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長篇小說【 邪廟:濕婆 】第二十章

鬼才 | 2022-01-13 20:28:47 | 巴幣 166 | 人氣 234



  他借走了我的盧梭,我便拿走他的美麗新世界。

  20.

  謝雅芝在車上呆坐著,盯著方向盤的縫線。會議就快開始了,但她一點也不想下車,那個場合必定會出現那傢伙,光是稍微想到他的名字就深深作嘔。

  隨著時間越來越逼近,那傢伙的長相和氣味也逐漸清晰,謝雅芝用力推開車門,反手甩上,踩著強勁的步伐前往電梯。只有依靠瞬間的怒火才能暫時擺脫難以承受的不堪。

  幾坪大的會議室裡已經坐滿了人,採訪組、編輯組的重要成員坐在長桌前沿兩側,主播、導播、製作人在長桌後端兩側,跑各線的記者坐在靠牆的椅子,總經理吳敬洋、副理、新聞部經理坐在長桌中間。

  謝雅芝避開所有人的目光,一屁股坐進自己的位置。左手邊是一位男主播,她讓自己的身形與他重疊,彷彿這樣就能隱藏自己的存在。儘管心情不好,還是提起精神和幾位熟識的同事點頭招呼,綻開冰冷又專業的微笑。

  最後一名記者匆忙進來,經理見所有人都到齊,宣布會議開始。

  「先請大家看一下早上的報紙。」製作人從桌面下拿出數份自立早報,已經翻到特定頁數用迴紋針固定住。每個組別都分到一份報紙。

  早報版面用斗大的標題寫著:
  『百億集團接班人密會酒店女子 她凌晨神秘失蹤!』

  報紙上除了記者的撰稿外,還有數張從監視器擷取下來的模糊照片,謝雅芝掃了一眼瞬間愣住,心跳逐漸加速。雖然照片解析度不高,透過身材跟五官還是能辨認出身分,男方身分明顯就是王復華,現在的他做出這種事完全不令人不意外,但女方的身形和樣貌......

  現場眾人開始議論紛紛,氣氛突然熱絡了起來。製作人和導播很滿意他們的反應。

  「阿輝,有什麼發現嗎?」經理帶著金色細框眼鏡,用沙啞的嗓音問道。

  為首的記者起身,手上拿著一本筆記,「報告各位,穆斯旅館的負責人沒有出面受訪,也沒有公告,案發地點還是拉著封鎖線,有警車但沒看到警察。」

  「以一般的失蹤案件來說不太尋常,警方很可能已經掌握到一些情資。」製作人向經理說道,「我建議先往命案的方向做報導,另外也要查出女子的身分。」

  「社會線記者還有線民都去酒店探訪,可以報帳。」經理挪了挪眼鏡,目光落在照片裡的男性,「等等採訪組的討論一下,補一下男主角的素材。」

  「畫面湊一湊,兩地記者說明一下情況,稍微剪輯應該可以趕在中午播出。」導播捏著下巴思索,「後續案情明朗,我們就做成專題報導,鎖定夜間熱門時段。」

  「各位都聽到了!」製作人提高聲音,「所有可疑的、不明的命案優先處理,記清楚失蹤者的樣貌和穿著,有任何發現就去找曉華姐!」

  一旁的男主播發現謝雅芝看得出神,用手肘頂了頂,「妳還好嗎?」

  謝雅芝的思緒早已飄到九霄雲外,剛才的討論一個字都沒聽進去,被提醒才瞬間回神。

  「我沒事。」她搖搖頭,開始拿出專業的表情投入進這場會議。

  幾分鐘後工作都交派得差不多,有些記者先行離去,副理繼續討論其他新聞,有總統公民直選的立場報導、巴塞隆納奧運英雄的後續追蹤、中山高十八標工程弊案追查、年底立法院改選的政黨報導等等。

  經過密集的討論,一整天的新聞大致敲定,眾人紛紛返回工作崗位。謝雅芝幾乎忘記早上猶豫進公司的原因,甚至忘記那傢伙跟自己處在同個空間裡。她坐回自己的位置,各種思緒開始繚繞,彷彿紛飛的螢火蟲撞在一起。

  她翻開黃頁電話簿,一行一行飛快掃過,在密密麻麻的數字裡找到明理大學的聯絡電話,中間經過兩次轉接,終於接通宗教系的辦公室。

  「您好,我想找黃品瑜同學。」謝雅芝不等對方開口,立刻問道。

  「黃同學......」電話那頭的聲音突然變小,接著傳來兩人的對話──接電話的學生要另一位同學去教室問人──伴隨些許的輕鬆打鬧,語氣中帶著笑意。

  「請問你哪裡找?」學生的聲音突然清晰起來。

  「我是她的朋友。」謝雅芝頓時回憶起自己也曾有過這段無憂無慮的時光,不知道現在的大學風氣變得如何,對這個世界是否依然充滿著希望?

