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教主:一念之差

Komi ʕ •ᴥ•ʔ | 2022-01-15 13:37:02 | 巴幣 146 | 人氣 172

完結一、蛇影
資料夾簡介
千代目市有個新宗教崛起,而那個宗教把觸手伸進了學校裡。


    鎌倉先生的寢室並不算大,採光不好不壞,當假日他在家時,白天習慣拉上窗簾,陽光便不會直直地射進窗戶,烘得他周圍的空氣、他的床鋪發燙。鎌倉先生對環境的變化非常敏感,一點兒溼度的提升就能使他全身皮膚感到滑膩不適,而一點兒氣溫的震盪可令他打噴嚏。寢室的設備很簡單,組合式的床緊鄰窗戶下緣,床尾正對著書桌和書櫃。厚厚電腦上累積了幾十封未讀的電子郵件,他快速瀏覽過,決定擱置不理。

    鎌倉先生的嗜好是閱報,通常他翻完報紙的社會版後,會把報導從紙上「分離」--裁下來,貼在寢室的牆壁。整面牆白底黑字、長短不一的文章,透露著嚴肅、壓抑的氣氛。

    他和推理迷有共通之處,喜歡收集並深耕於自己有興趣的事物。再靠近點看,剪報的題材十之八九和異形相關聯,比如哪裡出現了強大的異形、哪個異形又策劃了哪宗罪案。昨天新剪的報導,意即他正走近細讀的那一篇,占了居中的版面。最後兩行,鎌倉畫了線,「駐聖露斯法諾的討伐者現已逮捕主嫌,另外根據當局情報,異力脫控的福本財閥董事長之子,再度露臉時狀況穩定不少。」他的手指沿著螢光筆線條遊走,聚精會神。

    報紙常常印出文章主角的大頭照,他也一併剪下照片,將異形罪犯黏在另一塊獨立的區域,當然,還有他持續追蹤的異形。這區域井然有序地貼了七張異形照片,福本若里志在左上角。福本的照片,是鎌倉從財閥出席公益活動的合照上剪的,他只剪了福本的臉。他以紅蠟筆打了個叉,把福本自鎖定名單剔除。

    國會頻道上的議員們針鋒相對,今天的情形比以往更加不可掌控。具有少數族裔身分的國會代表舉了牌,為了凸顯自己的族群認同,他們穿著全套民族服飾,綁上幸運色綠色的頭巾以表抗議。「給個交代!兩天內發生三起對山精的攻擊事件,處理機關幾乎不聞不問,態度隨便。請問議長如何看待此事?」

    上述的「山精」是該國國內的原住民,身形較高,輪廓較深,最明顯的特徵是頭頂的角,一般須等到個體成熟時才能長出。他們的虹膜顏色比起大和族就很多樣化了,而不同族系的山精,膚色存在相當大的差異--肉色是最普遍的,其他還有藍色、紅色甚至紫色皮膚的人。在山精的世界,擁有兩顆頭或兩對以上的手臂不是什麼稀奇的事。

    像發問的這位代表,他抱緊了自己的四隻手,板著凶巴巴的臉。山精的表情以豐富著稱,然而生起氣來,膽小的孩童都要哇哇大哭。「山精一族的權利已被限縮得相當嚴重,執意推動新法,就是觸碰我們的底線。議長,若您繼續放任這群豺狼虎豹罔顧山精權益,我們也不必講禮貌了!」

    有個大和族的議員嗤之以鼻:「新法是絕對公平的,再要求,就會壓縮到別的族群的空間。再說,讓你們這群魔和人類坐在同一間議事堂,已是最大的讓步了。沒有人類先烈的幫忙,你們學得會讀書寫字才怪。」

    「議長,他發表歧視性言論!」

    「怎樣?就算正名了,我有言論自由,我愛這麼講不行嗎?蠢魔!笨魔!」

    眾議員扭打成一團,丟擲檔案夾、鋼筆、水杯,形成多方混戰。

   螢幕前的鎌倉先生默默笑了。時代在進步,但人陳腐的心靈還是一點沒變,這幫小丑表面上處處維護國民權益,到頭來僅是換湯不換藥。

    他抬起手臂,自己的靜脈裡流著一半山精的血,幸好他繼承了大和族母親的平庸膚色,合乎主體種族大和族的審美觀,為他免去不少迫害。鎌倉搔搔咖啡色頭髮,他剛換角,新長的雙角短得被毛髮埋藏住。硬硬的角是他族群的標幟,他摸著,感受著它們。

    鎌倉蒐羅社會版新聞的用意,第一,滿足自己的收集癖,第二,他可藉著實例與他人說教、點醒癡迷的人。當初這小房子是為方便上班而承租的,鎌倉在替地質研究團隊當顧問,而他應徵上的理由十分荒謬:他的家族保有的歷史記憶,可以協助還原過往火山活動的紀錄。

