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微醺藏紅(新)}第三十四章 自願討打(四)

坐著 | 2022-01-19 00:00:11 | 巴幣 8 | 人氣 63

連載中微醺藏紅
資料夾簡介
一間酒吧,兩個人,三杯調酒,四個身分,數個故事交織延伸……

  我和霍子煜之間再是沒忌沒諱,終歸還是有條底線在的,我們同床共枕是有,但上床還真的沒有,我們可是連唇都沒碰過更遑論上床了?
  「沒有。」既然她都提了,我也沒什麼好忌諱的笑著補充道 :「想跟他睡的人太多,輪不到我。」
  「喔!鬼玫這算是爆料嗎?」
  我無所謂的聳聳肩,「說爆料就太嚴重了吧,這不是公開的祕密嗎?」
 「難道鬼玫和霍董事長上過床就不是公開的祕密嗎?」她笑意盈盈,「確定真的沒有喔?如果記憶有什麼遺漏,現在還有想起來的機會喔!」
 我忽略她尖銳的話語,笑的大方,「真的沒有。」
  「好,鬼玫說沒有,我就相信沒有。」她沒有過多的反應,似乎早料到我給出這樣的答案,那句相信也說的言不由衷的,「那妳和霍董事長能一直保持『曖昧』這麼多年是不是因為他能一直帶給妳利益?網路上滿多人都往這個方向推測的,像之前和妳傳過緋聞的幾個小開他們的共通點都是請妳代言過他們自己家的產品耶。」語畢她抬起銳利的眼神射向我,臉上依然保持著笑容,好似她只是問今天晚餐吃什麼一樣隨意,但任誰聽了都知道她話語中的曖昧兩字絕對不是表面上的意思那麼簡單。
  她就只差沒直接說我是誰給代言就向誰張開雙腿的女人了。
  她看似向後退了一步,但當你發覺時,整個刀身早已沒入體內。
  可是我又必須承認她所提出的問題並非為了針對我而捏造的,那些謠言和揣測過去我也有所耳聞,只是有人當著我的面這麼直接提出這論點還是第一次。
  我能感受到攝影棚內所有人的目光悉數奉獻給我,就等著我怎麼回應。
  隨後迎面而來的是尷尬和困窘。
  承認,我之後還混什麼,傻子才那麼做;否認,太過矯情,別說觀眾不會買單,更可能加深本就貼在我身上的負面標籤,置自己於更糟的境地,我今天來是為了透過直接面對大眾對我所詬病的事情以削減未來可能造成的傷害的,不是來加重自己負擔的,我絕對不能敗在這裡。
  是我想的簡單了,以為節目組會為了要靠我吸引其他藝人來參加節目而手下留情,卻忘了他們的賣點就是尖銳與犀利,她對我尖銳最多只是得罪我,事後再來賠不是基本上就了事了,畢竟蕭美琪元老級主持人的頭銜就擺在那,就算再生氣我們也不能太不給節目單位面子,但若她對我仁慈,得罪的便是觀眾,到時候拿不出高收視率對贊助商交代就不是道歉那麼簡單了,蕭美琪最終會選擇站哪邊還用說嗎?
  「所以美琪姊覺得我和他交好是因為我看上他能帶給我的好處囉……」我斂起笑容,將蕭美琪經過層層包裝的語句拆開來,以讓人聽不出情緒的語調道出她話語背後那最真實直白的指控,而蕭美琪像是在思索著這時候該不該接話,一時之間現場陷入了一陣靜默。
  當蕭美琪發覺空氣慢慢凝結正要開口緩和氣氛時,我忽然勾起一個諷刺的笑容反問,「那為什麼不是說他看上了我能為他帶來的好處?」
  似乎沒意料我會這麼回答,整個錄影現場響起了比方才更大聲更加一致的倒抽氣聲,整個攝影棚內的人都用一雙不可置信的目光看著我,此刻他們大概覺得我是個瘋女人吧,自己難看也就罷了,居然還將自己的大金主拖下水。
  在他們覺得我大膽和瘋狂的同時,蕭美琪方才對我和霍子煜關係的指控也就不攻自破了。如果我真的是個需要拿身體作為代價換取代言機會的人,那我絕對不敢這麼拿自己的大金主出來開玩笑。
  在場的人的臉色幾乎如出一轍,唯獨一個人露出了笑容,那笑容彷彿在讚揚著我「說的好」,又好像在為我成功突破窘境而開心,那個人正是方奕汎,我倒忘了方奕汎雖然不明白這個圈子的生態,卻多少了解我和霍子煜之間的關係,但不一會他便發現自己的反應和周圍其他人的落差,帶著滿臉的疑惑左看右望。
  相較於方奕汎的輕鬆一旁的艾姊臉色則複雜許多,揉合著氣憤、擔憂和責難我為何突然口出狂言,這時我才赫然發現一件令我意外的事實 : 方奕汎在某些方面對我的了解,竟超越了跟著我一起打滾多年的艾姊!