  「抱歉,」幾分鐘後電話那頭有了回覆,「她這幾天都沒來學校。」

  「那宋晁廷同學呢?」她並不意外這個答覆,心裡更加憂慮。

  接電話的學生再度拜託剛才那位幫忙跑腿的同學,同學用開玩笑的方式隨口抱怨了幾句,可能突然想到電話那頭有人在聽,話說到一半戛然而止。

  「請妳稍等一下。」學生似乎在忙別的事情,過了幾秒才開口。

  謝雅芝暗自向濕婆請願,拜託別連宋晁廷也跟著失蹤,這個報導想必對他的打擊很大,但眼下把人找回來才是當務之急。

  「學長今天有來,但人不在系上,可否請您留個電話,等等我請學長回撥。」學生的聲音再次從話筒冒出。

  「沒問題。」謝雅芝鬆了一口氣,留下公司電話以及分機號碼給對方,再三道謝才結束通話。

  接著她想到另一件棘手的事情。

  □

  李婉清獨自坐在客廳沙發,桌上放著一份自立早報,不知道該用什麼心情面對這個消息。

  早上她被電話鈴聲吵醒,響了半天她還納悶為什麼沒人接聽?直到第二次響鈴才想起莎莎已經帶文婷出門了。等她起床走到客廳時,電話已經來到第三通。

  對方是某位老闆的太太,早上有翻報紙的習慣,但她沒有把事情在電話中說清楚,只告訴李婉清務必買報紙來看。通話結束她立即打給莎莎,要她回來時順便買一份自立早報。

  攤開報紙前她已經猜到這個可能性,會跟自己有關的報導,除了男人不忠還有什麼呢?

  但此刻她還是感到厭煩和反胃,照片中的女子根本不是劉麗玲,王復華在外面到底玩多開?但另一方面也慶幸不是劉麗玲。

  該讓女兒知道嗎?公婆又會怎麼說?如果開記者會該出面嗎?她甚至沒想到自己跟王復華之間的關係,她多想帶著這段近乎空白的婚姻一起被埋進土裡,躲開那些背叛和羞辱,也不必面對怯弱無力的家庭主婦李婉清。二十歲的時候,愛就是人生的一切,愛可以讓心情彭湃,連血液也變得滾燙,而如今的她已經不知道愛是什麼了。

  不知哪來的靈光一閃,她腦中浮現王文婷改叫劉麗玲媽媽的畫面,一顆心立刻糾結成一團,彷彿被馬蹄踩爛的枯萎玫瑰。

  如果還有愛,事情不會變成這樣。

  莎莎提著一桶水到陽台準備清潔各式器具,過沒幾分鐘又折回來,大喊:「太太,妳過來看看!」

  李婉清撐起無力的身子,走到庭院踮起腳尖──確保自己不會曝光──偷偷地往下瞧,竟看見兩台採訪車停在附近,兩名記者和攝影師似乎守在一樓大門前。

  「怎麼辦?要去警告?」莎莎也看了報紙,雖然不認得幾個中文字,但看照片也知道發生什麼事情。

  「不必了。」李婉清搖搖頭,要莎莎回去屋子裡。她竟然有種奇妙的感受,這些外人甚至比自己的丈夫更知道哪裡才是家。

  接著電話也響了,是沒看過的號碼。莎莎望了太太一眼,等待指示。李婉清依然搖搖頭,要莎莎去文婷房間陪陪她。

  她不希望女兒跟綿綿獨處太久,應該要多認識一些同齡的玩伴,也要減少去公司的次數,否則總有一天她的說話方式會跟劉麗玲相似,也許對自己的看法也會改變......如果已經發生了呢?

  鈴聲持續喧囂,李婉清的腦袋也轟轟作響。


創作回應

Reineke
這個消息是劉麗玲爆料的,她想讓王復華離婚,然後跟他在一起?還是另有目的?
2022-01-13 22:52:47
鬼才
算是包含一部分這樣的想法,但主要不是為了這個
2022-01-13 23:47:07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