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轉生成為邪惡貴族的女兒 3-202 暗殺者的仲介

空想能手 | 2022-01-14 09:45:54 | 巴幣 28 | 人氣 131


  「在那邊!快追上去!」在離開茶會會場一段距離後,身處沒有貴族的環境下,衛兵們終於可以停止使用手勢來傳遞情報,直接靠聲音來回報其他同伴現場的狀況。

  而在他們目光的正前方,是那兩隻看起來像是圓球的深紅色生物,而那兩隻生物正用著自己向外延伸的觸手,在衛兵們的兵器無法觸碰到的周圍住宅的牆面上高速移動著。

  「別放跑他們!不能讓庫雷格斯侯爵家因為你們這些下人而蒙羞!快給我追上去!」有著茶色髮色、身上穿著名貴裝飾的男青年用威脅的語氣向衛兵們下達命令,讓衛兵們不得不更加賣力的向前衝刺。

  但是就算如此,每次就在快要追擊到牠們時,牠們的速度就會突然加快,把一度逼近的衛兵再度拋在後頭,讓衛兵們只能一直保持看得見牠們,卻又勾不著牠們的位置。

  「該死!跑的還真快!」男青年罵了幾句後,接著轉向身旁的部下問到:「通知好前面的部隊攔截了嗎?」

  「是,大人,已經有大概一萬名的部隊調派到附近的城區,各條大街小巷都被封鎖了,牠們逃不了多久的—。」男青年身旁的衛兵自信滿滿的說著。

  不過就像是為了打臉他一樣,那兩隻生物突然一改之前的行動模式,突然加大了力度向牆壁一蹬,把自己砸向了地面…更正確來說,牠們撞上的是道路上的排水口。

  而身體就像軟泥一樣的牠們很輕易的就把自己擠進了狹小的管道之中,順著汙水流進了下水道中。

  「…剛才說的一萬人,有大概多少的比例是安排在下水道裡的?」男青年和部隊一起在大概只能站一個人的水溝蓋前停下了腳步,男青年面色凝重,額頭上青筋暴起,看起來相當憤怒的向身邊的衛兵再次詢問

  「不…那個…那個…因為…還沒收到…對方潛入…下水道的消息…所以…。」那名衛兵吞吞吐吐的說著。

  「也就是說下水道中沒有任何的衛兵,那些暗殺者已經成功地從我們的手中逃脫了是吧?從隸屬於庫雷格斯侯爵家的我們手裡逃脫了是吧?」男青年深吸了一口氣,然後憤怒的大吼到:「你這混蛋!開什麼玩笑!我們代表的可是庫雷格斯侯爵家的顏面!要是我們連追擊一兩個暗殺者都做不到,那要我們有何用!?」

  對上司這樣的責備,衛兵們鴉雀無聲,只不過心裡都多少抱怨著『你剛才根本也沒下達這樣的命令啊,為什麼只罵我們?』類似的語句。

  男青年的青筋完全沒有消退,依然憤怒的下達了新的命令:「還愣在那邊做什麼!?還不快去把下水道的地圖給我拿來!然後盡快告訴我可以讓部隊通行的入口!我們要直接進去下水道裡了!」

  「那個…大人…我們是否要向其他大人調派騎士團的部隊來支援…像是比較熟悉水性的『歐岡之洪戰鬥團』或是有厚實防禦的『平原鐵壁騎士團』—。」「不可能!不要用這種小問題去騷擾那兩位!你是想把自己的無能鬧的世人皆知嗎?蠢貨!」男青年額頭上的青筋又多了幾根。

  男青年把自己的手指用力戳在那名衛兵的鼻頭上,憤怒的說到:「給我記清楚了!這件事只能由我們自己解決!派人封鎖住所有排水孔和出入口!人手不足就從其他休息中的衛兵中調!知道了嗎!?」

  衛兵扯動嘴角,因為呼吸不順,而緩慢的回答到:「…是…是的…我…我…明白…了。」

  男青年似乎是有些擔心部下沒有聽清楚,而大聲的接著說到:「知道了就趕快去傳達我的指示!要是耽誤了時間我可是會叫你們負責的!快去!」

  「「「是!」」」



  同一時間,已經正在開往王都方向的一艘運輸用空艇上,宰相『伊斯雷爾•梅特涅』就坐在頭等艙中,好像在看又好像沒在看的望著窗外的景色,面前裝著紅茶的茶杯臉動都沒動過,似乎是在思考著什麼的樣子。

  就在這時候,一個有著鯰魚般的鬍鬚,瀏海也上捲成像是燃燒著的火焰一樣,身體十分消瘦,卻有著兩公尺左右身高的身材細長的中年男子沒有敲門就直接進到了宰相所在的房間內,坐在了宰相正對面的位置上。

