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Nirvana~再次轉動之時 1:2:7 歡迎回來

Der Sehen | 2022-01-16 23:00:03 | 巴幣 20 | 人氣 72


1:2:7        歡迎回來
 
        身體在冰涼的液體中,眼前的光亮像是夜空中朦朧的月光,又像海面上波動的月亮,然而那是從海中看見的圓月,因為此刻我身在海中,只能看著光芒遠去,細碎的聲音從下方傳來,明明像是滿布房間的蟬在鳴叫,但是所有的話語都明確地傳達了意義。
 
        「『我想活下去!』『我不能拋下他們…』『我還有必須完成的!』『我沒辦法成為…』…」
 
        隨著下沉的深度,那些話語更加喧鬧,就像是在暴風雨中的木筏上,雷鳴、巨浪、狂風不停作響,但是身體處在海床上伸出的無數手臂,全身上下被不知名的人形生物包圍,像是簇擁著迎接我。
 
        這些生物是人類嗎?那麼被迎接的我又是…
 
        「慕曦你別再說了!」女性尖銳的嗓音在大樓中迴盪。這個聲音直接將我的意識拉回現實。
 
        就算小時候把她的布丁吃了,她也只會笑著計劃復仇,就算無法達到她心中養母的期望,也能關起房門才開始無力的吼叫,就算面臨生死攸關的背叛與襲擊,依然面不改色完成自己的職務,然而慕曦說了什麼之後,姊姊的表情就不再冷靜。
 
        「慕曦你說了什麼嗎?」
 
        從慕曦說要告訴姊姊有關契約的一切的那一刻起,腦中就成了一片混亂,像是魚群被海豚趕到海面,將一片汪洋變成沸鼎,緊密的包圍圈讓思緒無法在腦海流動,就像困在一座海中迷宮等待窒息。
 
        「我把有關■■的事都說了,你現在的情況也是因為■■,大概就連思考都沒辦法。」
 
        某兩個字被雜音給替換了,是幾個字來著,是因為那樣吧,那是什麼樣。
        應該是沒聽清楚,剛才是慕曦在說話還是姊姊回答我了。
        「可以再說一次嗎?」
        「已經試過多次了,聽不見也沒關係,只有這樣你才能正常的生活。」
 
        什麼很多次?要想起來才行,到底忘記了什麼?這不該是現在要思考的問題,該回家了。
 
        「嗯,慕曦我們該回去了。」
        我向慕曦伸出手,她溫順的回握,在她指甲上的傷痕不知道什麼時候消失了,原本黏成一團的黑髮也回復柔順,而她的表情像是將不愉快一吐為快,但是看著我的雙眼有著某種擔憂,像是查覺到我有疑問,便轉向身後對姊姊說。
        「曹雨妍你不回去嗎?」
 
        姊姊低著頭縮起肩膀,月光照到她的雙眼時能見到星辰般閃爍的光點,大小不一的灰色圓班出現,集中在姊姊的鞋子前方的地面。
        「雨妍好像是累了,慕曦我們就等一下吧。」
        姊姊不會在我們面前哭泣,她只是想睡了才流淚,畢竟現在應該很晚了。因為是那個曹雨妍所以我必須這麼想。
 
        「這些事絕不能帶回曹家。」姊姊抬起頭,她的雙眼如同月亮一樣明亮皎潔,她的聲音一如既往堅定。
        慕曦走到我面前,氣勢與剛才完全不同,昂首挺胸對著姊姊說。
        「這些就是在曹家發生的事,你說不要帶回曹家要怎麼辦?事實是無法消除的。」
        「消除的方法不就在那裏嗎?不論『事實』重複多少次都無法在他的腦中發生,或者那是不斷重複地消除『事實』。」
        姊姊說話時將視線移往我身上,她現在說的事和我有關,但是完全想不出原因。
 
