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Fate/Symphony_第十三話『絕望的安魂曲』<中>

IAMAHERO0107 | 2022-01-20 01:42:33 | 巴幣 2 | 人氣 66



震耳欲聾的兵器交擊聲在山谷內迴盪著。
無數的箭矢在空中交織出漫天的閃光。







被Caster稱為〝五虎將〞的五把魔兵,在魔城浮上之後,變得比之前更加兇暴。

「可以這樣死了又死死了又死死了又死的嗎!?」
銀白的箭雨雖然消滅了數以萬計的殭屍,但在獸面長弓那勢均力敵的箭牆護衛下,卻仍傷不到Caster身後的魔城半分。
就連充分享受了無雙樂趣的Archer也開始浮躁起來。

鏘!!!!!!!
「!!」
順著出現在眼前的十字形光環,Lancer擋開了龍頭長槍的偷襲。
「咳!…芙蕾…雅!?」
「Lancer!小心!」
芙蕾雅站在山巔上,她緊抱著小怜,對著Lancer大聲呼喊。
要在漫山遍野的殭屍中隱藏起來,已經讓受傷的芙蕾雅耗盡精力,但看到Lancer那憤怒的模樣,少女知道自己必須支援Lancer才行。
「Lancer!不要…失去冷靜……咦!?」
一陣暈眩襲上腦門,芙蕾雅跪倒在地。


「唔…呃……,怎麼會…。」
「哼………區區見習術士在我東南風內使用魔術,無疑是自取滅亡。」
「Caster!!你…!」
就在Lancer要衝向Caster之際,突然感受到一股更加強烈的威脅。
「!?」

轟!!!!!!!!!!!!!!!!!!!
爆音呼嘯,Lancer向後一躍,在千鈞一髮之際閃過了這記從側面殺來的斬擊。

一旁的山巔在斬擊的威力下應聲兩斷!引發強烈的山崩,滾滾的土石爆出強烈的地鳴。
放出這道斬擊的,正是與Berserker血戰中的魔兵——名喚〝雲長〞的偃月關刀。
與電光石火的雙槍〝子龍孟起〞相反,
〝雲長翼德〞的每一發攻擊都震動著周圍的大氣。


白帝城下,與惡鬼的妖刀交擊時產生了巨大的火焰漩渦,無情地撕裂著所有在漩渦內的物體。
「▆▇▆▇▇▆▅▇▆▅!!!!!!!」
偃月關刀與金色蛇矛將Berserker壓制在底層,魔焰與魔兵的混沌中,惡鬼正放出陣陣嚎叫。
儘管一次面對三個一騎當千的Servernt,Caster仍然發揮了他強大的制御能力,
將〝戰爭〞導向對自己有利的局面。
一波又一波的殭屍兵在寶具面前有如風吹落葉,
卻還是一股腦兒地發動一次又一次的猛攻。

「寅時三刻…」
Caster一面指揮著眼前的戰局,一面注意著時辰的變化。
「再過半個時辰…汝等都將步向滅亡…」
-----------------------------------------------------------------------------------

拔山倒樹,
碎岩斷河,
巨大的屍魔肆意地凌虐著四周的大地,搜尋著奔竄的〝敵人〞。

Saber雖為英靈,但要消滅如此龐然大物,就一定得有對城塞等級的『寶具』才行,
而這正是黑鎧劍士所沒有的力量。

「該死…。」
強烈的無力感襲上心頭,只能帶著索妮雅逃命的Saber暗自咒罵了一聲。
「Saber…」
「!!」
「那隻怪物身上…有37個魔力特別強的放出點…咳!咳!」
索妮雅氣若遊絲的聲音在Saber耳旁響起,讓他吃了一驚。
「索妮雅!你…」
「不要跟我爭辯…就算耗盡魔力,我仍然是妳的主人…」
索妮雅一句話讓Saber靜了下來。的確,他懷中的少女並不是需要騎士保護的纖弱女性,而是背負著一族悲願的魔術師。
「不要擔心…。」
看出了Saber的不安,索妮雅輕聲說道。
「寶具不是一切…。記得嗎?…我們還打倒過更強的敵人呢…」
「…………!」
過去的記憶湧上心頭。

