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犬夜叉X夜叉姬同人文】那時候的諸葉

小盜 | 2022-01-16 23:05:17 | 巴幣 0 | 人氣 108

( 這是為 半妖夜叉姬弍之章15 寫的極短篇 )

他突然剎住跳躍的腳步,轉而蹲下身,放下背上的妻子。

「怎麼了?」阿籬不明所以地看著他。
「那邊好像有東西。」犬夜叉先撇頭望一下父親的巨大骨骸,又伸出手,回頭指向他們正奔走的這條小路:「阿籬,妳先過去吧。看到第一個岔路走左邊,然後再走右邊數過來第三條,然後看到我每次都會尿尿的那顆石頭繼續直走。」

「知道了,那我先過去囉。」阿籬點個頭,轉身繼續往前跑,聽起來剛才從天空落下的不是什麼危險的東西。

犬夜叉看著她的背影,仰起頭,深深地嗅一次空氣。
他再低下頭,兩行淚水也忽然跟著滑下。

其實犬大將遺骨那邊沒事。
媽的 … … 他心想:殺生丸那混蛋也來了,絕不能被殺生丸看到我的臉!

犬夜叉被風送來的氣味攪得越來越不知所措,一大堆畫面忽然湧進腦海。


「這個怎麼皺巴巴的?!」當時的他好像有點被嚇到。
「新生兒就是這樣。」楓婆婆捧著剛清洗完的嬰兒走過來,犬夜叉伸出雙手,瞄到自己的爪子,又趕緊甩一下袖子,把手掌縮進火鼠袍內。
被褥裡的阿籬滿頭大汗,似乎想笑又沒有力氣。


「啊 … … 」
聽見阿籬微小的驚呼,犬夜叉起腳一躍,落在她身邊,視線也直落她懷裡的嬰兒。
「沒事沒事,」阿籬微微笑著,說:「你看她的鼻子,一直動個不停,還自己找到我的乳頭。」


「哇哇哇哇哇哇~~~~~~」
「好乖,好乖~」阿籬一邊搖著女兒,一邊喃喃自語:「這孩子妖力應該只有四分之一吧?」
「『四分之一』?那是什麼?」楓婆婆搶走犬夜叉的話,同時端了一大碗混合許多野菜肉類的營養料理擺在阿籬面前,並拿出另一個裝有生肉的鍋子給犬夜叉,說:「犬夜叉,明天不要獵這種東西回來。」
「噢。」犬夜叉端起鍋子嗅了嗅。


「好臭啊!」
此刻,他只有一個想法:阿籬都怎麼弄的?
刺激的味道令他頭暈目眩,過去幾天阿籬都是自己處理,但現在正巧阿籬去珊瑚家了。

沒時間想那麼多了!
犬夜叉脫下女兒的衣服,盯著沾滿糞便的屁股。
總之,不能被那些野獸妖怪聞到!
他湊近那對小屁股,伸出舌頭就開始舔,他的腦袋被臭味攻擊到漸漸空白,意識也漸漸變得薄弱,他靠意志力硬撐,不管怎樣要把這堆會引來敵人的東西吃下去。

「犬夜叉,你在做什麼?!」不久,他聽見阿籬的聲音,聽見她又噠噠噠地跑出去,抬了一盆水進來。
「振作一點,我先幫你把臉擦乾淨。」


「寶寶的名字想好了嗎?」珊瑚問。
「嗯啊,就叫四半妖!」犬夜叉稍微舉高女兒,看著她好奇又開心地不停向周遭抖動鼻子。
「等一下,我不要。」阿籬趕緊出聲,接著慢條斯理地說:「我在封印這孩子的妖血時想到了,妖怪之血能保護她卻也會讓她失去理智,很像雙面刃吧?就叫她 … … 」


一陣強勁的風撲了過來,把犬夜叉從那些畫面中拉回來。

等一下該跟諸葉說什麼?他擦乾眼淚,開始往前走。
「要不要飛高高?」、「我抱妳去散步」、「帶妳去找阿籬喝奶」這種的,諸葉肯定不愛聽了。


他沒想到自己的腳程比腦袋打轉的速度更快,一下便追上阿籬。

就在前方數公尺,阿籬正抱著那抹嬌小的紅影。

那抹紅影最近一次從人頭杖池出現時,正與一隻狸貓坐在時代樹前望著邪見撞樹。

不過沒看到殺生丸,奇怪?算了,不管那麼多了!
犬夜叉再次確認淚痕已擦乾,然後擺出自認從容的神情,撇過臉,一邊搔著頭,一邊緩緩走過去,又喊道:「喂,阿籬,那邊什麼都沒有!」

