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只想守護你》26、知情秘密的人

藍飛璃 | 2022-01-18 17:00:03 | 巴幣 26 | 人氣 83

連載中(完)二創-只想守護你(天堂2)
資料夾簡介
身為異界者,為了追捕敵人而來到這個世界,擔心這個世界會像過去一樣被摧毀,她必須小心翼翼,然而卻遇上了他,一個生於偏鄉小島上的獨特人類......

「嵐月大人,亞潘大人帶到。」
數小時後,奈德來到一扇高雅的房門前,禮貌性的敲門通知,一旁則跟隨著一名長相斯文,步態卻如豹一般輕盈穩重的男子。
他神情冰冷的停佇在奈德身旁,沉默無語的凝視那緊閉的白色門扇。
「進來。」嵐月的聲音從房中平穩傳出。
得到允許,奈德伸手打開房門,領著男子進入。
「這麼急著找我有何貴事?」男子進入房中,對她毫不客氣的質問,雙眼如盯住獵物般,深深鎖在看著窗外的少女身上,勾起嘴角,露出似是溫和的淺笑,眼中卻是明顯地冰冷。
「奈德,這件事情你是見證者。」站在窗邊,她收回注視窗外的目光,回身看向他們,神情冷凜,態度堅定,「我要把君主位置交給你,讓你成為下一任亞丁皇帝,亞潘.洛伊特公爵。」
「嵐月大人!」聽到這樣的消息,奈德震驚。
亞潘平靜的臉上同樣閃過一絲錯愕,但很快便被掩蓋,下一秒,神情變得森冷,怒意明顯從身體散出瞇起眼,怒瞪她。
「不必驚訝,奈德,這決定是必須的,因為阿瑪戴歐早就無法繼續勝任君主的位置,何況……我的時間也已經不多了……」而之所以做這樣的選擇,全是萬不得已,因為那兩個孩子的能力還不成熟……
這次返回的過程中她思考了很多,她沒辦法放心將能力不足的他們推上這個位置,而且未來只剩下半年時間訓練他們,那根本不夠。
即使能力成長,但人脈的建立依然不足以讓他們穩定在這位置上,他們需要更多時間來茁壯他們的一切。
因此為了不讓後繼無人,她只能選上亞潘,這個擁有王族血脈的另一位繼承人,只因阿瑪戴歐的唯一子嗣,她已經無能為力了。
她說著,緩緩走到亞潘面前,仰首看著高出自己一個頭的他,無畏他釋出的冰冷殺意,平靜道:「所以,一切就拜託你了。」
「拜託……?」垂首瞪視著那無畏無懼的秀麗面容,亞潘低語,哼了聲,冷聲開口,「我拒絕,雖不清楚妳在搞什麼花招,但這決定,我承受不起,也做不到。」
「是啊!嵐月大人,您這突然將位置轉讓給亞潘大人,那王的繼任者……」
「我知道你們的疑惑,但我認為這是最好的選擇,亞潘.洛伊特,是阿瑪戴歐的影子,暗殺部隊的軍團長,更是他唯一的弟弟,論血脈、名聲甚或是地位,除了他,沒有比他更好的人選。」注視亞潘的視線,轉落在奈德身上。
「而你也應該清楚阿瑪戴歐因為那件事,已陷入悔恨之中,他已無心再當王,此外,這是我的假設,他應該早已經知道自己唯一的兒子──艾因.波尼亞克,已經回天乏術,就算是我,也沒辦法讓他起死回生。」她不疾不徐的解釋。
「嵐月大人,不……應該說,異界神,這不過是妳的猜測,艾因殿下是因為陛下的指示而在四處流浪的,他不可能出事,因為陛下所做的決定,殿下完全不知情,他肯定……」
「你認為我的猜測,是我以為他知不知道自己的兒子是生是死?」嵐月截斷他,扯動嘴角,露出一抹嘲諷的冷笑,「說實話,我根本不知道他有子嗣。上次負傷,就是因為發現古魯丁城的異常,為尋找並取回阿瑪戴歐的靈魂,我才隻身前往,卻在過程中發現艾因的靈魂氣息。
她面色懊悔的嘆口氣:「那靈魂被注入在死亡的肉體,成為該肉體的能源被運用著,當我發現時,靈魂之力已所剩無幾,我能從中捕捉的訊息量非常少,就在我要更進一步時,那僅存的力量就被敵方吞噬並使用殆盡。」
她沉重閉過眼,再次看向他們:「阿瑪戴歐肯定早就知道因為自己的關係而牽連到這國家的一切,包含他的孩子,所以他才會在簡短的話中,乾脆地把王位交給我──只不過就算是我,也不可能創造出一模一樣的靈魂。」
注視奈德與亞潘的眼神,無比認真:「肉體可以保存現世記憶,靈魂儲存的卻是輪迴的記憶,若要重新創造一個生命,最少要保留其中一項,現世才能繼續生活,但那群人清楚我族的能力,所以他們會在奪走靈魂的同時破壞肉體,使我們無法重新塑造被他們傷害的生命。」
「妳有什麼證據證明那是艾因殿下的靈魂?或許不過是妳的妄想而導致誤認……」亞潘毫不由於的直言,卻惹來嵐月的怒氣。
