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等待,驕陽-39

森璟 | 2022-01-18 15:00:02 | 巴幣 18 | 人氣 74


我終於能理解為何季穎總是能笑得那麼幸福。

和她在一起,怎麼可能不幸福?

我實在沒想到自己會再一次遇見那個我朝思暮想的人,可惜她已經不是我當年熟悉的那個宇辰,原本總是陽光的她染上了陰鬱的色彩,笑容也不再屬於我了。

我想這一切都是我害的吧?





下班後我並沒有直接坐公車回到家裡,而是多坐了幾站到宇辰開的餐廳附近,宇辰大概不會想見到我的,可是就算是一眼....就算是一眼也好,我好想看看她。

漫步走在綠園道上,從我這裡就能看見餐廳前排隊等著用餐的客人,這樣的話她一定很忙碌吧?原本還期待能在外頭就看見她的身影的。

我喪氣的回頭,眼前朝我走來的人卻讓我停下了腳步,愣愣地看著她。

她在我身前幾步處停下,手上拿著一個牛皮紙袋,看起來像是剛辦完事的樣子,對我露出了微笑,「嗨。」

出乎我意料的和善,我頓了一下,隨後也回:「嗨...」

「和男朋友來吃飯嗎?」

「不...不是的。」

「那就是一個人來吃飯的囉?」

「我....我是來找妳的。」結果還是說出來了....

她眼神閃爍一下,露出帶點興趣的神情說:「呵,先進來吧。」

她的背影讓我突然的感概起來,要是當年的我們,肯定是一起牽著手走的。

她帶著我一直走到三樓,那是她用來作為私人休息室的地方,偶爾忙得抽不開身或是太過疲累的時候她都會在這裡休息。

她遞了杯熱茶給我,自己也泡了杯綠茶後在我對面坐下,用著愜意的姿勢在等待我開口。

「宇辰....妳最近過得還好嗎?」

「妳來找我應該不是想問這些無關緊要的問題才對。」冰冷的語調說明了她的情緒,我從未看過如此冷漠的她。

「難道妳就沒有什麼話想對我說嗎?」我略顯激動的說。

她像是認同般的點了點頭,「我是曾經想過如果我們還能夠再見面的話,我一定要好好問清楚為何妳當初要拋下我,而在離開之後又是去了哪裡....」接著嗤笑一聲,「不過在真正見到妳之後我卻什麼都不想問了,既然大家都有了各自的生活和另一伴,那麼我也不該再提起過去的事情。」

「可是我....」我還想出口解釋,被不耐煩的她打斷了。

「可是什麼?」她的態度逐漸變得不太友善,連一開始的笑容也消失了。「不管妳想說什麼,一切都已經太遲了。」

「宇辰,聽我說好嗎....」見她想起身離開,被逼急的我立刻站了起來拉住她的手,卻被她狠狠地甩開。「宇辰,我真的很對不起....」

「閉嘴!」她睜大雙眼怒吼著,那眼裡充滿著對我的恨意。「陳郁凡,不要讓我更討厭妳。」

門外傳來鞋跟踏在階梯上的聲音,隨後來人打開了門,是換上了日常服飾的季穎。

「咦?郁凡?」她露出疑惑的神情。

「前輩....」我默默地退了一步,視線卻還是忍不住往宇辰身上飄。

宇辰的身子還因動氣而微微喘著,但是在看見季穎之後她收起了剛才不善的氣息,眼神流露出滿滿溫柔的摟過她。

「好像打擾妳們敘舊了呢,對不起吶。」季穎傷腦筋的摳了摳臉頰賠笑道。

「沒關係,我們話也說完了,對吧?」宇辰笑了笑,在最後的問句時直直盯著我,用眼神告訴我是時候該離開這個地方了。

我咬了咬唇,匆忙的道了別後就快步離開了那個地方。










「郁凡,這個.....這個是要送給妳的。」在旅程結束後,回程時宇辰從包包裡拿出了一個精緻的小盒子,裡頭是一條項鍊。

「今天是什麼特別的日子嗎?」我驚喜的接過盒子,笑著問了身旁傻笑著的大狗狗。

「也沒什麼....不久前就想送妳了,只是一直很不好意思拿出來,想說趁著我們第一次一起單獨出遊,在最後給妳一個驚喜。」她搔了搔頭,靦腆的模樣讓我笑得更開心了。

「這個很貴吧...?」我看了眼盒子外的品牌標誌,這個牌子的飾品價錢可都不便宜呢。

「別擔心,我一直都有在存錢的。」

雙眼感動的閃爍著,我撩起長髮,將盒子交給了她。「幫我戴上,好嗎?」

「嗯!」她用力地點頭,替我戴上了項鍊。

我靠回她懷裡,拉過這個大木頭的手摟在我的腰上,她的驚喜讓我備感甜蜜的蹭了蹭她胸口,有感而發地說:「宇辰,跟妳在一起真的很幸福。」

「真的嗎!?」她樂不可支地說,同時也把我抱得更緊,像是恨不得融進她身體裡似的。

「笨蛋,當然是真的。」我擰了擰她的鼻子。

那天,我在火車上吻了她,而她用著羞赧的笑容對著我說:

「郁凡,我愛妳。」







我也愛妳.....

淚水隨著我崩潰的情緒奪門而出,我輕撫胸口前溫熱的銀飾,在上頭落下一個吻。

我從來沒有丟掉過它,而這也是我被送出國後身邊唯一和宇辰有關的東西。

在我二十歲那年曾經趁著學校放長假時回家一趟,發現房間裡所有和高中有關的東西都被人給丟掉了,抽屜裡原本擺著好幾張和宇辰一起拍下的紀念照也都消失無蹤,房裡只剩下從小到大的成績獎狀和運動項目的獎杯.....

我所剩下的,就只有當年宇辰送我的這條項鍊了。

如果時間能回到那個時候,並且永遠停在那個當下就好了。

如果當年的我,能夠多點勇氣.....

不過就像宇辰說的,一切都已經太遲了。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