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可能引起世界黃昏的少年 3 何謂榮耀(四)

星鴞 | 2022-01-19 01:12:55 | 巴幣 6 | 人氣 64



  冷靜下來,放開菲琳,認真看著她,換作是自己,一定也會有情緒,畢竟看到斯卡蒂的瞬間情緒也失控了。

  「真的不在乎我的過去?」

  「不是說不在乎,只是說理解身不由己,我也是軍人出生,但心裡會有點芥蒂,才會被其他情緒放大……」

  意識到甚麼,忍著笑意,看著眼前可愛的女孩。

  「吃醋?」

  「對啦!不用重複好嘛!」

  微笑看著眼前的女孩,再次拉入懷裡,雖然沒有很強烈的感覺,但從第一眼看到她開始,或許魂就被勾走了說不定。

  「不要一直盯著我啦。」

  「雙人戰,我會幫妳完成妳的願望。」

  「甚麼意思?」

  「除了單人戰以外,我都會全力幫妳,甚至……入贅之類的也會考慮。」

  說不上贖罪,但克里斯多福的影響力或許真的可以改變這個世界,即使沒有了實權,在話語權上依舊擁有不小的影響力,而鴞相信,菲琳可以做到自己期待的樣子。

  「你是笨蛋嘛!我們才剛開始而已,剛開始喔!」

  「軍人的思考?而且我也很害羞好嘛!」

  「不要把我也拖進去好嘛!我也!很害羞啊……」

  兩個笨蛋情侶,斯卡蒂在窗外看著,本來是想要找鴞的,結果看到這個畫面,看來已經不用管他了。

  --只是,有點寂寞呢。

  一直認為近在咫尺,所以選擇等待,選擇去無視衝動,沒想到,是這樣的結果,跳下樓剛好在曉的面前。

  「妳有算到這一步嗎?」

  「甚麼意思?斯卡蒂學姊?」

  「沒事。」

  回頭看了一眼窗戶,離開宿舍,因為太過了解,才沒有開口的自信嗎?因為太過了解……才沒有勇氣開口。

  斯卡蒂很慶幸鴞沒甚麼變化,以前曾經有段時間委任為督軍去看他,依舊對人很溫柔。

  --說起來,還說過他會把女人寵成廢物。

  溫和,總是喜歡幫助人,弱小給予保護,給予強大的惡徒痛擊,原因只是因為。

  「總有人需要結束痛苦。」笑著重複鴞說過的話。


  菲琳不捨放開鴞,眼前的男人只是微笑看著自己。

  「幹嘛一直笑啦?」

  「我沒有交過女友,這種感覺很新鮮。」

  「我也……沒有啊!」

  她看向一旁的鏡子,臉紅宛如蘋果,鴞也沒有好到哪裏去,雖然表情依舊冷靜,但臉上已經泛著紅潤。

  「我可以跟叔叔回報嗎?畢竟他是我唯一的親人。」

  「喔、好!我去準備午餐,你早餐有吃嗎?」

  「都還沒。」

  「嗯!」

  菲琳離開房間,鴞拿出手機,撥通電話。

  「這就是有孩子的感覺嗎?感覺真好。」

  「叔叔,有必要這麼感動嗎?」
 
  「不開玩笑,說吧,有甚麼事?」

  「我交女友了。」
  
  「就這樣?」

  「因為你先前的態度,所以判斷需要跟你說一下。」

  「喔,那三個人之一是嗎?」

  「是,是菲琳娜.克里斯多福。」

  電話那頭沉默了一段時間,鴞等待著回答,雖然清楚叔叔不會反對,但還是擔心會說甚麼負面的話。

  「選她嗎?還以為你會選霞,她可是很喜歡你的。」

  「畢竟離童年很遠了,那種依賴淡了很多。」

  「是嗎?雖然作為長輩,還是希望看到霞,但結果是這樣的話,你要注意好,畢竟她一直不是我們這邊的人。」

  「甚麼意思?」

  「柯爾特早已在神異的研究中走火入魔,只希望不會發生甚麼事才好。」

  「我會注意的。」

  「對了,先不要掛,你最近有空嗎?這是作為對自由人的委託。」

  「內容……唉,要接受才能知道內容對吧?」

  「中東的戰場,油田枯竭。」

  這時候的世界,已經沒有充沛的油井,所以那些曾經的石油貴族被迫接受這個現實,財富不斷減少的情況下,選擇獲取戰爭財,但如今戰爭結束,於是開始煽動以宗教為目的的戰爭。

  「我知道了,甚麼時候來接我?」

  「這幾天會決定,簡報會在飛機上交付。」

  「好的。」

  掛上電話,菲琳還沒回來,中東戰場一直無法平息,顧傭兵只要有錢就能行動,而民兵為了家園只能拿起武器,所以,這種戰爭是不會結束的。

  走到隔壁,敲了下門沒有反應,直接打開聽到浴室有聲音,看了一下廚房……一片亂,召喚骷髏開始整理,同時在早餐店招喚骷髏買早餐,估計沒有早餐可以吃,最後坐在椅子上拿出筆記本

