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二手索米與垃圾指揮官V》第四十六回.「眾望所歸的英雄!」

飛空動煙雪 | 2022-01-16 18:50:48 | 巴幣 338 | 人氣 233

連載中《二手索米要與垃圾指揮官成為第一!》
資料夾簡介
「指揮官您好!」 兔耳(?)少女向我敬禮:「索米KP/-31,報到。指揮官...請讓我在您的部隊中,繼續履行使命吧!」




《二手索米與垃圾指揮官V》
第四十六回.「眾望所歸的英雄!」



我不願意去接受這樣的戰果。

上天真的這麼殘忍?

讓一個好不容易取回光明、大有可為的年輕人輕易戰死?

為薩雪蘭準備的備份身體也用不上了。

「都叫你...多珍惜自己一點了。」我抱起少年靈魂最後駐留的軀殼,「為什麼不像自己說的那樣...躲到防空洞保命?」


為了掩護我的身份,連最後一滴血也沒有浪費。鬥鱗實驗的驚人結果、以及他和W對戰時的影像確實被儀器記錄下來,加上Mk23臨走前傳送的加密資料--

薩雪蘭.克魯格,你託付的答案我確實收到了,四片護心鱗只是通往最後一個致命點的前哨戰。

我沒有責怪你動用私刑的資格,因為你才是正確的,你的鮮血將為格里芬度過黑暗,我絕對...不會辜負你們的犧牲。

在W的眼中,阻礙行動的神代一弦與索米KP/-31都已成為歷史。

「老闆...你在天上肯定都看到了吧?你兒子將年輕的生命貢獻給了這間他曾無比嫌棄的公司,更從一個不懂事的年輕人逐漸成長為獨當一面的指揮官。就算犯了天大的錯,他無時無刻為贖罪而戰。」

我面向焦黑一片的紀念花園,口中仍然忍不住喃喃道,「他也沒有辜負你和Kar98K的期許,在最後燃燒生命、成為了引領格里芬的燈塔。」

徐舒羽一旁擦拭霜之華斷刃上的斑斑血跡,又走到仿生人面前、輕輕撫摸亮寂靜的臉龐。

「吶...老闆,你看見了吧?」

我的眼淚止不住,索米和妹妹們也替犧牲者們升起火焰,將遺骸一一點燃、化作焚燒後的火光,如夢似幻的微弱光點,就像是數以千計的螢火蟲所構成的星海,將殉國的英魂化作照亮天際的繁星。

索米扭過頭、像是不堪重負的淚流滿面,她恐怕是在場眾人中最理解薩雪蘭的人。

戰術人形們聽到兔子的哭聲、即使身上傷痕累累,也不禁伏地痛哭,悲戚的聲浪彷彿一首震撼人心的安魂曲,直到黎明前的寒氣被旭日驅散後才得以停歇。

太陽會再升起的。

我、和弦、索米與NO.1、2、3協力將骨灰妥善安葬,徐舒羽也將花束放在薩雪蘭與亮的棺木上。

簡單隆重的葬禮結束了,徐舒羽在那之後一直跟著用真核面具假扮士官長的我。

冷靜透徹的思緒,將所有的線索排開,下一場戰役將宣告人類文明的存續。

「你、你在忙嗎?」她諾諾問,十根手指頭在胳膊上撓啊撓的。

「剛好有點時間。」

「...我們又要搬家了嗎?」

「傷腦筋啊,畢竟這裡已守不住。」

正規軍很快就會轉移僅存的兵力與機甲,隔離牆經過屢次重大打擊,多數防禦設施已被白色勢力破壞。

「以前我和姐姐老是在搬家。」徐舒羽潸潸淚下。

「也許,這是最後一次了。」

「我不想害他,我真的沒想過要殺死他,為什麼...所有的事情都這麼不順利呢?」徐舒羽一臉想哭。

「舒羽,別自責了,HP-35才是幕後黑手。」

「...棒棒糖。」

「啥?」

「可以給我一根棒棒糖嗎...」

「和弦--」我看向身邊的後勤官。

「我立刻就去準備。」

餵食也是一種安慰人的辦法?

算了,只見徐舒羽舔了舔葡萄口味的棒棒糖,「假如那天我沒有陷害姐姐,說不定我們現在還能見面。假如那天我沒有答應K2的要求,也許死的就是我、而不是我想保護的姐姐...亮也不會...」

「保住了妳,舒穎一定會感到欣慰,所有的錯誤就讓它們成為過去吧--」

雖然幽若的仿生人犧牲自我的舉動令我意外,當初徐舒穎的做法確實過於衝動,冷靜之後的她肯定很後悔讓妹妹同陷險境。至於舒羽為了強迫姐姐留在地球的作法也不可取。

兩姊妹都犯過錯,我能理解因為私心而釀成大禍的懊悔,但最痛苦的人依舊是她們自己。

「自從聯合軍方囚禁姐姐的時候,我的心就已經不乾淨了...」她的丁香小舌不斷舔拭糖果,好像沒吃飽的樣子。

話說,原來徐舒羽是在失落時吃甜食調適心情的類型?