    鎌倉先生撥開簾子,經過他出清時買的、守門的僮僕木雕,它手拿一把芭蕉葉扇,姿態和藹親善。他來到客廳,那裡沒什麼特別之處,樸素得令人發噱,形成和寢室迥異的景象。皮座椅是二手的,茶几是老舊的式樣。唯一值錢的大黑天雕像,在他的玻璃櫥內自動旋轉。他斜眼望著綠松石色帶點汙漬的窗簾,窗縫中好似能透出白光。

    他出任顧問,單單只是看中能夠跟鄰近學校交流的機會,轉職比較容易。工作期間的鎌倉先生扮演著和順的角色,他喜歡玩角色扮演,不論是在職場或在休閒生活。他翻找著衣櫥,整理出一套待會兒用以赴會的「戲服」,將它裝進商店附贈的購物提袋。鎌倉租房子是出於功利的想法,再過不久,他會搬離這間公寓,屆時不得不拆掉珍貴的剪報收藏,一想到這點,鎌倉先生莫名地感傷。

    鎌倉提起那袋戲服,拎著一串房鑰匙。再不動作便趕不及了,他快手快腳地鎖好門,檢查門鎖後直接下樓。當鑰匙頭插進鎖孔,他聽見了寢室那張組合床上男女翻滾、碰撞的聲響,失戀的經驗恰如其分地投射於他熟知的景物,一遍又一遍反覆重播。是該脫離全天候浸泡在傑尼斯沒營養的食品廣告的狀態了,他不樂見自己糜爛,拿不切實際的「光明」麻痺靈魂。

    鎌倉拍打臉頰,啪、啪。去吧,去對著人笑,帶給人們慰藉吧。


    新興宗教「眼教」的本部,教主休息室的大小如同一間閱覽室。支配它的並非詭異、陰森的氛圍,而是難以解釋的寧和。由大門至廳室的一段路僅派了幾名教徒駐守,他們披著深紅帶純白花藤的外袍,地毯和牆面呈現與教徒服裝配套的鮮豔紅色,刻劃著纖細的葡萄藤紋路與石榴、葫蘆的花紋。

    壁紙上黏貼著眼教的聖物--海藍色的單眼。以眼睛為主題的擺飾隨處可見,而那隻單眼閃爍著貝殼磨碎後的彩光。

    入口處有點兒動靜。有位白領女性被眼教的大總管攙扶著,腳一跛一跛的。她扭傷了腳踝,盤起的黑髮不太整齊,兩眼由於剛哭過殘留著血絲,紅通通的。平日裡總管身兼數職,包括接待客人的職務。那胖乎乎的總管身披著苧麻織成的糖棕外衣,在教眾當中的識別度極高。總管沿路安撫小姐:「別緊張,教主馬上就來,他會傾聽妳所有的煩惱。」

    白領女性踩著不合腳的高跟鞋,頭腦沉甸甸的。休息室連接著間側廳,側廳給人一種書房或練琴室的感覺,頭頂上的樹枝狀水晶燈,末梢安裝的不是傳統的燈泡,而是一顆顆逼真的眼球造型鑲嵌燈。她凝視眼球,眼球像復活過來般,凝視著她。兩三個刻有五瓣花的細緻木櫃倚牆佇立,儲物櫃頂端擺著數罐標本,有人類的整排牙齒、巴掌大的,尚連著臍帶的胎兒,以及辨別不出是哪個部位的橫切面。而對面的儲藏罐封入的則是數以百計的瞳孔變色片,每一枚好像擁有生命,閃動著紫羅蘭色的光芒。

    木櫃之上釘有竹製的單層置物架,架子並排著醃漬檸檬、辣椒、黃梅等,以及整袋肥厚的七彩蕈菇,竹架與竹架間的縫隙倒掛著一束一束的香草,某些葉片已枯乾了。

    這位小姐的手心略為出汗,她內心快承受不了強烈的視覺衝擊,不過打道回府又稍嫌可惜。眼教教主屢次登報,聲名遠播,各年齡層的民眾們不分海內外地前來朝聖,只為領受教主的聖恩。她的同事與網路系統拼鬥已久,才幫她預約到夜晚的黃金時段,不能辜負人家的用心。

    自動退開的一扇門中,兩名教徒推著高高的裁判椅現身,椅子上坐的就是教主。教主講究地下了階梯,一襲唐裝拉長了身形,然而他實際的身高不高、體型瘦弱,從裡到外卻充滿著天生的氣勢。教主的髮色異於常人,是草綠色的,長度及脖,戴兩枚玉石耳環;他的瀏海款式甚為特殊,將右半邊的髮絲修剪掉部分,留下左邊的齊瀏海,如此右邊的髮際線到瀏海底部便會形成一段高度上的落差。

    教主的左眼覆蓋著醫療用眼罩,不過是用絲綢仿製的,眼罩上繡著個梵文的「唵」字。他頭戴一頂斜斜的花帽,露出右邊長長的角來。

    「教主大人!」白領女性仆倒在他面前。

    「妳不必這樣子。天哪,我的小可憐,那件事終究會過去的。妳多久沒好好愛惜自己的外表了?瞧現實把妳磨得......唉,一個花容月貌的女子被世間的濁流折煞的如此憔悴。」

