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夜蝶詛咒-65 餘暉山脈(7)

小光光 | 2022-01-14 17:30:00 | 巴幣 2 | 人氣 34


        而在另一邊的鹿迪與兔姬也是進入了餘暉山脈。

       只不過她們兩人各自分開,並沒有像曉月與文茵一樣,能夠一同向前。

       隨著三組人馬各自往前,每個人都碰上了難以解決的問題。

       其中又以曉月與文茵碰上的最令人棘手。

       遠處的鑄造台與朝它趨之若鶩的人形石像,如此鮮明的對比,已經讓人能夠略知一二現場的狀況了。

       「沒有一點線索呢」

       曉月笑著說到,隨後又向文茵補充到:

       「沒處理好我可能也會變成石像」

       「這不好笑!請你認真對待!」

       看她反應這麼激烈,曉月也是有苦難言。

       畢竟眼前的狀況是隨時出問題都不足為奇的。

       「可我又無法看見有所不同,要是有其他視角可能還...」

       說到一半,曉月已經為自己給出了答案。

       下個瞬間,全之書出現在手中,芙法也被一同召喚出來。

       「找我嗎?未來的王」

       「我想你看了就知道」

       隨著他的視野放眼望去,王座與石像的景色,芙法也是多少明白。

       「那麼是哪邊呢?無法確認眼前台子是否值得冒險,還是對自己擁有的有所顧忌?」

       「都有吧,不過更多的還是不打算死在這邊」

       「那麼你可能不符合資格,這位鍛造達人所留下來的故事或許不適合未來的王」

       芙法的評價是可以理解的,但是對於曉月來說他有不同的看法。

       「或許我不是專精於一的達人,但我無法被知曉的故事就等同於消失」

       明白了鍛造台與石像之間的關聯,曉月便走向邁進鍛造台的路。

       然而未能符合資格,每向前一步曉月都能感覺到自己步伐的沉重。

       「我可不是追尋技藝或是登峰造極之人」

       頂著難以忍受的沉重前進,在不知不覺間,曉月緊握的手中多出了一絲溫暖的觸覺。

       「誰說曉月的故事只有一個人,我也身在其中」

       文茵的一句話讓原先低著頭的曉月笑著勉強抬頭回應到:

