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幸福的碧亞翠絲 -1

處翼 | 2022-01-18 23:50:41 | 巴幣 0 | 人氣 18


        很久很久以前,有個名叫喬凡尼的青少年,一個人從義大利的首都米蘭,到別的國家、別的城市的帕杜瓦大學求學。
        由於家境異常的清寒、身上又只剩幾枚金幣,所以,他只能無奈的住進一棟看起來既像鬼屋又像廢墟的房子裡。
        因為他身上僅剩的這幾枚金幣,而且必須拿來養活他,而且是在他就讀大學的這四年裡。
        雖然這棟房子的每一階樓梯,每踩一下,就會嘎茲嘎茲作響,然而,他還是驚訝地發現,這房子裡有著人類最早期的文字!
        要不是必須要完成大學學業,他一定會每分每秒地沉浸在研究、解析,甚至是藉由這文字創造出新的語言——因為他根本是位語文天才。
        從小,他就對語言極為有天分。
        這天,剛好是他搬到這,他在內心戲稱為廢墟鬼屋的第三天——也是距離他大學開學日的倒數三天——他又在研究、解析,並且解讀這刻在牆上的文字時,他聽到......
        「父親,您快來看!我照料的『妹妹』變得更加美麗了。」聽起來,這是位少女的聲音,而這聲音,雖然有著如黃鶯出谷般的音色,不過在是喬凡尼聽到時,還是緊皺眉頭,只差沒把自己的兩邊眉毛給扭在一起,並在心裡罵著:是哪個可恨可惡,又沒有家教的女生,講話那麼大聲,擾到我的安寧!是的,他抓狂了,因為他研究成痴,研究字成痴。
        毫不考慮的,他一溜煙衝出門,並循聲奔到這少女面前,開始毫不留情地破口大罵!
        他把他想得到的所有難聽的詞都給罵了出來......過沒多久,這名少女開始掩面哭泣,用著她那黃鶯般的聲音,再加上她其實是位絕世美人,那副哭泣中的模樣實在是楚楚可憐,甚至連女生都會想好好疼惜她,如果當時有任何一位除了她的女性在現場的話。
        到了最後,喬凡尼罵不下去,他放下剛剛一直指著她的那條手臂。
        這時,一位長相像是這位少女的男生版、年老版的老男人走到這位少女身邊,伸
出左手臂攬住她的左肩,惡冷冷地瞪視著喬凡尼,半晌過去,他開口了,柔聲對那位少女說:「碧亞翠絲,別哭了!我們不要跟這種人計較。再說,這種人就是故意要讓我們哭,我們怎麼能稱了他的心、如了他的意呢?所以,走,讓我們離開他,回到屋子裡,爸爸晚點再出來幫『妹妹』澆水施肥。」還在掩面哭泣的碧亞翠絲點了點頭,被她父親給一路摟回屋裡,直到房門被關上。
        就這樣,被那老人說中用意的喬凡尼,又羞愧又愧疚地看著她們回屋,直到屋門要被關上的那個瞬間,他才喃喃說了句:「對不起,碧亞翠…絲?嗯,這名字還真好聽,很適合……妳。」說完,他微低頭,羞赧了一陣子。
        他閉眼、仰天嘆了一口長氣,張眼。
        他意識到一件事......「什麼?距離我搬來這裡已經兩天了?天啊,我在做什麼?竟然不吃不喝的研究那古文字!這怎麼行?」他雙手抱頭,就這樣衝回屋裡,途中,他踩壞了好幾階樓梯,因為他的樓梯材質是木的。
         因為身上的錢很少,所以,他只能租下二樓的骯髒小套房,而且一樓的情況,是比廢墟還要廢墟。
        這時,有個念頭跑進他的腦海,要不是有碧亞翠斯那大聲的話語,他,恐怕早就因為研究那些古文字而餓死渴死,他真的該好好感謝她。
        在這倏忽間,他發現,他已經對她動情。
        這天,終於來了——喬凡尼初嘗情滋味的日子,一個他早已期待很久的日子。
        在想著她的同時,他便餓昏,而且還是倒在原地。
        好不容易,他甦醒。
        映入他眼簾的,是位又老,臉又皺的女性一臉擔憂地凝視著他。
        看到他張眼,女房東雅苗擔心的神情才轉變成喜悅、開心,甚至還直嚷著:「太好了!你終於醒了,沒事就好,沒事沒事。」
        「呃......雅苗婆婆,請問您是怎麼知道我昏倒的呢?」
        「是這樣的,本來今天早上想來請你去我家吃早飯的,於是就走到了你房間,但沒有你的人影啊!我就進來找你,便讓我給找著了。」雅苗婆婆笑咪咪地回應。
        「啊!」房東婆婆突然想到了什麼,叫了一聲,引來他的疑惑,他問:「雅苗婆婆,怎麼了嗎?」
        「欸……嘿嘿嘿嘿,我啊......一不小心......就把通往你房間的其中一個階梯給踩破了,可能是我太胖了吧!」說完,她不好意思地搔搔頭。
        「呃……沒、沒關係。」喬凡尼的臉色不太好看。
        這時,喬凡尼聞到陣陣香味,他循聲,不,是循味望去,便看到一份早點。
        他的內心感到一陣感動,又問:「婆婆,這早餐是您幫我準備的嗎?」
        「沒錯,所以,快吃吧!」雅苗在回答的時候,突然臉紅,她趕緊低頭,不過想來,喬凡尼是看到了。
        誰叫你長那麼帥!她心想。
        「呃……謝謝您。」他的臉綠了。
        好尷尬!兩人不約而同地心想。
        「不客氣,那,我走了啊!」雅苗決定要逃,因為她覺得此時此刻,是逃為上策。
        「好的,婆婆再見。」
      「再見。」雅苗婆婆對他揮揮手,踩著會拼命發出嘎茲嘎茲作響聲的樓梯,又小心避開被她和他給踩壞的那幾階樓梯,離去。
        在吃完餐點後,碧亞翠絲曼妙的身影竄入喬凡尼的腦海,於是,他開始對她魂牽夢縈。
    所有版權都屬作者處翼,主要在痞客邦、悅閱、方格子、POPO、鏡文學、PO18、愛創作、原創、巴哈更文。

