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神奇寶貝幻夢之旅 熾焰

衝浪的寶石海星 | 2022-01-19 19:00:02 | 巴幣 48 | 人氣 233


  在希望峰的戰鬥訓練場上,為了測試夥伴們目前的實力,雷卡讓夥伴們進行分組戰鬥。

  蒼藍的對手是熾,雷卡本來是想測試看看熾在面對屬性不利時會如何應對,但是……實際的狀況卻反過來了!被測試的一方似乎變成是蒼藍了!因為熾的實力遠遠超乎雷卡原先的預期!

  戰鬥一開始,熾就搶先使出了「大晴天」,強化火焰的力量,弱化水系的力量,導致蒼藍噴射水柱攻擊時,竟被熾以火焰輕鬆地擋了下來!而在晴天加持下吸收了陽光能量的熾,在瓦解水柱的攻擊後,更使出「日光束」追擊!

  蒼藍本想用「鏡面反射」進行反攻,但雷卡急忙阻止他,並要他改使用「守住」擋下攻擊,因為雷卡「看」到了熾接下來打算使用的招式!熾打算在反擊的能量襲來時,發動「替身」來擋下攻擊,然後再給予因承受「日光束」攻擊、體力所剩無多的蒼藍最後一擊!若是這樣,那蒼藍就輸了!

  蒼藍依言將能量聚集在身前,製作出能量護盾擋下攻擊。

  熾見蒼藍沒如預期地使出「鏡面反射」,「啐!」了一聲,不悅地說:「你那偷窺的能力這時候就顯得很礙事呢!」

  熾嘴上雖這麼說,但這其實就是他期望的結果。他要雷卡阻止蒼藍使用反擊招,因為某些原因,他打算要在力量的正面比拚中勝過蒼藍,所以他不能讓蒼藍那樣結束戰鬥!


第768章 熾焰


  為了不讓雷卡讀出更多想法繼續礙事,熾冷笑道:「這招怎麼樣? 」

  熾使出了「奇異之光」,他尾巴一甩,九團妖豔詭譎的火焰就飛到雷卡面前,並照耀出蠱惑人心的光輝!雷卡見狀,急忙閉上眼睛,以免陷入混亂,並叫道:「也不用這樣吧!這就只是在練習、在測試實力而已呀!」

  聽雷卡這麼說,熾嘴角一勾,露出個得意的壞笑說:「是呀!只是測試!但測試的是你們的能耐!你的眼力雖好使,但也不是萬能的。小烏龜的實力雖有長進,但要和本大狐對抗,還是遠遠不夠的!看招!」

  在封鎖住雷卡的「干擾」後,熾又再次使出「日光束」,而蒼藍因雷卡先前的囑咐,不敢使出「鏡面反射」,也不敢連續使出「守住」,所以他只能嘗試發招抵擋!

  蒼藍使出「水炮」,從背上的兩根噴射管噴發出強勁的水柱,勉強沖散襲來的「日光束」!但被沖散的能量光束化作能量光雨打落在場地上,使受到波及的蒼藍受了一點小傷!

  由於那幾團釋放妖豔光輝的火焰一直懸浮在雷卡身邊,使雷卡不敢張眼視物,只能通過聲音,透過蒼藍的喘息聲、熾的壞笑聲,以及場上的爆炸聲響來判斷戰況。

  「哼哼!小烏龜你別逃呀!這樣就不好玩了!」

  「你這樣子怎麼行呢?蠢雷他現在好歹也是什麼冠軍代理,你這樣的實力會害他被人笑話的!」

  「力量太弱啦!晴天的效果都結束了,你的水柱怎麼連我一發「能量球」都無法抵銷?你這些日子的特訓難不成都是在玩?」

  戰況完全是對熾有利!即使晴天效果結束,蒼藍依舊是被熾壓得死死的!

  面對熾的叫囂挑釁,蒼藍感到既惱怒又無奈!誰說他沒有好好特訓的!他為了能夠更好地掌握反擊流,他這些日子特別鍛鍊了體力!可是熾卻封鎖了他的反擊流,這讓他的特訓成果是無用武之地呀!

  「你下來打呀!別一直飛來竄去的!」蒼藍一面大叫,一面拼命地朝著熾噴射水柱!但接連使用「蓄能焰襲」加速的熾,已將速度提升到蒼藍難以看清的程度,再加上蒼藍的水柱攻擊威力雖強,卻都是直線式攻擊,對於行動敏捷的熾來說,要閃避就和喝水一樣簡單。

  儘管蒼藍已經攻擊到氣喘吁吁,他的攻擊依舊連熾的邊都擦不到!反倒是他自身已經被熾時不時使出的大小攻擊給打得遍體麟傷了!

