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FGO】羅馬尼.阿基曼意外的聖杯戰爭 57

白色彼岸花(黑鶴蘭) | 2022-01-15 10:00:33 | 巴幣 10 | 人氣 111

完結【FGO】羅馬尼.阿基曼的聖杯戰爭
資料夾簡介
那是一個不存在人理燒卻的世界。 許下平凡願望的王從容地享受著得來不易的第二人生。 然而,不該再次重啟的聖杯戰爭,憐選新的御主。

※原本只是一時興起想到的一個哏。
※但從那天之後莫名演變成在噗浪上每日連載的故事。
※此為一原噗連載重新擴寫修正的文章。
※連載統整噗請洽此噗,想快速追進度的話請直接走這。
※本回是第213~217噗的劇情。
※本篇亦在在水裡寫字痞客邦部落格以及Episode上連載

==========

57 全新的起點


  黑色的勞斯萊斯緩緩的駛入亞寧姆史菲亞的大宅,管家下車之後,替奧爾嘉瑪麗與羅馬尼開了車門。
  羅馬尼走下車,向車內伸出手,奧爾嘉瑪麗搭著羅馬尼的掌心穩穩的下車之後,蓋提亞不再有繼續維持人型的理由了,祂便再次化為金色的大狗,從車上優雅的跳了下來。
  一個男子突然變成一隻狗,也沒有讓管家感到驚訝,這對於魔術師而言,是見怪不怪的事情。
  尤其他知道羅馬尼的身份,那更不是什麼怪異之事。
  「好久沒回來了。」奧爾嘉瑪麗仰望整個大宅,「就算這座宅邸的主人不住在這裡,這裡也不會有什麼改變吧?」
  「瑪麗大小姐,您的房間一直都有替您維護,隨時等著您回來。」
  奧爾嘉瑪麗露出了微笑。
  「謝謝,那個……父親他人呢?」
  「老爺還沒回來,他有交代大小姐跟羅曼先生回來之後請好好地休息,報告的事情且待明日再處理,稍等我們會把行李送至各位的房間。」
  管家向奧爾嘉瑪麗欠身行禮,隨後他便面向羅馬尼。
  「羅曼先生,雖然並沒有透露具體的詳細內容,但老爺有告訴我們,您完成了一項非常艱難的事情,恭喜你再次贏得了勝利。」
  「啊哈哈……別這樣……我很尷尬……」羅馬尼有些不好意思的搔搔臉頰,「不過……這件事有了個結束,我真的感覺有一種……以前不知道在身上壓著的什麼終於得到解脫的感覺,讓我安心了很多。」
  他向管家露出了抹笑容。
  「所以……嘛……還是謝謝你。」
  管家向羅馬尼頷首,眼神微微的向化成巨犬的蓋提亞示意。
  「那……這位要……另外幫它安排一間房嗎?」
  他講的很保守,雖然他並非是非常強大的魔術師,但他還是感覺得出來……
  這個前一秒還是人型的「東西」並非人類,這是無庸置疑的,但從擁有智慧這點來看,他無法判斷是否是魔獸還是其他的存在。
  但考量到羅馬尼原本的身份……也許……
  「沒有關係,祂就跟我一起吧!我的房間夠大。」感覺到管家的困擾與顧慮,羅馬尼這麼說。
  管家點了點頭,雖然這麼想有違專業,但能不去插手這件事真的是太好了。
  「父親大概什麼時候回來?他還在時鐘塔嗎?」奧爾嘉瑪麗問。
  「老爺沒說,不過他今天不在時鐘塔,他去了趟迦勒底英國分部,恐怕不會這麼早歸宅。」
  「……好吧。」奧爾嘉瑪麗的聲音的帶著些許的失落,在走入大廳之後,她轉過身對其他人說,「好了,我要去休息了,到下午茶時段以前不要來吵我!」
  「我知道了,大小姐。」
  看奧爾嘉瑪麗趾高氣昂的爬上樓梯,羅馬尼露出了些許困擾又帶著無奈的笑容。
  「那我也去休息了,謝謝你。」
  管家向羅馬尼微微行禮,目送著他走上階梯,直到消失在他的視線之中。