        魂牽夢縈到後來,他有一個疑惑,便開始自言自語起來。
       「碧亞翠絲,我喜歡妳,妳會不會……也喜歡我?」他自言自語著,說完,他開始害羞。
        他只聽到窗外吱吱喳喳的麻雀聲,也只有那些聲音回應他。
        從此,只要他唸書唸累了,就會走到這房間唯一的窗前,趴著欣賞風景,藉此小小喘口氣。其實,他是想看到碧亞翠絲。
       窗前,就是碧亞翠絲與她父親——他還不知道他心上人的父親叫甚麼名字——一起栽種的花園,這是喬凡尼在透過幾次小心的觀察後,才發現的一個小秘密。
        每每,只要有她的倩影出現在樓下,他就會對著那身影發楞。
        有時候,她會感覺到他的視線,便轉過身去看,到底是何人站在窗前觀望著自己,在看個幾眼後,她轉回身,貌似不以為意,其實是傷心著,因為他之前真、的、很、兇!
        後來,大概是被他的癡情給感動了吧!她的雙眼會開始放感情地看著他。
       這事,喬凡尼剛發現的時候,很驚訝,也很高興。
        之後,可能是碧亞翠絲真的受不了了,她開始對他招手,藉此邀請他下樓來陪伴她,趁他還在凝視她的時候。
        對喬凡尼來說,這根本是一種讓兩人心靈距離更近的邀請,於是他興高采烈地衝下樓——途中差點摔個狗吃屎,不過他是真的很高興——就這樣,他來到碧亞翠絲的面前。
        一開始,他都會腦袋當機,並且在她面前立正站好,然後不知道要說什麼。
        對了,碧亞翠絲沒有上過學校,連幼稚園都沒有進去玩過,她的爸爸就是這麼自私。
        在遇到喬凡尼之前,她的世界裡唯一的男性,就只有她的爸爸雷帕西尼。
        自從她有記憶開始,她便知道自己沒有媽媽,甚至連張照片都沒有,而她,也沒有任何的兄弟姊妹。
        所以,喬凡尼的「表現」,讓她很感動。
        他們,是彼此的初戀。
        到了後來,她都會親暱的挽著他的手,一一對他詳盡介紹她和她父親所有種植的花花草草,還有它們的所有相關知識以及種植背景,喬凡尼總是聽得津津有味。
        「喬凡尼你瞧,這株花的名字,叫做『妹妹』喔!這個名字是我自己取的,整座花園裡,只有這株植物是我取的,而且而且,我跟你說喔,它現在開的這唯一的一朵花,是這整座花園裡,最漂的花。」說完,她自豪著。
        「真的啊?怪不得它那麼美。」說完,他就伸手,想要觸碰那朵花,因為那朵花花瓣的顏色,是對他來說,很美很美的紫色。
        「不行,喬凡尼你不能碰!這花有劇毒。」碧亞翠絲見狀連忙拍開他的手。
        什麼?我每天心心念念的女生,竟然在種毒花,為它取名字就算了,還天天給它澆水施肥!甚至還把它看得比我重?
        喬凡尼感到一陣晴天霹靂,在一個衝動之下,他甩開她挽著自已的手,並且飛奔上樓。
        不能接受,這種事實我不能接受!
        從此,除了吃飯、喝水、上廁所,還有去上課外,喬凡尼整個魂彷彿沒有附在自己身上似的,過得極度行屍走肉。
       唯一能讓他有反應的聲響,就是碧亞翠絲的聲音。
       後來,他終於有反應了——等到他反應過來的時候,他已經頭暈得很嚴重。
        原來,他中毒了,不過,他自己還不知道是因為什麼事情,不只如此,他連反義都變得很遲鈍。
        ......怎麼回事?我怎麼會沒事頭暈?啊!可能是長期被給長期碰觸吧!還有,那朵花的香味實在太濃郁了!
        除了這幾個原因,他實在想不到其他的了。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