  「怎麼?你是來拿報酬的嗎?」宰相把臉轉向了那名男子,接著面無表情的說到:「還是來殺我的?」

  「哪裡的話,我『柯爾賓』怎麼可能會殺死寶貴的客戶呢?這麼做的話,可就完全沒有資格和摩爾家族搶飯碗了…話說—。」本來看起來像是在正經的說事情的那名男子話鋒一轉,指著宰相面前的杯子恭維的笑著說到:「您似乎是還沒有喝過吧,那或許可以給我喝,我是有點渴。」

  宰相嘆了口氣說到:「…我可以讓人給你泡熱的。」

  「欸,不不不,我才不想被更多人看到我的臉呢,就算只是客戶的女僕我柯爾賓也會感覺到壓力,雖然這麼說可能不太好聽,但是我柯爾賓其實有一點點的神經質,真的就一點點。」『柯爾賓』捏起手指,微笑著回達到。

  「而且不瞞您說,我柯爾賓其實有貓舌,嗯,很嚴重的貓舌,所以實在是喝不了燙的啊,所以真的不需要麻煩了,真的。」柯爾賓露出自己的兩排整齊的牙齒,向是要表現友好一樣的笑了笑。

  只不過他從進門以來就一直沒變過的睜大的雙眼,讓人比起友好,還更覺得詭異的感覺多一些。

  不過宰相並不在意柯爾賓這個男人的詭異之處,只是伸出左手手掌,手心朝上的把手指前端比向茶杯的方向,很乾脆的表示對方可以拿走,然後就接著問到宰相自己最關心的事情。

  「艾格妮絲•斯托諾瓦…有殺死了嗎?既然你第一時間沒提報酬,那就是暗殺失敗的意思吧。」宰相把右手的食指在桌面上不停敲擊著,看起來有些焦慮的樣子。

  「欸,真不愧是您,這麼快就知道了啊,真是讓我柯爾賓倍感佩服啊。」柯爾賓保持笑容一邊看起來毫無歉意的回答著,一邊把身體前傾,拿走了宰相面前的茶杯,然後就直接喝了起來。

  「就這樣?這就是你對任務失敗的感想?那我當初還真的不該委託你,而是應該冒著暴露的風險去委託摩爾家族才對。」宰相手指敲擊桌面的頻率明顯的增加了,明顯是變得更加焦慮了。

  喝完茶之後,柯爾賓才放下茶杯,並用左手向宰相搖搖手只說到:「欸,您這怎麼說的好像是我的問題一樣呢?我不是早就跟您說過了,我只是負責提供可雇用的私人團體資料來和委託人進行媒合的仲介,這次的團體是您自己選的,責任可不在我柯爾賓的身上,我柯爾賓只負責委託人和執行者之間的溝通。」

  「…那你就自己動手啊,你好歹也是十英傑的一人,不可能連殺一個小女孩都有問題吧,錢的話我出的起,只要能讓她像我女兒一樣悽慘的死去就好。」宰相握緊了桌巾,眼神充滿憤怒的說著。

  「欸,所以才不行啊,不行不行不行,絕對不行,之前也跟您說過了,讓我去殺那種無力的小姑娘根本是害我自掉身價啊,每一次的暗殺還會讓我增加曝光自己的風險呢,所以除非目標本身價值足夠,不然我是不會自己出手的,就靠我認識的團體來解決就好。」柯爾賓臉手臂一起擺動的搖了搖手。

  「…但是你介紹的那個團體不行啊…都已經失敗了不是。」宰相斜眼瞪著說到。

  「是呀,現在是失敗了沒錯,但是—我記得期限是在斯托諾瓦家離開弗洛利雷城之前吧?那麼就還不算失敗…啊,對了—。」柯爾賓拿起桌上的茶杯,再次咧嘴露出牙齒笑到:「可以再來一杯冷茶嗎?像剛才那樣真的沒有溫度的那種,真沒辦法呢,真的好渴。」

  「…我記得刺客刺殺失敗之後,下一次刺殺的成功率就會因為對方提高戒備而下降不少,這可是常識,不要隨便唬嚨我。」宰相怒視著柯爾賓,不以為然的說到。

  「正常來說是這樣沒有錯,欸,但是呢—每個殺手都有自己的特性嘛。」柯爾賓嘴角的角度更加上揚,笑著用篤定的語氣說到:「當初和您介紹的時候就說過了,牠們,『赤囊族』是參與過多場戰爭的戰場殺手,對方有戒備的時候進行殺戮對牠們來說是家常便飯,對牠們來說,殺人不用等對方毫無戒備,就算對方處於高度緊張,只要讓對方混亂,就有辦法殺。」