  回到房間後,他發現他的行李在不知道什麼時後已經迅速的送達了。
  他打開裝著綿羊的行李箱,就像是打開驚嚇箱一下,大大小小的綿羊娃娃炸了出來往床上噴。
  這些娃娃的彈性這麼好?當時在日本時他花了一番力氣才把這堆娃娃塞進去,本來以為在行李箱壓這麼久,應該都扁掉了才對。
  他無奈的笑了笑,將掉到地上的綿羊娃娃撿起來往床上丟。
  他感覺得出來上面的魔力已經減少了許多,應該過了不久就會變成單純普通的玩偶了。
  突然他的後背被撞了一下,他轉過頭,發現是化成巨犬的蓋提亞用頭撞了他,接著祂便踩到羅馬尼的影子上。
  一瞬間,祂就沒入影子之中。
  「蓋提亞,你為什麼要潛入我的影子裡?」
  蓋提亞沉默了一會兒,從影子之中說道。
  「因為吾輩已經不覺得有繼續維持有形的『形體』的必要了。」
  直到剛才祂一直都還是保持著有型的存有的樣貌隨著他們一起行動,要不是因為所羅門的護照的關係,所以讓祂維持所羅門的偽裝,不然祂大概只打算潛伏在羅馬尼的影子裡。
  然而……羅馬尼覺得這樣不行。
  「蓋提亞,我覺得我們要好好談談。」
  「吾王,有什麼事情您命令吾輩便是。」
  「我不是說過你不要自稱自己是『吾輩』,也不要稱呼我為『王』嗎?」
  「是……但那是有第三者看到吾王與吾輩看上去是一起存在的情況,為了避免那些人類感到困惑,才必須改口的,不是嗎?」
  啊……確實是如此啦……羅馬尼有點困擾的想。
  蓋提亞雖然作為他所創到的人理補正式,但祂只是個魔術式,用現代來類比的話,就像是用魔術建構的AI。
  這麼多年來,祂獨自運轉了這麼久,雖然累積了許多的資料以及演算數據,但祂有個很關鍵的缺憾,是當年的他沒有想到的……也無法想到的。
  就是理解人類。
  當初沒有讓蓋提亞理解人類這個生物的生存模式與思維到底是不是正確的呢?現在終於擁有人類思維想法的羅馬尼回想起來,突然感到一陣惡寒。
  還好蓋提亞對於自己(所羅門王)只有單純且盲目的崇敬,並對他所下達的命令與指示絲毫沒有任何懷疑。
  若蓋提亞擁有我思辨的能力,會對祂的王的想法產生任何質疑或別種可能性的想法,祂一定會對這顆星球滿是戰爭的歷史,以及人類醜惡的表象而感到絕望,最終演算出人類這個物種不會做出進化與改變,或是朝著「完美」的未來的速度過慢的結論。
  最終,為了修正這個錯誤的演算與發展,就要從最初修改參數並重新發展,那樣的話……
  絕對會造成比大聖杯失控還要更糟糕的事情,他不敢再繼續想像。
  「不過……蓋提亞啊……」
  羅馬尼隨手抓了一個大綿羊娃娃抱在懷裡,盤腿坐到地上,低頭看著自己的影子。
  「祢還記得所羅門在第一聖殿將祢呼喚過來的時候,他跟祢說了什麼嗎?」
  蓋提亞沉默,祂不太想將這件事說出來,但這又是祂的王的要求。
  「祢不想說也沒關係,雖然我沒有聽到他跟祢說了什麼,但我想我大概猜得出來,畢竟……他是我的曾經……」
  羅馬尼緩和了些語氣,露出了柔和的微笑。
  「只是我希望祢稍微思考一下,他告訴祢的那些話,是想要在祢身上有什麼期望。」
  期望……嗎?蓋提亞回想了一下當初他的王所說的那句話。