  先前跟哈羅德的對戰學到很多東西,從下手輕重的部分有了想法,沒去學生會也是認為這件事的優先性比較高。

  聽到浴室開門的聲音,抬起頭,菲琳只有脖子掛著一條毛巾,整個身體映入眼簾,很美,但背上卻有扭曲在一起的線條,這是燒傷。

  「菲琳。」

  「鴞?鴞!你你你……你怎麼會在這!」

  「敲門沒反應,聽到你在洗澡就等妳。」

  菲琳沒有立刻遮住身體,反而是轉身讓人看不到背,結果就是胸部在眼前晃,只能撇過頭,讓骷髏拿著床上的衣服交給她,看來不想讓人知道背上的傷。

  鴞想到另一個部分,作為冰系神異出名的家族,卻出現一個能控制冰火的神異使用者,其成長過程中絕對不是順利,一瞬間,心中萌生殺了所有人的想法。

  「鴞?」穿好衣服後,看著撇過頭的鴞,覺得有點可愛。

  「我的叔叔有任務委託我,過幾天可能要離開。」

  「離開?上戰場嗎?」

  「估計是,中東那邊的問題。」

  「中東嗎?說起來,我的兄長好像在那邊駐軍的樣子。」

  「克里斯多福真的很缺錢嗎?」

  「比起缺錢……更多的是無法放棄的浪費吧,貴族的執著與生活之類,所以年輕一輩的人只能選擇離開宅邸生活。」

  「人才無處發光嗎?真可悲。」

  「別這麼說啊,畢竟是我的家。」

  鴞趴在桌上,體力已經消耗得差不多。

  「那麼,早餐呢?」

  「啊!我,搞砸了。」

  「我死了,別叫醒我。」

  「等等啦!我去買就是了!」

  「等等骷髏就會拿回來了,讓我休息一下吧。」

  菲琳坐到身邊,靠著他的肩膀,獨身一人,面對家族的時候只會被叮嚀是族長;面對軍隊的時候只會被說是富家子弟;面對同齡人卻被當作當作怪物。

  這種生長過程下,無法好好學習與人交流的方式,自然也很難融入群體,所以很徬徨、無助,一同長大的曉環境完全不一樣,加上曾經發生過的事,熟悉,但不會主動聯絡對方,安娜更不用說了。

  其實,如果鴞沒出現,估計那種壓力對她來說已經到了極限,隨時都會爆炸,所以才會在研究所破壞機器人發洩,然後又看見了燒傷卻甚麼都不過問。

  「謝謝你。」

  
  安娜想要找鴞玩,到了他的房間敲門卻沒有反應,看到一具骷髏從旁邊經過,手上拿著早餐進入了菲琳的房間。

  她立刻跟上去,打開門。
  
  「鴞!」

  一進去,看到鴞趴在桌上,菲琳則是靠在他肩膀上……鴞被下藥了?立刻關上門。

  再次打開,看到菲琳比著安靜的手勢。

  「鴞被下藥了!」

  「沒有!他累了而已!」
  
  「明明就是妳饞他身子!」

  「沒……」正想否認,想像了一下鴞的身體,寬厚的肩膀,結實的肌肉「沒有。」

  「唉,吵死了。」半睡半醒之際,手一揮,白骨立刻控制住安娜,隨後繼續趴著睡覺。

  安娜的四肢被白骨固定,嘴巴則是被像口罩一樣包覆,不能說話,用眼神像菲琳求救。

  後者搖頭,直接用火燒的化可能會傷到皮膚,上前敲了幾下,這骨頭濕度很低,沒辦法用冰直接脹裂。

  「鴞?」

  「早餐到了嗎?」

  「對,不過在此之前,麻煩你先把她鬆綁。」

  「鬆綁?」順著視線看過去「安娜怎麼被綁起來了?」

  「你嫌她吵,直接控制住了。」

  解開控制,安娜立刻大喊「她下藥啊!」隨後再次被白骨控制。

  「菲琳,妳怎麼看?」

  「吃飽前繼續控制吧,她不聽我說話啊!」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