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臺灣妖怪短篇 金鱗火焰鱷

Walker沃克 | 2022-01-18 03:03:47 | 巴幣 22 | 人氣 74


  這次的故事和上一篇有點關係,沒看過的我大致前情提要一下,上山採竹筍聯誼的我被蛇郎君看上眼差點被娶過門。但重要的不是我差點被娶過門,而是我成功跟其中一位女生搭上了線,但因為那條臭蛇害我每次要去約會之前都會出意外而泡湯,而事情解決的當下我終於可以去赴約了。
  我一開始有想過對方是不是抱持著不純的動機來接近我,像是直銷或是保險,但就算是這樣也沒關係,要知道人生有時候就是缺個機會,現在機會終於來了,傻了才縮,不過就是花點錢嘛,不心痛。更何況對方說不定真的對我有興趣,單身這麼多年了,總該來一次桃花了吧?

  抱持著魯蛇不怕開水燙的心態,我和對方來到了一間咖啡廳,一路和對方聊下來她都沒問起我家裡是不是有年邁父母或是對被動收入有興趣之類的話題,讓我有些放下心,不過大概聊了三十分鐘後,對方突然話鋒一轉,說有件東西希望我能看一下,同時拿出了一對金珊瑚耳飾。
  當下我就知道了,這是那種嘛,詐騙宣導影片常常出現的那種嘛,說什麼這是高價藝術品或是開運飾品啦,之後會漲啦,買到撞到啦,我都猜到了啦,反正我就是不配有美好的邂逅,哭啊。

  「這是受到詛咒的耳飾。」

  這個展開倒是超乎我意料,這就是2022最新的推銷話術嗎?

  但其實事情不是我所想的那樣,再跟對方聊的更加深入後我了解了,原來大鳥,也就是我朋友,當初在聯誼時有努力的介紹我,提到了我很常遇到這種玄幻的事,而對方才對我提起了興趣。
  這副耳環是她從剛過世的奶奶那拿到的,雖然樣式老氣戴不上,但她很珍惜收在身邊。不過在兩個月前,她開始斷斷續續做起了惡夢,通常是她溺在水裡沒辦法呼吸的情景,她有試著去找專業人士幫忙,但那價錢讓她有些卻步,之後聽到了我的事情,想詢問一下我的經驗。
  沒想到我這撞妖體質竟然還能用來把妹?我以前遇到的各種妖魔鬼怪們,我在這邊先謝過你們,果然人生中的磨練都是為了之後的美好。
  不過撞妖我內行,收妖真外行,她問我算是問錯人了,但我怎麼可能這樣回她?老子脫單就靠這次了!
  總之我先瞎掰了一些什麼珊瑚招陰氣引來四周孤魂野鬼,所以要把耳環收回去好好淨化之類的話把耳環收了下來,這樣之後就可以用耳環當藉口多次約她出來,我當下真的佩服我的聰明才智,反正真出什麼事就丟給我那當廟公的親戚,事情他作,妹子我追,應該沒什麼問題吧。

  當我結束了和對方的約會回到家時,我還是多少把那耳環拿出來端詳了一下,但我並沒有感覺到什麼東西,頂多摸起來涼了點,說不定她作惡夢只是心理作用,這樣就更好了,她一定以為是我法力無邊幫她解決,肯定會加不少分,到時候不管我要嘿嘿嘿還是哈哈哈都隨便我了,就這樣我把耳環隨意放在一旁後便抱持著下流的思想入睡了。

  當我再次睜開眼時,我人正坐在一艘小木船上,四周是一望無際的汪洋。

  Oh Shit,看來不是心理作用,這耳環真的有問題。

  我深呼吸了一下很快的就冷靜下來,不過是做個夢而已,更慘的我都遇過,所以我直接躺在船上準備睡他個第二輪。
  但當我準備躺下時,船便開始有不正常的晃動,我緊抓著船的邊緣張望四周,但風景跟剛剛沒兩樣,海面依舊風平浪靜。
  下一秒,有什麼東西從下方把船用力頂起,我就這樣被頂到了半空中接著掉進了海里,死鹹的海水迅速灌進了我的口鼻,一股強烈的窒息感傳來,我掙扎地揮舞著雙手,但是抓不住任何的東西,就這樣往漆黑的海底沉了下去,更要命的是我竟然醒不過來。
  很快的,我連揮舞雙手的力氣都沒有了,就在我覺得我要死掉的時候,我看到了一簇金黃色的亮光在遠方亮起,接著那亮光往我迅速靠近,同時越變越大。我下意識的伸出手,以為那是我的列祖列宗顯靈來救我的。

  但是當亮光越來越靠近我之後,我才發現那是一頭五公尺長的巨大鱷魚,牠全身佈滿著金色的鱗片,絢麗的就像陽光灑落,而且明明是在海中,牠身上卻燃著微微火焰。
  我當下心中大喜,覺得自己有救了,接著應該牠應該會像兒童動畫眼的一樣把我背在背上帶回去吧?但是對方卻完全沒有減速,高速往我衝來,而且不知道為什麼,我總感覺牠好像在生氣?我還來不及思考,我就看到鱷魚張開了血盆大口,裏頭佈滿著森白的尖牙,光是用看的就讓人心頭一凜。