  『一如以往,請祢協助「我」,好嗎?』

  那個時候,祂的王是這麼說。
  就如同當年,祂輔佐著祂的王,也在祂的王身邊學習。
  也就是說……有什麼事情祂必須要在現在的王身邊才學得到……嗎?
  「吾……我不知道,但是……」
  蓋提亞從影子之中冒了出來,不再是巨型黃金獵犬的姿態,而是穿著一般時裝的普通人型型態。
  「王應該是有什麼特別的用意,所以才要我跟在你身邊吧?」
  羅馬尼露出了讚許的笑容,雖然好像還沒理解全部,但祂大致抓到方向了。
  「我希望祢能夠跟著我,以人類的角度一起看看這顆星球。」羅馬尼帶著慈愛的眼神望向蓋提亞,「因為這是所羅門王做不到的事情,雖然這麼說很怪,但他將祢託付給了我,就像祢說過的……」
  「必須歷經過許多的瑕疵與錯誤,才能成就真正的完美。」蓋提亞接了話,露出了若有所思的表情,「吾輩……我也一樣嗎?」
  「也許吧?只是你不知道罷了,所以不如先踏出那一步試試看?」
  羅馬尼伸出手,他不擔心蓋提亞會拒絕自己。
  因為他知道蓋提亞會為了能夠做到祂的王的完美命令,而去修正自己的不足。
  而眼前,正是這個機會。
  蓋提亞望著羅馬尼帶著戒指的手良久。
  雖然有些猶豫,但祂還是回握了祂的王所伸出的橄欖枝。

  在洗完澡並將整個人弄得暖呼呼之後,羅馬尼便抱著所有的娃娃之中最大隻的綿羊,將自己整個人丟到床上。
  「啊啊~果然還是這個被窩最舒服了~」
  很快的,他便沉沉睡去,調整半日的時差。
  看著毫無戒心又一臉開心蹭著綿羊娃娃睡著的羅馬尼,蓋提亞實在是不懂,時差這種生理時鐘錯亂的現象,只要運轉一下身上的魔術迴路,就能瞬間調適過來了,根本就沒有什麼補眠的必要。
  祂後知後覺的才想到,這就是祂和祂的王所缺失的環節──過程。
  確實,若運轉魔力的話,這種生理上的不適當然可以快速的緩解,但是卻無視了之所以造成如此不適的原因,以及其如何自我緩解的過程。
  祂盯著羅馬尼的側臉,接著看了眼另一個已經打開卻還沒整理的行李箱。
  如果「過程」是重要的……
  祂翻了翻行李箱的衣物、土產還有各種的成藥之類的東西。
  如果將這些很「普通」的整理好,是不是就能從這種微不足道的事情之中體會到什麼呢?
  於是祂緩緩的,將羅馬尼的行李依照不同的類型一一進行分類。