        慕曦又繼續向前走了,一直到距離姊姊只有半步之遙才停下,俯視著姊姊。
 
        「你要是忘了,不就和我們一樣只能無力反抗接受他到來,你知道這代表什麼嗎?」
 
        「沒有必要反抗,這最終是對我們、對曹家有利的。」
 
        「你是因為恐懼所以屈服嗎?還是只想繼續待在你的世界裡,你寧願就這樣結束也不願醒來嗎?」
 
        她們倆人對視著,慕曦用凶狠的眼神瞪視他人還是第一次,她總是藏起純黑雙眸,因為她知道眼睛是靈魂之窗,她不想讓人看見藏在其中的秘密,也不願看見他人的醜陋。
 
        姊姊與平時的氛圍不同,那個會在道路上邁進,只憑雙眼就讓對方因為不安而移開視線的那個姊姊,姊姊的雙眼雖然沒有移開,但是她的眼眶堆積著淚珠,彷彿眼前是她的惡夢。
 
        她們是不是在我恍神時交換了人格,不久前慕曦還坐在地上,不過慕曦是要反抗什麼的到來?不反抗的姊姊被認定為膽小鬼,她們是在說反抗『事實』嗎?雖然不知道『事實』是指什麼?但是我應該要阻止他們吵架。
 
        「不管你們為了什麼在起爭議,現在時間都不早了,你們不想回家嗎?」
 
        盡可能拉長聲音讓她們注意,以玩鬧的語氣將她們的目標轉於到這,在討論重要事情時有一個語氣輕浮的聲音插入一定會讓人火大。
 
        然而她們仍然對峙著,就像彼此的視線化成一根針刺入彼此瞳孔。
        「他說的對,你需要休息才能找到正確的答案。」
 
        對峙結束了,從姊姊的眼眶中滑下珍珠般的淚滴,流過雙頰從下巴掉落,地面的水滴中有著月亮,月亮周圍飄動著魔力,雖然強大卻如微風緩緩吹起,就算是情緒不穩也依然是姊姊,一切都在她的控制中,這些水滴在她的腳邊畫出法陣。
        
        「再見了。正確的答案就在這裡。」
 
        「我曹雨妍與曹家訂下契約,要忘掉這一切,回應我吧!為了曹家永遠的純淨。」
 
        話音落下,光芒在眼前閃爍,構成的光牆為成圓,將姊姊的身體完全遮住。
 
 
 
        「那之後發生什麼事就沒有記憶了,只記得雨妍自言自語把我叫醒,然後…」為什麼醒來後會想到要叫約納斯來呢?不過也沒有別的選項了,養母現在不知道在哪裡?而且姊姊不會想要被養母知道自己受傷。
 
        「你忘了雨妍被襲擊的事嗎?」
        纏著繃帶的慕曦在教堂花園的長椅上,聽著我述說自己記得的事情。
 
 
 
        大約半小時前醒來的她,一看到躺在身旁的姊姊就氣喘不止,那模樣就像是恐慌症發作的過度換氣,不過在察覺到我站在她身旁的那一刻,她的表情就凝固成微笑,微笑像是一層冰,朦朧了她的情緒。
 
        「可以陪我出去走走嗎?」她纏著繃帶的手抓著我的衣角,抓著衣角的手像冬天的樹枝,被霜雪包裹著卻仍有生命。
 
        「你可以動嗎?」也許該讓慕曦好好待著,等約納斯來看她的傷勢才對,但是她在姊姊身邊因恐懼而顫抖,依附著的微笑不久就會剝落吧。
 
        「可以,雖然昏迷了一陣子,但是已經恢復了。」全身繃帶的樣子沒有說服力,慕曦依然執意要起身,站在地上的那刻,細微的尖聲從她口中衝出,或許她身上大大小小的傷口都開口抗議,要自己的主人停下腳步。
 
        「可以扶著我嗎?讓我習慣一下。」還沒說要同意,慕曦就倒在我身上,從她的黑髮中吹來的香氣,混雜著花香與鐵鏽味,啜泣聲在耳邊隨著她的顫抖傳來。
 
        「可以。」於是我只是將手伸向她的後腦勺,讓她的穩穩的依靠在肩上,一如這十二年冒充她的父母,陪在她身邊讓她依賴。
 
        「對不起…我想離開這裡。」
        「那就去花園走走吧,我剛才去看了一下,現在正是這座花園最好的季節。」陽光下一片紅色的花海,教堂中心的花園如同盛夏豔陽,在大地上點燃了火,生命胡亂的綻放了。
 