那如同涅墨亞巨魔獅般撕心裂肺的吼叫。

那如同百頭蛇海德拉般壯如巨木的臂膀。

 
沒錯,
當初與索妮雅一起打倒那個黑色巨人時——
所依靠的絕不是『寶具』。

「抱歉…我失態了。」
察覺了自己的氣弱,Saber輕聲說道。
索妮雅露出了微笑——
「能正視恐懼的…才是真正的勇士,我的騎士…Saber。」

「嘎———!!!!!!!!!!」
突然,巨大屍魔的陰影壟罩了Saber與索妮雅,屍臭滿溢的巨爪向兩人襲來。

ChapterⅣ—Schwertleite!!!
索妮雅手中的魔導書再度放出光芒,下一瞬間——
Saber感覺自己與索妮雅的意識緊緊相連在一起,屍魔身上的魔力放出點清晰地烙印在自己的意識中。
 

「索妮雅!?」
「我沒辦法維持Schwertleite太久!動作快!」

「嘎嘎嘎嘎嘎嘎嘎———!!!!!!!!!!」
隨著淒厲的吼叫,屍魔襲來的右手被開了一個大洞,
Saber抱著索妮雅躍向空中。

屍魔憤怒至極,一旁的血肉馬上將手上的傷口填補了起來,
強悍的再生能力是Caster幫這些弱點安排的最強防禦機制,若沒有將所有的魔力放出點一次消滅的話……
「索妮雅,摒住呼吸!」
少女緊抱著黑鎧劍士,鋒利的劍尖化為黑色的閃光衝向屍魔。
就像之前經歷過的所有戰鬥一樣,
他們不會給敵人任何喘息的機會。
-----------------------------------------------------------------------------------

—寅時三刻.清晨四點三十分—
Caster輕拂著羽扇,凝視著眼前的戰場。
東南之風、
五虎大將、
白帝魔城。
此等〝優勢〞正以驚人的速度消耗著Caster的魔力,
如此的消耗戰是Caster生前絕不可能採取、也無法採取的戰略。

但如今的目的不是消滅敵人,而是讓法陣……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一聲狂笑打破了Caster心中的沈靜。
而發出笑聲的,是在那炎獄底端的惡鬼。
「▆▇▆▇Caster——枉費你準備了這萬千大軍與堅牢城塞——」
說著,Berserker的身上放出了比之前炙烈數十倍的爆炎。

枉費?

Caster心中起了一陣惡寒。
Berserker已經不只一次讓Caster失算了。
為此,這重重的大軍,甚至五虎大將中最具威力的〝雲長翼德〞,無一不是為了壓制這自稱「第六天魔王」的瘋狂惡鬼而準備。
且在洞悉了Berserker的大範圍對軍寶具〝無間叫喚〞後,
更在城塞四周佈下了一重又一重與龍柱同等級的防護…

…結界!?

看著惡鬼露出的奸笑,Caster瞬間憶起了在倫敦的惡夢。
——Berserker的另一個寶具

「豈可讓你如願!!!」
一瞬間,關刀、蛇矛衝入爆炎之中,同時朝Berserker斬下。
「_▅▆▆▇▆▆▄▃▃!!!!!!」
這兩把劈山斷河的魔兵,竟被Berserker的身體硬擋了下來。
「!?」
猛力一甩,兩把兵器震飛而去。
火紅的妖刀直指Caster,放出輕蔑的狂笑。
 

「▅▆▃▃哈哈哈哈哈!!愚蠢之徒,睜大你的狗眼看清楚本王布武天下的第一著棋吧——
▃▄▇▆▇▆ 桶  狹  間 ▅▆▆▇▆▆▆▃
「!!!!!」
-----------------------------------------------------------------------------------