他緊接轉過臉,佯裝詫異地睜大眼,並刻意「嗯?」了一聲。


「 … … 老爸。」他看見她微微開口。

這次,不只氣味,風連她的聲音一起送過來。


犬夜叉感覺腦袋再度一片空白,差點忘了臨時想到的計畫,好不容易才又擠出預備好的話:「妳該不會是諸葉吧?」

他就只想好這句話而已,接下來該怎麼辦?

總之,先靠近一點吧。
犬夜叉一個踩腳,跳到母女倆身邊,讓直覺幫忙製造下一句:「真是的,妳哭什麼啊?」

「說什麼呢,」阿籬放開諸葉,雀躍地回頭:「犬夜叉,是諸葉啊!」

… … 是啊,是那對眼睛。
犬夜叉凝視著諸葉的臉,嬰兒時期他就注意到了,諸葉的眼睛跟阿籬一模一樣。

犬夜叉想伸出雙手,但那股殺生丸的味道再度引開他的注意力。
他下意識地轉頭,對旁邊兩名陌生少女嗅了嗅,終於解開疑惑。

「我還在想從剛剛就一直聞到殺生丸的氣味,原來是妳們啊!」

「殺生丸的氣味?」阿籬好奇地問。
「她們是我的同伴,」諸葉笑著介紹:「永遠和剎那。」

「诶~~~」這回答讓阿籬嚇了一跳:「那麼,難道說 … … 妳們是小玲的女兒嗎?」她認真打量起兩位少女。

「是,」雙子一齊點頭,剎那更完整地回答:「小玲是我們的母親。」

「诶~~~都已經長這麼大了。」
阿籬頓時想起那時的景象,興奮地說:「我是幫妳們接生的人喔!」

犬夜叉看見諸葉微微睜大眼,一臉「原來是這樣啊」的表情。

「阿籬小姐嗎?」永遠替諸葉說了出來:「原來是這樣啊!」
「咦?妳怎麼知道我的名字? … … 」

犬夜叉望著阿籬朝永遠走過去,視線立刻飄回來,落在諸葉身上。
諸葉的目光也從阿籬的背影移過來,直直看著犬夜叉的面容。


諸葉的鼻子一直對著他振動,那些畫面也再一次擠進犬夜叉的腦海。

… … 是啊,只要她醒著,鼻子總是這樣一直聞著四周。


他接著板起臉孔。
喂,諸葉,妳說點什麼吧?因為我還想不到要說什麼。
他露出獠牙,喉間嗚嗚低鳴著,如此暗示她。

但他卻看見諸葉也瞪起雙眼,張口亮出獠牙,同樣自喉間發出低鳴,好像在回應:你想怎樣?!有話快說!

… … 是啊,這傢伙什麼都學!

犬夜叉想起那一天,當村中的野狗此起彼落地嗚嗚叫時,被褥中的諸葉 (當時還叫四半妖) 猛然睜開雙眼,阿籬以為女兒要哭了,伸手想摸摸她的頭時,卻看見諸葉本能地嘟起嘴,發出吚嗚吚嗚細弱的嚎鳴。

他傾身靠向諸葉,同時讓自己的表情更加兇狠。

妳快點先給我說點什麼!妳早就學會講話了!

只見諸葉不甘示弱,同樣靠了過來,差點撞上他的額頭。

老爸!你到底想幹嘛?!