  聽出戰況對蒼藍不妙的雷卡,一面為接下來的行動做準備,一面試圖拖延時間問道:「你怎麼變得那麼厲害呀?你該不會也偷偷在特訓吧!」

  「那是當然!」熾一臉得意地說:「你以為我在這裡每天就是吃飽睡、睡飽吃嗎?本大狐可是有在努力的!再加上……那女人送的禮物,本大狐現在的實力,大概僅弱於烈火前輩一點點吧!」

  「那女人的禮物?是公主嗎?」雷卡又問道。

  「是呀!那女人雖有很多地方不好,但至少還是守信用的!我、索莉前輩和水蛇勞心耗力幫她從那陣法擷取時間記錄影像,事後她有遵守約定給我們想要的東西。我要的,當然就是能增強實力的大補藥!」

  「大補藥?有這種東西?」

  「反正她說那什麼寶物庫裡有,就是有啦!而實際上這東西的效果也確實不賴!讓我各方面的能力都大幅提升不少!」

  「原來是這樣……咦?不對呀!上次去亞盧米地區時,我沒覺得你的實力有突飛猛進呀!」雷卡憶起上次因誤會而與保育家機構起衝突的狀況,便不解地問。

  「傻雷!越好的補藥,就越要花時間來消化!我也是花了好一段時間,才順利吸收那補藥的效果。好了!你時間也拖夠了吧!就讓我看看你想搞什麼吧!」熾一面說,一面撤銷懸浮在雷卡身邊的火焰,然後又語帶威脅地說:「先提醒你一聲,要是你變不出什麼新奇、有趣的把戲,依舊還只是會同步或窺視的話,那本大狐可就不客氣了喔!」

  熾不希望雷卡繼續用阿尼斯特之力,因為這樣他的內心想法會被看透,讓他覺得不舒服。熾也不希望雷卡用同步之力協助蒼藍,因為這樣雷卡就會和蒼藍一同承受到被攻擊的痛感,這會使熾難以下狠手,所以,他故意出言恫嚇,就是想阻止雷卡繼續使用這兩種能力!

  雷卡倒是沒有想那麼多,他只是覺得確實不能太過依賴同步與讀心能力,也該嘗試一下別的戰鬥方式了!於是他笑道:「放心!這次來個新鮮的!小蒼!擺好穩固身形的姿勢!準備變強吧!」

  雷卡先前就一直嘗試將意念和力量聚集到他手腕上的Z強力手環上!而在可以睜眼視物後,他從腰包中拿出了「水箭龜進化石」和鑰石,並將鑰石嵌在手環的凹槽中。這些東西是他父親-雷克斯去考古時在遺跡裡發現的「伴手禮」之一,而在經過荷蒲鑑定是「乾淨無害」後,雷卡就收下了。但因為後來發生了很多事情,一直沒有機會對蒼藍使用。現在……就是來測試其能耐的最佳時機了!

  「超級進化!」雷卡高舉手臂大喊一聲,手環上的鑰石和他手中的超級進化石便一同朝著蒼蘭射出七彩炫目的能量光輝!

  光輝迅速地壟罩了蒼藍全身,而在光輝之中,蒼藍感覺到一股從未體驗過卻異常熟悉的能量流遍全身!他的身軀覺得很癢很舒暢,在一陣癢爽感中,他的身軀起了大幅度的變化!他的兩隻手臂上都長了一個帶有炮管的小龜殼!而他背後的兩門炮管在能量中融合為一門巨型炮管!他的眼睛變成紅色,下巴變得更為尖細,他的整體造型變化,使他看起來比原先更富有銳利的攻擊性!

  在超級進化的光輝散去後,蒼藍那嶄新的「超級水箭龜」型態呈現於戰場上。熾冷眼審視了一番,不以為然地說:「看起來不就這樣嗎?這會厲害嗎?」

  「試試看不就知道了?」透過柏坦修之力,雷卡立刻就掌握了超級水箭龜的能耐,於是他讓蒼藍先射出一發「水炮」試試!

  蒼藍依言,從背後那門巨型炮管射出水柱!雖然這次射出的水柱依舊被熾輕易地閃躲開,但卻讓熾升起了警惕之心!他估計,超級進化後的小蒼所射出的水柱,射速與威力大概都提升了約1.5倍!這也代表他無法再輕易用火焰或能量球來抵銷水柱!只能避其鋒頭,靠著閃躲先耗光蒼藍體內的攻擊能量,再伺機進行猛攻!

  在熾盤算著後續的行動時,蒼藍則是被自己的新形態給嚇到了!剛才那一發攻擊,他就清楚地感受到自己現在的力量大幅提升了!他背後那門巨型炮管所擁有的射速和威力都不是先前那兩門小炮管所能比擬的!而奇妙的是,他明明就背著這麼大一門炮管,但他卻絲毫不覺得沉重,他活動一下身軀,絲毫不覺得自己的靈敏度有下降!明明就背著那麼大一門炮管,明明雙手也多了龜殼和炮管,但移動速度卻沒有受影響,這真是……太神奇了!

  看著蒼藍為自己的新型態感到又驚又喜,雷卡笑道:「別那麼急著開心!你的能耐……還不僅於此呢!使用『水之波動』,三門炮管同時發招試試!」

  聽到雷卡的指示,熾冷哼道:「讓他使用那種弱招?你在想什麼……」熾的鄙視話語還沒說完,他腦海中就突然浮現一個詞;「超級發射器」,而下一刻,蒼藍就依言從三門炮管發射三道蘊含著流水之力的能量波動!