陣陣爆音傳來。
四散的磚瓦被片片捲起,拳與拳的交戰聲響徹了魔城的頂峰。

劉月英與茱荻絲——

鮮紅的眼眸與蒼藍的雙瞳中帶著各自的信念。

一發又一發的殺拳,不斷地朝著敵人轟去。

「喝!」
茱荻絲的天譴光劍一記迴旋讓月英瞬間止住本要擊出的一記裡拳,低身閃過。
〝天譴模式〞
聖堂教會對魔概念武裝神誡之手的最終型態。
在使用者本人唸出特定的咒文後才會發動,而安德列死前對著茱荻思念出的祈禱文——正是天譴模式的啟動咒文。
就像之前輕易將六吉妖屍的手臂斬下一樣,不論是道行多高的不死生物,在接觸到光劍時必被無數的神聖咒文侵蝕撕裂,進而斬斷。

——這也是那妖屍不惜一切要消滅茱荻絲的原因。


「……」
而月英看著那兩柄巨大光劍,似乎在盤算著什麼。
下一瞬間,她的後腳忽地一個踉蹌,整個身子向後倒了下去。

「好機會!」
茱荻絲一個搶攻,正想以光劍一劈而下!
直到她察覺殭屍少女那眼中的細微的兇光……

 
磅鏘!!!!!!!!!!
一記由下而上的快拳將茱荻絲的右手一震而起。
本該整個碎裂的右手臂因為神誡之手的防護結界而平安無事,但神誡之手卻也被震飛出去。

「!!」
「這是巴黎的回禮…」
月英一個躬身,一記朝天腳就著茱荻絲的心窩直蹬而來。
「唔!!!!」
用僅剩的一支神誡之手護住心口的茱荻絲,被整個踢飛了出去,朝著屋頂的邊緣落下。
「…糟糕!」
顧不得滿口的鮮血,茱荻絲一把抓住魔城的邊緣,止住自己的身軀。
「咳!咳!!——!?」

碰!!!!!!!!一記震腳踩在屋頂邊緣,
 

月英瞪視著懸吊在城牆上的茱荻絲,舉起右拳——
「死吧。」
直轟而下。
-----------------------------------------------------------------------------------

「▃▃▄▇▆▇▆▆▇▆▇▇▆▇▅▆▆▇▆▆▆▄▃▃▇▆▇▆▆▇▆▇▆▇▆▆▇▆!!!!!!!!!!」
魔王的行進讓整座山谷如同白晝一般,
直衝天際的熾燄螺旋從山谷的亂石中狂竄而出。
「那什麼鬼啊!?」
「芙蕾雅!快趴下!」
在Archer的驚呼中,Lancer壓低了芙蕾雅的身子,
四散的火星在谷中爆散開來。
巨大的火炷如同彗星一般穿越了少女們所在的戰場,
她們與Berserker在山腳下交戰時也曾見過一樣的景象。

然而,惡鬼的爆炎比起那時更加猛烈數十、甚至數百倍,
就像帶著岩漿的海嘯一般,將谷中污穢的墓土連根拔起,吞噬著周圍數以萬計的殘骨腐肉。

在不死大軍的淒厲哀號中,鬼燄的火炷
—直衝Caster而去。

汝!!!——喝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羽扇一揮,Caster背後的龍爪張了開來。
數百道的防護結界瞬間在白帝城前展開!
 

