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在鳳凰的筆桿下,第十四回

喜歡晴空的埃利耶爾 | 2022-01-14 22:35:52 | 巴幣 2308 | 人氣 70

連載中在鳳凰的筆桿下
資料夾簡介
出道作,更新中。這是一篇關於台灣民間的現代童話!


〈感謝各位的評論與點評!我會繼續加油的!〉
〈居然真的透過狐面召喚出了稻荷狐狸!?翊鳳到底是如何達成這項成就?〉

     仍然有人記得的事物即使看似不存在了,也不會就這樣消逝——

《第十四回 土地公,土地神》

     那道金色光芒,令人聯想到雅露蒂安全力輸出的火焰;就像是線香點燃後的煙一般,翻騰、擾動,變化不止。

     硬把眼睛睜開想去觀察的那一剎,光芒便開始收束凝聚;從瞬間的高光黯淡下來,還沒來得及適應的視線頓時一片漆黑。

     我正想收回手來揉揉眼睛,卻發現手臂沒有了回應;我愣了一下,這才發現不只手臂,全身都沒有辦法順著自己的意願行動。跟虎姑婆的術式不一樣,這次的感覺比較像是從腦部發出的信號根本無法傳遞出去。

     我的行動意志,似乎被囚禁在了腦海裡。

   「……!」

     土地公那裡似乎也是一樣的狀況;維持著正想轉身離開的姿勢定住,雙拳上的白色靈力也消失的無影無蹤;看來不只是體內信號的傳輸,連靈力的部份都徹底封鎖起來了。

     而且既然能夠封鎖土地公的靈力,就代表這次現身的存在,比起土地公擁有更高的位格。

     彷彿是在嘲弄我們雕像般的站姿,一道與眾不同的笑聲從左手邊傳了過來。那是既妖媚又嬌柔的笑,不由得令人心頭一震。

   「庫呼呼……這次又是為什麼出現在了這種地方呢?現在是什麼時代吶?」

     只能聽得見聲音,但是卻連轉頭都做不到;我試著想開口,但是神經信號好像完全傳不出腦袋一般;我的腦袋就像是沒有接上任何東西的馬達一樣空轉著,但是對這個情況卻做不到任何一點的幫助。

