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季雨

wWw | 2022-01-17 17:13:55 | 巴幣 2 | 人氣 26

醒来的时候看见的是白色的天花板,浓重的消毒水味道,这里,应该是医院。
那么我是谁呢?是的,我失忆了。
但我知道,我叫寄雨。
从医院初来,一路上没人发现我的存在似的,讨厌,无视人干嘛,给点眼神也好啊,别当做我跟透明人一样嘛。
熟悉的地方,我走到学校了,这应该是我的学校吧?
啊,下雨天,人真少啊,现在好像是雨季,我没带伞,幸好是我来到学校后雨才下大的。
一路上路人都无视着我,想起来了,我好像身体挺差的,几乎不出医院,偶尔去学校,没人认得我正常吧?
“喂”我听到一个清冷低沉的嗓音在唤着,下意识转头,声音距离我并不远,我看见一个身高比我高半颗头的男孩,长得很清秀,颇有一股瘦弱书生的意味,挺好看的白白净净,看着挺小的,大约高一吧,毕竟我不算特别高挑。
我歪着头,看着这个没有表情板着一张脸,蹙着眉,手中握着一把透明的伞,看着似乎发育期的小男生,他是唯一一个没有忽视我的人。
“你在叫我吗。 ”我问着
“嗯,叫你”少年依旧冷淡说着他问着 “你为什么穿着病号服来这里。 ”
哦,原来我穿着病号服啊,怪不得没人搭理我,肯定觉得我是神经病。
“我刚从医院出来,莫名其妙走到这儿了。 ”
“莫名其妙?谁会莫名其妙穿着病号服来学校。 ”我有些莫名羞愧,我说着 “我失忆了,然后就莫名其妙走到这儿了,我想,我也是这里的学生。 ” “黎散。 ” “什么?”我疑惑道。
少年顿了顿 “我叫黎散,我只是觉得有点奇怪,并没有其他意思。 ” “没事的,我叫寄雨。 ”少年把雨伞塞给我,然后他头也不回的走了。
算了,我穿着病号服,去什么学校呢?我想着。 然后跟着熟悉的感觉走到了一栋房子前,我想着应该是我的家吧。我掏了掏衣服口袋,果然有一把钥匙。
一开门一股灰尘的味道,像已经许久没人居住了,啊,什么都没有。
我换了一身衣服,我不太想去学校,有了今天的经验,让我感到很尴尬。
我闲晃着,没有遇到几个人,现在这个点大部分的人都在上班上学,不奇怪。
我走到了一座公园,景色挺雅致,看着阴森森的,我却感觉无比放松,对了,也该去还伞了。 我又走去了学校,蹲在附近一棵树下,等着黎散。 我看见那个少年一个人走着,看起来孤零零的,旁边许多少女看着他,如同饿狼看见小绵羊,想到这个画面我笑了出声,而黎散的目光也随之而来,我顺势将伞递给他,说了一句 “谢谢。 ”而少年回复着我 “你难道不觉得奇怪吗。 ” 奇怪?什么奇怪,我在心里碎碎念着。“路过那么多人,完全没有一个人看你,而是一直盯着我。 ”我顿时感到被悟了,对啊,为什么都没人看见我,除了黎散。 我就说了 “可你看得见我。 ”
黎散说着 “我八字弱,身体又特别差,还有心脏病,从小就能看见别人看不见的东西”见他转了转眼珠子,突然换了一副表情讥笑道 “比如阿飘。 ”我感到毛骨悚然,不会吧,我该不会是只阿飘吧。 他继续说着 “你喊一下那个人。 ”黎散手指着一个路过的男同学。
“喂”没人应,我上前拍拍他的肩膀,他只是一哆嗦,跟旁边的同学来了一句 “我突然觉得这里怪阴森的,快回家吧。 ”
我垂头丧气着,突然肩膀感觉到了重量,是黎散。 他的手也很好看,修长白皙,很是秀气。
我眼睛顿时发光 “你看,黎散,你不就可以碰到我吗。 ” 黎散不以为然,说着 “也许是因为你怨气比较强?” “我没有什么记忆,醒来就是在医院,然后感觉记忆慢慢涌上来,很慢很慢的那种。 ”他说着 “没事,你无聊的话... ”他顿了顿 “或许能找我,上学挺无聊的”
“小屁孩,不爱上学。 ”我吐着舌头做着鬼脸嘲笑他。 “因为我都会了,太无聊了。 ”
“我不信!” “不信随你,我心脏病,小时候都不来学校的,然后就待在家里,请家教教。 ”
“好吧”我作罢了。
“你长得挺好看的”我认真说着。
“我也觉得,我对自己认知一直特别清晰,我是一个帅气优秀的男性。 ”他面无表情说着
“不要脸。 ”我吐槽着。
“不过我要是死这么早也太可惜了吧,毕竟我这么好看咯。 ”他没理我。
我在他旁边 “喂喂喂” “理我理我”
“你好吵”他瞪我一眼。 “你能不能帮我查一下这个学校有没有叫寄雨的人啊,寄礼物的寄,雨天的雨,就是我的名字。 ”
“哦,我还以为你叫鲫鱼。 ”
“神经病。 ” 我太唾弃这个小男生了,但无可奈何我得求助于他,因为我总不能整天跟幽魂一样吧。
我又回到家中,看见了许多东西,有很多瓶瓶罐罐的药,有许多纸张,阴森的涂鸦,剪烂的娃娃,而这个家似乎只有我一个人居住,因为里面所有置办的东西实在太少了,少得可怜。
我应该是一个孤单的人吧,我思索着。
死了除了那个小屁孩也没人看得见我,真讨厌。
所以我还是溜去找那个小屁孩了,姐姐我需要一点生人的注视。
我一大早在学校等着他,毕竟幽灵不用睡觉嘛,活力满满的,虽然我已经翘辫子了,哦,真惨。
黎散对我说 “你怎么成了鬼还打扮的花里胡哨的。 ” 我愤恨咬牙切齿的说着 “爱美是女人的天性!女鬼生前也是女人。 ”
他笑颜敞开 “挺好看的。 ”那可不,毕竟我生前肯定也是个大美人,我兴奋说着 “你知道吗,我生前已经高三了,这是我最近想起来的!”
