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人皇之爭 7-01 The disaster of twin dragons(雙龍災厄篇)

狼喃 | 2022-01-15 00:32:11 | 巴幣 8 | 人氣 57

連載中TTD
資料夾簡介
時隔六年,重新歸來的穿越者究竟是抱著甚麼目的? 歐格魯暗潮洶湧,斐迪勒似乎率先被暗流沖過... 是誰渴望腥風血雨,又是誰渴望爭名奪利?
最新進度 芙蕊概念圖

看著逐漸蔚白的天空,芙蕊靜靜思考著昨晚發生的每一件事情。
 
太陽已經逐漸從她的右側升起,照亮了芙蕊所在的地方。
廣場上的亞人們表情平靜,就像只是睡著一般。
 
回顧戰鬥,芙蕊開始理解,不論是戰鬥的時機,戰前的準備,戰力的評估,戰鬥的技巧...,芙蕊沒有一個事情是做好的。
可以歸咎於戰鬥經驗的不足,也可以歸咎於斐迪勒的訓練不夠,還可以歸咎於韓宇爵沒有給她正確的提醒...,芙蕊可以想到很多理由來表示自己的無辜,但她卻無法削去深植心頭的歉疚。
 
這個境遇不完全是別人造成的。硬要說的話,當初在貓人那兒就是她自己決定要繼續冒險的。
韓宇爵要她別戰鬥時,更是她輕視了二階的對手與魔具憤然參戰。
別人固然有問題,但她也絕對做了很多蠢事,綜合起來才導致了今天的悲劇。
 
但芙蕊轉念一想,如果連只是出外冒險幾天的自己,都得接受這麼多令人痛苦與悲傷的事情…,那從六歲就離開歐格魯的韓宇爵和薰央,是不是過的比她還要更痛苦呢?
 
「欸。」
「欸甚麼欸啦,很沒禮貌耶,可以叫我薰央嗎?」
「你們這些年,在外面冒險是不是也見過很多這種場合啊?」
芙蕊無視薰央的抱怨,平靜的把目光轉向了自己的手指。
「這個問題的話...,因為牽扯到一些事情,薰央不確定哥哥能不能讓薰央回答欸。」
「老是哥哥哥哥的...,你自己想要做甚麼,不能自己決定嗎?」
 
芙蕊正發著牢騷,薰央卻突然用那不講理的蠻力把芙蕊給抱起。
當芙蕊反應過來的時候,早已依偎在薰央的擁抱之中。
 
後腦杓感受兩團柔軟的枕頭,枕頭讓芙蕊的半顆頭都陷了進去。
 
「如果讓薰央決定的話...薰央決定讓芙蕊先睡一覺。」
「我又不累...。」
「脈搏紊亂,眼睛出現血絲,反應能力下降...這些都是芙蕊過度勞累的徵兆哦。」
「明明是屍人,為甚麼要研究人體啊?」
 
也許真的是過於勞累,芙蕊脫口問出自己的想法,但也立即意識到這個問題很失禮。
 
這句問題就像是在嘲笑薰央的種族一樣,芙蕊其實沒有這個意思。
 
還好薰央並不怎麼在意,溫柔抱著芙蕊的她只是發出一聲淺笑,並將芙蕊的手放上了她的脈搏處。
 
「咦?」
芙蕊忍不住輕呼一聲──她的手指貼在薰央的脈搏上,確實感受到了那規律的跳動感。
 
「怎、怎麼做到的?」
「也沒什麼...薰央只是研究了一下人體的構造,然後將動力來源從食物與睡眠,轉成了魔力驅動這樣...」
「也就是說,血液系統,免疫系統...你都研究過了?」
「呃,免疫系統沒有模擬。雖然薰央是模擬生命運作,但身體並不需要免疫系統維護,只要用魔力淬鍊就可以了。」
 
「是嗎...。」
雖然芙蕊並不太能夠理解,但還是裝作理解的點了點頭。
 
「所以,芙蕊要休息了嗎?」
薰央再度催促道。
 
「不了,我必須...第一時間,親自跟他們道歉才行。」
「咦?有必要嗎?」
「如果我早點出手,如果我提早做規劃...,這些人都不會死的。」
芙蕊擠出了笑容,但她知道自己的表情看起來一定很悲傷。
 
