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梅亞與我

veemon | 2022-01-15 15:19:22 | 巴幣 12 | 人氣 122


《梅亞與我》

       「親愛的,要起來了。」

       她甜美的聲音使我的耳朵痕癢,從一個甜夢跳到另一個甜夢中。我張開眼睛,迎接我的是一副標緻的臉孔。她碧藍色的眼睛拉住我的靈魂,粉紫色的長髮偷偷地爬到我身上。她玲瓏浮凸的身體,讓我精神翼翼。

       「午安,紀力斯。」躺在我旁邊的梅亞輕撫我的臉。她每天的撫摸,是我最佳的鬧鐘。

       「午安,梅亞。」

       我和梅亞起來,一同梳洗。我們形影不離,我們的親密程度,已經到達牙刷、梳子和毛巾會共用的地步。

       「仔仔,午餐準備好了!」我的媽媽在叫。

       我們梳洗後到客廳吃午餐,午餐是蕃茄意大利麵配雞鎚。然而,桌上只有兩份午餐,而媽媽已經在吃其中一份了。

       「……」

       我生氣了。媽媽又不幫梅亞做飯。今天難得不用上班,媽媽卻要惹我。

       「沒關係啦。我在減肥,不吃也可以。最多,我們分享午餐?」

       聽到梅亞這樣說,我的怒氣全消,好好地坐下吃午餐。

       「……玫瑰集團最近投得政府於馬鞍山的新發展計劃。玫瑰集團主席昨天開記者會,除了說明玫瑰集團在馬鞍山的發展大計外,更公開讚揚她的女兒梅亞,稱計劃書全由她撰寫……」

       電視新聞播出以梅亞為主角的得意報導。電視愈在報導,梅亞笑得愈甜美。

       梅亞是玫瑰集團主席的千金。她和我同齡,也是二十五歲,但已經在為坐下集團主席一事鋪路,開始主導各種項目。她本是貴族出身,外貌和身材非常出眾,加上聰明過人,所以她每次一出場,便搶去不少閃光燈。

       我和她的相遇也是一種奇蹟。我是玩具反斗城的經理。兩年前的一天,她來到我工作的店舖,在找動物玩偶,而服侍她的人,正好是我。一開始,她對我有點冷淡,莫說推銷成功,連眼睛也對不上。後來,她再來幾次,正好都遇上我。我和她之間的話題愈來愈多,最後更交換聯絡方法。我們相識短短兩年,但已拍拖五次,甚至同居了。不過,她說不要公開我們的關係,因為她怕被傳媒炒作,對大家不好。

       「梅亞,爸爸稱讚你啊,好棒棒呢。來,獎你雞鎚。」

       「謝謝。」

       梅亞半蹲,咬一口雞鎚。從咬口中,可以從白滑的雞肉中看到一條條雞絲,以及由光線反射而變得可見的唾液。

       梅亞吃一口就夠,而我就從她留下的咬口開始吃。

       她的唾液又暖又甜,令人陶醉和幸福,失去抵抗力;其後,雞肉的觸感像梅亞的嘴唇,軟而有彈性。我咬住雞鎚不放,很想這種感覺再持久一點,因為感覺太像和梅亞接吻,連我的下體都站起來了。

       然後是……苦味?

       「咳咳——」

       梅亞馬上倒在桌上,痛苦地咳嗽。她臉色蒼白,呼吸不了。我馬上給她一杯水,梅亞一口喝下。幾經辛苦,梅亞才回復健康顏色。

       「媽媽,你在飯菜裡下了什麼嗎?」我轉頭質問。

       媽媽臉色一黑,並用力放下餐具:

