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第二次,結婚 -3

處翼 | 2022-01-18 23:49:10 | 巴幣 0 | 人氣 25


    「妳聽我說!」
 
    「不要!我不要!你放開我!」一直到見到他,我才知道,我這陣子以來的堅強,不過是種偽裝,不過是種,自欺欺人。我歇斯底里地喊著,完全不顧旁人的眼光。
 
    「不要!我不要放開妳!我不要!妳聽我說。」
 
    「不要!」我也回喊,淚,開始不受控制的滾落,一大顆,一大顆的,滑落。
 
    「我跟她分手了!」他在我耳邊吼著。
 
    什,什麼?他們……分手了?
 
    「什,什麼時候的事?」
 
    「在妳掛我賴的五分鐘以內,等到妳要跟我斷絕聯繫,我才知道,原來我愛的人是妳。」
 
    我......有沒有聽錯?我整個人都呆掉了,他剛剛說什麼?其實他愛的人是我?
 
    「她的劈腿對象,沒錯,雖然是妳系上的學長、她的同班同學,但他同時也是我的哥兒們!我的心很痛!痛到很想死!但自從遇到妳,妳就像一股又一股溫暖的陽光,照亮我黑暗萎靡的世界。」他語氣沉痛的說完這一段話。
 
    「真的嗎?」
 
    「真的!所以,冶璃,從現在起,當我的女朋友,好嗎?」
 
    「好!這陣子辛苦你了!」我在他懷裡笑開。
 
    「耶!太好了!」他高興的放開我,把我轉向他,再把我抱起來轉圈,一直到我快吐了,他才放我下來,我馬上打他。
 
    「你害我快吐了啦!過分欸!」
 
    「對不起對不起!」他咧開快把嘴角笑裂開的笑容,說。
 
    「哼!不准再有下次。」
 
    「是的!冶璃大人。」他竟然還對我敬禮,害我噗哧一笑。
 
    我們幸幸福福的交往著,這時間,持續了六年,中間,我們兩個各自都有所謂的追求者,但我們都對他們的優秀、優點視而不見,也用各種方式拒絕了他們。
 
    他非常支持我的夢想--常常跟我催稿,比我還要愛我寫的故事情節、歌詞情境,還對我的夢想的熱忱比我對我夢想的熱忱大!每當我因為參加小說、歌詞創作比賽落榜,或是被出版社退稿,他都會待在我身旁,鼓勵我,激勵我。
 
    雖然,剛交往時,我很不安,怕他又對誰誰誰一見鍾情,甚至怕他劈腿,但跟他講之後,他要去哪裡都會跟我報告,連手機信箱都會自動滑開給我看,漸漸的,我在愛情裡越來越有安全感,而且,他這些舉動從不間斷,而我也因此越來越愛他!
 
    交往一年後,我們開始上床,他都很溫柔,深怕弄痛我,很在乎進行時,我的感受,這也讓我很感動,也更愛他!
 
    就在我們交往滿六年的那天,他跟我求婚了!我高高興興的答應了他的求婚,接下來的幾天,我們開始聊彼此對婚姻的價值觀、看法,我本來還以為我們對婚姻的看法會很相近,但徹底聊過之後,我才知道,原來我們各自對婚姻的看法、價值觀差異很大,例如,他覺得當人兒女就是要孝順,結婚後還是必須要跟父母住在一起,他說得理所當然,但我不能苟同,而兩人又不願意為對方退讓,最後,兩人只好以分手收場。
 
    對了,他還跟我要回他的求婚戒指,所以我就還他了,帶著滿臉的淚痕。
 
    回到自己的租處,我把自己鎖在房間裡,就躺在地板上,哪裡也不去,什麼都不做,就只是一直盯著天花板。
 
    除非真的餓到快昏倒了,不然我是不輕易起身的。
 
    我不知道我這樣子過了多久,但是,直到某天,我像是突然開竅了一般,自動起身梳洗、好好吃飯、喝水,照顧自己,替自己的人生及生活負責。
 
    因為,我告訴自己,過去的,就讓它過去吧!瀟灑的放手,回憶才會美麗。
 
    幾天後,我把巧琳約出來聊天,她跟我說,在我消失之後—我只躺在地板上,徹底跟世界斷聯,連我父母、兄弟姊妹的賴電話簡訊都不看、不接—她急死了!又不知道該怎麼辦,想找也不知道去哪裡找人,不過現在,還好,我現在這模樣還好,雖然瘦了點,但總算是振作了,她很欣慰。
 
   「還欣慰咧!妳是我媽喔?還是妳是我認識的長輩?」我這樣糗她,不過雖然我這樣跟她講話,心裡還是忍不住一陣又一陣的感動,滿滿的溫暖,我想,如果我是雙性戀的話,搞不好會因此愛上她吧!
 