◆ ◆ ◆ ◆ ◆

  雖然說利用補眠調整時差,但效果沒有那麼顯著,過了不久,羅馬尼的眼睛又睜了開來。
  他打了個哈欠抱著綿羊娃娃坐了起來,意識有些的恍惚。
  但在恍惚之中,他發覺到了哪裡不對勁。
  有人擅自動了他的行李。
  即使他不擔心在亞寧姆史菲亞的宅邸中會有人對他不利,畢竟這裡不只是君主的宅邸,更是他們家族的魔術工房。
  況且以魔術王(自己)跟蓋提亞的標準而言,這個工房還不夠牢固,但對於身於現代的魔術師而言,這已經是一幢就算核彈砸下來也能安然無恙的堅固堡壘了。
  所以……是家裡的誰擅自整理了他的東西嗎?他揉了揉眼睛,看見蓋提亞似乎有些困擾的看著一整袋的點心土產,不知道該拿它怎麼辦。
  嗯……他似乎知道發生了什麼事了。
  「……蓋提亞,祢剛剛幫我整理了我的行李嗎?」
  蓋提亞點了點頭。
  「吾……我嘗試不使用魔術,而是用人類『原始』的方式,整理這些東西,因為我想知道是否有經歷過中間的『過程』會有什麼差別。」
  羅馬尼略微驚訝的睜大雙眼,他沒有想到蓋提亞居然願意主動嘗試做出改變。
  不過,對於羅馬尼而言,這應該也算是好事。
  「那祢有從中感受到什麼嗎?」
  蓋提亞皺起眉頭,似乎一時間想不出個適當的詞可以形容。
  「沒有辦法馬上回答出來也沒關係,這是需要自行思考,並好好內化到自身之中的事情。」
  他望了眼那整袋的日式點心,下床伸了個懶腰,把身上的睡衣換掉之後,一把拿走這袋蓋提亞無法理解其存在的東西。
  「祢不曉得這個該如何歸類對吧?」羅馬尼露出了麼快樂的笑容,「跟我一起來吧!讓祢看看這些東西是要做什麼的!」

  看著羅馬尼悠閒的拿著一大袋的甜點、零食、氣泡酒等等土產,晃去宅邸中僕役們的房間,甚至是他們的休息室,非常和善的將這些禮物親手遞到他們手上,蓋提亞想起某個很熟悉的畫面。
  祂的王仍然活著……還在位的時候,也曾這麼施予食糧等等物資給宮裡的僕役,甚至是前來求問的百姓。
  一樣的行為,一樣的靈魂,但卻有哪裡不一樣。
  看了很久,祂才察覺到差異在哪裏。
  那就是「身份」。
  以前祂的王是以「王」的身份施予珍物與食糧,然而現在祂的王,是與一般的平民相同,在身份的基礎點上,他們是平等的。
  基礎點不同,看到的東西就不同。
  看著與這個宅邸的人一起笑談的羅馬尼,沒有了那種上下地位差異的那種隔閡,蓋提亞第一次看到除了崇敬以外的笑容與態度。
  看蓋提亞站得有些遠的觀察自己,羅馬尼招了招手。
  「蓋提亞,不要光站在那邊,快過來。」
  蓋提亞面露不悅,但還是走了過來。
  然後,羅馬尼從袋子中又撈出一個較小的環保袋,放了幾個甜點跟御守等等小物之後,遞到蓋提亞面前。
  「你還記得我們這裡的管家吧?」
  「是。」
  「把這個拿給他。」
  蓋提亞的表情瞬間有一點點的扭曲。
  「為什……」
  羅馬尼踮了踮手中原本的那一大袋等待分送出去的禮物。
  「幫我分擔一下重量嘛!而且……」羅馬尼露出了懷念的笑容,「我想你可以跟他聊聊,在你遇上現在的『我』以前,那段時間的『我』是怎麼樣的『人』。」
  不給蓋提亞拒絕的機會,他直接將要給管家的禮物塞到對方手裡。
  「這是讓你練習的機會喔!去理解何謂人類。」
  說完他輕輕地往蓋提亞的後背一推,跟負責房務的僕役打完招呼後,他人便直接往下一個目標前進,放著讓蓋提亞自行解決這個被交付的課題。