   「啊,咱忘了汝等現在沒人能夠說話吶,稍等一下……」

     宛若沙子一般的金色流光從我與土地公的身上流竄而下,身體從毫無反應慢慢恢復過來,重新疏通的神經信號,讓我得以轉頭看向聲音的出處。

     映入眼簾的是個穿著黯淡紅色和服、身材中規中矩的女孩子。頭髮大略長度在背部的二分之一處,脖子上繫著用細細的繩子綁成的蝴蝶結。

     而她的頭髮,顏色就如同稻穗般,是耀眼而漂亮、反射著光澤的金黃色。

     雖然因為帶著狐面的關係看不清楚臉與前部的髮型,但是茂密纏繞的鬢髮還是依稀可見。

     我這才意識到手中的狐面不知為何戴在了那女孩的臉上,而且就算有著面具,她說話的聲音卻還是無比清晰。

   「現在可以動了吧?那麼可以回答咱現在是什麼時代了嗎?」

     她似乎很執著於現在的時間點,不過對於高位的存在來說,混淆時間也是無可厚非的吧;她頭頂等邊三角形的大耳朵晃了幾下後豎直,等待著這裡的答案。

   「……現在是……西元2022年……」

     我不清楚這樣的回答是不是她所希望的答案,但是我說的是實話。

   「西元2022年?西元是年號嗎?汝的意思是,西元的天皇已經活過了2022歲!?」

     她蓬鬆的大尾巴震了一下,然後整個人貼了上來;耳朵的面積比起流行文化中那些有著狐狸形象的稻荷神還要大一些,不過看上去還是差不多的形象。

   「此話當真?人類現在已經可以活這麼久了嗎?」

     我對這種像是雅露蒂安一樣的小孩子完全沒有辦法。用求助的眼神看向土地公,也只得到理所當然充滿敵意的瞪視。

   「……其實西元不是年號,是另外一種記年方式……要說日本的年號的話,現在應該是令和……」

   「原來如此……那,此地為何?」

   「這裡是臺灣的高雄市……」

     隨著這樣的一問一答,土地公也慢慢放下了敵對意識;畢竟眼前這個身材與雅露蒂安相仿的存在,完全有那份實力消滅掉他。

   「咱理解了,這次大概是睡了很久才被汝喊出來的吧。這個地方盡是些咱從來沒有看過的東西,汝等的衣裝也和咱認知之中甚有落差……唔?」

     她突然向前一步,把耳朵貼上我的胸口,似乎在傾聽著什麼;毛茸茸的大耳朵幾乎要戳到下巴,讓我不得不把頭抬起來。

   「汝的心跳……還真是悅耳吶……你是作家之類的嗎?」

   「……?」

     心跳聲很悅耳?作家?她就這樣靜靜靠著,讓耳朵像聽診器一樣貼在我身上。土地公到了這個時候才終於開口,大概是覺得自己被忽視掉了吧。

   「……悅耳的心跳,是指那種容易吸引非人存在的體質吧。通常會這樣是因為你相信著自己的創作,而且呈現出來的角色與真正存在的事物有著相似的設定……簡單來說,就像是你的筆記本讓玄貓的戰鬥力大幅增加一樣的道理。」

     一直到了土地公開口,帶著面具的她才看向土地公那裡一眼;雖然不久前還是敵對關係,但是我還是相信土地公的理解。如果這樣解釋的話,她會以這樣貼近世俗眼光的形象出現也是因為我這裡的關係嗎?

     確實,在御宅文化中的稻荷神或是稻荷狐狸都是人形、有著狐狸特徵的耳朵與尾巴的存在;不得不說,我打算召喚的時候也是用這樣的形象去想像的——畢竟目前遇上的,通通都是這樣的妖異。

   「所以,汝需要咱幫忙些什麼呢?」

     她沒有明確回應土地公的理解是否正確,但是看起來是默認了。隨之而來的下一個問題,正好就是我想說的。

   「我希望妳幫忙找人,然後擊退會危害人類的妖異……」

   「為什麼咱要這樣做?」

   「什麼為什麼……不是妳自己問我需要什麼幫助的嗎?」

     我被弄得一頭霧水,不過只問我需要幫忙的問題是什麼,確實不代表她想要幫忙。

   「汝應該也通情理吧?想要求咱的幫助就必須先奉上貢品才是。不過現在看來汝也沒有我喜歡的東西,就把貢品換成一個條件好了。」

   「條件……?」

   「沒錯,咱開出一個條件;汝辦得到的話,咱就幫這個忙。」

   「什麼樣的條件……?」

     語音剛落,她伸手解開固定面具的緒繩;額上金色的頭髮披散下來,她拿下面具甩了甩頭,讓頭髮不至於遮住視線;面具底下的淡棕色的雙眼有著令人移不開視線的吸引力。

     那是張標緻的面容,神聖端莊卻又不至於令人敬畏而疏遠;她輕輕地彎起嘴角,然後帶著那抹自傲的微笑把狐面遞給我。

   「汝把這個供奉起來,成為咱的信徒!做的到的話,以後想要什麼幫助都沒有問題!」

   「如果是這樣的話……這個條件我接受;只要幫忙找到人,擺個小神壇也沒問題的。」

     我二話不說就給出了肯定的回應,她的微笑頓時變得有些尷尬,頭頂上毛茸茸的耳朵豎的筆直。

   「欸……真是讓咱意外……」

     結果這下,反倒是她開始遲疑了;原本大概只是試探性的問問吧,但是我卻直接答應了這個條件。

     答應這個條件是有原因的,因為眼前的女孩比起土地公還要更為強大;我喊的是日治時期位在旗山的拓南神社,裡頭的稻荷神是由伏見稻荷大社分靈的——會知道這些,同樣是為了撰寫小說而調查的資料。

     不過仔細一想,狐狸只是神使而不是稻荷神本身才對,為什麼會說要我成為她的信徒來著……?