「擁有血脈相關的靈魂,會有類似的氣息和關鍵訊息!」她語調微揚,瞪著不願相信的亞潘,嵐月有些煩躁的繼續道:「那種靈魂氣息的絲線你們是看不見的,就連那群人也是,那是只有血脈相連的靈魂才會有的東西。」
當時那封信上的絲線就是艾因的,當時的她並不知情,直至見到那靈魂才意識到,那群人竟已吞噬這個帝國唯一的繼承者,更糟糕的是,她竟然還遲鈍的沒發現,他們的魔爪早已在這世界深處扎了根,才使她無法輕易找到他們的蹤跡。
只因他們清楚,艾洛特一族的實力,為存活,那群人必須密實地藏住自己……
「我不管妳的任務內容是什麼,也不想管妳有多無能,重要的是妳仍然沒找到陛下的靈魂,就算如妳所說,殿下已經無法挽回,但至少陛下的靈魂必須回歸本位。在尚未確認陛下的安全前,我無法聽從妳的指示。」亞潘否決了她。
冷眼瞪視眼前的少女,亞潘語調清冷,確飽含怒意,他不清楚這名少女的意圖,但因她答應過會保住陛下安全,他才忍氣吞聲至今,但現在國王未醒,她就要將權轉讓,這是故意要亡國嗎?
早在她做出那些改革時,他就已經對她很反感,因為這些行為等於顛覆王的職權,但看在那些因她獲利而喜悅的百姓,且一切都穩定下來的狀態下,他就不對這異界來的傢伙進行追究。
然而,如今尚未明朗化,竟然又要執行變動,她到底要改變這世界到何種程度才甘願……
「亞潘大人……您、您知道……她……」聽到亞潘的話,奈德震驚,沒想到除了他以外,竟然還有人知道她的身分。
「奈德,身為皇帝的影子,不可能沒注意到這女人的異常,你我都是阿瑪戴歐陛下的左右手,對於這突然造訪的女人我不可能沒反應,唯一無法相信的就是她的身分,一個對等於世界造物主般的存在……」
想到當時阿瑪戴歐被這女人帶入一間密室,且被關在在一個怎麼也破除不了的封印中,那時,他就打算為解救哥哥而親手殺了她,因為他不相信皇兄會做出傷害國家的事,肯定是這女人一手策劃的。
只不過,就在他認定自以為一切的想法時,他私下前往,打算把這充滿謊言的一切暗中處理掉,卻意外的差點反被殺。
他從沒遇過實力如此強大的人,暗殺過各式各樣的生命,只要是為了保護身為王的哥哥,他願意做盡一切,即使是貴族,他也不曾失手,唯獨這名少女,她的能力……
他永遠記得,在進入那房間想取走她性命時,剛踏入,接近,那看似熟睡的少女,竟早已發現他的出現……
『如果是要來殺我,還是把力氣省了吧,平你那種東西,是傷不了我的。』
她躺在床上,眼也沒睜,很直接的對隱去身形,無聲走到床邊的他說。
他愣住,握著短劍的手,舉到一半停住,她……是怎麼知道的?
下一秒,她睜開眼,面向他的方位,紫色的眼瞳不帶任何情感,看著他站立的地方,語調平淡的繼續道。
『身為皇帝的弟弟,所以告訴你也無妨,畢竟奈德已經知情了。』她坐起身,看著他,眼中卻無印著他的身影,所以他知道,這少女確實看不見他,卻知道自己的存在。
她紅唇微勾,一抹似有似無的笑容嶄露:『我不是這世界的生命體,之所以出現,是為了追捕會侵蝕你們世界的惡魔,而你的哥哥,阿瑪戴歐,就是與他們扯上關係,所以我不得不封印他的肉體,以防他完全死去。』
聽著她的一字一句,他仍帶著懷疑,想不予理會的動手解決她,只因他認為,她的消失會使一切回到正軌。
然而她卻明確點出他的身分與意圖,繼續說:『亞潘.洛伊特公爵,建議你還是相信我說的話,因為我已經說了,憑你那只沾了劇毒的短劍,是不可能殺死我的,縱使你內心認定只要殺了我,一切就會恢復正常。』
他震驚,眼前這看似手無搏雞之力少女,竟能知道他的身分,甚至透析他的想法,不止如此,她還看穿了隱去身形的自己。
也許真如她所言,她真的是非這世界的生命體……
抿著唇,他沒有現身,也沒有回話,只是帶著這一切無解的謎團,默默地收下此刻想殺她的念頭,打算找其他時機執行,然而,就在他悄聲退開,她又再次說出令他錯愕的話,同時一道他從未感受過的惡寒從體內竄出。
那是面臨死亡才會有的恐懼感,但他不怕死,可是那感覺,卻激起了生物的生存本能……
就在他陷入無法控制的恐懼之際,她那毫無起伏的聲音卻再次響起。
『不論你用什麼方法,都不可能殺死我的。』
那時,那句話,他才緩慢意識到,這名少女說的一字一句,都是真實且不容質疑的……




喜歡,歡迎給個GP,如果願意,歡迎留言告訴我您的感想,謝謝您的觀賞。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