  蒼藍這次使出的「水之波動」,不僅從三個方向擊向熾,使熾繃緊了神經,好不容易才完美閃避,更因為特性「超級發射器」的效果加成,發揮出不輸給「熱水」和「衝浪」等水系高階招式的威力,使熾在閃躲時是全神貫注、小心翼翼,生怕一個不小心就被打成重傷!

  蒼藍這次的攻擊,使熾見識到蒼藍超級進化後的大幅成長,使他不敢再小覷蒼藍。不過他表面上依舊是裝出老神在在的模樣,嘴硬地說:「是有些長進!但,又怎麼樣?再優秀的攻擊,只要打不中,就一點意義也沒有!」

  「你說的沒錯!那這招呢?『波導彈』!三連發!」

  在雷卡的指示下,蒼藍從三個砲管接連射出了蘊含格鬥系能量的砲彈!而在「超級發射器」的加持下,那些砲彈有著媲美格鬥系強力招式「真氣彈」的威力和射速!而比「真氣彈」更難纏的是,那些砲彈就如導彈般具有索敵追蹤能力!不論熾怎麼閃躲,它們依舊是緊追著熾不放,迫使熾必須使出攻擊將其摧毀!然而,才剛摧毀一波,另一波砲彈又來了!而且威力比剛才更強了!

  原來,是雷卡趁著熾在閃避攻擊時,讓蒼藍趁機使用了兩次「破殼」強化自己!「破殼」招式使蒼藍的雙防下降,但雙攻和速度卻大幅強化!讓蒼藍得以用更快的速度射出更多更強大的砲彈!逼得原本還能保持優雅高姿態的熾也不得不認真起來!

  熾賣力地抵擋朝著他射來的砲彈!一下口吐火焰!一下運用超能力!原本還是攻擊方的他,此時已轉為防守方!原本還居於優勢的他,此時只能狼狽地抵禦攻勢!

  熾心中懊悔不已,早知道剛才就不該留手,不該任由雷卡在那邊拖時間做超級進化的準備,自己實在是因為突然獲得強大力量而鬼迷心竅了!想在雷卡面前露一手,好讓他更加仰賴自己,卻沒想到……自己在力量方面,會淪落至被一隻小烏龜打得無還手之力的地步!可惡!可惡呀!

  由於在力量方面已經拼不過超級進化且能力強化的蒼藍了,熾只能輕嘆一聲,決定放棄這次的力量炫耀計畫,改走回老路……依靠他那詭計多端的頭腦來取勝!雖然這樣就和以前沒什麼區別,就不能展現他於武力上的強大,但總比慘敗要來得好!

  熾一面閃避砲彈,一面悄悄拉近與蒼藍的距離,並藉由減緩閃避速度,裝出力不從心的虛弱模樣。

  看到熾突然示弱的表現,雷卡本打算說些什麼,但熾卻突然瞪了雷卡一眼!熾藉由那一道目光使出「定身法」,使雷卡一時之間說不出警示的話語。

  蒼藍沒能看出熾的用意,以為有機可乘,便將全副心力都放在攻擊上!他像座機關炮塔般,接連不斷地射出砲彈!而為了承受連續射擊的後座力,他調整姿勢,放棄已提升的速度優勢,將重心放在下半身,以穩固下盤。

  這樣的狀況,正是熾所樂見的!他要的,就是蒼藍只顧著攻擊、放棄移動的這個狀態!

  熾在與蒼藍拉近到一定的距離後,他假意體力不支,虛弱地降落到地面,而大量的砲彈於此時緊追上來,正中停下腳步的熾……本來應該是這樣的!蒼藍本來以為會是這樣的!還暗自叫了聲好!卻沒想到……熾在要被砲彈群擊中的前一剎那,使出了「替身」作為祭品,讓替身承受了砲彈群的轟炸,然後他使出「電光一閃」,眨眼間就飛衝到蒼藍的面前!當蒼藍意識到要閃避時,已經來不及了!

  熾的九條尾巴一掃,不僅狠狠地賞了蒼藍一巴掌,更藉由「力量互換」,奪走了蒼藍提升的雙攻力量!使蒼藍頓時覺得體內強大的力量被奪走了!!

  「哇!你做什麼!」蒼藍一面大叫,一面反射性地想射出「波導彈」反擊,但他這時卻驚愕地發現,自己無法發射「波導彈」了!原來,熾剛才藉由掃尾攻擊不僅使出了「力量互換」,還夾帶了「怨恨」招式,一舉將蒼藍體內原本就所剩不多的「波導彈」能量給清空!

  「哼哼!沒了那麻煩的追蹤導彈,我看你還有什麼能耐!」熾冷哼一聲,然後意念一動,迅速地用超能力升空,再次與蒼藍拉開距離!