   「不過,妳應該是神使而不是稻荷神本身吧?就算我供奉稻荷神,妳應該也不會得到什麼才對。」

     我接下狐面的時候順便問了她這個問題,要供奉東西之前總要理解原因才是;獲得信仰的是稻荷神,身為神使的狐狸理所當然的沒有什麼好處可圖。

     而且,我可沒有聽說過會傳教的狐狸。

   「啊,汝在意的是這點嗎?嗯……一般來說確實是這樣認為,不過現在情況一點都不一般喔?」

   「……一點都不一般?」

   「沒錯,咱已經感受不到從前的那份靈力了。大概是因為信仰變得薄弱的關係吧,現在臺灣還有稻荷的信徒嗎?」

   「……大概沒有吧。」

     據我所知,現在臺灣已經沒有神道信仰的存在。雖然還有部份神社依舊存在,但都已經用做其他用途了;但是就算重新恢復信仰,對她本身也不會有什麼好處才對。

   「現在沒有稻荷神在此地,咱也察覺不到什麼神靈存在;換句話說,咱是此地現在最高位格的存在對吧?這樣一來,咱只剩下信仰就能夠成為土地神了!怎麼樣?很值得崇敬對吧?」

     她雙手插腰、挺起胸口,尾巴輕快的擺動了起來,一副自信滿滿地模樣。看來,她所說的大概是真的了。

     那副搖著尾巴的模樣,真的很難不聯想到我家巷口的柴犬……

~~~~~~~~~~~~~~~~~~~~~~~~~~~~~~

     這次帶回來的小鬼,對這種事情的反應遠比我想像中的還要更加平淡;原本應該是小孩子的大哭大鬧的時間,這次卻被善意滿滿的交談給填補起來了。

     在最後一段時間裡,能夠有這種邂逅真是太好了。

     那孩子有著一頭烏黑的長髮,還有非常可愛的臉蛋;眼珠子是火紅色的,就像是半透明的紅寶石一般的美麗。

     她說自己是因為吃了冰的東西,所以身上的火焰熄滅了;而且火焰熄滅之後,似乎她的性格也改變了。真是既有趣又好玩的孩子對吧?

     她不是人類,而是跟我一樣的妖怪;知道了這一點之後,詛咒就不會產生效果。我也可以正常的和她聊天;不需要再借助手機之類的東西,抑制自己想殺掉人類的衝動。

     雖然她只是個孩子,但是能夠和什麼人像這樣聊天,還是讓我感到非常的開心。就算如她所說的一樣火焰熄滅了,她還是帶給了我從來沒有得到過的情感。

     那是種有點想流淚,卻又有些幸福、令人不禁微笑起來的感覺。

     ——我從來沒有享受過這種氛圍,一次都沒有。

   「……妳一開始就知道我是妖怪嗎?」

     長髮的天使,坐在簡陋又破爛的床板上;她那份輕柔的聲音,將我從沉重的思考中拉了回來。

   「喔,是類似直覺一樣的東西吧……其實也不能夠算是直覺啦,因為妳原本就與其他的人類小孩子都不一樣嘛!」

     遇上這種事還能夠這麼冷靜的小孩,各種方面上來說都與其他小孩完全不一樣;加上她赤色的眼睛,其實很容易就猜的出來。

   「嗯……那個,我可以問問妳的名字嗎?」

     她有些畏縮的問道,微微抬頭向上的角度讓那臉龐變得更加可愛;即使光線不是很充足,我還是能夠她的皮膚究竟多麼白皙透亮。

   「名字啊……外面應該都叫我“虎姑婆”吧。」

     我抬頭看向天花板,思考著;這樣的外號,弄的好像我是什麼面目猙獰的惡鬼一樣……雖然現在的我,與惡鬼沒有多少分別。

   「……不是這個,我想要問的是妳真正的名字……!」