「等一下,你在做什麼?!」這時,阿籬的聲音從一旁傳來:「犬夜叉,別做蠢事了!跟諸葉說點什麼嘛!」

犬夜叉彷彿被戳破氣勢,他硬著頭皮開口,結巴起來。
「我 … 我知道,現在 … 現在正要 … 說啊。」

「真是的,諸葉妳也是,好不容易才見到爸爸的!」永遠附和。

諸葉的傲氣也被削減,一樣用強硬的語氣結巴回應:「我 … 我知道啦!」


好吧!還是我先說好了 … …
犬夜叉慌忙之中,想到了那幾句話:「要不要飛高高?」、「我抱妳去散步」、「帶妳去找阿籬喝奶」。

可惡 … … 都不對啦!
最後,他脹紅著臉,勉強開口:「妳是諸葉 … … 對吧?」

諸葉也難為情地紅著臉,回道:「你是老爸 … … 對吧?」

然後咧? … … 犬夜叉的腦袋又空轉起來。
怎麼會這樣?以前明明跟她很有話聊的,隨便說句「拜託妳快點睡著」都會讓她更高興地揮手亂踢。


唉 ~ 阿籬總算看不下去,邀請永遠一起介入。

阿籬繞到犬夜叉身後,永遠也悄悄走近諸葉背後,兩人互使眼色,同時伸出雙手,一起推擠前方紅色的背影。

「你們要害羞到什麼時候?!」
「你們要害羞到什麼時候?!」
犬夜叉與諸葉撞在一起時,兩人聽見阿籬與永遠如此異口同聲。


這一撞,讓犬夜叉先愣了愣。
他隨即低頭,望向諸葉,看到她呆呆地眨一下眼。

… … 對了,那時候諸葉總是這樣撲在他懷裡,總是這樣仰頭看著他。

犬夜叉想起來了,那時候他很常說 ──

──「來吧,爸爸抱一下。」


這句話現在沒什麼不適合的,犬夜叉露出笑容,將雙手伸過諸葉腋下。

「來吧 … … 」

他一個使勁,把她高高地舉了起來。

不過,犬夜叉不敢打直雙手,把諸葉舉得太高。
因為他又突然忘了,現在的女兒不需要擔心不小心扭到哪裡。

「不過,妳跟嬰兒的時候差好多喔!」犬夜叉笑著說。
「嗯?」諸葉發懵地應了一聲。
「妳長了好多肌肉,諸葉!」

聞聲,諸葉不禁露齒而笑。
「嘻嘻 … … 」她笑出聲音,自豪地伸出食指搓搓鼻子。

犬夜叉再將她緩緩放下。

只是他的視線,捨不得跟著離開諸葉。


諸葉仍然仰著頭,她眨了眨眼,雙眼看進父親那一對金眸。

咦?我好像有印象 … …
好像曾經像這樣,被這樣的眼睛看著。


接著,犬夜叉不想再考慮太多了。
他憑著直覺,張開雙手,緊緊地抱住她。

「諸葉 … … 」他閉上雙眼,用下巴感受她柔軟的髮絲。

算了!想到什麼就說什麼吧!

「我跟阿籬每天都會聊到妳,說我們總有一天會再次相見。」
犬夜叉說著,忍不住用臉頰左右擦揉她的額頭。

… … 是啊,以前也是這樣揉著她的額頭,阿籬有一次看見後,也常常學他這樣玩,諸葉總是被他們惹得一直笑。

「我們一直都在想妳。」

諸葉也閉起雙眼。
奇怪?這是什麼感覺 … …

可惜,她當時還只是個嬰兒,能記得的非常有限。
這一刻感受到的,似乎是前所未有。

… … 是一種很特別的溫暖。


而且,這股暖流敲開了她心底的某一部分。

她開始啜泣,將臉埋進犬夜叉的胸膛。

「嗚 … … 嗚嗚 … … 」

原本還想掩飾一下,沒想到一碰觸父親的胸口,在心跳聲清楚傳入耳內的那一刻,她忽然潰堤。

「嗚啊啊啊啊啊啊 ────── 啊啊啊啊啊啊 ────── 」


犬夜叉更加用力地擁著她。

以前像這樣的時刻,他總要做些鬼臉,也要有規律地搖晃,甚至需要帶她去森林亂晃打轉很久。

如果那些麻煩的方法還有效就好了 … …

幸運的是,仍有別的東西留存時效性。

稍晚,犬夜叉跟阿籬領著三個女孩來到一座樹林,大家坐下來休息時,諸葉說她很想睡覺,因為被吸入黑珍珠前消耗了不少妖力。

犬夜叉再度將兩手伸過她腋下,把她拉來自己盤起的雙腿上,諸葉一臥倒,立即沉沉睡去。

就像以前在森林亂晃稍作休息時,她一躺在自己腿上,立刻進入夢鄉。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