  蒼藍不解地看了看自己又看了看雷卡,而後者沒有回話,只是睜大著眼看著戰場。

  熾壞笑道:「別指望他了!我已用『石化功』暫時讓他閉嘴了!這樣本大狐才能不受打擾地……好好測試你的實力呀!」

  聽熾這麼說,蒼藍知道求援無效了,於是他決定靠自己了!

  「吃我這招!」蒼藍使出先前使用過的「水之波動」三連發!威力雖經過「超級發射器」的加成,但蘊含流水能量的波動這次卻被熾用一個蘊含「神通力」能量的眼神給彈開了!

  熾之所以能輕而易舉做到這點,是因為他藉由「力量互換」奪取了蒼藍「破殼」兩次後的雙攻強化!所以不僅是「水之波動」,蒼藍後續使出的其他招式,也全都被熾輕而易舉地擊散!

  眼看自己使出的招式全都沒效,蒼藍又累、又驚、又困惑地說:「怎麼會?你怎麼會變得那麼強?你剛才明明……就沒有那麼厲害的呀!」

  熾高仰起頭,語帶不屑地說:「為什麼?還不是多虧了你嗎?不懂?那就好好想想!別老是指望有人給你答案!在戰場上,除了依賴訓練師,更要靠自己!」

  「靠自己?可是,我不知道呀!老兄!我該怎麼做?」蒼藍又望向雷卡求援,但雷卡依舊是一動也不動,只是瞪大著眼直視戰場,這讓蒼藍急得直跺腳!

  蒼藍在跺腳時,突然發現自己的身體異常地輕盈!跺腳的速度也比他想像中的快!這樣的狀況,令他靈光一閃,想明白怎麼回事了!

  為什麼自己的身軀變得那樣輕盈?為什麼自己的力量先強後弱?熾則是先弱後強?為什麼熾寧可犧牲體力做出「替身」,也要賞他一記不痛不癢的掃尾攻擊?為什麼熾在掃尾成功後,不再追擊而是急忙拉開距離?為什麼在那之後,自己的攻擊就不再奏效?原來……是這樣呀!自己強大的能力被熾奪走了一部份!但唯獨速度,是熾沒能奪走的!所以熾只敢遠距離反攻,而不敢近距離進攻,既然這樣……那就再取回失去的力量就行了!

  為了取回能與熾抗衡的力量,蒼藍再次使出了「破殼」!然而,就在他再次蛻去防禦以換取力量的下一刻,他的耳際響起了「愚蠢!」兩字,然後他感覺體內有股強大的草系能量入侵……下一刻,他雙眼一黑,就不醒人事了!


---------------------------------


  「真不知道他的龜腦袋怎麼想的!雙防都已經下降兩回了,竟然還敢再降呀!」

  「他該不會以為還能在速度上勝過我吧!也不算算我用了幾次『蓄能焰襲』?即使他破光了殼,也跟不上我的腳步啦!」

  「我和他拉開距離,不過是不想近距離和他拉拉扯扯的而已!他該不會真以為我怕了他的速度吧!說他愚蠢還真是說對了!」

  在戰鬥結束,雷卡將蒼藍收回球中後,熾對蒼藍在戰局尾聲的行動進行了評判。

  不久前,熾在蒼藍忙著用「破殼」提升能力時,以肉眼難以捕捉的速度飛竄到蒼藍的身後!看穿蒼藍想法的他,罵了聲「愚蠢!」後,就近距離使出一記「能量球」,瞬間撂倒了蒼藍,結束這場戰鬥。而雷卡也在蒼藍倒地後,將蒼藍收回球中休息。

  在罵了幾句後,熾的語氣才緩和些,他又說:「不過……小烏龜的實力確實有進步!那個什麼超級進化也讓他的實力上得了檯面。他也稍微會自主動腦思考了,作為冠軍代理的夥伴……勉強也算及格了吧!」

  雷卡此時雖沒使用阿尼斯特之力,但他卻能感受到熾對夥伴的用心!不論是在戰鬥中的挑釁、封鎖住訓練師的指示,又或是剛才的叫囂,用意都是為了蒼藍好!一想到這裡,雷卡就不自覺地露出個欣慰的笑容。

  看到雷卡在笑,熾擔心自己的想法和用意被看穿,就扯開話題罵道:「傻笑什麼呀!你這個壞傢伙!壞傻雷!」

  「壞?我哪裡壞了?」雷卡不解地問。

  「還裝?我對你施加的『石化功』效果能維持多久我會不清楚嗎?你早在他第二次求援前就恢復行動能力了吧!只要你想,隨時可以給他指示或建議,可是你卻還在那裡裝不能動,讓他乾著急!你就老實說吧!這樣是不是很有趣呀?欺負夥伴、捉弄夥伴,讓他乾著急的感覺很有趣吧!看來你這傻雷終於開竅了!懂得找樂子了呢!」熾壞笑道。

  熾當然知道雷卡的用意和他一樣,是想藉此訓練蒼藍獨立思考的能力,但如果說出來,就會連帶將他的用意也一並說出來,他可不想這樣!他還要維持他的高冷睿智形象呢!