「可是薰央覺得芙蕊沒有做錯甚麼欸。還是這些人有在戰鬥前請求芙蕊保護他們嗎?」
「欸,是沒有...。」
對於薰央從她沒有思考過的點切入,芙蕊顯得有些訝異。
 
「所以在薰央看來,這件事情就只是因為芙蕊被逼至絕境,而不小心波及到亞人…,」
「但、但是!」
芙蕊忍不住提高了音量反駁。
「就算是不小心的...我也還是做出了違反人性道德的事情…!」
 
「嘻嘻~這樣生氣的芙蕊就像一個,嚮往成為英雄的人呢。」
薰央沒有生氣的感覺,相反的,芙蕊甚至從薰央的口氣中感受到了期待與開心。
 
嚮往成為英雄?芙蕊並沒有這個打算,她只是不願意看著可以拯救的人失去機會,可以做得更好的就應該做到最好...。
她並不是為了別人對她的看法而行動,說到底芙蕊只是想讓自己的行為對得起自己罷了。
「我只希望,不要再發生今天這樣的事情了。」
芙蕊喃喃唸道。
沉默一小段時間後,芙蕊忽有所感,她視線望向城鎮外的地平線,一些遠處的黑點已經逐漸清晰,那領頭的白髮少年在芙蕊眼中格外醒目。
 
「芙蕊能感應到嗎?」
薰央看出芙蕊的視線,有些詫異地問道。
「哥哥那兒應該沒有任何的魔力反應吧?芙蕊為甚麼能感應到呢?」
「不,我只是單純的望過去...,應該說,魔力感知也不能夠這麼遠吧?」
 
「欸?難道芙蕊感知不到幾百公尺外的魔力嗎?」
「...正常人都不行吧。不過聽你這口氣…,難道你可以嗎?」
「如果不用太精細的話,薰央可以感知大概十公里以內的魔力動靜哦。」
面對薰央如此雲淡風輕的回答,芙蕊表情逐漸僵硬。
 
一般術使對於魔力的感知來自於進入三階,達到這個能將魔力離體的階段後,才能透過外放自己的魔力,幫助術者探知那些五官無法感知的地方。
 
而芙蕊作為人族中的菁英,她知道大多數的三階術使即便窮盡一生努力,往往也無法將自身的魔力外放到百公尺之外。
 
因為那需要耗費巨量的魔力,進行更穩定的輸出以及操縱更精細的魔力操作。比起努力,更大程度的影響是來自人族對魔力的先天基因...,並且不是只要求單一的相性優秀,而是要同時持有數種以上的先天優勢才能辦到。
所以在只能外放魔力數十公尺的芙蕊眼裡,薰央所謂的感知十公里這種事情,根本是人族無法達到的境界。
 
「...沒有開玩笑吧?」
「噗噗~看來芙蕊還有很大的進步空間呢~」
「...。」
比那晚戰鬥後的失落感還要重,芙蕊非常清楚的感受到薰央在魔力造詣上是多麼的遙不可及。
 
長期認定自己還算厲害的芙蕊有些無法接受,但理性卻又告訴她必須面對現實...,想到這裡,芙蕊不禁大嘆一口氣。
 
「薰央,你們沒...?」
談話間,跳下馬車的韓宇爵正朝兩人走來。他先是對著薰央招呼一聲,轉頭看向芙蕊後露出了有些震驚的表情。
那瞇著的眼睛當然沒有張開,但芙蕊總覺得從韓宇爵瞇眼下傳來的視線似乎有些心疼。
 