鏘!鏘!鏘鏘鏘鏘鏘鏘鏘鏘鏘鏘鏘鏘鏘鏘!!!!!
蛇矛與關刀在Berserker的肩上爆出陣陣火花,
兩把魔兵正用全力壓制著惡鬼,

防護結界一道一道被擊碎——惡鬼的烈焰卻絲毫未減。
正如魔王在桶狹間取下那令他威震天下的第一顆首級時一般——

「▃▃▄▇▆▇▆ ▇▅▆▆▇▆▆▆▃!!!!」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轟!!!!!!!!!!!!!!!——

-----------------------------------------------------------------------------------

一陣天搖地動,白帝城劇烈地搖晃了起來。

「!!」
月英的拳偏離了軌道,從茱荻絲身旁擦過。
眼見機不可失,茱荻絲雙腳一蹬,飛身翻越了還未起身的月英。
「!?」
「哈!!!!!!」
光劍在空中畫出如弦月般鋒利的弧線,斬中了月英的右眼。
下一瞬間,鮮血如湧泉般從殭屍少女的傷口中爆噴而出。

 
「呃…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本應沒有痛覺存在的月英,竟放聲慘叫,向前跪倒了下去,在地上痛苦地抽動著。
『就是現在!』
就在茱荻絲操起光劍,要給殭屍少女最後一擊時……

〝休想!〞

「!!」
一旁的城牆爆散開來,一股巨大的力量將茱荻絲擊飛出去。
巨大的身影出現在濃濃的煙霧之中。
「咳!…咳!你是…」
茱荻絲拭去嘴角的鮮血,見過無數死徒的她不禁瞪大了雙眼——
出現在自己眼前的…〝東西〞,莫非是Caster的主人!?

一雙巨大的手輕輕地將重傷的月英安置在一旁,猙獰的雙眼爆出殺意滿盈的兇光。

這是劉月朧第一次出現在其他參戰者眼前。
沒了禁衛部隊的保護,他應該只是個衰老的魔術師,
但他現在的姿態,卻足以讓身為代行者的少女不敢妄動。
——猙獰兇殘的臉孔

——螺旋扭曲的犄角

以巨大的尖牙與壯碩的利爪鎮守著古墓皇陵的遠古異形—— 〝鎮墓獸〞


嘎———嘎嘎嘎嘎嘎嘎!!!!!!!!!!!!!!
劉月朧胸口的異獸放出嚎叫,巨大的利爪在下一瞬間已然狂掃而來!
-----------------------------------------------------------------------------------

Berserker巨大的身軀飛了出去。
本來該將Caster的肉軀轟成灰燼的一擊,將白帝城的半面城郭整個轟穿。

沒有命令,

沒有指揮,

就像自己察覺似地,原本正抵擋Lancer與Archer的三把魔兵一同衝回Caster身邊,殺向那襲來的惡鬼。


斬向惡鬼的雙臂,

刺向惡鬼的咽喉,

好似護衛本陣的虎將,

將這巨大的威脅遠遠帶離〝丞相〞的身旁。

「子龍!?」
「▃▃▄▇!!▆▇▆▆▇▆▇▅▆▆▇▆▆▆▄▃▃!!!!!」
Caster話語未畢,Berserker已然被五虎大將壓回了烈焰的底端——
轟然一聲巨響,魔兵們與惡鬼在地面上撞出了巨大的落坑。
「▆▇▆▆▆!!!!!」
Berserker的鮮血狂噴而出,五虎大將就這麼刺穿了惡鬼的身體,將惡鬼緊緊釘在地上。
 

「▆▇▆▆ ▇▆▅▇ ▆▆▆▄▃▃!!!」
啪鏘!!
妖刀一斬,五把魔兵應聲而斷,碎片與木屑騰空飛散,被周圍的烈焰化為飛灰。

「▅▆▄▃▃!?」
兵器雖斷,意欲起身的Berserker,竟然無法移動身子分毫,
『它們』仍然硬生生插在地面上,任憑惡鬼如何拉扯都不為所動。

鏘!鏘!鏘!鏘!鏘!
隨著惡鬼的掙扎,五把殘兵不斷響著一聲聲的悲鳴。
五虎大將以最後的力量封印住兇惡的Berserker,只願丞相能實現主公生前的悲願。
「……你們…」
眼見此景,一向冷靜的Caster不禁透出哽咽之聲,
但眼前的狀況,卻不允許Caster有任何猶疑。