  聽了熾那為了掩飾真意而說出的違心話語,雷卡只是笑了笑,然後說:「追根究柢,還是為了我吧!謝謝!」

  「你……你在說什麼呀!誰為了你?為了你什麼呀!」熾雖一臉嫌棄地說,但他的心臟此時卻跳動的很快!因為雷卡一語中的,道出他的真正想法。這一切,都是為了雷卡,為了減輕雷卡的負擔!

  一開始熾之所以不讓雷卡使用同步和讀心能力,除了他自身的原因外,更是知道那兩種能力對雷卡的負擔很大,所以他不希望雷卡和夥伴們過於依賴那些能力,進而在戰鬥中加大雷卡的負擔。而訓練蒼藍獨立思考也是出於同樣的原因!雷卡要傷腦筋的事情已經夠多了,在戰鬥中可能也不只指揮一隻寶可夢,有時甚至還要注意自己的安危!所以,必須盡早讓夥伴們養成即使沒有雷卡指示也能獨立思考的能力,才能在戰鬥中大幅減輕雷卡的負擔!

  這些想法與用意,熾本沒打算公諸於世,沒想到還是讓雷卡察覺了!他偏過頭,臉部微紅地說:「我是為了不讓其他弱小傢伙扯我的後腿,可不是為了你!你少自作多情喔!」

  「是不是自作多情,讓我來看一下不就知道了?」雷卡作勢要發動阿尼斯特之力,熾急忙用尾巴勒住雷卡脖子,怒道:「你敢!我警告你!不準備再用你的那對眼睛窺視我的想法!否則……」熾伸出另兩條尾巴在雷卡的雙目前晃呀晃的,使雷卡只能苦笑道:「知道了知道了!我不會再看你了!絕對不再看你了!以後我都背對著你,這樣可以吧!」

  「當然不行!我在和你說話,你就得好好看著我!這是基本的禮貌吧!」熾怒道。

  「可是,你剛才說叫我不要看你呀……」雷卡一臉委屈地說。

  「我是說不要用你那對阿尼斯特之眼來窺探我內心的想法!」

  「可是……我就只有這對眼睛呀!你這種說法,好似我還有其他眼睛可以替換似的……」

  「你少給本大狐來這套!信不信我就找兩顆義眼塞到你眼窩裡……」

  「不要呀!饒了我啦!我以後都不再看您……不對!是不用讀心能力看你,這樣可以了吧!」

  「哼!一開始這樣說不就好了?就是欠教訓……」

  當雷卡與熾你一言我一句地打鬧時,斧牙龍躲在不遠處注視著他們。

  剛才蒼藍與熾的戰鬥,斧牙龍全程都觀看著。他看不透熾參與這場戰鬥的真實用意,他只看到原本被壓著打的蒼藍,在雷卡的幫助下瞬間進化變得強大起來,一度將熾逼入絕境!(斧牙龍是這麼認為的)

  因此斧牙龍深信雷卡一定藏有某種能讓寶可夢變強大的秘密能力,就像當初幫助他從弱小的牙牙進化那樣,所以才會有那麼多強大的寶可夢願意追隨他!因為雷卡的能力可以讓他們變得更加強大!

  斧牙龍心想,如果雷卡的能力可以讓五隻……甚至是十隻寶可夢變強,那這樣的能力如果都聚集在一隻寶可夢身上會變得如何呢?那隻寶可夢是否就能獲得所向無敵的超強大能力?

  這樣的想法,加深了斧牙龍想要纏著雷卡身邊的想法,更加深了他想要獨佔雷卡能力的念頭!他所想的一切,都是為了變強!為了不再受人欺凌!為了……向人類復仇!


-----------------------------------------


  到了夜晚,雷卡與荷蒲在床上激戰了一番後,雷卡就累得快虛脫了!

  今天的荷蒲,似乎比平時還要更熱情更來勁!每當雷卡想要休息時,她就會使出手段挑逗、勾引雷卡的慾望,使原本已疲軟的那根寶貝頓時又充血挺立了起來!