「在鼓起勇氣回到這裡時,我就已經有不被Mk23、M99原諒的心理準備。」徐舒羽口中流出脆弱的聲調,臉龐因為情緒波動而發熱泛紅。

「這就對了,再怎麼難受也要坦誠面對。」

「嗯,我不會再做令自己後悔的事,HP-35既然控制我,我也要她為這些悲劇付出相應的代價。」

「戰爭結束後的新目標,找到了嗎?」

嘎吱嘎吱--她把僅存的糖果咬碎,像是不假思索的脫口而出,「我想去找遠在宇宙之外的姊夫。」

「噗哧...」

忍不住!我終究還是忍不住笑了。

這傢伙和她姐姐其實很像,乍看之下有點成熟,卻免不了孩子氣的一面。

「有、有什麼好笑的啊!我可不是那種不知檢點、倒貼姊夫的女生,這是為了實現姐姐的願望!」徐舒羽羞赧得不知所措。

「我知道,這並沒有什麼好笑的。」我決定一本正經的擺POSE。

「忽然又變成正經男主角的形象了嗎?!下次我一定要畫你踩到香蕉皮滑倒...說起來在手術之前,K2要我提供一幅預言畫。」

徐舒羽的眼瞳慢慢聚焦在我臉上,「那幅畫對於即將發生的戰況可能有決定性的影響...神代...接下來萬事拜託了,我會以與生俱來的靈感去描繪你口中的美好遠景。」

一旁的和弦忽然瑟瑟發抖地指著後方,「神代指揮官...鬼...有鬼。」

「喂喂,妳們可是高科技安全承包商格里芬的員工...居然會怕鬼?」我用手指牽引風箏一樣的露西亞。

「所以那個像霧氣一樣的人形真的是.....幽靈?」和弦和徐舒羽同時縮到角落。

「她是聖女露西亞的意識體,靈異傳聞大多只是都市傳說。」

「聖女含冤的鬼魂...更恐怖了。」徐舒羽嘴角抽搐。

「都市傳說也可怕,每次查完資料就嚇得不敢一個人睡...」和弦像豎起毛髮的小貓一樣顫抖。

「......」

我無言以對,逕自來到地下的備份軀體培育室、將露西亞的「鬼魂」放入容器。

雖然我個人很喜歡恐怖電影,讓後勤官和預言畫師同時被嚇暈就不好了。大橘貓要是知道,估計也會模仿露西亞來給我一發天降正義。

大橘貓...

很快就能回去看妳因為缺錢而無精打采的樣子了。

「這樣一來,露西亞和FAL甦醒只是時間問題,W...這回將是最後的勝負。」

指揮部現在有上將指派的聖代殿子在,我不能隨便出現,因此只能在地下道另外設置一個「神代一弦(本尊)辦事處」。

徐舒羽把寫有「禁止和女員工調情」的牌子插在我旁邊,地方雖然簡陋,基本設備還算齊全,我摘下面具坐在電腦前思考。

和弦替我倒了杯茶,又問,「其實我還有一件事情不明白,帕拉蒂斯為什麼會突然退兵?W明明可以一口氣殲滅我們。」

「當然,除非有嚴重動搖白色勢力的原因...其中最有可能的是K2的背叛,但長期臥底十分艱難,如果沒有準備完成,她絕不會暴露身份。」

「你說得這麼輕鬆,是現在才動身去救K2嗎?」徐舒羽滿臉不解。

我搖搖頭。

「...徐二小姐,現在格里芬已經沒有人員可以給我們調動。」和弦遺憾地低著頭,她的擔憂並非空穴來風。

「我不行,但新上任的指揮官可以。」

「聖代殿子怎麼會聽你的?你打算恢復身份嗎?」徐舒羽擺手。

「即使我設法取代聖代,軍方高層會聽我的指揮?再說強行奪權、軍心大亂,又該怎麼團結眾人對抗帕拉蒂斯...這是薩雪蘭留給我的最大優勢,得在最重要的地方攤牌。」

「大家不是都認為神代一弦已經捐軀了?啊...」和弦想起什麼似的張開嘴。

「看來妳們也發現了,薩雪蘭的意外打亂了局面,情勢既然產生變化、計畫就得做出更動。」我沉思,「你們認為聖代殿子最看重的是什麼?」

「指揮官認識這名聖代?否則怎麼會知道?」

「仔細推敲,很容易得到答案...聖代是簡緹婭計畫的候選人,忽然從冷板凳被上將挑出,她會傾盡一切保住自己的地位,打從聖代上任那一刻起,我就已經把帕拉蒂斯出現叛徒的情報洩漏給她--和弦,格里芬戰況如何?」

「聖代小姐確實在半個小時前率軍出戰了!」和弦拿出平板滑了滑,喜出望外地說。

「我聽說她只會胡亂指揮...靠得住嗎?」徐舒羽端詳著資料面板。

「聖代能被上將選為格里芬的繼任者,絕不是愚蠢之輩,如果她真的失敗,軍方高層會安排她退休?聖代有自己的盤算,正規軍很有可能有讓她自信滿滿的秘密武器。」

W接下來會如何行動?聖代殿子又打算怎麼接招?

