那是在著主人離去所準備的交通工具,霞目送其離去直到自己聽不到聲音為止。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