  但雷卡的精力終究不是無限的!在來來回回、激戰了那麼多次後,他的那根寶貝也終於支撐不住,垂頭喪氣地服軟了。

  在確定雷卡的慾火已經發洩完,暫時點不燃之後,荷蒲才結束今晚的床上戰爭,同意放雷卡進夢鄉了。不過在那之前……

  在雷卡快睡著時,睡在她身旁的荷蒲忽道:「你會在希望峰待多久?」

  「嗯?如果可以,如果妳不嫌棄我的話,我一直都會是希望峰的人呀!」雷卡睡眼惺忪地說。

  荷蒲知道雷卡沒對上她的頻率,於是她又道:「我的意思是……你在外面的世界還有很多俗事要處理吧!你打算什麼時候出門去解決那些事情?」

  「喔……妳說這個呀!再等個幾天吧!等小初搬來這裡,情況穩定之後……」

  「雷源初的事情,你不用擔心,有我和姊姊師妹看照著呢!」

  「嗯?妳不希望我太慢出去辦事?」

  「有些事情,我希望越早解決越好!而且,我也不想節外生枝!」

  「妳是說雙光的事情?還是師娘的事情?確實,能早點弄清楚是比較好。但節外生枝……又是什麼意思呀?」

  「如果雷源初開口,要你別離開他,或是要你別追查下去,你會怎麼辦?」荷蒲冷冷地問。

  「會這樣嗎?」

  「雷源初或許不會,但雷吉奇卡斯呢?現階段,我們還弄不清祂與這些事情背後的關係,難保祂知道後不會阻止你!」

  「那我不理祂就好啦!」

  「但你不會無視雷源初的話語和請求,尤其是他還為了你犧牲那麼多力量和活動時間拯救姊姊師妹。而現階段,我們也無法分辨哪些話是他的意思?那些話是雷吉奇卡斯的意思?更無法保證,他的言行思考不會受到雷吉奇卡斯的影響!」

  雷卡已經明白荷蒲的意思了,於是他面露苦笑道:「所以,為避免節外生枝,我得要趕在小初可能開口阻止我前,就先離開這裡行動起來,就為了要滿足妳的好奇心和探究心,對吧!」

  荷蒲不直接回應雷卡這個問題,而是說:「印象中,我曾在電視中看過一個橋段,一個女生逼問另一個男生,如果你媽和我同時掉入水裡,你會救誰的問題。你放心,我不怕水,落水也不用你救,更不敢和冬雪阿娘爭,所以你放心,我不會問這個問題。我只會問……如果我和雷源初,一個叫你往東,一個叫你往西,你會聽誰的?」

  原本還非常有睡意的雷卡一聽到這個問題,就睡意全消!他額頭冒出冷汗,結巴地說:「這……這……這個嘛……」


---------------------------------------


  在常青市的某座私人戰鬥場館中,哈特與妮雅絲的戰鬥正進行中。

  當妮雅絲準備派出她的第三棒寶可夢時,載他們過來的司機卻突然闖入並要求比賽暫停,然後他湊到妮雅絲身邊說了些什麼,並在身體的遮擋下交給妮雅絲一顆有著黑白色條紋的精靈球。

  在聽了司機的話之後,妮雅絲神情緊張地東張西望,似乎在尋找什麼人,但觀眾席上此時空無一人。這種無法確認對方想法的狀況,讓妮雅絲臉上的表情更加僵硬。她一臉不安地點了點頭,悄聲地對司機說:「我知道了。請你轉達,我會照做的。」然後就再次走上戰場,派出她的第三棒寶可夢!

  妮雅絲此時派出的,是一隻有著虎面、健壯四肢和尾巴,卻和人一樣用雙足站立的寶可夢。

  那隻寶可夢的四肢有著白紅相間的條紋,他的胸口有著灰色的健壯腹肌,腰間還繫著一條由火焰組成,類似腰帶的東西。

  哈特本以為妮雅絲的第三棒也會是貓,就算不是喵喵,也應該是貓老大或喵頭目之類的寶可夢,他怎麼也想不到,妮雅絲會派出這種不是貓的寶可夢。

  哈特驚愕地看著妮雅絲的寶可夢,他既覺得陌生,又覺得好像有點印象!他好像曾在介紹其他地區寶可夢的節目中,看過類似的寶可夢,但顏色似乎和記憶中的有些不同!

  見哈特一臉迷惑,妮雅絲擺出猶如撲克臉的冷漠表情解釋道:「他是熾焰咆哮虎,嗯……虎也被稱作大貓,也算是貓的一種,就這樣吧!他很強的!你們自求多福吧!」

  妮雅絲派出這隻不是貓的熾焰咆哮虎就已經讓哈特很驚訝了,而妮雅絲的反應,更讓哈特感到不解!哈特心想,這熾焰咆哮虎不就是妳的底牌或壓箱寶嗎?但妳怎麼一點興奮、自豪的模樣都沒有,反而是用一副懶洋洋、事不關己的態度在介紹?

  哈特雖覺得妮雅絲的態度怪怪的,但他也無暇多想,因為熾焰咆哮虎已經開始行動了,而且是在妮雅絲沒給出指令的情況下,擅自開始發動攻擊了!

  熾焰咆哮虎突然衝刺到冷月面前,並將兩手臂成十字高舉於胸前,作勢要使出「十字劈」!

  冷月見狀,便將能量聚集於眼部,並聚精會神地看著即將下落的手刀,打算使用「精神強念」擋下這發攻擊!然而,熾焰咆哮虎的手刀還沒完全落下,他突然就中途變招,他腰部一使勁,身軀一扭,他那粗壯的尾巴就如鞭子般甩向冷月的腳部,利用尾巴使出「下盤踢」!冷月猝不及防,就這麼「下盤踢」被絆倒!

  哈特見狀,猜想熾焰咆哮虎接下來會用手刀繼續追擊,便急喊道:「擋下他的手刀!」

  即使因一時大意被絆倒,但冷月仍心如止水,他集中的精神力也未渙散!所以他在摔倒後,依舊是很準地地對著熾焰咆哮虎的兩隻手臂使出「精神強念」!