K2用意深遠,這最後一步我得好好盤算。

此外超弦號受損非常嚴重,兔子已經帶領技師嘗試修復。

「神代指揮官!不好了--」

索米和妹妹們緊張兮兮地的在空氣中比手畫腳,「那、那個...超弦號自己從胸口的晶體吐出絲、把包成一個繭就沉到地底去了!!」

我與索米、和弦、徐舒羽戴好真核面具、回到地面上,但私下行動不過多久就被軍方的巡查隊伍攔住去路。

「哎呀哎呀,我說過軍務由我接手,誰允許妳們在這裡鬼鬼祟祟的行動...通通逮捕。」聖代殿子從軍隊中走出,以大權在握的姿態耀武揚威。

「是!」只見格里芬隨行成員深施軍禮,腳步踏正、畢恭畢敬將和弦、徐舒羽的雙手縛在身後。

「指揮官,我們這麼做是有原因的,請我聽說...」我正要開口,士兵拿起拘束扣、將行動制住。

「住口,戰術人形的智謀比得上指揮官嗎?」

聖代殿子狠狠抽了我一個耳光、一副必勝無疑的神情,「我有萬無一失的計畫,今天將全面進攻無機原的敵軍本陣--」

「妳瘋了,這是讓大家去送死啊!」徐舒羽幾番掙扎,卻無法擺脫拘束扣。

「誰也不準質疑我的行動。」聖代殿子大為不悅,她板起臉孔,像是一把懸在半空的鐮刀,「將這幾名可疑的人物丟入水牢,等著看吧...等我率領軍隊凱旋而歸,上將會帶著全體人員迎接眾望所歸的大英雄!」




「在絕望時刻,脆弱的人類急需一個希望寄託。」

W坐在椅子上欣賞輝煌的戰果,神代一弦的頭顱給了牠勝利在望的欣喜若狂。

「軍方這名新的代理人有多少作為餘興節目的本事?至於K2...真是遺憾,妳原本有資格站在神的身畔。」

失竊的另一半設計稿正被叛徒帶出無機原的前線基地。

「神代的意外死亡迫使K2倉促行動是合理推測,為了接應她,正規軍需要派人攔截...還有一個問題就是死兆星的短暫失控。」

今天甚至有一段時間失去信號,但隨即恢復正常。

「神的護心鱗得重新長出,這攸關性命。」

W失去全部的鱗片、傷口更是前所未見的重,全身正被雪白絲線包成一個大繭,牠伸出手掌將思念體的沙漏倒轉而立,隨後整個人就被白繭密封了起來。

在被白色支配的黎明時分,K2手持突擊步槍、連連大破帕拉蒂斯的圍陣,緊急關閉的機關門對擁有空間系技能的她來說不足掛齒,子彈在敵軍中橫掃千里,如入無人之境。

雷射陷阱、都被輕輕鬆鬆地避過。

「後輩君,姐姐我也許適合拍特務電影喔?」

敵軍接近的眼睛,像是由滿山滿谷的螢火蟲變成了燎原火炬。

一攤攤生化士兵的鮮血染紅了隧道,皎潔的月光映出的不再是明河共影的景象,而是殷紅的生命!


創作回應

東堂隼人
殿子=墊子?[e20]
2022-01-17 00:22:50
飛空動煙雪
替人墊背的孩子www
2022-01-25 22:08:38
白煌羽
辛苦啦
2022-01-17 02:09:07
飛空動煙雪
謝謝白白~快過年了多吃點美食
2022-01-25 22:08:29
香蕉王
聖代好吃
2022-01-17 14:59:52
飛空動煙雪
聽起來就很美味(?)的妹子
2022-01-25 22:08:14
deadking
背後冒黑氣的索米:指揮官,聽和弦說,你讓舒羽小姐對你的「棒棒糖」舔來舔去的,可以和我到房間裡「好好說明過程」嗎?(被坑了的神代,瑟瑟發抖……)
2022-01-17 21:08:57
飛空動煙雪
結果棒棒糖細節還是被你發現了XD
2022-01-25 22:08:00
法林
從某方面來說是鬼嚇鬼[e5]
2022-01-17 21:11:03
飛空動煙雪
www
2022-01-25 22:07:45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