  更讓我震驚的是這麼多年來我都刻意和身邊的人保持著一定的距離,就連與我關係最為緊密的艾姊和阿揚也只知道我和霍子煜片段的關係,方奕汎才來多久,就這麼簡單的侵入我的私人領域,奇怪的是私人領域被踏足的我理應會感覺到被冒犯吧?可為什麼我卻沒有感覺到任何一點的不悅?
  「喔?所以鬼玫的意思是霍董事長才是得利多的人喔?」突然一道女聲拉回了我有些游離的神智。
  她還想挖坑給我跳!
  可惜她不會知道我和霍子煜的搭檔關係,這挑撥關係的坑在旁人看了很大,但於我而言實在是太淺了,淺的跟平地差不多呢!
  我立即大方承認,「對啊,而且一般來說人做出一件事的動機基本上都是因為對自己有好處吧?是吧,美琪姊?」我刻意停下把球丟給蕭美琪,我是來賓,為了讓節目順暢進行下去這球她必定要接下的,更何況我說的話算很中性,沒什麼立場,直到等到她的附和後我才繼續說下去,「就像你們邀請我來上節目,然後我接受節目邀請一樣啊,這次我是得利多的那方喔!所以要感謝你們讓我來蹭你們熱度。」
  她以為扣帽子的事只有她會做嗎?我就要先把他們節目捧的老高再把自己姿態擺得很低,她總不能反駁我的稱讚吧,況且客氣和謙虛不符合她在這個節目的人設。
  最主要是我需要靠著放低姿態來消除剛才承認霍子煜才是得利最多的人時,帶給觀眾一種我自視甚高的印象,觀眾並不知道我和霍子煜真實的關係到底如何,他們只會從表象去判斷事情,所以我得設法消除可能產生的汙名,雖然我真的很不想管那些無聊的評價,但在這個葉氏蠢蠢欲動的時刻,我必須把所有可能的風險都一一排除。
  當我一鼓作氣做了個還算漂亮的收尾,我在心裡長長吁了口氣,都怪方奕汎那不解的神情太過可愛,險些就害我漏接了蕭美琪拋來的球,但也多虧他那可愛的反應緩解了我原本緊繃的神經,才讓我有心情以玩笑的方式回應蕭美琪。
  「我今天和妳聊一聊直接對妳改觀耶,妳也太直接了,幾乎沒什麼包袱啊!」蕭美琪能說嘴的點都被我堵死了,她索性直接不說了。
  「好說,好說。」這時候我也只能陪笑。
  「既然鬼玫這麼直接,那我也不繞彎了,我們最後一題就來直接一點的,」蕭美琪看了我一眼似乎在確認我的神色是否正常,「這題是網路上討論最久的。鬼玫三不五時就傳出的緋聞是不是故意拿來炒新聞的呢?女明星跟妳緋聞一樣多的沒幾個欸。」
  她的問題讓我呼吸一屏,完全答不上話。
  在外人看來這問題沒有方才有關霍子煜的問題殺傷力來的那麼強,殊不知在這場訪問中最讓我不知該從何說起的,除了有關方奕汎那題就是現在這個問題了,面對有關霍子煜的問題我能處之泰然是因為她說的不是事實,可現在她說的完全……沒錯。
  起初是我偶然間發現只要和男人吃個飯牽個手就能引起注意,隨便一個無意義的小動作都能讓記者們腦補出一大篇驚心動魄的愛情故事,一開始我滿享受在戲弄狗仔和他們玩追逐戰的過程,算是我在只有復仇和調酒外的無趣人生中額外找到的一點惡趣味吧,只是之後我厭煩了追逐,狗仔們卻還是興致勃勃的不停跟著我,我也阻止不了,乾脆將錯就錯到了現在。
  「我最喜歡這種空白了!」我的語塞讓蕭美琪像撿到寶一樣樂呵呵的。
  「這好像不是我能控制的吧?如果我在這裡呼籲各位媒體記者不要來拍我,他們也不會理我吧?」我只是放了些消息出去,狗仔來不來確實不是我能控制的啊……我默默的在心裡為自己強辯著。
  「可是妳好像也沒很低調啊,有不少明星都因此行事很低調啊,妳都不怕被拍嗎?還是妳根本就是想被拍?」
  「我是沒很低調,但我也沒很高調吧,我只是跟大家一樣出去吃個飯逛一逛而已,這樣不過分吧?他們要拍我也沒辦法啊。」我雙手一攤極力擺出無奈的模樣,天知道我說的有多心虛。
  「所以霍董事長去妳的豪華住所過夜,也是純屬正常,跟大家一樣?」節目接近尾聲蕭美琪不再像先前那麼具有攻擊性,雖然字句還是那麼的尖銳可語氣卻帶著些玩笑的意味。
  靠,這樣也可以來一個回馬槍……蕭美琪這女人也是滿厲害的。







  本文第一支酒即將在下章揭曉,不知道您心中是否有答案了呢?
  下章大概是寫到目前以來單章字數算前三多的,不想特地切分章節索性就一次送上給各位了,偷偷預告會在下章同時為您送上本酒吧的招待小甜品喔!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