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等待,驕陽-40

森璟 | 2022-01-19 15:00:02 | 巴幣 14 | 人氣 62


「還好吧?剛才好像聽見妳吼了很大一聲。」在郁凡離開之後季穎抱著我的腰問。

「沒什麼,妳聽錯了。」我笑著摸摸她的頭,真是沒想到季穎會突然出現在餐廳呢.....如果再早個兩分鐘過來,可能我和郁凡以前是情人的事情也會跟著曝光吧?「話說妳怎麼突然來了呢?」

「因為之後工作比較輕鬆了嘛,想問問妳能不能排出兩天的假日,我們一起出去玩。」

「哦。」我點點頭,排假什麼的當然是可以了,不過她怎麼會突然想出去玩呢?「妳想去哪裡?」

「我們一起去動物園吧!」季穎很興奮的跳著,她最喜歡的動物就是企鵝了。「能不能找上其他朋友?這樣也比較熱鬧呀!」

「嗯,好啊。」

後來季穎約了她在公司的同事們,也包括了郁凡。

聽說郁凡本來是想拒絕的,但是另外兩個叫花花和小莉的女生不斷盧著她,就只好答應了這場旅遊,當然.....也會帶上她的男朋友。

在確定好人數以後季穎開始安排整個旅程的細節,包括飯店、餐廳和動物園的門票,是個兩天一夜的行程,六人一起。

在我忙著餐廳的工作時她就待在我的辦公室裡弄著這些細碎的事情。

大概是因為情人節的關係,這天餐廳的生意特別忙碌,一直忙到晚上九點才稍稍的能夠喘口氣,情人節啊......我倒是完全忘了這件事了呢,而且還是小琴跟其他員工提起我才知道今天是情人節。

作為一個戀人,我還真是失格啊.....

也許季穎突然想出遊的原因就是想慶祝情人節吧?

等我收拾完餐聽也已經是晚上十一點了,店裡就只剩下我和季穎兩個人,我擦了擦濕答答的手,把冷凍庫鎖上以後回到辦公室,第一眼看到的是趴在桌上陷入熟睡的人兒。

她可愛的睡顏讓我伸出手戳了戳她的臉頰,換來的只有她的一聲悶哼和扭動。

「宇辰.....」

「嗯?」我挑眉,難道是夢話?「我在。」

「妳穿西裝的樣子.....好帥氣....」她低喃,雙眼還是緊閉著,看來是真的在說夢話了。

「是嗎?」我輕笑著回。

「終於可以嫁給妳了呢.....」她嘴角上揚,語氣裡充滿了甜蜜。

「....」然而她的話卻讓我說不出話來,複雜的情緒漾滿心頭。

我替她將髮絲勾到耳後,指背輕柔撫過她臉龐。

原來季穎是這麼想嫁給我的.....