  哈特預估冷月的「精神強念」應該可以抵擋住格鬥系的「十字劈」,可以讓熾焰咆哮虎的身軀暫時陷入停頓狀態,他打算抓準這個機會重整態勢!然而,情況卻出乎哈特所預料!

  熾焰咆哮虎的手刀,看似要使出「十字劈」,以常理來說應該也是會使用格鬥系的招式來對付邪惡系的冷月,但熾焰咆哮虎偏偏就不是這麼做!他所使出的招式,不是格鬥系招式,反而是邪惡系的「狂舞揮打」!

  熾焰咆哮虎的兩隻手臂灌注了滿滿的邪惡系能量,所以「精神強念」完全無法起效果!熾焰咆哮虎猶如將他的手臂當作棍子般,狠狠地朝著倒在地面暫時無法起身的冷月狂打!

  身為邪惡系的冷月是有邪惡系抗性的,但熾焰咆哮虎的攻擊打落在他身上,卻超乎他想像的痛!由此可見這隻熾焰咆哮虎的攻擊力是高得嚇人!即使攻擊因屬性的關係的傷害減半,依舊是重創了冷月!

  哈特從冷月流露出來的痛苦神情判斷冷月可能快撐不住了,便打算將冷月收回。但他還沒來得及這麼做,大量的火焰就從熾焰咆哮虎的腰際釋出,在熾焰咆哮虎揮舞手臂擊打的同時燒向冷月!強烈的痛處加上高溫,終於讓冷月支撐不住了!他痛哼一聲,就失去意識了。

  熾焰咆哮虎見冷月已失去戰鬥能力,也就停手並收回火焰,然後伸手對哈特比了個挑釁的手勢,似乎在催促哈特快點派下一隻寶可夢出來。

  哈特將冷月收回球中,然後苦笑問道:「妮雅絲,妳家這隻大貓是……」

  妮雅絲像是早就預料到哈特要問什麼,她直接打斷哈特的話,用著冰冷的口氣解釋道:「這大貓是隨興又好戰,所以我也不想干涉他出招。我再重申一次,他很強!剛才的對他來說大概只是暖身!所以你最好派強一點的寶可夢出來。」

  「這樣喔……」哈特面露困擾的表情,但他心中卻有一股熱血開始燃燒起來!他已經很久沒遇到這樣強的對手了!而且還是不用訓練師下指令就能進行戰鬥的寶可夢!這樣的寶可夢,要不就是和訓練師心意相通,要不就是已經強大到無需場外的訓練師支援!無論是哪種情況,哈特都覺得這隻大貓將會是很好的磨刀石!

  哈特飛快地將戰略在腦海中盤算一遍,然後派出他的第二棒-壺壺!

  哈特的盤算是,先讓壺壺用「岩石封鎖」拖慢熾焰咆哮虎的攻擊步調,並抓準機會一面用「變圓」和「滾動」加強防禦並拖延時間!待熾焰咆哮虎的體力被消耗得差不多,行動變得遲緩時,再使出「力量戲法」一口氣調換壺壺的攻擊力與防禦力,使壺壺化身為高攻擊力的破壞利刃,一口氣結束這場戰鬥!

  然而,哈特的想像是美好的,現實卻是殘酷的!熾焰咆哮虎根本不給哈特與壺壺完成計畫的機會!壺壺才一上場,熾焰咆哮虎就如發瘋般不顧一切地衝了過來!即使壺壺使出「岩石封鎖」,射出了一大堆石塊,也無法阻止熾焰咆哮虎逼近!

  那些射出的石塊,在熾焰咆哮虎孔武有力的雙臂面前,似乎就像豆腐般柔軟!只見他隨手一揮,襲去的石塊就被震碎!

  壺壺的「岩石封鎖」根本無法拖延熾焰咆哮虎的行動!而哈特的計畫,就如推骨牌般,第一枚倒了,後續的就跟著一路倒到底!

  眼看熾焰咆哮虎已經要衝到壺壺面前,哈特急忙要壺壺使出「變圓」和「滾動」,打算一面增強防禦靠「滾動」逃跑!但壺壺才剛將肢體縮入殼中打算「變圓」,他的殼就被熾焰咆哮虎一把抱住,然後,熾焰咆哮虎使出了「過熱!」大量的火焰從他腰際迸發!眨眼間就將他與壺壺給吞沒!而無處可逃的壺壺,他的意識就在高溫與能量的襲擊下中斷了。

  大約一分鐘後,熾焰咆哮虎迸發的火焰才逐漸熄滅。熾焰咆哮虎將已失去意識的壺壺丟到一旁,裁判看了一眼,就宣布壺壺失去戰鬥能力。

  哈特既不甘心又有些興奮地收回壺壺,而妮雅絲則是攤了攤手說:「我早說過了,這大貓很強,還很瘋!你還是派強一點的傢伙出來吧!」

  妮雅絲只是單純覺得壺壺看起來就不是什麼強大的寶可夢,所以才會這樣說。他並不清楚哈特的戰術以及這戰術若成功,壺壺會變得多麼恐怖!而妮雅絲這番話聽在哈特耳中,就變成了叫他別再耍小聰明、搞小動作,派出一些真正強大的寶可夢出場!