「...妳沒有睡覺嗎?」
「薰央有叫芙蘿去睡哦,是芙蘿自己不想要的。」
薰央連忙撇清關係。
 
自己看起來很明顯沒有精神嗎?芙蕊乾笑一聲點點頭。
「恩,因為我必須親自跟所有人道歉。」
望著其他數輛駛近的馬車,芙蕊躊躇著不知該怎麼上前。
 
下車的亞人們,看到廣場上整齊的屍體後很快理解了現實。他們悲傷的聚集在一起,有的人找尋著自己的親人,有的人拍著別人的背輕聲安慰,芙蕊看著這個畫面不禁更加歉疚。
 
「沒有道歉的必要,快去休息。」
韓宇爵皺著眉,有些強硬地把芙蕊給攬進了懷裡,並且把她的視線給遮住。
 
縮在韓宇爵的懷裡確實讓芙蕊感到莫名的安心,但這也讓她不知道該怎麼說出自己最惡劣的事情。
但只過了幾秒,芙蕊便像下定決心般,大聲的對著韓宇爵開口說道。
 
「是...我,是我殺的。」
 
這句自白過於宏亮,這讓離芙蕊比較近的幾隻亞人聽清後都僵住了臉,隨即緩緩朝他們走來。
 
「...。」
韓宇爵平靜的抬頭,面無表情的樣子反而看起來格外有威脅性,那些亞人們又因此停下腳步。
芙蕊並沒有看見這一幕。她只依偎在溫暖的懷抱中,深怕自己抬頭後看到的是韓宇爵無法寬恕的表情。
 
「接下來就交給我和薰央吧。」
「...對不起。」
「你算是我的同伴,同伴之間沒什麼好對不起的。當然,關於這件事情我們確實得負起一點責任,但絕不是全部...。薰央,麻煩妳先帶芙蘿去車上。」
顯然是為了讓亞人們都聽得清楚,韓宇爵抬高了音量吩咐道。
 
「好的,哥哥。」
薰央點點頭用溫柔的微笑拉著芙蕊離開。
 
因為多數的亞人們尚不清楚芙蕊在這次事件中的定位,所以並沒有起甚麼衝突。
甚至芙蕊還發現,大部分亞人在看到薰央以後都會保持著禮貌往一旁讓路──似乎薰央在達爾買也有一定的威望。
 
路上還看見了那三名跑來求助的人類,但如今這三人卻已經被五花大綁。從周遭亞人的表情來看,這三個人類該是做了甚麼足以被認定為敵人的事情吧。
 
「那麼...,芙蘿就放下心來好好睡一覺吧~」
在薰央爬上馬車後,薰央用漆黑的魔力做出半圓的遮光棚,就像一支撐起的巨大洋傘不讓芙蕊被日光打擾。
 
芙蕊看了韓宇爵的方向一眼,對方用那招牌的瞇眼笑容著朝自己揮手。
 
如果是這傢伙的話,也許真的能完美處理好吧。
芙蕊決定收下韓宇爵的好意,老實地躺倒在草堆之上。
 
緊繃的意志鬆懈,睡意如同海嘯席捲而來,倦怠感讓芙蕊連經過了多少時間都沒有辦法感知…。
明明平常總會抱怨草堆刺痛肌膚,但她此刻居然真能在草堆上立即睡去。
 
 
「那麼,薰央,麻煩你告訴我們現場的調查狀況吧。」
斯芬克清了清嗓子,以在場其他亞人都能聽見的音量開始談話。
 
「是!」
薰央微笑著站到斯芬克身邊,也模仿著用同樣的音量大小來說明。
 
「首先,大部分的亞人,確實是被高壓電給電死的。」
 
「你說甚麼?」「果然是那道雷電嗎?」「是那個女孩...。」
亞人們的聲音此起彼落,大部分人對這個事實都顯得十分震驚。
 
「芙蘿確實是造成居民們直接死亡的人,這點應該是沒有甚麼疑問了。」
斯芬克點點頭,示意薰央將話語權交給自己。
「不過,在薰央的調查之下也可以發現,芙蘿當時處於被敵人拷問的處境,且在場的其他亞人都已經失去意識。」
 
「我有問題。」
一個亞人粗魯的打斷了斯芬克大聲說道。
「你們怎麼判斷其他亞人都已經失去意識的?說不定根本就是被那女孩的雷電給電到失去意識啊?」
 
「兩個理由。第一,從最後的狀況來看,可以發現所有血羊的屍體都一致的面向芙蕊,而在他們的後方,則有著達爾買的所有自衛隊成員──如果達爾買的居民們還是清醒的,這些強盜絕對不敢全員背對他們吧?」
 