    「唉喲!冶璃妳就別這樣說我了。」
 
    「呵呵!」我們在又聊了她這段時間以來的生活之後,原地解散。
 
    幾天後,我把怡靜如貞約了出來,她們也很擔心我,在我消失的時候,不過還好現在,我出現了,除了瘦了點之外,其它看起來都還好,她們就放心了,我聽了好感動,還差點哭出來。
 
    我又繼續讀了那間大學的文學系研究所碩士班,在班上,我認識了另外一個男生,叫李靖儒,我跟他互動良好,他也總是在跟我相處的時候有意無意的暗示我說想跟我交往,但現在的我,還不願去相信愛情的美好,所以,我每次都對他的暗示裝聾作啞。
 
    後來他受不了了,主動問我說,為什麼我總是一副不願意信任愛情的樣子?我這才回他,我還沒從上一段感情的情傷中走出來,他很諒解也很體諒我,就待在我身旁,靜靜的陪伴我,啊!對了,陪伴我的人,還有巧琳、怡靜,跟如貞。
 
    久了,我也對他對我的心意給感動了,又發現他其實適合我,而且是很適合,,還有,此時此刻,我的情傷也好得差不多了,所以,我就答應跟他交往。
 
    還記得,我在答應跟他交往後,馬上賴這個消息給巧琳、怡靜,還有如貞,她們都很替我高興,巧琳甚至還開始擔心我會不會再度被拋棄,雖然她這樣說有點烏鴉嘴,但我知道她是因為關心我、很愛我,才會有這層憂慮。
 
    他很疼我也很寵我,還差點把我給寵壞了!不過我也因此,我知道他很包容我,也很愛我,不然不會這麼寵我。
 
    對了,他的夢想也是當作家。
 
    「咦?那我怎麼以前沒在學校看過你?既然你也想當作家,怎麼現在才讀文學系?」
 
    他聽到「噗哧」一笑,回我:「我之前有讀文學系喔!只是不在這間,我在T大就讀。」
 
    「喔喔!原來如此。」我對他吐了吐舌頭,他見狀放感情的看著我的模樣,害我羞赧了起來。
 
    我們班上沒幾個人,只有八個,所以每次只要需要分組,我一定跟靖儒同一組,也常常不是我在他家、就是他來我家,做報告、寫論文、查資料。
 
    雖然偶爾還是會小吵架,但我們總是會很快和好--因為我們都不希望彼此的感情變成這樣,甚至分手—這點,我們後來越來越有默契,呵!
 
    五個月後,我們從熱戀情變成磨合期,還好,我們都算是理性、情緒智商高的人,所以每次都能化險為夷—不是會彼此坐下來冷靜的談一談,不然就是等氣消了在談--對此,我很高興,很快樂,而他,也是。
 
    在跟他交往沒多久後,他就把他的幾個好哥兒們—當初他這樣跟我講的時候,我腦中飛快閃過古赤煉那燦爛陽光的笑連—給我認識,而我也跟其中兩個處得不錯,後來,他們都成了我的姊妹。
 
    有幾次跟他吵架,不是他氣死摔門而出,就是我摔正好拿在手上的書,然後走人。
 
    不過,我們事後都有在彼此都冷靜之後,約出來見面,我們都會先道歉,說抱歉,我不該摔書/門,當/那時我正在氣頭上,希望你/妳不要因此受傷。
 
    然後,我/他都會對他/我說,我很感動,對,我承認我有受傷,但這傷,是會好的,你/妳就不要再放在心上了。
 
    接著,我們會一起仔細分析當時害我們吵架吵得那麼兇的導火線跟火源,然後牢牢記在腦海裡,下次如果再遇到,要小心的應對、避免。
 
   偶爾,他會想找我上床,但我都拒絕了,我對他解釋,因為對上一任,雖然我把身體給了他,不過我們之間沒有個美好的結局,所以,這一次,我不要了,不要,再這樣子,做了,然而,我也告訴他,我很怕他會因此而去約砲或者性交易,他聽到後微微一笑,回我說,他不會,要我相信他。
 
    所有版權都屬作者處翼,主要在痞客邦、悅閱、方格子、POPO、鏡文學、PO18、愛創作、原創、巴哈更文。

    每次只要我一亂想,想到他可能會因為我不給他,而跑去約砲或者性交易的時候,我都會馬上打電話找他,而他,每次都會跟我證明他真的沒有去約砲或者性交易—用賴的視訊通話功能,給我看他現在在哪裡,正在做什麼,或者,拍他現在附近的景色跟人給我看,後來,我就漸漸的安心、放心了,到了最後,我全心全意的信任他,在這方面。
 
    我真心覺得,我這次遇到了個好男人,一個很難得的,好男人。
 
    突然想到一件事--有一次剛從學校下課,準備要回家的時候,有一個女人,一個我不認識的女人在我上課教室的外面堵我,那次靖儒剛好因為奶奶剛過世,請喪假回家守孝去了,說她是靖儒的女人,她,才是正宮,而我,只不過是個小三而已,說他們上床多少次多少次,他在床上因為多愛多愛她而多女努力的表現,要我退出。
 
