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慾望之城-1》

西河 | 2022-01-19 17:46:21 | 巴幣 112 | 人氣 78

  某天早上,店關的,老闆跑去外頭買了早餐,便回來我們兩個一塊吃。
 
  「說真的,你為什麼寫作?」老闆問我。
 
  「這個嘛……該從哪裡開始說呢?我認為人多少對這個社會是有責任的……」
 
  「停。我是說,真的的那個,你到底為何寫作?」
 
  我從他眼睛瞧,認為他已經想好了我的答案。於是我這麼說。「或許是因為怕死,我怕我死後沒人記得我,所以我想出名,想讓別人記得。因此我開始寫這些東西。」
  「結果沒想到轉著轉著就來到這裡了。這件事已經完全超出我的預期。」
 
  「說得好。」老闆回答。翻著手邊的書。我知道這本書,因為它就放在店裡的書架上,《當代英雄》(真的有這本書,並非作者杜撰!),一個俄國人寫的。
  「我曾經聽過在聖城;這裡,見過一個和尚、或者瑜珈士,他是這麼跟我說的吧?他說、當時他經過聖城,正巧進來要杯水,然後我就給他了。他說:『我從很久以前就沒再走了,這雙腳很久以前就停止了,我已經到了。你才是那個還在試圖去往某個地方的人。』」
 
  「這是多麼荒謬的話呢?因為在旅行的人是他而不是我。但不知為何我卻記下了。直到今天,我仍認為這句話很有道理。因為,看看我現在過的生活就知道,我確實是想要到達什麼地方,但我不知道怎麼去。或許我根本不知道那個地方在哪?」
 
  「我大概懂你的意思?我們活著,卻有一種感覺,好想還沒出發一樣。但又不知道該怎麼活。我們好像做了很多事情,但這些事情客觀上不過是先前事情的不斷延續。直到我們大叫,該如何過活。」
 
  「但你懂我的意思卻沒有用,因為我不懂這個和尚的意思。」老闆沉思著。「所有的慾望,都是對【我】的慾望。」他翻到《當代英雄》的後面幾頁。唸道。
  「回顧種種,我不由得捫心自問:我為何而活?我出生於世的目的何在?……啊,想必,這目的曾經是有過的,而且,想必,我曾經有崇高的使命,因為我感覺到我心靈充滿無窮盡的力量……可是我猜不透這使命,反倒被空虛無益的男歡女愛吸引,沉溺其中;我從慾海滔滔的洪爐中走了出來,變得又冷又冰,就像鐵一樣,可是我卻永遠喪失了人生最美麗的花朵……從今而後,還值得如此大費周章地活下去嗎?畢竟,還是要活下去…只是出於好奇心吧,總是盼著人生還會有什麼新鮮事……既可笑又可惱!
 
  「這讓我想起了契科夫的一個短篇《燈火》:別人根本看不懂他要表達的東西,後來他竟然改了個面目全非。『在你們這個年紀,有這樣的想法只會造成災難和荒謬,如果你理性自主的一步步踏實過生活,你就可能了解的……沙士比亞和達爾文也早死了,他們的思想並沒有拯救他們自己,也沒有拯救他們的世界,更不用說來拯救你了……你得同意,在這種負面思考方式下,不會有科學、藝術上的進步可言,連思想本身也不會有絲毫進展……我以前被這樣的想法壓抑了六年……我們荼毒自己也就罷了,可是我們還把毒藥帶給周圍的人。我們要是能夠帶著自己的悲觀主義脫離現實生活就好了,搬到洞穴裡去隱居或者趕快死掉也就算了,不然的話我們還是得循著普世規則生活,去談戀愛、愛女人、生孩子、修鐵路。』」
 
  老闆釋然的拍著《當代英雄》。「雖然以哲學的角度拙劣了些,但回答得好啊!這是無疑的。嗯……如今,我們也走到今天了,也輪到我們了,好在那不是新的問題,已經有人幫我們試錯。你說。當代英雄的作者到底給我們什麼樣的啟示?」
 
  「如果我們照著他的生活方式過活,那麼只能祝福自己能活過27歲。」
 
  「哈哈,這話說的夠狠。我們的命可沒那麼硬啊!」
 
 
 
  吃完早餐後,我在回去我工作的地方接到老闆冗長的訊息,跟我討論起了玄學方面的事。(正如他說:他一打開這類問題的話匣子,他腦袋就會自動地去尋找、拼湊這些訊息,如同玩遊戲一樣)
 
  我想到了寫的關於【慾望】的報告,便也進來和他討論。他認為當時和尚的意思(註:這裡應該是說我們的討論後的意思),
 
  身體和精神想要的東西是兩種截然不同的。(這裡我們選擇精神和身體是分開的假設)
  身體要求是,如果它有自己的意識的話,那麼它就會想要保持在最佳的狀態,一個平衡的狀態,不是吃多、也不是餓著。它該是傾向於一種平衡、圓滿、更是靜止的。是實際的且客觀的,這當我們在生病的時候就能感受到這一點,一種非常強烈的求生本能。
 
  但精神不一樣,它要求的是一個慾望,而這個慾望,如果用觀察的方式的話,人類最常做的行為是什麼?娛樂。所以我們假設它追求的是快樂。
  快樂、刺激、享樂、服從於慾望之下。但通常這麼做,對身體會產生破壞。
  我們通常是進入這樣的循環中,當我們求生的時候,努力,當我們擺脫這個的時候,我們就追求這種刺激,然後,蹦!身體就遭到了損傷。
  可以舉的例子太多,只要拿吃作例子就行了,多少人因為吃毀壞了身體?僅僅是因為要吃好吃的。
  但好吃不在身體的慾望範圍。(我們認為身體是沒有我們世俗上的那種欲望的。)
 
  因此,我們認為,精神要求的看似是一種慾望,其實是要求一種極樂的狀態。
 
  精神陷入瘋癲的狀態下的原因是:它認同自己是那一具身體。所以它不斷在補充極樂,但不可能成功,因為身體是一個不斷消耗的、正在死亡的器官。
  精神正一次體驗到兩種感受。一個是它自己,一個是來自精神。
  這就造成了混亂!(我們會認為,我們的慾望是身體的慾望。)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