「這、這只是猜測吧...。」
另一個亞人女性小聲的說。
但韓宇爵裝作沒聽見,繼續說了下去。
「第二,芙蘿的放電能力來自於魔力的緊縮後迸發。這個招式在使用之前,會先發出耀眼的白光與電花,通常看到徵召以後是有反應空間的──要碼蜷縮身體,要碼以手護眼,從薰央現場的調查可以推斷,針對雷擊有所動作的,只有血羊團的成員。所有居民倒臥的姿勢都沒有掙扎的痕跡──我認為,居民們同時全部都傻住不做抵抗的機率很低,更合理的推測應該是他們當下根本無法反應了。」
 
「「...。」」
亞人們沒有表示意見,但他們的沉默明顯包含了大量的不滿。
 
最先打破沉默的是青蛙鎮長。
「不管怎麼說,芙蘿是動手殺害所有自衛隊成員的人。這點,應該是我們的共識吧?」
「需要支付部分賠償這點我同意,但我希望你們能從輕處理,畢竟芙蘿實際上是為了自保,我相信她絕對沒有惡意。」
斯芬克低下頭請求。
 
「只是為了自保?她放的雷電連附近的窗戶都被震碎了,這種威力只是為了自保?」
另一名亞人大聲的逼問。
 
「當時芙蕊被敵人壓在地上,周圍沒人可以拯救她,敵人為了給她下馬威還抓著她的頭去敲地面…,一個十歲初頭的小孩不可能在這種局面下保持冷靜,所以才會釋放威力過大的雷電而沒有考慮後果──」
「你居然用意外來帶過?那那些失去性命的人呢!你有沒有替他們想過?他們明明可以活著等我們回來...,嗚嗚...。」
另一名女亞人哭著抓住了斯芬克的衣襟,但隨即被旁人給勸了下去。
 
「抱歉,雖然這麼說很不體諒,但那些參與戰鬥的人本來就該做好赴死的覺悟。」
斯芬克冷冷地回答。
「無論是友軍誤傷,或者敵軍殺死,每個人本來都該抱持著可能會死的覺悟參加戰鬥。」
 
「但我們根本不知道那個女孩會連我們的人都一起殺啊!那個女孩應該要死刑!把我們亞人的性命當成兒戲的敗類不需要活著!」
一隻魁武的亞人咆嘯著推開人牆想靠近斯芬克,但也很快在鎮長的示意下被周遭幾名亞人拉住。
 
薰央微笑著站到斯芬克的面前,但斯芬克只是輕輕壓住她的肩膀,不讓她做出更多動作。
「那麼請容許我問你一個問題:你又有甚麼資格來決定芙蘿該不該死?」
 
「你說甚麼?」
那名亞人顯然沒有反應過來,只猙獰著面孔反問。
 
「如果你真的很重視這些人的生命,為甚麼不阻止他們留在達爾買?為甚麼放任你重視的人為了區區的一點財產就賭上性命?你真的重視他們嗎?」
「...。」
趁著亞人來不及思考的瞬間,斯芬克又往前踏出了一步。
「不甘於自己的城鎮被人毀壞,卻又不肯留下來戰鬥,期望別人能幫你捍衛財產,但還不願意看到別人犧牲...,抱持著僥倖的心態放任自己的朋友前往戰場,躲在後面無作為的你,有甚麼資格去檢討一個站在戰場上的戰士?」
 
斯芬克浮誇的張開雙臂,對著眾亞人露出輕蔑的嘲笑。
「最可悲的是,明明這些事情的起因是來自血羊,而你居然還試圖把問題全部推給一個小孩?如果芙蕊不能還手,那我問你,她就活該被俘虜嗎?她就活該要被殺嗎?」
 
「所以你為了這個女孩,就寧願放棄我們其他人!?」
「沒錯!」
斯芬克深吸一口氣,大聲地喊道。
「對我來說芙蕊就是有這個價值!『願意為了這個人而捨棄其他人』──想必你一定也有這種對象吧?然而你卻甚麼都沒有做,只躲在安全的地方指責別人…明明我也保證會去搬救兵,身為弱者的你們卻不認清現實乖乖遠離戰場,現在丟了性命還要其他倖存者賠償,多麼愚蠢!」
 