  在走一段距離之後,羅馬尼又默默的轉過身,遙遠的跟蹤蓋提亞有沒有遵從他的請求去找管家。
  看著如此大費周章,一副擔心孩子第一次出門買東西的模樣,奧爾嘉瑪麗也有點看不下去。
  「羅馬尼,你這什麼新手爸爸的反應,既然是『你』的魔術式,祂沒有理由不聽從你的命令,也不可能完成不了你要祂完成的事情啊!」
  雖然她說得很小聲,但羅馬尼還是豎起手指比了個安靜的手勢。
  「我當然知道祂一定會完成我交代的事情,但是我擔心的是『過程』!」
  他遠遠的看著蓋提亞的背影消失在走廊的轉角後,放輕鬆像是沒事一般的跟了上去。
  「我要祂學到要如何與『人類』互動,要祂理解人類的各種不確定性,以及如何面對並好好相處。」
  「噢……所以現在的祂,就像是跟你剛來我們家時的狀態?」
  「……對,只是差別在於……那個時候的我基本上可說是空有魔術知識但沒什麼魔力,但蓋提亞可是能夠把冠位階級的魔術師簡單解決掉就是了。」
  「喂!你是要害死我們的管……!」
  奧爾嘉瑪麗喊到一般嘴巴被羅馬尼一掌摀住。
  「不要那麼大聲啦!蓋提亞不會幹這種事,沒有我的命令跟要求,祂絕對不會幹出這種事!」
  眼看對方用眼神惱火的向羅馬尼射出「給我解釋」的凶狠眼神,羅馬尼嘆了口氣放下手。
  「比利不是說,要我去接迦勒底的醫療部部長嗎?我想也把蓋提亞帶去。」
  「為什麼?」
  羅馬尼祖母綠的眼瞳緩緩的閃耀出些許金光。
  「因為……迦勒底的目的,跟蓋提亞當初被創造出來的目的,其實是一樣的。」
  他仰望著天花板,但奧爾嘉瑪麗知道此時此刻的他,眼中所『看』的是別的東西。
  「我想這是個不錯的機會,同樣都是為了保障人理,現代魔術與科學交織的迦勒底,以及所羅門王在過去的年代,所創造出畢生最複雜最龐大的魔術式,它們可以碰撞出什麼嶄新的未來。」他停頓了一會兒,聲音有些冷漠中帶著堅毅,「過去的我什麼也沒做,現在的我……我想要嘗試看看我實際能夠做到什麼。」
  奧爾嘉瑪麗帶著意味深遠的表情望向羅馬尼。
  「那你為什麼要把自己的魔力跟迴路封印起來改去從醫,還特別跑去戰場前線當國際醫生?你有這個想要實際行動的心,根本就沒必要做這些,在時鐘塔進修完後就可以直接去迦勒底了。」
  想到這她還是很不滿,她一直以為羅馬尼的魔力跟迴路低下無法成為魔術師,所以才鼓勵他學醫,結果哪知道根本就只有自己被騙。
  雖然現在她知道緣由了,但就算如此她絕對絕對還是不會原諒他!
  「啊哈哈哈……那個……因為……我想要試試看別的體驗嘛……」羅馬尼露出了有點委屈但又傻乎乎的笑,「我不曾有過人類的人生,沒有經歷過從零開始學習的體驗,我想要經歷過一遍,去補足這份缺憾,否則的話……就這樣接受比利的邀約是不行的。」
  他的眼神變得無比認真,雖然惱火,但奧爾嘉瑪麗似乎能夠體會到艾梅洛二世那種能力不足的無力感。
  他們無法理解那些生來就是強大的人們的想法、他們因此被剝奪的事物的感受,以及那些對所有人而言如此簡單,他們想理解卻無法理解的痛苦。
  所以她選擇沉默,那不是她能理解的想法。
  畢竟從別種角度而言,天才也是可憐之人。
  「好啦!隨便你啦!」奧爾嘉瑪麗感到厭煩的說,「但你要搞清楚你要讓祂以什麼『形式』進入迦勒底,因為迦勒底是不允許員工眷屬進入的。」
  「我知道。」
  羅馬尼似乎倒不擔心這個問題。
  「祂是我的『使魔』,使魔可以一起進入,不會有問題的。」
  想要阻止那傢伙進來的意圖被識破,奧爾嘉瑪麗的臉色有些難看。
  儘管以迦勒底的負責人之一,她知道蓋提亞的存在對於迦勒底百利無一害,尤其祂的項圈被羅馬尼控制著,絕對不會有任何問題。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