       「既然選擇要一起前進,那麼可不能臨陣脫逃」

       調侃她的同時,曉月便緊握住那纖細的手,隨後壓在身上的重量自然而然的減少。

       「那麼作為第一次,就讓我走在前面」

       「交給你了」

       在文茵的帶領下,兩人很快就來到通往鍛造台的階梯面前。

       剛準備踏上去時,一道厚實的聲音直接傳入腦袋。

       「愚昧的盜墓者停下你的步伐,遠離此處」

       聽到這種話,曉月就不開心了。

       「守墓人嗎?很遺憾我對於讓歷史消失於此可是拒絕的,要是真想趕我走你還是別繼續躲在暗處了」

       當潛伏在一旁的守墓人走出來,曉月的態度立刻轉變。

       「是半人馬!我看小說也很少有人寫到呢,而且還是身披鎧甲的帥氣半人馬!」

       曉月如同蒼蠅一般在身旁打轉已經令他煩悶,而突破忍耐的是蒼蠅想要停在身上的舉動。

       曉月剛想下手摸馬臀,長槍立刻揮舞而來。

       「笨馬這樣很危險的」

       「廢話少說!我現在要驅逐入侵者」

       在長槍以勢如破竹之勢攻來,曉月也立刻做出防禦呼應他的攻擊。

       匕首在高速舞動的槍眼前是如此的脆弱。

       而這份理所當然的自信為半人馬隨後的震驚帶來鮮明的對比。

       連金屬摩擦的聲音都沒有,只是「噹」的一聲,較量就來到高峰。

       曉月失去武器的瞬間,兩方都處在必勝的動作下。

       現在只看誰動的更快,而轉眼之間高下立斷。

       兩人皆是平手,沒有誰更快一步,全部都被文茵擋下。

       「你們兩個是有病嗎!自顧自的打起來,明明就根本不成問題!」

       「沒有受到邀請的才能,擅闖此處,那自是盜墓者,還有需要辯解?」

       「曉月的確不是專精於鍛造的人,但是能夠他是有資格成為旁觀者延續過去巔峰造及之人的故事」

       「這不是自說自話嗎?」

       半人馬的話文茵屬實無法反駁。

       「那麼你就這麼想看證據嗎?」

       在半人馬肯定後,她便開始寬衣解帶。

       「等等!文茵你幹嘛?」

       「還能幹嘛,當然是給他看證據了」

       「不是不是,證據跟你脫衣服有任何關連嗎!」

       「上次你不是也有看過嗎,背後的詛咒」

       「那麼也不用給這頭馬看你的身體!」

       阻止文茵後,曉月轉過頭去就向半人馬解釋文茵身懷夜蝶詛咒的事情。

       「夜蝶詛咒嗎,謊言也該適可而止,在她的身上沒有歷代詛咒的力量也不具備那份氣質」

       「哇!你這麼說我該開心嗎,我也很希望文茵沒有夜蝶詛咒不會擁有那種悲慘的過去」

       曉月口頭上是這麼說,但是兩人卻也是因為夜蝶詛咒而相遇,也是因為詛咒才能經歷這麼嶄新的人生,希望文茵背負詛咒這種話還是說不出口。

       「總之你還是把通往餘暉山脈的鑰匙交出來吧,我的目標只是其中流傳的故事,你們尋找匠人的目的我既不會干涉也不會影響」

       「既然你的終點從始至終是餘暉山脈,那麼我終究是要阻止你的!」

       揮動著長槍,半人馬擺出了決鬥的姿勢,不過曉月看了到是有別的想法。

       「就一定要打上一架嗎?還是這麼毫無意義的一場戰鬥」

       在他感嘆之餘,文茵已經向一旁退去,留給他足夠的空間。

       下一刻刀槍開始相互交鋒,快速的你來我往之間。

       半人馬的攻擊都被格擋或是閃避,沒有得逞過一次。

       不過他那滿頭大汗的樣子躲避攻擊,半人馬也已經確立了勝利。

       「就此離去,我能夠留你一命」

       「在你把槍頭指向我之前,還是別裝模作樣了如何?」

       下一秒,曉月只是稍微的往槍身增加重量,半人馬就原形畢露了。

       「乳酸堆積的感覺如何?整整4分鐘超過800下的揮舞,也差不多了吧」

       「怎麼可能...你怎麼可能狀態如此良好!」

       「別那麼激動,等我們真正的見真章後,我會在你倒下時告訴你的。至於現在,我們該說再見了!」

       在曉月轉守為攻後,半人馬只反抗了數秒鐘。

       情況的巨變以及身體上的影響讓牠連正確的防守姿勢都擺不出來,只能像是提線人偶一樣被擺弄。

       「可惡!下次見面,你可別想這麼輕易獲勝!」

       「那麼下次見面,我可要見識見識你真正的實力了」

       結束最後的談話,曉月的匕首斬斷了槍身直指半人馬的喉頸與心臟。

       戰鬥結束後,曉月等著半人馬的光影消失,便隨即撿起了通往餘暉山脈的水晶。

       與此同時芙法神色緊張的喊到:

       「要跑囉,失去作為支撐地下城的魔力核心,這裡已經快崩塌了」

       「我知道,不要催」

       拿出傳送符文扔到地上後,出乎意料的情況讓曉月瞪大雙眼。

       「沒有傳送陣這是正常的嗎...?」

       當他轉頭看向芙法,那尷尬的神色讓她不由得扶住自己額頭。

       「這裡就缺少了主幹,你怎麼認為傳送陣能正常使用?」

       「那我們要從哪邊離開?」

       「你知道這樣補上疑問很蠢嗎?」

       「我知道看起來很蠢,實際上也很蠢,但是我真的不知道啊」

       看他一副快要撒手放棄的樣子,芙法指了指鍛造台。

       「從鍛造台離開嗎」

       找到出口,曉月立刻拉起文茵準備離開,然而事與願違。

       「不是阿,這就是個鍛造台根本沒屁用」

       「我聽說過慌亂會讓人行為單一,沒想到會單一到這副德性」

       聽著芙法的嘲諷,他雖然有點不爽,但真的是一點辦法都沒有。

       「那你要告訴我,該如何離開了?」

       「傳送陣丟上面」

       「這是什麼原理?」

       完全不能理解,只是照樣造句,聽她指揮丟上去。

       「讓你不會死,我也不會被埋在這裡的原理」

       「我...算了,要走了」

       雖然曉月想反駁什麼但是想想還是算了。

       在傳送陣的符文融入鍛造台後,兩人便踏入其中消失在光中。

       「現在又是什麼情況...」

       剛一出來,一個如同隧道的黑洞出現在眼前。

       然而未能釐清狀況,兔姬「阿!」的巨響就從中傳來。

       「真不想去...」

       尖銳的叫聲與未知的空間,曉月好想避險,但是她是員工,作為老闆還是要保障她的生命安全。

       更何況,對他來說兔姬的價值還很高,就這麼躺棺材會很心痛的。

       「那麼文茵要在這邊等我嗎?」

       「不,我們一起」

       「那可要小心了」

       拉起她的手,兩人再度進到了新一輪的探索中。

       不過說是探索,入口就看到問題所在了。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