「她根本不是倖存者!她就是殺人兇手啊你這個渾蛋!」
那名亞人終於回過神來,咆哮著斯芬克比出了不堪的手勢。
 
就在亞人大吼的那一瞬間,斯芬克正想反駁,被他壓著肩膀的薰央卻突然爆出龐然魔力。
無數線狀構成的黑色尖刃如樹枝分散在所有人的周圍,並以常人無法反應的速度架到了每個人的脖頸旁。
 
「薰央!你在做甚──」
斯芬克驚慌的怒斥一聲,但沒等他說完,黑影製成的尖刺也緩緩的爬到了斯芬克的脖頸之前。
 
「薰央聽不下去了,哥哥。請讓薰央把討厭的傢伙給處理掉。」
「你!你們這群惡魔!殺人兇手!我們做鬼也不會放過你們的!」
方才氣焰最為囂張的亞人理解了狀況,他氣急敗壞的咆哮。
 
薰央無動於衷,只操縱著影子幻化成一柄黑斧,並將黑斧送向一個居民。
「你,殺了這個傢伙。」
「咿咿!?」
被指名的亞人相當驚慌,但因為被黑線交錯的鋸網給限制,這名亞人無法做出任何掙扎。
 
「薰央叫你,去殺了這個罵哥哥的渾蛋。不然…薰央就殺了你。薰央會一個一個問,如果所有人都不肯…,那薰央就全部都殺掉♥」
「斯芬克先生!您要放任您的妹妹做這種喪盡天良的事情嗎!」
青蛙鎮長又驚又怒的叫住了斯芬克。
 
「...現在的薰央,就連我也沒辦法勸她冷靜。」
斯芬克指著也同樣架到自己脖上的黑線,聳了聳肩表示無奈。
 
「不敢嗎?只要你殺掉這個人,薰央就放你們其他人一條活路哦?」
「咿呀!」
看著不透光的尖刺緩緩朝自己的脖子逼近,那名被強迫的亞人怪叫一聲,終於顫抖著接下了斧頭。
 
方才憤怒的亞人用有些錯愕的口氣詢問這個拿著巨斧的亞人。
「你、你真的要動手?」
「我、對不起…我!」
那名亞人還在猶豫,黑影終於觸碰到了亞人乾淨的脖子──
 
「對、對不起了!這是為了大家好...!」
感受到自己的脖子被尖刺觸及,亞人用滿是哭腔的語調大喊一聲,閉起眼睛就朝著對方臉上用力揮出──
 
金屬撞擊的聲音響起,巨斧嵌進了一道不知何時冒出的黑線之上。
是薰央伸出的手掌竄出了堅韌的黑線,黑斧停在空中無法移動半分。
 
周圍的暗影鉅網緩緩地退回各處陰影之中,黑斧也化為粉末消散在空氣裡。
 
「──這樣的人,你要稱呼他為,殺人兇手嗎?」
薰央微笑著走到兩名亞人面前。方才剛從生死關頭逃過一劫的亞人努力呼吸著空氣沒有回話。
方才還舉著斧頭的亞人臉上滿是汗水,同時也懊悔的抱著頭蹲了下去。
 
「這個叔叔確定自己有生命危險以後,根本無法冷靜判斷局勢,認為只剩下這個辦法可以讓自己活著,所以主動選擇捨棄別人的性命...,但我們都知道,他不是自願殺人,而是被薰央逼迫──這樣的人,還能單純的稱為殺人兇手嗎?」
 
一些亞人在緩過神後虛脫地跪倒在地,其餘的亞人們也開始恢復呼吸而大口喘氣。
 
「在薰央剛剛那樣說完以後,大家應該心中都有一個答案吧?認為輪到自己被薰央威脅以後,寧願不成為殺人兇手而甘願被薰央殺掉的人,可以舉個手讓薰央看看嗎?」
薰央用甜甜的微笑環視眾人,就像在盤點誰要喝飲料那般輕鬆。
 
「夠了,薰央,說到這裡就好了。」
斯芬克連忙打斷薰央,環顧眾人後朗聲說道。
「雖然粗暴了點,但我與薰央的想法相同──芙蕊是遭人逼迫,並非自願淪為殺人犯。而比起他人更愛護自己是再正常不過的事情,還請各位不要以殺人犯來當面稱呼芙蕊,拜託了。」
斯芬克說完後,先是完整的鞠躬後才繼續說道。
 
