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永恆之花 -7 厄運小隊

紫苑 | 2022-01-19 19:10:21 | 巴幣 12 | 人氣 72


高掛在上空的月亮,不論時間過了多久,連一點都不曾移動,月夜中燈火通明的繁華街道甚至連聖都也無法與之相比,街上除了冒險者之外也有著許多居民,這裡是鄰近聖都的城鎮「月色之丘」。

我看著擠滿街道的人群「聖都之外竟然還有這麼繁榮的城鎮阿。」

「畢竟黑暗精靈的影響力僅次於人類,而他們全體都住在這個自己種族所管理的城鎮上,自然就興建成這樣了。」

「話說,拉爾法,黑暗精靈跟精靈有什麼差別,外觀上的特徵看起來好像沒什麼不同。」

「黑暗精靈原本也是精靈其中一個部族,外觀上基本上是一樣的,但是,黑暗精靈長期居住於危險的黑暗之中,他們的身體產生了變化,不對,變化這個說法有點不太準確......」

拉爾法接著說「應該說是不能適應的族人被環境淘汰了,所以擁有更強的夜視能力和更強的身體素質的族人存活了下來,進而使後代也擁有這種特性,而且因為他們曾經只能苟活於黑暗,所以比起高傲的精靈的相比黑暗精靈更懂得尊重一切事物。」

「高傲?精靈比較高傲嗎?在我之前隊伍裡的精靈隊友的身上感覺不太出來。」

「可能是比較幸運的,遇到的是友善的精靈,不然大多數的精靈族都非常排外,幾乎都不把其他種族的人看在眼裡,尤其是薩米斯部族,自從他們的族長薩米斯當上彼端開拓者後,就開始囂張的不得了,薩米斯也不過是勾到彼端開拓者實力下緣的半調子而已。」

這麼說起來他們兄妹的名字後面都是薩米斯。

「拉爾法也是喔,友善的精靈。」


我突如其來的一句話,讓拉爾法有點不知所措「......嗯,謝謝。」

拉爾法指著公會的方向「前面就是公會了,他們已經在前面了。」

「我知道了。」

「如果有任何進展就直接來花區找我。」

「好,那我過去了。」

「祝你好運。」
說完拉爾法就轉身離開了。

拉爾法事前已經跟我談好了,這件事不要讓非必要人士知道,當然拉爾法也要盡可能避免在公共場合與我們接觸。

這裡的公會跟白霧鎮以酒館為基礎建造而成,門前有一個木製平台可以從一旁的小階梯上去,平台上圍著一圈木欄杆,有的酒客會靠在上面聊天。

公會的前方,平台的欄杆下方站著四個人,看起來像在等著誰,如果拉爾法說的沒錯的話,他們正在等著我。

我走到他們的面前「妳好,初次見面,我的名字是希兒。」

「你來了阿,我是艾拉,暫且是這個隊伍的副隊長。」
艷紅的長髮宛如燃燒的火焰,與冰冷的眼神產生巨大的反差。

「那隊長是?」

她話中不帶絲毫情緒「隊長就是你。」

「這句話是什麼意思?」
我疑惑的看著她。

她用近乎一樣的語氣說「字面上的意思。」

「是誰決定由我當隊長這件事。」

「拉爾法指名要你當隊長,雖然不清楚為什麼,但我想他應該有他的考量吧。」

「......我不是很明白。」

「總之事情就是這樣了。」

「......只能暫且這樣了。」

我已經答應拉爾法了......也只能這樣了,拉爾法肯定有他的考量的。

「那我先自我介紹,我的名字是希兒,我是人類,魔力是瞬間斬擊還有...那個算是飛刀嗎?總之我還能夠使用遠距離攻擊。」

接著我將掛在腰間的漣漪從劍鞘中微微的拔出,露出一小段劍身「武器用的是這一把長劍,這把劍受到衝擊會分裂出水滴,滯留一小段時間會以與碰撞相同的力量收回刀身,形成水刃。」

「這把長劍該不會是古代遺物吧!不會錯的!」

細長的雙耳、白皙的肌膚和一頭暗紫色的長髮,外表看來就是一個女精靈,不過能夠感受到與「高傲」相反的氣息。

沒什麼精神的雙眼突然間,雙眼像是發亮般直勾勾的看著漣漪。

「劍身如同寂靜的水面,受到擾動會產生波瀾的「漣漪」,最後將再次回歸於平靜,我對這把劍有印象,它有在月色之丘的市集公開標價過,我記得是被稱為【水之劍舞】的冒險者用高價標下的。」

無防備的聽到她的名號,讓我的心頭一緊,遲遲接不上話「......對,那就是我的母親。」


「我知道為什麼拉爾法會讓你當隊長了,原來是來頭不小的人物阿。」

「......沒那回事,我也只是個普通人罷了,妳說的那些都只是母親的事而已。」

「不喜歡依靠母親的功名阿,看來你的個性跟我很合得來。」

「我是黑暗精靈,名字是麗莎.拉札斯,討厭無趣的事,目前大約兩百多歲,實際年齡忘記了!超過一百歲就不太會去算那些東西了,因為鎮上太無聊所以想要出去冒險,請多指教啦!希兒!」

