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劫仙萬事廟: 第六十六回《與過往連結的盛宴。》2022/01/19

龍上哲哉 | 2022-01-20 02:21:33 | 巴幣 16 | 人氣 62


  一行人在吳祁的帶領下來到了一處山洞處,成群的猴妖盤踞在此。
 
 
  「呀~老猴子的家還是一點都沒變呢……」飛廉微笑道。
 
 
  「沒辦法!沒錢裝潢!再說了我家猴子猴孫這麼多,整個妖國也只有這裡容得下了……」吳祁雙手抱頭不耐煩道。
 
 
  從山洞中傳來了抱怨的聲音:「到底要我等多久?放菜都冷掉了!不是說去一下而已嗎?」
 
 
  「是小金姊!」牛寶淡定道。
 
 
  「麻煩的女人……」吳祁一臉厭惡道。
 
 
  「老猴什麼時候交了女朋友!沒跟我說挺不夠義氣的……」飛廉嘲諷道。
 
 
  「囉嗦!小金才不是我女朋友!他是我從外面帶回來的貓妖,人家已經名花有主了!」吳祁瞪了飛廉一眼道。
 
 
  小金身穿著圍裙踏著憤怒的腳步走向幾人,「我說你們!不是說去接老朋友!現在都什麼時候了?小垣你也是一聲不吭就突然消失,我還以為你出了什麼事情!」
 
 
  「小金姊……」垣一苦笑道。
 
 
  「我說你們不是去接老朋友?人呢?」小金雙手插胸不耐煩道。
 
 
  飛廉從幾人中走出,「抱歉!在下右征將軍飛廉,請多指教!」
 
 
  「原來是飛廉將軍!快快進來用膳,看你這麼瘦一定受了不少苦吧!你們幾個還不快進來?」小金一邊盛情的招待飛廉,一邊惡狠狠地瞪著其他人道。
 
 
  山洞飯廳中,桌上擺滿了小金所做的豐盛菜餚,饞的幾人口水直流……
 
 
  「為了慶祝飛廉將軍回來!大家今天放開吃吧!酒也無限暢飲!」小金高舉酒杯喊道。
 
 
  「真的嘛!?多久沒有……沒有吃到撐死了……」鼠寶拿著酒杯喜極而泣道。
 
 
  「乾杯!」眾人高舉酒杯喊道。
 
 
  眾人沉浸在歡樂的氛圍中,一旁還有猴子猴孫在旁助興,時而雜耍、奏樂,時而演著小劇場,題目是右征將軍……
 
 
  觥籌交錯間,幾人也喝的微醺,「飛廉……我不是針對你,但當初你為什麼會去幫人族?怎麼想都不對……」吳祁醉醺醺的問道。
 
 
  眾人被突然的問話鎮住,這段曾經的黑歷史也即將掀開帷幕,飛廉挑了挑眉道:「確實呢!?為什麼要幫人族呢?可能我當初被阿七下了迷藥吧!他的那一句話讓我覺得自己應該挺身而出不是嗎?你們也在場吧?」
 
 
  元天大戰陷入白熱化,隨著蒼龍神宗的覆滅,魔族一路高歌猛進,各族頑強的抵抗吊著一口氣喘息著,唯獨妖族憑藉先天地理、種族優勢,始終壓制著魔族,讓其不敢侵犯。
 
 
  妖都帝宮之中,眾數妖將並排於兩側,其中央王位上,妖帝黎居中,飛廉在右、吳祁在左氣派莊嚴。
 
 
  「就憑你一個八品修士,又是宗門覆滅之人,人族派你前來談合作是看不起我們妖族嗎?」妖帝黎一臉不屑看著大廳中間的青箕道。
 
 
  「元天帝派人來過、仁帝派人來過!如今五界已經大亂,人族就快失守了!你以為妖族逃得過嗎?」青箕喝斥道。
 
 
  頓時各個妖將欲拔刀而出,刀劍相向青箕卻面不改色,惡狠狠的看著妖帝。
 
 
  「退下!這小子還有點骨氣,敢在別人的地盤撒氣,我還以為有這種膽量的人只有我們左夷將軍才會有。」妖帝黎揮手示意道。
 
 
  「你說的沒錯!五界大亂,人族失守只是時間的問題,但我們妖族會怕魔族嗎?真的打起來魔族可能還要怕我們!再說了兩族元首我都拒絕了,你來這裡只是浪費時間而已。」妖帝黎回道。
 
 
  「你們妖族就沒一個有腦的嗎?就你這種三流人物也能稱帝?」青箕右手指著腦袋輕蔑道。
 
 
  「放肆!我族帝王豈是你這種人可以貶低!讓我靈熊族長,圖山來會會你!」圖山扛著大槌走到青箕面前喊道。
 
 
  「很好!很好!我還以為你們妖族沒有一個有骨氣的!被我這麼罵還能忍氣吞聲!正好老子我可是憋了一肚子氣沒地方發洩!」青箕作勢活動筋骨,一邊脫下上衣和鞋子道。
 
 
  「圖山!放肆!大殿之上!豈是你想怎樣就怎樣!退下!」飛廉突然喊道。
 
 
  「將軍……這氣你們能忍我可忍不了。」圖山一臉不甘願看著飛廉道。
 
 
  青箕拉著筋談吐自在道:「怎麼了?右征將軍?是怕你的人打不贏我給你們丟臉才制止的嗎?快點吧!把你們妖族最強的人叫出來!我通通給你們擺平了!結束之後就好好幫我們人族!」
 
