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懶人無罪──我室友是移動堡壘:〈4〉期待使人煎熬

月見桂 | 2022-01-16 18:30:01 | 巴幣 100 | 人氣 59

懶人無罪──我室友是移動堡壘
資料夾簡介
這是傲嬌特務軍官被KY懶人帶偏成保母的相識故事。

〈4〉期待使人煎熬



二十八天後──

也許是副官十分優秀,布萊克上手的速度比他想像中還快。

或許是怨念無處可發,也可能是終於有事做讓他手癢,即便他一開始不太願意,但該做的工作他還是會好好做、努力做、拼命做,刻不容緩,導致他昔日鐵面工作狂的封號再度流傳開。

這天,他去看一趟軍醫,因為他對自己的手抖很在意。

「相隔二十八天後發作?」一頭顯眼橘髮,軍醫叼根棒棒糖以二郎腿的坐姿坐在圓板凳上。沒有和年齡相符的穩重感,與布萊克的諮商師擁有同款平易近人的面容,但眼前這位的態度明顯輕浮多。「你的症狀還來得真是準時呢。」

「別鬧。」布萊克拿起桌邊的板子往軍醫頭上敲下去,無法克制的手抖讓他感到焦躁。「如果可以,我也想規律一點。不是說已經好了,怎麼又發作?」

「假如我猜得沒錯,你應該是因為這個消息吧。」揉揉腦袋瓜,軍醫打開平板,上面是士兵調度通知。「老哥說你的症狀觸發點之一是對菜鳥的恐懼。哈,不是手抖就是胃痛,還好這次只是手抖,可以藏,不是──」

一滴滴冷汗在額頭凝結成形,肚子裡一陣翻滾,布萊克臉色發青地離開軍醫室。走得匆忙,連軍醫都傻眼。

「欸不是,你鐵面長官耶。有必要怕成這樣嗎?」


§


今天有一批士兵被調過來。

儘管跟這裡的士兵一樣是已經歷練過應用期的跨區士兵,不是剛脫離培訓的實習菜鳥,布萊克不確定自己能否扛得住壓力。外加「移動堡壘」最近也會過來,在監督與被監督的雙重夾擊下,他緊張到整個上午都待在廁所裡。

誰曉得敵軍會不會突然襲擊。顧得住這麼多人的命嗎?縱使分配的兵力已是全境最少的,他還是相當忐忑不安。

「多回想讓自己覺得安心的時刻。」依照諮商師的囑咐,他閉上雙眼進入回想,坐在馬桶上深吸一口氣。

『聽著,布萊克。後輩是將來託付後背的重要夥伴喔。』

豎起食指,昔日在前線作戰的前隊長曾這麼對他說過。那道模糊人影背光站立,在樹林間回頭對他露出自信無比的耀眼笑容。

不只是全隊的支柱,更是他的心靈導師。回想從前的隊長,他懷念起跟在前輩身後的時光。即便再危險,卻比現在安心。

他緩緩將氣吐出來。

儘管副官的工作能力相當值得信賴,但他還是期望有個可靠的熱血後輩出現。

如果能來一個像前輩那樣的人就好。

他再次深呼吸,但被嗆到。

「好臭。」


§


王城七號出口附近──

藏身在森林邊界的巨樹底下,一台裝甲車正在待命,有兩個人在旁邊交談。

「您真的不需要乘坐嗎?」

「等我需要的時候,應該也沒用了吧。」

「說的也是。」西裝筆挺的男子神色緊張,他眼前的人卻只顧調整頭盔鬆緊帶。

「記得幫我把零食運來就好。」著裝完畢的黑色軍裝閃耀新衣的光澤,這是一旦穿起來走入軍營就幾乎沒有識別度的士兵制服。一小截銀白髮尾在頭盔下隨風擺動,說者拍拍男子的肩膀,比出大拇指。「不用擔心,我會認真看戲的!」

「不是看戲,是監督吧。」男子說得無奈。


§


寒棘區防線集合地──

「能否請長官示範開砲呢?」

布萊克不曉得是誰發出的聲音,他掃視整群剛調過來的士兵都看不出異狀。基於固定的標準作業流程,他也不好拒絕,畢竟示範本來就是流程裡的一環,即便手還在微微顫抖,他也只能硬著頭皮上。

來到標靶練習區,士兵推來一門依照使用者輸出魔力多寡形成砲彈的魔力砲管。

甩甩手,布萊克吞吞口水站到瞄準位置。

「指哪打哪,彈無虛發。有幸近距離看『鷹眼』親自示範,各位來點掌聲吧!」

竟然知道這個稱號?布萊克很意外再次從別人嘴裡聽到久違的稱號,但這並沒有增加他的自信。同樣的聲音再次從人群中傳出來,引發一陣熱烈掌聲,就好像是在對他說:請開始你的表演吧。

「看好了!」雖然是這樣說,但這只是他脫口而出的反應。突然往上堆加的壓力讓他的手抖症狀逼近一秒六點六下,連眼睛聚焦靶心都有困難。

一隻烏鴉從營區上空飛過,喊著:「南、南、南!」

此時,正在等待示範的士兵群裡有個抬手壓低半罩式頭盔,其銀白髮尾黏上像是食物的白色小碎屑,他張嘴的笑容裡露出一顆亮白到反光的虎牙……



================
※每天晚上6:30,日更連載試閱,預計PO到1/28
※歡迎動漫影視同好來留言,討論或推坑都可以唷~明晚6:30見>w<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