  哈特已經很久沒有這樣的感覺了!已經很久沒有遇過像這樣強勁到能夠以粗暴直接的手段破解他戰術的對手了!這讓哈特想起了某隻寶可夢!那隻強大、卻與他的作風格格不入的傢伙!那隻被他視作壓箱寶,不到緊要關頭不想動用的……來自前人的遺產!

  「也許,只有他,才能滿足你了!」為了取得勝利好尋得帝歐,為了滿足雙方那狂暴的戰鬥慾望,哈特擲出了那顆老舊的球,派出了許久未見的那個傢伙!


----------------------------------------------------------------------
附錄:關於新春賀文的下回預告


小初:(東張西望) 嗯……熾好像去休息了。小小雷你老實告訴我,本回到底是熾的回合?還是熾焰咆哮虎的主場呀?

雷卡:這重要嗎?反正「火狐」和「火虎」念起來很像,也只差一個音,所以就沒什麼差啦!

小初:怎麼好像有點道理,卻又覺得有點冷呢!

雷卡:別管那些了!總之,本回已經先炒熱虎年的氣氛了,下回開始將正式進入虎年新春賀文了!
下回的標題是 雷虎的凝視

小初:雷虎?是指雷公嗎?印象中,他好像已經在之前的新春賀文中當過主角了吧!

雷卡:是呀!那已經是12年前的「第144章 雷迎之虎」了!時間過得真快,一晃眼又來到了虎年呢!

小初:所以這次的故事是12年前那一篇的後續嗎?這後續也拖得有夠長的!

雷卡:算是吧!畢竟,這次的故事和12年前那一篇有關係,聽說還會和好多年前的馬年賀文「第354章 雷霆之馬」扯上關係喔!

小初:哇!看來是骨灰級的劇情線要交錯了呢!那我們呢?我們能參一腳嗎?

雷卡:我大概是過完年後才會出場,至於你……

小初:嗯!嗯!我什麼時候會復出呢?(一臉期待)

雷卡:應該也是過完年後……

小初:真的嗎?太好了!我還以為又要坐很久的冷板凳呢!

雷卡:……到今年底之前,就會復出了吧!(苦笑)

小初:這範圍也太廣了吧!再說清楚點啦!我到底什麼時候才能復出呀!

雷卡:你就別多想,該出場的時候你自然就會知道啦!那麼,我們準備放假去吧!也請各位不要錯過接下來的虎年新春賀文喔!我們年後見!

-------------------------------------------------------------------------------------
過去的章節及討論串【小說】神奇寶貝幻夢之旅

創作回應

E=mc^2
「必須盡早讓夥伴們養成即使沒有雷卡指示也能獨立思考的能力」...要是別的故事也有這種東西就好了(我自己總是想,為什麼神奇寶貝都需要人類指令才會發招,這很不合理啊,不過我自己不會寫故事,寫不出來這樣的內容,這樣的想法...)
2022-01-19 19:42:52
衝浪的寶石海星
在本作品的設定中,很多寶可夢在被人類馴服後,逐漸就會習慣(或是被要求)把要出什麼招式、用什麼戰術的思考工作交給人類,養成只要輕鬆地聽從命令的習慣。

這樣的習慣,對人類和寶可夢雙方來說,有好處也有壞處。
而熾是因為想減輕雷卡的負擔,所以才希望夥伴們能戒掉這樣的習慣。

人類與寶可夢之間的相處方式議題,預計將在未來的赫路(N)篇會有更深入的探討。
敬請期待...
不過距離寫到那裡,應該還有一段時間...[e21]
2022-01-19 22:53:51
E=mc^2
這隻火貓怎麼走雙刀啊...我記得我看過的火貓不是物攻就是坦(?
2022-01-19 19:50:25
衝浪的寶石海星
因為他是暴力火虎呀!所以物攻特攻全都一把抓!(笑)
2022-01-19 22:55:45
千鳥比卡超
熾好像吹太大,僅弱於烈火一點?(起碼弱三倍)
2022-01-19 22:35:52
衝浪的寶石海星
雷卡:(悄聲)我也覺得熾自稱的實力有點灌水的成分......[e20]
2022-01-19 22:57:54
哈雷
小小雷這下頭痛了...公主(愛情)和小初(基情)的選擇...,另一方面哈特內心其實是抖M嗎!?(面對暴力色違火貓的攻勢)
2022-01-20 07:11:03
衝浪的寶石海星
這時候就要唱 「一邊是友情 一邊是愛情~~~」
2022-01-20 23:21:01
杜洛斯
雷公:那我先走了,比雕你就繼續慢慢等吧! 比雕:我他媽還要等多久啦!
2022-01-20 18:48:26
衝浪的寶石海星
大比鳥在等誰呀?本作品中有誰放大比鳥鴿子嗎?
2022-01-20 23:22:38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