 
  「呵呵!你就算再怎麼激將我們也沒有用的,趕緊回去吧!據我所知魔族已經將妖族這一線路的兵力調往仁帝都了,你在這邊逞能的時間,魔族搞不好已經踏平人族了……」飛廉含笑勸說著青箕道。
 
 
  「呿!一個個懦夫!不用你們我也可以將魔族擊退,你們就等著魔族回頭找你們麻煩吧!」青箕穿起衣服鞋子不屑道。
 
 
  「青箕道友!如果我是你,我不會管人族!畢竟人族一直以來都不是什麼好東西,貪婪、懶惰、欺騙,一直都是人族的本性,我們妖族沒有理由去幫這種人!你的名聲我也是聽說過的『萬年難得一遇的天才』,別浪費你的天賦。」飛廉神色凝重道。
 
 
  正當青箕準備離開大廳時,「天才?天賦?我才不信這種狗屁東西!我青箕!只相信自己!我只做自己認為重要和對的事情!我才不管人族什麼德性!我只知道我的天命就是保護這些人,就算這些人裡面真的有像你說的那般下流,但只要有一個不是這樣!就值得我去保護,這就是星宿賦予我的使命,也是蒼龍給予我的任務!理由什麼的!等死了再去想吧!」
 
 
 
  回到飯桌上,眾人回憶著當時的經過,「我沒有被他打動,我只是經過不斷的分析,最後得出的結果,人族需要幫助,僅此而已。」飛廉解釋道。
 
 
  「不過事實也證明了你是對的,阿黎當初也是一時衝動才會將你驅逐掛上罪名。」吳祁回道。
 
 
  「都是過去的事情了,看到你們現在好好的就夠了!」飛廉微笑道。
 
 
  「之後呢?將軍之後你都去哪了?為什麼都沒回來。」鯤不解道。
 
 
  「我就跟著阿七他去哪我就去哪,反正也不能回萬妖國了,索性帶著圖山他們一起搬到末寒山上隱居。」飛廉解釋道。
 
 
  「圖山將軍嗎!其他將軍呢?都跟你在一起嗎?」鯤接著問道。
 
 
  「嗯!都跟住在一起呢!」飛廉回道。
 
 
  「飛廉將軍!我有問題!請問你說的末寒山是寒河村那個末寒山嗎?」小金突然問道。
 
 
  「是啊!怎麼了?」飛廉說道。
 
 
  「沒有……只是在想我的夫君不知道,飛廉將軍有沒有聽說過!春白雪!」小金猶豫過後問道。
 
 
  「有啊!村長的徒弟賣肉乾的!怎麼了嗎?」飛廉答道。
 
 
  「沒事……就……」小金猶豫著該不該問。
 
 
  「有什麼好害羞的!?自己相公還問不了嗎?阿廉他是我之前幫黎帝出去找醫生的時候帶回來的,正巧就在你那個什麼寒河村附近的山裡。」吳祁不耐煩道。
 
 
  「喔喔!這我就懂了!他現在過得很好!接下來也要為魔族的事情忙一陣子了!他現在可是修真聯盟的盟主呢!」飛廉微笑道。
 
 
  「真的嗎!那就好……我還怕他意志消沉,像坨爛泥似的……」小金鬆了口氣道。
 
 
  「萍有跟你說什麼嗎?他走的時候似乎是要去報仇一樣。」吳祁說道。
 
 
  「她好像對我有很深的誤解,不過都是小事情,等這邊處理好我再回去好好解釋。」飛廉回道。
 
 
  「不對!不對!萍姐出去的時候可是邊走邊喊,要拿飛廉將軍的首級回來的……」鵬冒著冷汗道。
 
 
  「你這麼一說好像是這樣……還記得那天我跟牛寶正準備去探望萍小姐,突然她就那著劍一步一步帶著殺氣,口中還念念有詞的,我跟牛寶根本不敢攔她……」鼠寶不禁顫抖道。
 
 
  「她不是你未婚妻嗎?你見到她沒有什麼激情的火花,熱情的擁抱嗎?」吳祁一邊挖著耳朵問道。
 
 
  「並沒有……我那個時候在天建閣看到她,我是又驚又喜,可是她看我的眼神就是,去死吧飛廉!去死吧飛廉!死死盯著我,我有點招架不住……」飛廉苦笑道。
 
 
  「算了算了!反正那是你家的事情,先說明天一早我就帶你去妖帝陵墓,阿黎有東西留給你,大家早點休息了!最近會有大事情發生的……」吳祁站起身,伸了伸懶腰道。
 
 
  「老猴子年紀大了,這麼早就睡了?」飛廉笑道。
 
 
  「囉嗦!老子想睡就睡,誰能攔得了我?」吳祁不耐煩道。
 
 
  「廉叔叔那明日,小侄再來與你同行去陵墓告辭了!」垣一恭敬道。
 
 
  「大家都回去吧!明天再續!」飛廉恭送幾人離去,自己便到小金安排的房中休息。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