「至於城鎮的毀損,以及自衛隊成員的後事,我們確實有責任分擔,還請務必讓我們幫忙。」
 
「「...。」」
或許是因為方才的插曲,也可能是因為感受到了雙方意見的衝突,眾人再度陷入了沉默。
此時依舊是鎮長率先打破沉默。
 
「雖然很不甘心只有那女孩能活下來,但就算要她償命也沒有辦法挽回逝去的性命呱。而且最現實的一點,呱。」
他轉向達爾買的亞人後大聲的說道。
「我們還需要斯芬克先生幫忙確認鋸魂公的動向,呱。這件事情只有斯芬克先生可以做到,呱。」
 
「如果鎮長同意的話...,還有其他人有想法嗎?」
斯芬克不置可否地扭了扭脖子,牽起了薰央的手。
「──沒有問題的話,我們要先去找那三個人囉?」
 
「斯芬克先生,是打算拷問他們嗎?」
青蛙鎮長一邊眨眼一邊問。
「啊,是的,我想...關於他們為甚麼要襲擊達爾買,背後有沒有人指使,從他們身上應該能挖掘不少有用情報...有人想在旁邊觀賞嗎?」
 
「我就不了呱,斯芬克先生的拷問技術我已經領教過了呱。」
除了青蛙鎮長明確地拒絕外,周遭亞人們也都轉開了視線,顯然早就耳聞過斯芬克接下來的表演。
 
「欸嘿嘿,薰央超期待這件事情呢,為了今天薰央還特地準備了很多回復藥水哦♥」
薰央開心的攤開手,五隻手指瞬間被黑影般的魔力給包覆,幻化成五款不同的「工具」。
「而且這次,是三人分哦,薰央一定能玩得很開心呢。」
斯芬克還在一旁搧風點火,讓薰央越聽越覺得心癢難耐。
「那、那我們趕快開始嘛哥哥♥」
 
被綁在不遠處木樁的三名人類,看著壞笑的斯芬克與邪笑的薰央朝他們走來,似乎都感受到了某種不妙的事情將要發生。
「那個,請聽我們解釋──」
但沒等領頭的男人說完,一道黑影從地上竄起並逐漸擴大,轉眼便將五人的世界徹底地包裹起來。
 
無論是談話內容,亦或是現場畫面,裏頭的事情外面都再無從知曉。
 
§§§§§§§§§§§§§§§§§§§§§§§§§§§§§§§§§§§§§§§§§§§§§§§§§§§§§§§§§§§§§§§§
 
後記
安安,這裡是狼喃對於達爾買篇的後記
嗯~~一如既往的,想先跟各大平台上,願意在下方留言,點愛心,點讚,收藏的讀者們,誠摯的道謝:)
感謝你們的支持與陪伴,這是我將近一半的創作動力來源!
接著,之所以要寫後記,其實也不難看出...
是因為總覺得必須要道歉啊(;312
達爾買篇章,並不是為了虐待哪個角色,或者為了狗血甚麼的而發生這些令主角群出現爭議的事件。
相反的,是為了讓讀者更能理解,這個世界的性命比起我們所在的這個宇宙還要更脆弱,並且,為了讓主角們有所成長,才必須讓他們遭受挫折。
但筆者絕對絕對,沒有打算要告訴各位:哪方一定是對的哦。
這件事情很重要,因為任何判斷,只要牽扯到性命,就不會有完美的答案。
可能有些讀者是支持亞人的價值觀,有些讀者是支持韓家兄妹的價值觀,但並沒有哪邊絕對正確。
在兩方之中思考與反省,既使跌倒也依舊想站起身的芙蕊...,這才是筆者最想要藉由達爾買篇來展示的東西哦。

創作回應

路邊的野貓
自身性命攸關的當下確實是很難作出正常且符合道德常理的判斷呢
又或者像是處於憤怒狀態中的亞人村民也是完全失去理智希望有人能為此付出代價[e15]
2022-01-15 02:12:24
狼喃
這種題目真的比較難回答:3感謝路貓大大的支持:D
2022-01-15 07:43:38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