     她感覺起來有些吃力地嚷著,但是聲音還是羽毛般的輕柔;雖然我不太喜歡去回想那個名字,但是看在這孩子的份上……

   「虎雅晴,我的名字是虎雅晴……抱歉喔,這個名字有點奇怪對吧?」

   「為什麼要道歉呢?」

     她歪著頭問道。這麼說來,我為什麼要道歉呢?我自己也不清楚,為什麼會這樣。

   「我也不知道……大概是,對很多事物都感到對不起的緣故吧……真是的,我是在回答什麼……」

     對什麼東西都對不起啊……對這個孩子,對人類時期的事情,對自己……我其實能做的只有道歉。對不起被詛咒的自己,對不起被迫要殺掉我的那個人。

      那孩子搖了搖頭,然後伸出手掌握住我的手;她的雙手非常的溫暖,就算現在已經失去了力量也一樣。

   「妳沒有需要道歉的事……!這個名字也一點都不奇怪……!雅晴姐什麼都沒有做錯,不需要道歉的……!」

   「……是……這樣嗎?」

     她的神情非常的認真,從一開始陪我聊天時的畏縮害怕,到現在變成了真心試著安慰我;被天使的聲音叫到名字的那一刻,心中真的充斥著難以言喻的溫暖。

     我甚至只希望能夠體會到更多這樣的溫暖,而在一瞬間閃過了不想消失的念頭。但是我不能只因為自己的私心就想著在這個世界上留下來,我已經做過太多難以原諒的事,也好不容易找到一個人類可以施行我的報應了。

     我不能只因為自己的想法就苟且偷生,這樣還是會有更多的人被我的詛咒所害。我應該要隨著詛咒一起消失,打從被下了這道詛咒的同時就已經註定了;這是道只有當我被人類殺害的那一刻,才能夠破解開來的詛咒。

     只要活著,就會有更多的犧牲者。我已經受夠了,不想再背負著那麼多條人命的罪業繼續存在著;詛咒只需要我消失就能夠跟著消失,這點真是太好了。

     眼前名叫雅露蒂安的天使啊,明明是不希望我消失的吧,但是我沒有辦法呼應她的期待,真的很對不起呢。

     ——我已經,沒有任何存在下去的理由了。

《第十四回 土地公 土地神》

〈翊鳳二話不說答應了狐狸幫忙尋找雅露蒂安的條件!至於一直被迫殘害生命的虎姑婆,又會有著怎樣辛酸的過往?下回《貓爪 虎掌》!〉


創作回應

KC
EWEWEWEW
2022-01-14 22:45:22
喜歡晴空的埃利耶爾
重回頭香巔峰了!?
2022-01-14 22:51:26
魚魚
又出來一個超香的角色啦~希望之後會有圖~
2022-01-14 22:51:31
喜歡晴空的埃利耶爾
這篇文章可以一手抓著繪圖筆一手打字出來的呢!
我一定不會讓插圖對不起狐狸的XD!
2022-01-14 22:53:54
叫我龍五
好棒喔 稻荷神欸owo(明早九點會更新喔,歡迎抽空來看看owo
2022-01-14 22:52:11
喜歡晴空的埃利耶爾
正確來說是稻荷狐狸……在西方的位格來說是天使的樣子呢

明天早上起來就會去看看的,謝謝支持囉!
2022-01-14 22:55:04
KC
那只是很剛好聽到你有在趕文就衝進來Wwww
2022-01-15 07:21:09
默默無名
-w-
2022-01-15 08:45:01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