       「是!你都不乖乖地吃,然後就像前天店舖時和現在那樣發瘋!我只是想幫你!」

       「幫個屁!你想幫我,就別再做奇怪事!」我向她吼叫。

       「你這是什麼態度?」媽媽臉紅耳赤。

       「我每次聽你的都沒好結果!選科的、大學的、生活的……都聽你二十多年了。結果?就是現在這樣子!你對梅亞也是這樣,又反對我們。你還要做到什麼地步?」

       「你……」

       「不吃了!梅亞,我們走!」

       「嗯……」梅亞雖然在喘氣,但至少能正常呼吸。

*     *     *

       雖然萬分不願意,但我還是按媽媽的要求去看張醫生。再者,我也有問題想問他。

       「紀力斯,可以進去。」

       我坐下,只見張醫生坐在辦公桌前低頭寫字,梅亞則在我的旁邊陪伴我。

       「生活還好嗎?」張醫生官腔地問。

       「不好。剛剛跟媽媽吵架。」

       「嗯……那工作呢?」

       我握緊拳頭,強忍憤怒。

       「別提了,店長每天只會吼人,其他經理和客人一個不喜歡,便會找我出氣。我在店內工作了三年,一直都是這樣。」

       「對!店長前日才近距離對他咆哮,將一切都怪在他身上。我看不過眼,於是一拳打在他的臉,紀力斯再用一盒大積木連續錘他的頭,錘到他頭破血流。結果,公司暫停他的職務,」梅亞補充:「明明是店長和其他人對他不好,為什麼最後反而是他不對?」

       張醫生點頭:「那麼……女朋友呢?」

       我燦笑,握著梅亞的手。

       「我們感情很棒。今晚還打算鴛鴦戲水。對嗎,梅亞?」

       梅亞給我色迷迷的笑容,張醫生卻搖頭嘆息。

       「了解。」

       「對了,張醫生。你是不是要求媽媽在我的飯菜加入奇怪的東西?」

       「沒有,但我相信她只是關心你。」

       「她今天差點害死梅亞!」我頭筋暴現,激動地站起來。

       「你冷靜點。我知道你在家和店舖中都很辛苦,我們只想令你舒服一點。」

       「你想我舒服一點,就別再傷害梅亞!」我和梅亞同步逼近他。

       「護士!」

       一瞬間,梅亞拾起醫生桌上的剪刀,快速插入醫生的胸腔,讓他身上開出紅花。

       「你們永遠都是這樣!全都要怪紀力斯,全部屎尿都要他吃光!為什麼就是要這樣?為什麼?」

       梅亞再插幾刀,將醫生染紅。我拉住她,她才願意停下來。我們對望幾秒後,梅亞簡單洗手,回復千金的儀態。

       「親愛的,三年來辛苦你了。現在,我們回家扭在一起,好.不.好?」

       梅亞微彎腰,用手臂擠壓巨大的雙峰,撫摸她的蛇腰。她用身體告訴我,她是天然的藝術品,渴求我進入她的身體。

       我緩步上前,輕抱著她,感受她那像瑜伽球的雙峰。

       「當然好。不過,我先跟護士說我痊癒,醫生叫我不用再回來。」

       「嗯。」

       我和梅亞手牽手,身體緊貼對方,充滿溫情地步出房間。

-------------------------------------------------------
此篇散文為本人於2021年就讀創意寫作文學碩士時,實驗寫作科的功課之一。
題目因大學版權,未能提供。

老師給分:82/100
評級(推斷):A-

實驗寫作,顧名思義,就是在寫作出進行某種實驗。
我這篇散文,在內容上也在進行了一種實驗。
所以如果大大們有留意到,可能會看到某些位置好像不對勁。
就先看看有沒有人在沒有提示下看到wwwwww
看不出的話,可以回看想想~

還是看不出?好吧,給你答案。

實驗地方:(以下反白)
本作將現實和妄想混在一起,建構上班一族紀力斯的抑壓世界。不論在家庭或是工作上,人人往往會因為各種原因,抑壓自己的情緒和感情,而抑壓了的感情,便會以另類方式(例如:妄想)浮現,甚至變成精神疾病。

在本篇,紀力斯因壓抑而有妄想症。
紀力斯身邊的梅亞,其實只是他幻想出來,不是真正的梅亞。
梅亞所說的話,所做的事,只是紀力斯真實想法的投射,並不是真正發生了。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