  「…混亂,怎麼做?」宰相因為聽到比較能說服自己的理由,表情平靜了些許。

  柯爾賓保持臉上詭異的笑容,上下擺動著手裡的空茶杯說到:「欸,這就是我來向您協商的目的了,因為牠們的確有手段可以使這座城市混亂,只是因為是魔族的關係,所以手段會稍微粗暴一點啦…所以可以再來一杯嗎?」

  宰相無視他『再來一杯』的請求,語氣平靜的問到:「…哪種程度的粗暴?要殺死多少的衛兵?要屠殺多少的平民?又要抹殺多少無關的貴族?你報出來的數據會影響我的判斷。」

  「欸…衛兵的話可能會有一千到兩萬左右吧?畢竟要潛藏城市一個月嘛,至於平民的話—呼呼呼。」科爾賓突然笑出了聲,然後用手指撥離眼角上因為笑得太激烈而流出了眼淚,再次擺出了露齒的笑容說到:「少來了吧,就算這座城市得減少一半的人口,您這種上等人又怎麼會在乎,您就別裝了吧,直接說您只在意會波及多少貴族不就好了。」

  「所以會波及多少?」宰相沒有辯解,只是繼續說了下去。

  「欸,與目標無關的至少兩個,最多也不會超過十個啦,而且只對庫雷格斯家下手,誰叫他們家負責城市的防禦,所以是最容易創造混亂的人選呢。」柯爾賓靠在椅背上,高舉起茶杯,接著說到:「詳細情況等要下手時在向您討論,現在可以先再來一杯了嗎?」

  宰相看著那個茶杯皺了皺眉,有些不耐煩的無奈答應到:「好,我讓人給你準備。」

  「欸,真是不好意思呢。」柯爾賓把杯子放到桌上,臉上依然掛著那副詭異的笑容說到:「那麼事不宜遲,牠們第一個要下手的目標已經決定好了,更正確來說,是已經無可奈何的殺掉了,您的決定將會直接影響牠們,讓牠們決定逃跑或是戰鬥,那麼請您好好想想再答覆吧。」

  宰相雖然身體一震,不過很快的就冷靜的問到:「已經殺掉了?」

  「欸,這個嘛,您也知道,『赤囊族』現在是一整個族群的流亡狀態,所以帶著不少老弱婦孺,要是不殺死進犯藏身處的所有人的話可是會有滅族的風險呢,而且他們也覺得殺了『他』就能讓城市變得更加混亂,所以就乾脆的做了。」柯爾賓露出看似賠笑的表情說到。

  「…誰?他們殺了誰?」宰相神情凝重的問到。

  柯爾賓再次露出牙齒,看起來充滿自信,毫無歉意的樣子笑著說到:「欸,就是庫雷格斯侯爵家的—。」



  於此同時,弗洛利雷城的下水道內,從休息中被招回的衛兵們,看見了眼前血腥的一幕—

  無數被開了大小窟窿的身體被堆成了一座小山,屍體之間還用被溶解的血肉當作接合劑;屍體多半失去了臉和大部分的皮膚,因此而直接露出了肌肉纖維甚至骨骼,原本衛兵身上合身的鎧甲,也因為肉體體積的減少,看起來變得寬大了許多;而那些從屍體上掉落的身體組織、血水則和不明的黏液混在了一起,散發濃厚的鐵銹味,在下水道流淌著。

  這樣的場景,無論是在精神方面還是物理方面,都擋住了這些衛兵的去路,讓衛兵們陷入了極度的恐慌之中。

  以至於數分鐘之後,才有一人終於發現了『那個東西』。

  那個放在這座屍體山頂端的,那顆刻意被留下面容的頭顱。

  對那個衛兵來說,這是比屍體山還更讓人難以置信的景象,那是他們的指揮官,一個在剛才都還在趾高氣昂的對所有衛兵下達命令的貴族。

  貴族…竟然!死了!?在這座庫弗洛利雷城裡,庫雷格斯侯爵的直系血脈…死了!?這怎麼可能!?那些暗殺者怎麼敢這麼做!?—那名衛兵震驚的想著。

  數秒後,那名衛兵才回過神來,向身後的同伴們用激動且走音的語調報告到:「發…發生…大大大事了!侯爵大人的第三十一個孩子,我們的三十一少爺,他…他…他已經…去世了!我們要快點回報給侯爵大人才行!」

  這批衛兵很快的就和其他追擊暗殺者的部隊會合,立刻撤出了下水道中,奇怪的是,途中再也沒有受到任何攻擊,只有在回程的路上感受到無數陰冷的視線。

  生存下來的他們無一不述說著『下水道』遭到『怪物』佔領的消息,事件也從簡單的暗殺事件升級成了魔族的大規模恐怖攻擊—。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