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午夜时分

wWw | 2022-01-17 17:29:13 | 巴幣 0 | 人氣 32

“午夜的时候会有神奇的事发生”

“郑璎。” 一句轻轻的低语。 男子相貌绝佳,肤色苍白肌盛雪,头发与肌肤都是明月的白,不似凡人,瞳孔是红色的,整个人气质柔和,就像兔子一样,此时此刻男人低眸望着熟睡的少女。

少女熟睡,一头乌黑长发被月光照映着,显得如同丝绸一般,脸蛋贴在桌子上,桌上有张纸张,纸上写着 “昏昏沉沉无法苏醒。” 男人触摸着少女的乌发,浅浅笑着。

男子一身西装,戴着魔术师的帽子,手握着怀表,金做的怀表,怀表有一端可以固定住,可以看见金链子固定在腰带,时间停滞于十二点。

男人拿出金色怀表,细长的手指被白色手套包裹,手套材质也是极好的,绣着细细的花纹,只见男人拿起怀表查看,十二点整。
“砰” 的一下变成了雪白的兔子。
两只眼睛圆圆的看着面前的少女,顺便蹭了蹭。
说起来他现在在少女这里的原因也很奇妙。

谢致裘是他在人类世界的名字,他在人类世界的时候过得很奇妙。

他出生被判定得了白化症,父母更加关爱他,他是他们第一个孩子,但他们父母不知道自己的第一个孩子并不是地球人,他来自宇宙的一颗星球。

他一开始处于失忆状态,活了十七年,在这里他有家人,有生活,也有一个女朋友,那就是郑璎。

他们在一起是郑璎追求他的,他其实在生活中很安静,郑璎每天都买牛奶送来他们班,他不喜欢纯牛奶,也不喜欢郑璎,所以郑璎送的多半是进了垃圾桶,但是郑璎不气馁。

她总是拦住他的去路,讲一些胡言乱语 “我今天遇到了你了但是你没有理我。 ”
“要是可以的话我一定变魔法把你变成一只兔子。 ”
“你真的好像兔子啊好漂亮。 ”
“喂喂真的不能理我一句吗?”
每次只有她一个人胡言乱语,但其实,他的内心正在松动。

爆发的临界点是在运动会的时候郑璎跌倒了,那个时候不知道为什么,他只有一个想法,就是冲上去拥抱她。

谢致裘他第一次这么担心别人,边想着边把人背了起来,郑璎很小一只,很轻。

他发现,郑璎头发上有着一个很小的,胡萝卜发夹。

他们在一起顺理成章。

但是,谢致裘运气就是不太好,出门被车撞了,恢复了记忆,什么都想起来了,他是假死状态,他想。

因为他每天十二点会自动变成兔子,变成人类的魔法有点困难,通常要等到第二天的十二点才能施展变成人类的魔法。

他也不能出现在所有人的面前,唯一值得庆幸的是,他还能够陪伴郑璎。

他变成兔子的时候,在马路上,郑璎收养了他,他说 “不知道为什么觉得你长得特别像谢致裘,哦,他呀,是我男朋友。”

有时候会看见郑璎啜泣 “为什么谢致裘就丢下我走了。 ”

白兔也跟着低头伤心。

他才没有丢下她,他就陪着她的。

他发现郑璎的房间,有自己的照片。

有几张是自己在打篮球的,也有几张是团体照上的,照片里面都没有郑璎,不过他们交往的时候有留一张照片,他有些颓丧,早知道就多合影几张了。

郑璎房间也是白色调的,还有很多兔子玩偶,谢致裘怀疑郑璎喜欢他只是因为他有点像兔子。

郑璎有时候会摸摸他,有时候会抱着他,越了解郑璎,他越喜欢她,他很喜欢,这个人类。
谢致裘发现,他好像能够变成人类的时间越来越短了,他有些烦恼。

这次谢致裘变成人类了,在郑璎家附近,又是十二点,他看到了郑璎,很想抱一下她,但是谢致裘不敢,他不确定自己该不该上前,何况,要是变成了兔子该怎么办?

他没有上前。

但突然听到一个男声的声音 “你就这么非他不可吗?他已经死了,死了。 ”
男声声音很激动,正在这时,他也听到了郑璎终于崩溃大哭的说着
“谢致裘啊,那是谢致裘,你知道我喜欢他多久了吗?他就住在我家附近,我从很久以前就注意到他了,就连鼓起勇气追求他我也是深思熟虑的,放弃他不可能。 ”

“但是郑璎,他死了”男人慢慢的说着 “还是你只是不想接受我?”

“我不会放弃喜欢他,不会的,就算他被所有人遗忘。 ”

谢致裘想了一下,他在人类世界,过得是什么样子的,他好像挺聪明的,好像,爸妈很爱他,但是他有了个健全的弟弟,健全就是,不会跟他一样像兔子,也不必担忧他的眼睛看不清楚,皮肤会不会晒伤,他没有想出一个所以然,他知道他现在不开心,那就勇敢一次吧。
突然谢致裘拿出一根黑色魔杖,隔空挥了几下,凭空出现一副兔子面具,他戴上,冲出来拥抱了属于他的女孩。

“谁啊你是”有一道男人激动的声音,而这时谢致裘挥挥魔杖,男人倒地。

“他怎么了”郑璎有点不敢置信眼前的一切,只见男人把面具拿下,带着微笑对着郑璎说 “胡萝卜小姐,我回来了。 ”

郑璎拥抱着谢致裘,仿佛置身梦境,只见谢致裘拿着魔杖挥舞,他们飞了起来,漂浮前往了游乐场。

游乐场很漂亮,一切如梦似幻,郑璎更在乎的是此刻搂抱住自己的这双手它的主人。

魔法让游乐场开始动了起来,他们开始玩着不同的游乐设施,要是时间永远停止在这刻就好了,这时他们想的是一样的,最后谢致裘拉着郑璎去坐了摩天轮,随摩天轮的攀升到了最顶部,谢致裘偷偷施了一个魔法变出了烟花,他搂著郑璎,两个人有默契的相视一眼,随着烟花的绽放,吻得热烈。

砰。


谢致裘变成了兔子,郑璎看着这只,跟自己家里那只兔子极像的白兔。

“郑璎,郑璎。”
这个时候突然有一道熟悉的声音,郑璎不自觉想要靠近,走过去是一位身着白衣的护士。

“怎么又乱跑啊,我找了你好久。” 一位护士拉住了郑璎,郑璎看到谢致裘,但谢致裘现在是白兔,没有办法救她。

“医生,我女儿会好起来吗?”一位有些皱纹的妇女满脸焦急。

“太太,患者情况并没有改善,我不能给你保证,但她很大的机率一辈子只能这样了。 ”

“亲眼目睹自己的男朋友怎么死的也太惨了。 ”护士A说着。
“听说,那个男的被车碾了好几下,尸体都烂了。 ”护士B应。
“但她总是说着自己男朋友变成了兔子。 ”
“这是这个月的第四次啦。 ”
“真奇怪呢。 ” “是啊。 ”

郑璎看向窗台,有一块老旧的怀表,上面停滞于十二点整。

记得有一次,谢致裘在学校表演魔术,佩戴的就是这块怀表。

午夜时分(完)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