    我聽到後,笑慘了,一整個無法控制的,笑慘,就這樣良久,而那個女人,那個,自稱自己才是靖儒正宮的女人,就這樣錯愕的一直看著我笑,她下巴差點沒掉到地上去—張得大到不能再大的地步—沒多久,她就羞愧了,大概是知道騙不了我吧!匆匆走人去了。
 
    好不容易,我克制住自己,馬上打電話給靖儒,跟他說起這件趣事,說的時候,我又一整個大爆笑,而他也陪著我一起笑,他細細問了我她的外貌,我也仔細的跟他講了。
 
    他告訴我,那個人是他的前女友,一直對他念念不忘,還頻頻糾纏他,最近聽說他交了個新女友,心裡自然是急了,才會出此下策,同時,他也極力跟我澄清說他並沒有做出任何對不起我的是。
 
    我微笑了,說:「好,我相信你。」
 
    「好,那我繼續去摺金紙蓮花了,拜拜喔!」
 
    「好,要用心摺,你奶奶會感受到你的心意的,拜拜。」
 
    我沒說出口的是,心不要太痛,不要哭得太慘,不然我的心會揪住,也會心疼你、還會因此而感到心痛!
 
    掛上電話,我馬上賴剛剛的事給巧琳,然後把那則訊息分別轉傳給怡靜跟如貞,她們每個看到後都笑死了,笑的狀況都跟我差不多,呵!
 
    我騎車前往工作的地點,中間想到又笑了好幾次,還有幾個路人因此狐疑的看了我幾眼,但我不在乎。
 
    因為那個女生,喔不!是女人,我今天工作一直笑得很開心,而這情緒也感染了周遭的同事,她們問我發生了什麼事讓我那麼開心,我就說了,她們都笑得花枝亂顫,看到她們這樣笑,我又笑了。
 
    我的同事「剛好」都是女性,不是因為上層有性別歧視,而是,事情就是這麼湊巧。
 
    一直到下班,我心情都很好,嗯!
 
    突然的心血來潮,我決定做件事,剛好今天週五了,周末我又剛好排假,於是我決定去陪陪靖儒,去看看他奶奶,跟他們說說話。
 
    打電話給他,問了他爺爺家的地址後,我就去火車站搭車了,還好再過沒幾分鐘就有車班。
 
   經過了兩個多小時的搭車,我終於到達了他爺爺所居住的縣市。
 
   出了車站,我想了想,決定招一輛計程車,而不是請靖儒來載我過去。
 
    一到他家門口,我打了通電話給他。
 
    「快來你家門口,快。」
 
    「什麼事啊?為什麼要突然要我去門口?」
 
    「哎呀!你出來就知道了啦!拜拜唷!」然後,我就把電話給掛斷了。
 
    等到他一出現在我的視野、而我也出現在他的視野裡,我開心的朝他大喊「Surprise!」而他則驚訝的瞪大眼看著我,接著就跑過來,緊緊抱住我,說他很感動,我竟然這麼有心。
 
    「呵!沒有啦!這是身為你的女朋友該做的,啊!我要去找你奶奶講話。」我拍了拍他的肩,然後就跑離他的懷抱。
 
    一進到他奶奶的靈堂,看到原來有其他人在,我愣住了,一時間不知道該怎麼辦,還好,靖儒沒多久就進來了。
 
    「各位,這是我的女朋友,冶璃,冶璃,這位是我哥,這位是我妹,而這位是……。」他依依對我做在場的其他三位對我還說很陌生的人的介紹。
 
    「喔喔!」、「喔喔!」我跟他哥異口同聲。
 
    「大家好,我是冶璃。」我對他們微笑,他們也對我微笑,同時手裡仍不停地摺著金紙蓮花。
 
    「我去找靖儒奶奶說話了喔!」話一說完,我走到他奶奶的遺像前,雙手合十,閉上眼,並在心裡對她說:奶奶,妳好,我是靖儒這陣子的女朋友,您別擔心靖儒,我會好好在靖儒身邊陪伴他的!不用跟我道謝,因為這是身為他女朋友的我應該做的,啊!我去摺金紙蓮花給您喔!去忙了喔!
 
    接著,我就坐下幫忙摺金紙蓮花了。
 
    隔天,靖儒哭著告訴我說他奶奶託夢給他。
 
    「她跟你說什麼?」
 
    他認真的看著我,說:「奶奶說妳是個好女人,要我好好把握。」
 
    我害羞了起來,拍了他的手一下,他破涕為笑。
 
    一年後,他跟我求婚了!求婚時,他告訴我,因為他奶奶託夢給他的話,讓他下定決心取我,我聽完很感動,不顧他正跪著跟我求婚,馬上拉著他去他奶奶的骨灰前跟她道謝。
 
    在確認彼此對婚姻的想法、看法是相近的,甚至是一樣的之後,我們,結婚了。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