  嗯,看來不是來救我的呢。

  這時明明已經筋疲力盡的我不知從哪又生出了力氣,死命地游離那頭鱷魚,但是我還沒游出兩公尺,對方已經把我吞入了口中。
  我當下大叫了一聲,從床上坐起來大口的喘著氣,從窗簾透進來的陽光告訴我已經醒來了。我用發抖的雙手摸了摸胸膛,一顆小心臟正撲通撲通的跳著,同時身上的衣服也幾乎被冷汗浸濕了。
  我再次回想了剛剛的夢境,尤其是最後的那一段,在被鱷魚吞入口中的同時我感受到一股憤怒,而且我對那感覺有那麼一點熟悉,就是那種生氣,憎恨,又帶著些許無力跟不甘的那種感覺……對了!就像上次遊戲出了限定女角,我沒抽到我朋友卻抽到,所以我只能眼睜睜看著我老婆躺在別人手機裡的那種感覺!
  看了眼放在床邊的耳環,再結合我長年的撞妖經驗,我勉強猜到了是怎麼回事。然後我一邊下床準備去浴室沖個澡,一邊發誓這輩子不再去看Discovery鱷魚紀錄片的同時我卻腳下一滑,重重的摔到了地上,我在地上痛苦翻滾的時候才發現地板不知道什麼時候全溼了,而且這水還是鹹的!一定是那臭鱷魚搞的鬼!

  最後我的左手骨裂了,醫生說要兩個月才會好,對方看到了我用繃帶固定的左手便心急的關心我,我當下心中暗爽,但我還是故作帥氣的裝沒事,同時問她奶奶當初這副耳環有沒有跟什麼東西配套?
  她想了想,回說這耳環沒有特別跟什麼東西搭配,都是跟其他首飾收在盒子內,不過盒子被別的親戚拿走了。我又問她盒子長怎樣?她回說沒什麼特別的,就是那種老式珠寶盒,不過上頭有用鱷魚皮裝飾。
  這下事情解決了,我便跟她說這耳環離不開那盒子,讓她把盒子拿過來,耳環收裡面就沒事了。
  她一開始半信半疑,但死馬當活馬醫,姑且照著我說的做,結果真的再也不做惡夢了。同時她知道了我的手受傷是因為那耳環,便說要補償我,正當我心想終於可以嘿嘿嘿跟哈哈哈的時候,她熱情的跟我介紹他們公司最新的健康保險給我,只要受傷有自費就醫紀錄的話不論大小都可以理賠,只要一個禮拜少喝一杯飲料的錢就可以享終身權益,另外骨頭的傷有可能影響後半輩子,建議我買一份長照險,再來就是為了我人生規畫,還有一份儲蓄險跟投資險可以推薦我,當下我只想哭,不是因為骨裂很痛,是心痛。

  結果她還是來賣我保險的嘛!

  

  『澎湖狂風暴雨,濤湧翻天。次日,波息浪恬,一魚長二丈餘,四足,身上鱗甲金色,邊有火焰奪目,從海登陸』——清.江日昇《臺灣外記》

  『西嶼有珊瑚二株,廣可四圍,長數丈許,水百尺深,赤色,下有魚龍守護,鐵網不可取也。』——清.崔灝《臺陽筆記.珊瑚樹記》

  『西嶼一青年,捕魚為其業。一日風雨作,誤入龍宮城。城中一龍女,貌美似珊瑚。青年心傾慕,龍女情暗動。龍王知消息,怒氣震四海。龍女化珊瑚,海中不見日。青年化魚龍,終生不得復。龍女心中悲,青年無怨悔。既珊瑚不見日,自身便為日,鱗片化金作燦日,通身燃火當熱陽,是為金鱗火焰鱷。』——《臺妖百錄》

  

  這次寫的是金鱗火焰鱷的故事,我個人很喜歡,因為很浪漫。故事大致是澎湖一名捕魚的青年有一天不小心進到了龍宮城,遇到了龍女,兩人一見面就一見鍾情,多次跑出來約會,那龍女他爸a.k.a龍王就不高興了,他女兒是高貴的龍,他們這種家世怎麼能跟這種沒車沒房的凡人在一起呢?所以就威脅叫他女兒跟那男的分手,龍女自然不肯,所以龍王就把他女兒變成一株珊瑚放在海底,青年就變成一條醜陋的鱷魚,這之後青年就守在龍女身邊,只要有人來採珊瑚,他就會出現攻擊。
  但其實火焰鱷是另一個故事,只是兩個故事都有鱷魚,很容易被聯想到一起。傳說有一天颱風過後,澎湖海邊爬上一隻六公尺長的鱷魚,除了金光閃閃瑞氣千條之外,身上還著火,居民看到了怕是惡兆,就敲鑼打鼓把牠趕回海裡。不過過了三天後那鱷魚又爬上岸,然後有一名居民看這鱷魚好像中暑,我是說看起來很好吃,就把牠帶回家三杯了。之後那一年施琅攻臺,鄭氏王朝就涼了。
  但我稍微改成了青年為了撫慰看不見太陽的龍女就把自己變成像太陽的火焰鱷,但一樣,一個故事各自表述,每個人看完後心中的想像都是不同的,歡迎其他各種不同的詮釋。

  老樣子,有任何建議或指教都請不吝分享,我可能不會回每一個留言,但我一定都會看,你們的每個留言都是我創作的動力,謝謝您的閱讀。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