「我是艾拉,人類,純魔力戰鬥者,魔力是精準地操縱火焰產生各式各樣功能。」
魔力與那頭紅髮十分相配,但是那雙冰冷的眼讓人不禁覺得,她是否也能夠使出冰凍魔力。

黑髮紅瞳的人類青年瞄了我一眼,便將視線撇到別處,不屑的說「本大爺是雷利諾,用的是短刀,真搞不懂為何不是艾拉當隊長,而是你這傢伙。」

「我是瓦基,看我頭上的大角一看就能知道我是牛人,我的魔力能夠將我產生出的震動的強度增強,我的武器一把是這種中空的小槌子,打擊到東西會產生巨大的聲響,我再將用魔力增強音波的震動,就能造成巨大的傷害。」
他拿起一把小鎚子往手上輕輕敲了兩下,便發出「嗡嗡」的聲響。

他接著取下背在身後與他碩大的體型相配的巨大槌子「另一把是相同構造的武器,只不過尺吋放大了,這是用來大範圍攻擊的。」

我環視著四人「差不多這樣,大家都有了初步的認識了。」

「所以現在......接下來該這麼做呢?」

「切!」雷利諾不悅的嘖嘴。

艾拉提議「我們可以先提升階級,也比較好收集情報。」

「目前似乎也只能先這樣了,我們進去公會吧。」

『討伐任務』討伐過多的月狼群二十匹。
討伐存在風險請注意!

『討伐任務』討伐使月狼群躁動的月狼王一匹。
討伐存在風險請注意!

布告欄上張貼著兩張任務委託書。

我從布告欄上取下委託書「既然你們都是被死駭襲擊還能生還的人,實力應該遠高於五級的水平吧,那我們就直接去討伐月狼王吧。」

雷利諾狂妄的說「沒問題,區區一隻小狼王,我一個人就能收拾了。」

「其他人也都沒有問題嗎?」

瓦基爽朗的大笑「哈哈!沒問題的!那種怪物都挺過了,還需要怕那種小狗嗎?」

艾拉和麗莎看起來似乎也沒有意見。

「那就這樣決定了。」

「很抱歉我不能讓你們接下這個任務。」
櫃台人員將桌上的委託書推回來。

「什麼叫做不能讓我們接取這個任務,上面寫著接取資格是五級【下位】【巡視者】,我們所有人都是通過試煉的冒險者,為什麼不能接取任務?」

「事實上你們的評價被公會降低了,所以像這類有風險的任務是可以不讓你們接取的。」

「呵呵呵,拋下自己隊友的懦夫們,還嚷嚷著要打月狼王,我看你們是要去當牠的食物吧。」
一旁的冒險者冷嘲熱諷。

「你這傢伙,信不信我過去把你的爛嘴封起來。」
暴怒的雷利諾打算衝上去與他爭論。

艾拉輕輕地拉住他的肩膀,他的動作馬上停了下來。

「不要樹立敵人,之後會不好收集情報。」

雷利諾面對艾拉像是變了個人,他對艾拉存在一種敬重的感覺「我知道了艾拉,對不起我那麼衝動。」

我接著問「那我們還能夠接取什麼任務呢?」

「這個任務應該會很適合你們,製作藥水的材料因為不明原因短缺,請到南方的螢光森林,收集螢光球藻和夜光藤各一袋還有三朵沉默香,完成任務後你們的評價就會稍微往上一些。」

「我知道了,我們就接取這個任務。」

「好的稍等一下,我處理一下手續。」

雷利諾焦躁的抱怨「真是令人火大,遇到死駭後存活,不是該提高評價嗎,竟然還被降低了,公會那些人是腦子有問題嗎?」

「確實我也很難理解公會在想什麼......」
我附和著雷利諾。

艾拉用平穩的語調說「我們的目的是收集情報,或許這樣也未必是壞事。」


靠近南方大門的方向,人流逐漸減少,到了大門前的小廣場,只能看見零星的冒險者進出藥水店。

我們出示冒險者牌給大門旁的守衛。

耳邊隱約能聽見守衛之間的閒談「最近去取藥材的人好像都沒有出現,你有看見他們嗎?」

「我也沒有看見,會不會是發生什麼是了?」

「怎麼可能阿?這裡是能發生什麼事?」

「也是。」

茂密的樹葉遮擋住了整片雨林,走如其中像是踏入截然不同的世界,發著光亮的植物長遍布雨林的各處,照亮了雨林的每個角落,外面的黑夜與否在這裡似乎沒有什麼意義。

大大小小的水池遍布在四周,能夠立足的地面,只剩下間隔開水池如蜘蛛網般的狹窄小路,靜謐的水流聲和動物們發出的鳴叫聲,讓雨林瀰漫著幽靜的氛圍。

水池底部的螢光球藻照亮了整個水池,黑暗的物質包覆住球藻,將它拖出水面。

黑色物質跟著球藻一起收回麗莎的手上,她將球藻放入袋子中,晃了晃袋子「我這邊收集好了喔!」

雷利諾用匕首割下長在樹上的夜光藤,然後將其放入袋中「這邊也好了。」

我指著雨林內部「那就剩下沉默香了,需要再往更裡面一點。」

雷利諾直直朝著雨林內部走去「知道了,趕快拔完趕快回去回報。」

穿過了水池地帶,茂盛的花草長到了及腰的高度。

「真的假的啊!要在這些草叢裡面找?前面那段路沒有嗎?」

瓦基回頭打算去前段的雨林「碰!」一聲,瓦基隨即摔倒在了地上「什麼東西啊,怎麼突然冒出來。」

「唉?剛才沒有這道牆對吧?」

「怎麼回事?」

藤蔓組成的一面高牆憑空出現在我們的後方,將我們困住了。

艾拉平淡地說了一句「看來線索自己找上門了。」

我拔出漣漪大喊「全員進入備戰狀態!」

待續...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