—寅時.凌晨四點五十分—


「看你還有什麼鬼可以擋住本小姐!!!」
果不其然,沒有了獸面長弓的箭牆護衛,
Archer的箭雨瞬間佈滿了白帝城的上空,如同暴雨般朝著魔城墜下。
「汝休想!!!!」
Caster羽扇一揮,射出數百根白色長羽。
這些長羽在空中膨脹、成型、巨大化,變成一具具的——
 

「稻草人!!??」
Archer揉了揉眼睛,自己的寶具箭雨,竟然被一具具的巨大草人吸收,進而化解而去。
「Archer!」「小槍!?」
Lancer舉起銀槍,將巨大草人轟成碎片,直衝Caster而去。
Archer見狀,馬上明白了Lancer的用意,將手中的十字弓轉換成水晶大刀,隨即起腳追上。


—寅時.凌晨四點五十二分—


「全軍聽令!!全力阻擋敵軍!!!!!」
嘎嘎嘎嘎嘎嘎嘎!!!!!!!!!!!!!!!!!!!
眼見少女們進逼而來,Caster一聲令下,
數以萬計的殭屍兵登上城郭,朝著Archer與Lancer殺去。

「小白臉!你沒戲啦!!這些爛死人怎麼會是本小姐的對手!」
「小心!!」
Lancer回頭銀槍一掃,將一群準備要撲到Archer身上的飛天殭屍擊墜而下。

噗轟!
噗轟!
噗轟轟轟!!!!!!!!!
只見這些殭屍的屍身炸裂,紫黑色的黏液狂噴而出,將所至之處侵蝕出一個個的毒洞——
「我靠!這啥…」
「不要大意!下一波來了!!」
喀鏘!
喀鏘!
喀鏘鏘鏘鏘鏘鏘鏘鏘鏘鏘鏘鏘!
城牆上出現了一座又一座的巨大連弩,無數的火箭朝著兩人襲來。
「這傢伙到底還有多少機關!!!!」
雖然Archer驚嘆連連,卻僅止於驚嘆而已。
一般的魔力箭矢豈會是對手?少女們迴轉兵器,將無數接近的箭弩擊落。
 

「一定要——」
芙蕾雅讓Lancer恢復了冷靜。

以天上的大陣封印住Master的魔術,
以無數的機關消耗Servent的體力,
這一切的機關,完全是為了拖延她們的進擊。

『Caster一定在等待著什麼。』
天時地利均被Caster佔盡,要不是Berserker,
她們甚至無法接近Caster。自己已經無法再擊發寶具,但Caster也無法再度復生。

『這是打倒Caster最後的機會……』
Lancer強壓著心中冉冉而生的不安,暗自說道。


—寅時.凌晨四點五十五分—


「哼!」
就在此時,Caster朝著芙蕾雅跟小怜所在的山巔射出一支白羽——
轟!!!!!!!!!!!!!!
「呀啊啊啊啊啊!」
巨大的爆炸讓山崖坍塌,芙蕾雅跟小怜就這樣墜落了下來。
「芙蕾雅!」
Lancer正準備回身之時,卻被無數的殭屍擋住去路。

這是Caster為少女們留下的最後一著。
只要Master一死,無論多強悍的Servert都必然…
嘎————————!!!!!!!!!
「!!」
震天動地的吼聲響起,Caster回頭一望,
那比山巔還高大的屍魔朝著山谷中央倒了下來。
全身的魔力放出點被一個不剩地消滅了的牠,化為崩碎的屍塊與土石,將其下的殭屍兵全部碾碎掩埋。

滾滾塵土中,一道身影接住了墜落中的少女們。
就在Caster驚訝之餘,那〝身影〞旁殺出了一道黑色閃光。

「哼——!!!!!」「!!」鏘!!!!!!!
閃開了突如其來的一擊,Caster的龍爪被斬飛而去。
 

-----------------------------------------------------------------------------------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