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天與空】幕間故事—治療變異之軀(二)

楓之法師艾雅 | 2022-01-15 20:00:06 | 巴幣 0 | 人氣 87


「想也知道不可能。」慶舉起白板,答得乾脆。

如果是六年前,慶好歹還能用知名音樂家和知名偶像藝人的兒子的身分試著申請一下,能不能過是另一回事,但是身為一個活躍於演藝圈的偶像,慶的父母都是名人的情況下,他的父母的死活,幾乎是無人不知的程度了。

他唯一能成功隱瞞的,只有妹妹失蹤這件事情。

即便是成功的偶像明星,他已經失去大部分的家產,加上身分比他雄厚的貴族實在太多,他申請的成功率比天還低很多。

天就算失去實權,從身分上來說,他還是一國王子,單單身分就已經比貴族還猛了,更不用說學習成績優異和強大的綜合能力,讓他毫無懸念成為特招生。如果現在換個身分,他還得賭一下自己會不會跟慶同班同寢。

有些事情,只有一個人住才有辦法做。

「呵呵,多虧單人房,我們才敢把資料傳給你啊!我根本沒辦法在自己的房間裡看那些資料,萬一室友裡面有間諜還得了。」

「不能把機密資料給修特和空看。」慶在白板上寫下自己的意見,點了點頭,贊成音之刃的話。

「好了,聊天到此吧,慶,你該吃藥壓制一下體內的狂燥因子了。」

「不想吃……」慶舉著白板,垂頭嘆氣。

「哈哈,這也沒辦法嘛!不吃的話你要花上兩個月才能把皮膚恢復過來耶!這對你的工作很不利吧?」
「豈止是工作?整所學校有一半的人是他的的粉絲,看見他的皮膚變成那樣,有多少人會嚇到?有的人可能會同情,但更多的可能是嫌棄,他三年來累積的人氣,有可能一夕之間垮掉。打悲情牌可以,但是不能現在打,現在這樣做反而會害慶被王室盯上。」

「從沒想過用悲情牌。」慶寫下這段文字後,站起來,拿起面具,在白板上寫下:「我去吃藥了。」


離開了辦公室之後,慶去藥室取藥,並未馬上吃掉,而是找了一位司機把他送回宿舍去。

吃藥之前,他還不忘特地聯絡天和音之刃,把剛才交待下去的事情寫在訊息上,之後才吃下藥物。

喝完水之後,慶馬上就躺在床上了。

意識開始變得模糊,腦袋開始發熱,這個藥物最大的副作用就是會讓人發燒和昏迷了一到三天,這三天他毫無防備,最容易被人解決,不過……身為一個大組織的首腦,怎麼可能什麼都不準備就傻傻回來這裡,他當然準備了好幾個保鏢守在房間外面。

房間內部有別的陷阱,除了他自己、天和音之刃能解除之外,其他人只要進來馬上被陷阱攻擊。

不知道睡了多久,當他再次醒來的時候,看見的只有天而已。

「醒來了?」天挑了下眉,放下手上的資料,說:「身體還好嗎?」

慶意圖找出白板的下落,但是他完全忘了自己放到哪裡去。

天把白板和筆遞給他,並扶著他,讓他坐起身子。

慶忍著腦袋的暈眩,寫下:「頭好昏……有頭暈的藥嗎?」

天似乎早就料到會這樣,拿起事先幫他裝好的水和藥物,一起遞給他,說:「等一下我有事情要報告。」
慶點了點頭,吃了藥之後,靜靜望著天。

「我有事情想拜託你。」

慶再次點頭,做了一個「請」的手勢。

「我可以帶月.佩達參加這次的任務嗎?我打算讓她看清楚偽魔獸的來歷。」

慶在白板上寫下:「原因?」

「大天使有知情的必要,這件事情是由於我們的失誤導致的,必須由我們親手結束它,為此先搞清楚狀況非常重要。之後月能不能對我下達殺掉偽魔獸的命令,全看她能不能冷靜和搞清楚偽魔獸的本質就算是人,殘害到其他人的生命仍有除掉的必要……她非常溫柔,但溫柔對戰爭毫無幫助。」

「你認為可以就可以。」慶寫下去句話,答應得頗乾脆。

「謝謝。」

慶下床,打了個呵欠,喉嚨有點痛,尚未恢復的喉嚨還發不太出聲音。

「天翼,東西準備好了嗎?」慶舉起白板,上面寫下這番話。

「是,聯絡好時間了,隨時都能準備跟對方交易。」

慶勾起嘴角,寫下:「我們回學校吧。」

「也是,你太久沒上學了,出勤很無險,老師很擔心你。」天苦笑著說道,把杯子放在流理台上。

等慶梳洗完成,換好衣服後,兩人一起離開偌大的雙人套房。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