“比我大两岁呢,姐姐。 ”黎散人设崩了吧,震撼了我,我说 “滚蛋,突然叫什么姐姐。 ”
“那阿飘呢。 ”黎散说着,我整个人炸毛一样,生气, “谁阿飘,你全家都是阿飘。”
“姐姐想来我家啊?”他笑着,逗我。
之后我的日常就是,努力回忆,偶尔逛逛,虽然什么都不能干,还有去学校看黎散。
我叫寄雨,今年高三,父母离异,平常一个人独居,身体不好是后天的,一个人住的时候我并没有照顾好自己,有很严重的精神焦虑跟抑郁,并不喜欢说话,没什么朋友。
“啊,我可真惨” 我跟着黎散抱怨着。 然后说着 “你查到了吗?我的资料”
“你的学籍已经注销了” 黎散说着,我突然感叹 “我还抱着一丝侥幸以为我只是灵魂脱离了肉体什么的,回去了就好好生活啊。 ”
“没事的,姐姐。 ”黎散一字一句慢慢说着。
我的记忆力很多都恢复了,多半是那些杂七杂八的琐碎小事,我就天天跟黎散分享着,黎散也没有什么朋友,因为他心脏病,被家人过度保护,估计除了我这只鬼,也没人能跟这个大少爷靠特别近吧,但是吧,得亏黎散心脏还是有些强大的,没有被我吓死,对此他只是轻飘飘的回应一句 “习惯了。 ”多么可怕的发言啊。
“我活着的时候没有谈过恋爱。 ” 我大声说着。 “所以呢”黎散挑眉问我。
之后我们很少在学校一起了,因为黎散怕被当成神经病,所以我们都在黎散家。
“我好想谈一场荡气回肠风花雪月的爱情。 ”
“跟我谈啊,姐姐。 ”黎散又这幅欠揍轻浮的语气了。 “我也没有谈过恋爱哦,姐姐。 ”
震惊,他居然对阿飘出手。
懒得吐槽了。
“我不是畜生,高一的小弟弟。 ”
一切如常,我的记忆除了为什么过世,一切都恢复了,然后,一件大事就到来了。
黎散心脏病发了。
幸好他家总有佣人管着他。
他醒的时候问我 “姐姐,谈个恋爱吧,再不谈或许我们可以下辈子投胎一起谈了,我可能也要成阿飘了。”
“那谈吧”我快速回复,没有一丝犹豫。
跟鬼谈恋爱,他黎散肯定是世界第一人,他会跟我一起看烟花,看海,只能抱抱亲亲,一个人半身在棺材时才能看见鬼魂触碰鬼魂,我想黎散就是吧。
这样子的恋爱居然还能维持大半年,黎散也高二了。
我记起自己的一切,但我就像是看了个故事一般,没有亲身经历的感觉,我跟黎散说,我死的好像蛮惨的。
黎散抱了抱我,说着 “姐姐,没事的。 ”于是我哭了起来,突如其来的眼泪,不止黎散,我也困惑。 我让黎散找了找报纸跟资料,我是他的学姐,时常在那间医院,因为我身体不好,出院的那天,我被绑架了,他们将我的头摁在冰凉的水里,让我保持清醒,毫无人性的施虐,我只是运气很不好,刚好遇到了一个疯子,是啊,什么都没做错,只是,就是这么不幸的遇到一个神经病。
我好像越来越透明了,黎散的怀抱也慢慢感受不到,我突然想起,我应该说点什么,于是我说 “再见。 ”我有一种预感,我要不见了,寄雨,寄雨,我被杀的那天下着季雨,一切都很巧,好似告诉我,我本来就该死,一切就是这么顺理成章,而我也彻底消失。
你会记得我很久吗,就算没有一张合照,这成了我最后的念头。
我看着黎散,我看见他也红了眼眶,你会记得我的吧,我会的,我大喊 “我投胎了也叫寄雨,你要找到我,黎散。 ”
下辈子再一起谈一场普普通通的平凡恋爱吧,都不要这么苦了。
那个好看的少年依旧一个人,今年他高三毕业了。 “姐姐,我今年比你大了。 ” 黎散看着远方淡淡说着。“喂,黎散,来拍毕业照了”班主任的声音非常宏亮。 “知道了”那个黎散露出浅浅的笑容,慢洋洋的走过去。 而皮夹上多了一张照片,背后写的是2021. 7.25雨。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