        「嗯,好呀。」慕曦的聲音有點遲疑,或許是對花園不感興趣,但是看到花園心情會變好吧。
 
        看到花園的慕曦沒有預料中的喜悅,坐在長椅上的她只是淡淡的說「花園很漂亮…而且沒有人在這裡。」
 
        「他們倆個現在應該在休息,畢竟處理你們的傷勢花了不少時間。」
 
        「有機會的話會向他們道謝的,但是他們沒有問什麼嗎?」
 
        「他們沒有多問,而且我也不清楚,怎麼了嗎?」
 
        「沒事,這樣子最好,你沒有想問的嗎?」
        慕曦這樣問一定是有想說的話,也許是想要告訴我她們是被誰攻擊了,或著是因為能找到她這件事讓她困惑,所以就告訴慕曦前天所發生的事。
 
 
 
        「雨妍她…她是…」
        慕曦也想不起來嗎?那就沒有人知道姊姊是被誰襲擊了,應該是身體狀態還沒恢復所以難以喚起記憶。
 
        「你應該很久沒吃東西了,我去準備吧。」她被帶走了整整一天,時間也快到中午了,是時候準備點食物了,約納斯會讓我用廚房吧。
 
        起居室的配置和十二年前一樣,一面排列整齊的書櫃,角落的一張木椅,在一張圓桌前,桌上的咖啡被抬起,莊嚴的神父先生依然翻閱著聖經。
 
        「早安,約納斯。」
        「你今日為什麼面帶愁容呢?」
 
        約納斯的語氣一如往常的沉穩,如同巍然青山的姿態坐在木椅上,祥和的樣態給人帶來安全感,而他一眼看出我有心事,讓我想著該不該向他傾訴,但是我也不知道有什麼可以對他說出口的。
 
        「應該是因為還沒吃早餐吧,可以借用這裡的廚房嗎?」
 
        「可以,教會永遠歡迎你。」
 
        「謝謝你約納斯。」
 
        「你只需要向神道謝就好,對祂所賜予的一切心懷感謝的接受。」
 
        看著冰箱裡上的便利貼,腦海中浮現的是紅髮的少女,菲在便利貼上寫道『孩子歡迎回來,冰箱裡的食材都可以用,因為沒想到你會回來,所以沒有準備很多,如果不夠的話再跟我說。』
 
        冰箱打開,眼前的是各色食材,彩椒集齊了各種顏色,生菜已經超出常識中的品種,辛香料從蔥薑蒜到香茅、荳蔻、茴香一應具全,而最引人注目的是那顆未曾瞑目的魚眼,視線從保鮮膜中死命地向外射出,那眼神就像還沒認知到死亡便已斃命。
 
        菲所謂的沒有很多是什麼意思?難道她要再買一台冰箱嗎?都過這麼久了還沒學會人類的價值觀,也許是因為她不常出門,不論原因是什麼現在只要懷著感謝接受就好。
 
        雖然要處理那條魚也是可以,但是現在只想做個簡單的三明治,方便慕曦在中庭食用,雞蛋、生菜、番茄都找到了,主菜的部分要用什麼比較好。
 
        「找到了。」
 
        在魚的這一層是肉品區,把魚搬開就找到火腿、德式香腸、雞腿排,用這些來當主菜吧。
 
        看了這些食材感覺起來和昨天早餐差不多,不過慕曦昨天不在,而且這次要煎出金黃酥脆的雞腿排,先灑上鹽與胡椒,再用刀切斷筋,確保肉能在鍋子上展開,讓表皮都能接觸在鍋面上,小火逼出油脂讓雞腿排能酥脆又不油膩。
 
        另一個鍋子就簡單做個烘蛋,雖然和昨天一樣但是有加入德式香腸,為烘蛋增加了脆口的與香氣。
 
        因為組合在一起會太厚,就分成雞腿排和烘蛋兩種口味,在麵包上都是用芥末醬,可以讓整體風味變得清爽。
 
        保鮮盒被三明治填滿,放進手提籃裡有種野餐的氛圍,就這樣提著去花園。
 
        花園裡鮮紅的花朵綻放著,隔開了兩名少女,他們和昨晚一樣互相看著彼此。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