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遇安

wWw | 2022-01-16 23:18:05 | 巴幣 0 | 人氣 15

那是我第一次遇见纪安,秋天,已经过去三年了,我今年已经二十八了呀,真快。
我不记得同事的喜好,不记得前女友的喜好,不记得朋友宠物是什么动物,不记得常用的牙膏牌子,但是我记得纪安那天衣服的颜色。
秋日漫漫,红棕色染红了树叶,热腾腾的烤红薯,大声吆喝卖板栗的摊贩,我在公司旁的公园散步,午休,太阳暖暖照射,我看见了一个栗色卷发,长得就像仙女一样的女孩,她一身搭配很适合秋季,拿着画板,在公园花花,我记得她,她身上穿着驼色风衣,长得颇为清冷,我鼓起勇气向她说 “那... 那个... 你好,你是画家吗。 ”我结结巴巴的搭讪,一切搭讪来自于那个公园景色很不错,她的画具看起来很专业。
那个女孩笑了出声,跟我说着 “不是不是,业余爱好。 ”笑着,特别好看。
我那几天都会去公园,也会跟她讲话,我知道,她叫纪安,我跟她说画完能不能给我看看,她给了我联系方式,说画完拍给我看。
纪安的朋友圈全部都是画作,我翻着,一零年的时候开始出现了一个白衬衫的背影,然后是只白猫,香槟杯跟餐具,成双成对,到后面只有一个戒指,再来是符合一年四季的画作,我想,纪安也许也有过深爱的青春。
纪安的画作很棒,风格很特别,我是一个设计师,也学习了很久,我赞赏她的画,也给了建议,她并没有生气,反而很开心,我问她 “难道你不会觉得我指指点点很烦吗?”毕竟没有人喜欢一个人去批评自己哪里做的不好,包括我。 而纪安说着 “人生难得寻一知己,而且我有缺点,你提出我就改进,这很不错啊。 ”我们成为了亲密的朋友,秋天可以一起享用一块红薯,我帮她剥板栗,我们一起投币购买红豆汤,说起来我与她不曾有过开始,也不曾约会,倒是一起取材找寻灵感,我们一起去看许多色彩缤纷的风景,一起画出这个世界的某个角落,心灵上的亲密无间,谁能想到呢,我们没有成为情侣,反倒成为了知己,但我爱纪安。
纪安有过一段轰轰烈烈的爱情,她说她特别主动追那个男孩,是她的学长,他们高二在一起的,纪安是一见钟情,看,我们多么相似呢,都是一见钟情,她说的时候看不出感伤,反而笑的温和,不生动不明艳,而是一种玫瑰衰败凋零的凄凉又温和。
倒追学长很顺利,但是一起没有成为恋人,反倒一直是朋友,高二在一起之后,纪安会给他带便当,会吐槽今天作业真多,会一起做些幼稚的事,他常常指出纪安哪里画的不好,教导他,他们度过了一整个玫瑰色的青春,后来一起同居,一起喝香槟彻夜长谈,一起养一只猫咪,他们不但是最佳爱人,还是最好的朋友,纪安说 “分开那一天,很冷,是冬天,北京下着小雪,原来现实真的能够杀死爱。 ”
他们分开了,没有出轨,没有不合。
那天他回来对着纪安说 “分开吧。 ”分开吧,一句话堵住了一切,多少次的陪伴跟爱都不作数了 “为什么”纪安说着 “为什么要分开呢。 ”
她又摇了摇头说 “那个时候,我们很年轻,没有考虑很多很多,他说,他不能跟我在一起,他没办法对我负责。 ”
“可是我没关系啊”说着,她的哀伤好像藏不住了,我想替她擦去那一滴一滴剔透温热的泪水,而我已经做了,我很想抱她,她只是笑了笑说 “没事,继续吧”
他太穷了,他早熟,他有努力工作,但他还想养纪安,但是结婚生子太远了,就算纪安说没关系,没关系,真的没关系,他也坚持要分开。 傻纪安,现实不会杀死爱,他只是不够爱你,我很想这么说,但这句无法说出口,纪安跟我挥手,说着 “下次见啊,我从那天开始就已经当他死了。 ”
是的,她很坚强,纪安是我见过最坚强的人,她一个人继续漂泊在这座城市,一个人奔波,一个人住着小房子,努力坚持下去,虽然我也不知道她在坚持什么,但是看着那个逐渐变小的人影,我也只是笑了笑。
纪安有一天突然跟我说,她要走了,不待了,她没有说原因,而她再也没有给我发过消息,而我也没有再给她发消息,我在想,万一她把我删除了呢?这两年,我就这么一直过我自己的,当做纪安未曾来过,我遇到了我的女朋友,她是我的同事,她跟我表白,我就顺理成章跟她在一起了,不过只有三个月,我无法对她敞开心扉,而她也只是笑着祝福我,遇到一个能够敞开心扉去爱的人,哦,不会了。
不会再有让我敞开心扉去爱的人了。
想到这里,我终于给纪安发消息,我说 “你最近过得好吗?” 没有被删除,我的心里除了惊喜还有忐忑不安,然后放下手机去工作,而到我完成工作,她也没有回复,我就继续,下班,回家,睡觉,凌晨的时候,手机震动,我看见她回复了 “我很好,怎么了?”
“我想问你,当初为什么不继续待在北京了。 ”
“啊?这个啊,他结婚了,是相亲认识的,之后我就没待在那了。 ”
这个回答得很快,很快很快,我回复着 “抱歉。 ”她也快回复 “没事儿,过去了。 ”
她怎么可能过得好,过得好就不会凌晨发消息了。 我问她 “你在哪呢?” 她也很快回着 “我回老家了” “你老家在哪”我问着,我知道,我在她回复云南的时候就想好了,想好我要做什么了。

我们彻夜长谈,我做了这辈子最冲动的一件事,买了一张去她那的机票。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