「唔....」睫毛顫動幾下,在一聲低吟後季穎也醒了過來。「宇辰,營業時間結束了嗎?」她揉揉眼睛。

「嗯,看妳睡得這麼熟就不忍心吵醒妳。」

「我剛才....」她直起身子,伸了個懶腰。「做了一個好夢!」

「看得出來,瞧妳開心的。」

「嘿嘿。」她調皮的吐舌。

我幫她收拾了桌上和旅遊有關的資料,她也起身拿好包包和外套,準備和我一起關店回家。

鎖好玻璃門,放下鐵門後季穎主動勾上我的手,我們一起散步走到我停車的地方。

「穎,抱歉吶,我忘了今天是情人節。」走在綠園道上,我愧疚的搔了搔頭。

「沒關係,過這麼多情人節也是會累的,不是嗎?」季穎淡然一笑,挽著我的手更用力了些。「等比情人節更重要的日子到來後再來慶祝吧!」

「穎。」我出聲喚她。

「嗯?」

在她抬頭時我把她抱了起來轉了兩圈,立刻逗得她笑出聲來。

是個很美麗的笑容,這一瞬間,我也沉醉在她的笑顏裡。「雖然我也認同妳說的,不過我還是要跟妳說聲情人節快樂。」

「嗯!情人節快樂。」季穎在我臉上偷香了一個,在一陣濃情密意後我們才繼續邁開腳步,一起走向路的另一頭。










「哇~好棒啊!」泡進熱呼呼的水後季穎抬頭嘆息一聲,滿足全寫在臉上。

我從後環著她的身子,和她一起泡在浴缸裡。

「宇辰,妳看起來好緊繃啊。」她戳了戳我曲起的右腿,唉!有什麼辦法呢,浴缸的尺寸根本沒辦法讓我們兩人都伸直雙腿,而手長腳長的我在浴缸裡更顯得卡手卡腳的。

「妳不是最喜歡這樣了嗎?」手肘抵在浴缸邊緣,我撐著自己的頭揚起嘴角說。

季穎一直都很喜歡兩個人一起泡澡,我們剛開始在一起的時候季穎總喜歡拉著我的手要我緊緊抱著她,玩性一起就故意潑水在我臉上,還會拿水槍出來互射對方,好幾次都玩到水變冷了我們才甘願的從浴缸裡出來。

「是呀!」她笑著回,「好久沒有一起泡澡了。」

「總覺得我們兩人相處的時間越來越少了。」我低頭,下巴靠在她肩上。

她覆上我環在她腰上的手,緊緊的抓握著。「嗯....」

「怎麼了?」

她搖搖頭,越想越覺得不對的我把她的臉輕扳過來,見到的卻是她紅了的眼眶。

「怎麼突然....」最害怕女人眼淚的我一時慌了手腳,只能不斷的出聲安撫她。「別哭了,有什麼事就告訴我,嗯?」

「宇辰....」她往後躺進我懷裡,「以後會越來越忙的吧?」

「嗯。」這我承認,再不久我就要接下咖啡聽的工作了,而且咖啡聽的各區管理人都很支持分店往日本開設的決定,基本上.....我很快的就得和季穎分開一段時間了。

我把這件事情告訴季穎,她聽了以後又是一陣沉默。

「去日本前我會多陪陪妳的,好嗎?」

「宇辰,其實我.....」她欲言又止。

「嗯?」我怕她又把想說的話悶在心裡,於是便告訴她:「說出來沒關係。」

「其實我害怕的從來就不是妳要去日本的這件事情。」她頓了一下,然後又露出無奈的笑容說:「最近開始.....一直有種好像正在失去妳的感覺。」

她語氣裡的無力讓我胸口緊縮,這是我第一次感受到她這麼強烈的不安全感。

「為什麼這麼想?」

「不知道呢,明明每天都會擁抱、親吻,夜晚也有妳抱著,可是....還是有種少了什麼的感覺。」

我沒有再開口,一直沉默到水冷了,我們梳洗好了,關燈上床了.....我都沒有再說過一句話。

是被猜透的心虛嗎?還是別的情緒使我不想開口?

連我自己都不知道。

從後環著她側睡的身體,雖然她胸口均勻的起伏,但我知道她還沒睡,也許跟我一樣....心情雜亂著。

「妳覺得我是愛妳的嗎?」我問。

「嗯。」幾秒鐘的時間過去我才聽見她小小聲的回應。

「我也不知道我是怎麼了,但是....」我抿了抿唇,把臉深埋進她髮間。「穎,我說我愛妳的時候,從來都不覺得矛盾或是心虛。」

「我知道。」她撫過我的手,從手肘一直到指間,最後和我交握。

我將她的身子翻了過來,翻身將她困在身下吻上她,而她也將雙手環上我的脖子回應我。

像是怎麼吻都覺得不夠似的,我一次又一次含吻上她的唇,直到她喘不過氣,用手推著我的胸膛後我才停下。

我轉而把手伸進她睡衣裡,撫摸她未著胸罩的柔軟,指尖挑弄峰上的紅櫻,聽著她細軟的呻吟,我的心情也激動起來。

我退去她身上所有的衣物,雪白的嬌軀出現在我眼前時我再也無法抑制的深吻上她,雙手恣意揉捏她胸前的白兔,她難耐的發出悶哼,我將她雙腿分開露出其中的粉嫩,指尖侵入她最私密的地方,壞心的撫弄。

「唔....宇辰....」

「抱緊我。」我低聲說,她聽話的將手攀上我的背,而我將她抱起跨坐在我身上,感覺到她的濕潤以後就深入了她的身體裡,用點力的抽插著。

「啊....哼啊....」被情慾侵襲的她跟著上下擺動起臀部,而我闔上雙眼,感受她每一個落在我臉上的吻、她體內的緊縮,以及從她口中流露出的愛意。

是啊,我們明明是相愛的....

可是為什麼?總是有股不確定感圍繞在我身邊呢?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