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魔女 第二集 第六章 03 餓狼

曉時逅 | 2022-01-16 20:21:04 | 巴幣 0 | 人氣 57


「辛苦了。」
看著手中的空間儲存器,男子這麼表示。
「沒這回事。我只是將伊蒂絲努力完成任務的成果交給首領你而已,並不會辛苦。」
「妳有和伊蒂絲一起去迷宮吧?」
「嗯。」
「那就值得我說那句話。」
「感謝首領願意這麼說。」
「司徒靜。」
「屬下在。」
「在這裡請別叫我首領。」
「那屬下該叫你什麼?」
「張三。」
「遵命。」
「還有。」
「嗯?」
司徒靜抬眼以疑惑的目光看著張三。
「在這裡也不要單膝跪下。路過的人會覺得很奇怪。因此,在這裡妳就用對普通人的方式對我就好。」
張三以眼角餘光瞥著路過的路人。雖說他們在射氣球攤的後方,但路人依舊可以透過掛滿娃娃的架子的空隙看到張三和司徒靜。
「屬⋯⋯我明白了。」
說著,司徒靜站了起來。
「老闆,我要玩射氣球。」
隨後,他們聽到這樣的聲音。
「妳先等我一下。我還有話要和妳說。」
「嗯。」
言落,張三便去招呼客人。他收了客人的錢,並將飛鏢交給他後,回到了司徒靜這裡。
「妳來到這裡時,有感應到魔物的氣息嗎?」
「嗯。但很微弱。因此,我就不理牠了。」
「那麼,妳有看今天下午的新聞嗎?」
面對張三的問題,司徒靜想了下,說:
「我和伊蒂絲在冰店吃冰時,有看電視牆播報了一則大魔物塞壬吃光餐廳內所有人的新聞。難道你想說的是那頭大魔物就在這條娛樂街?」
「嗯。那氣息確實是牠的。只不過牠不知道用了什麼方法,使自己的氣息變得微弱。我猜牠隱藏了自己的氣息。但大魔物的氣息不可能全部藏住。因此,漏了一些出來。」
「和我說這些的用意是?」
「我希望妳能去消滅牠。」
「這算任務?」
「嗯。不過因為塞壬是大魔物,所以建議妳和伊蒂絲會合後再行動。」
「嗯。」
迷宮都市,娛樂街,第一區——
在這區的一角,一群年輕人走進有著「網紅KTV」之稱的KTV。這家KTV顧名思義就是只給網路紅人來的地方。一踏入這兒便能看見紅、藍、紫、黃四色交織而成的大廳。這些以LED燈裝潢起來的景色,猶如踏入宇宙那般。
這群年輕人在櫃台和櫃台人員確認完預約資料後,便朝同樣以LED燈裝飾的走道走去。拐了彎的一行人走進一間時尚奢華的大包廂。這間大包廂的藍色LED燈有著流線型的設計,給人一種在遊艇開生日派對的真實感。
「昱杰,你來啦?」
坐在沙發上滑手機的男生,看著這群年輕人集團的老大,道。
「羅哥都來了,我能不來嗎?」
被喚作昱杰的男生,坐在羅哥的身旁,開口。
接著,他拿起桌上的紅酒,啜了口後,說:
「打算幾點開唱?」
羅哥看了眼昱杰帶過來的那批青年紛紛入座,說:
「晚上吧。晚上唱歌才有那種FU。」
「也是。」
聳了聳肩的昱杰,如此表示。
這時,門外傳來「叩、叩」的敲門聲。
聞聲,昱杰和羅哥互看了彼此一眼。然後,昱杰開口詢問。
「你還有邀誰嗎?」
「就你和你的朋友們而已啊。」
「那就是櫃檯小姐囉?但她來幹嘛?」
「誰知道。你去看看啊。」
「好。」
說著,昱杰站了起來。他走到門口打開門後,看到一名有著淡綠色長髮的美麗女子對他莞爾一笑,道:
「請問我可以來你們這裡唱一首歌嗎?」
聞語,昱杰的雙耳顫了顫。
——好聽!她的聲音太好聽了!我從來沒有聽過這麼好聽的聲音!讓她進來唱歌那是完全沒有問題的事情!
「沒問題!小姐請。」
在心裡暗忖了一會兒後,昱杰把門開到最大,接著做出一個非常紳士的「請進」動作。那標準的請進動作,不禁讓人懷疑昱杰是不是做管家的。
「謝謝。」
美女對他甜甜一笑,然後以優美的步伐走進包廂。她的步伐不像參加舞台走秀的模特兒。沒有那種為了專業而磨練出來的專業感。有的只是一份讓人感受得到美好的自然感。這份自然感宛如走在清晨的植物園中,會感受到的涼涼微風,以及各式各樣花朵散發出的芬芳馥郁。
她,給人的感覺就是如此的美好。
而這種美好的感覺也俘虜了包廂內所有男生的視線。從她一踏入包廂到拿起麥克風站到眾人面前,都沒有改變過。
「請你幫我隨便點一首歌。」
美女看著坐在點歌簿附近的男生,開口。
「啊,好。」
從美女豐滿雙峰移開視線的男生拿起點歌簿,然後翻了翻。接著,他操作著遙控器,讓點歌機發出前奏曲。美女將麥克風移至唇前,而後開口唱起男孩幫她點的歌。還不到一分鐘,包廂裡所有男生都像是老人癡呆似的張嘴流著口水。
接著,美女停止了歌唱,而後朝門外呼喚。
「可以進來了。」
門「咔嚓」一聲被打開後,出現在美女面前的是一名披著紅黑披風的男子。這名男子有著西方人的面孔,以及往後梳的髮型。但端看她和魔物一樣亮紅的雙眼,就知曉他不是人類了。再看看他那身打扮,迷戀吸血鬼的吸血鬼迷應該看一眼就知道他是誰了吧。
沒錯,「牠」就是大魔物——德古拉。
「把他們全吃了吧。剛睡醒的你,需要多多補充人血,才能成為可靠的戰力。」
美女的話聲方落,德古拉便以迅捷的動作衝向一名青年,而後咬破他的頸動脈,讓鮮血噴得到處都是。
牠吸吮血液的動作宛若一頭飢餓已久的餓狼。但不管牠吸得多大力,甚至都在青年的脖子上嵌入深深的齒痕,青年仍然不做任何反應的以茫然的眼神呆望著天花板。那模樣極像失去靈魂的空殼屍體。但青年明明還活著。
將青年的血吸乾後,德古拉往下一名青年的身邊走去。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