    他聲音聽來既尖且細,論音色比女生更像女生,白領小姐一度懷疑他的性別。可教主語氣的坦誠,攻克了她的心。這女孩兒流水似地宣洩情緒道:「我、我忙了五年的專案,被上司駁回了。他說別人的完成度更高,不給我任何修改的機會。可是我花了很多精力在上面啊,難道我認真的程度會輸給同僚嗎?我輸入的心血難道比同僚少嗎?我的努力一夕之間化成灰,全沒了。」

    「我不是專業的諮商師,沒辦法給予藥到病除的建議。但是,我覺得妳可以換個角度思考。妳上司的評判標準是很主觀的,被他否決並不意味妳的個人價值減損了,妳不如先保留點子,等到換了新場所再好好發揮。點子永遠是妳自己的,現在用不上不代表未來也用不到。」

    教主柔緩的語調舒緩了周圍的空氣,令她漸感放鬆,更願意和他交心。他的話語深具啟發性,她像被打通經脈,暢所欲言,說個不停。找教主談心的過程,如同朋友之間的聊天,輕鬆愉快。

    「那我過去的五年都做著沒有意義的事啊,浪費了就是浪費了,失去的回不來,您說我能得到什麼?」

    「親愛的,妳得明白,每項經驗在一生中必定有它的定位及用處,只是時候未到,還沒顯現出來罷了。比如說這次的失敗讓妳認識自己的方案原來是不可行的,打碎了妳對事業的想像,並不是一帆風順,對吧?它防止了妳的想法太過理想化,提醒妳做人要實際一些。憂傷與歡樂都是人生的養分,起伏是常態,妳可開拓心胸,去擁抱它們。誠心接納它們,從中獲得一些啟示。」

    白領小姐的鼻子一酸,不由得抽抽噎噎起來。「會有人......看見我嗎......?沒什麼才能的我,也值得被看見嗎?」

    「想要別人愛妳,首先妳得愛自己。當妳多愛自己,妳看世界的角度就會改變,最後妳發現大家都相互自愛也彼此尊重、彼此鼓勵。答應我,多愛自己一點,好嗎?」

    他話裡的抑揚頓挫,指引著白領小姐動盪的心靈,使其回歸軌道,重拾平靜。他尖銳的說話聲因為長時間的接觸,聽在小姐耳裡悅耳了不少。教主有如草原部落的薩滿,具備一種讓人不間斷地傾吐心事的魔力。

    「冒昧問一下,您是男的?」

    「是啊。」

    這位白領女性沒向死黨提過自己的性癖,她對娃娃臉的肌肉猛男毫無招架之力,如果聲音易於入耳,那更棒。眼前的教主長了張女人臉,撇開眼罩,真可稱之為絕世美顏;雖然他不是最壯的,可容貌上的優勢補回了身材方面的失分。他一笑,嘴角的黑痣便被向上牽引,撓得她心頭癢癢的。成人族群裡少見的少年音色,像風鈴、像溪水,她樂不可支。

    教主說:「啊,告解時間結束了。如果妳還想繼續的話,依規定必須按時計費。當然,可以附贈特別服務。」

    「什麼服務都可以嗎?」

    「原則上價格會隨著服務的性質有所差異。不過,什麼都可以。況且我今晚沒別的客人。」

    小姐朝「告解室」的盡頭瞧了瞧,半掩的門扉內放了張掛著床幔的床,飄盪的紗幔,正輕輕柔柔地向她招手。她察覺比起告解,自己更需要找個同伴將壓力發洩、疏通、釋放。小姐抱住教主,一手將整疊鈔票塞進他垂下的寬袖裡。

    「我去拿點喝的來。」

    教主解開下層的一只棗泥色矮櫃的門閂,開啟櫃門,小心搬出以圓圓的甕封存的梅酒,把酒甕暫置在地面,提示小姐移駕到矮木桌旁。他自桌底下捧出一口酒碗,掀去封住甕口的綢布,舀了幾瓢銅紅色酒液入碗,順便撈了些冰塊冰鎮。冰塊半浸著酒,自然而然地散發出濃濃的醇香。

    「我自己釀的梅酒。不介意的話,請用。」



這是第二季的封面↓
畫面中間的西裝頭男生是前面登場過的明夢,穿背心的男生是他的雙胞胎哥哥阿玲,女生則是圓香。我故意用黑色蕾絲眼罩幫他們「打碼」,想營造懸疑劇的氣氛,而王冠會是另一個重點。
那麼,我們下次見啦~~


創作回應

愛德莉雅.萊茵斯提爾
憂傷與歡樂都是人生的養分嗎...有種被療癒的感覺
2022-01-15 14:06:05
Komi ʕ •ᴥ•ʔ
這個是教主的體悟(他一臉誠懇)
2022-01-15 14:36:51
愛德莉雅.萊茵斯提爾
以及封面很可愛諾~(。ˊωˋ。)
2022-01-15 14:06:20
Komi ʕ •ᴥ•ʔ
感謝愛茵~(。ˊωˋ。)
2022-01-15 14:38:07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