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畫槌錄》第四百二十五章 所求

草士 | 2022-01-13 19:00:05 | 巴幣 4 | 人氣 70


第四百二十五章 所求

那「勝出」二字一落,方萬流笑著連連叫好,方紀、方妤見自家爺爺如斯,自也想跟著叫好,卻讓一旁方祖元忙拉著制止。整個練武場鴉雀無聲,霍家寂然一片,惟能聽得方萬流的讚好聲。

袁昊嘿嘿一笑,刻意走到霍山、霍菲菲、萬紅夫人、路英念等人面前,道:「承讓,承讓,這怎麼好意思,我武功這般低微,居然能連贏三人,當真是武律保佑,哈哈哈。」他自然不會當真覺得有武律「保佑」,只是想說話氣氣霍家人。

果見霍山滿臉脹紅,氣得發抖,霍菲菲則是一貫冷若面容,萬紅夫人微微冷笑,霍家三人反應大不相同。他親耳聽過萬紅夫人說及對霍家的恨,不覺有異,但霍菲菲的冷淡反應,卻是令他滿心疑竇,忖想:「怪了,我還以為霍家人全是霍山那副德性,如今看來,似乎只是霍家男人才是如此。」

路英念苦笑搖頭,他最早認識袁昊,如何不知袁昊是刻意為之?道:「少俠智勇雙全,佩服,佩服。」

杜承悲平時見不得袁昊好,瞧見對方快意偷樂的模樣,冷冷諷道:「哼,小人得志,沾沾自喜,果真成不了氣候。」

袁昊看也不看杜承悲,笑道:「老路,你們萬紅大宅有養狗兒?這吠得大聲,我耳朵有些疼。」

杜承悲怒道:「袁昊,你!」

袁昊依樣畫葫蘆,佯裝怒道:「狗兒,你!」杜承悲額頭青筋浮現,滿目惱火。

萬紅夫人眉間深鎖,袁昊逢誰罵誰,一張嘴如刀劍般鋒利,且看這勢頭,袁昊不把霍家人人都罵上一回,似乎不會甘心,自己身為堂堂萬紅夫人,倘若讓一個娃娃當面辱罵,成何體統?她向路英念道:「英念,送少俠回去,過幾日再定奪下一回的比武。」

路英念低頭稱是,心中則暗想:「自夫人創建群英樓,還是頭一回讓同一人比武,不過袁少俠身分特殊,夫人花毒拿他沒有辦法,有此安排,也是在所難免。」

突然之間,只聽有人呵呵一笑,道:「大姑姑,不必安排他人,我作為霍家人,也是名江湖武者,下一回就由我來罷。」袁昊尚未看去,就知說這話之人是霍山。但見他一改先前怒色,香扇輕搧,頗有氣宇軒昂的模樣,戰意十足看著袁昊,道:「袁少俠,你意下如何?」

袁昊聽對方突然改口,稱自己是「少俠」,背脊不由一陣發毛,一臉嫌棄道:「還是算了罷。」

霍山眼中精光一亮,笑意更盛,道:「少俠莫不是怕了?」

袁昊咧嘴笑道:「霍七少哪兒的話,本小俠甚麼都怕,就是不怕狗兒,你說本小俠幹甚麼要怕?」心中則想:「龜爺爺的,憑你這點三腳貓功夫,也想尋釁本小俠?」

霍山眉毛一跳,忍著胸中怒火,咬牙笑道:「少俠說笑了,少俠言下之意,就是允了?」

一旁霍菲菲聽得袁昊、霍山你一言我一語,行到萬紅夫人面前,淡淡道:「大姑姑,菲菲也願意一戰。」

萬紅夫人微微愣住,美眸凝在霍菲菲臉上,輕輕眨動幾下,流露一絲暖意微笑,道:「此事稍後再談,方老先生,方莊主,我已命人備好茶水點心,還請入屋一敘。」

方祖元看了一眼袁昊和霍山,又看了看萬紅夫人,難以察覺對方笑容真意,且適才兒女險些中了花毒,那萬紅花毒何如厲害,他多少有所聽聞,作為商人的直覺滿心戒備,抱拳笑道:「夫人多禮,只是在下和家父這回出莊,實是有要緊事在身,不得不趕緊動身前往峨眉山,今日有幸能蒙夫人一面,已無所求,改日定當再登門拜訪,告辭。」


萬紅夫人也未強求,點頭道:「方莊主客氣,改日蒞臨寒舍,自當盛情款待。承悲,你送方老先生到峨眉山一帶,不得失禮。」杜承悲應是,最後瞪了袁昊一眼,轉身就走。

方萬流目光看到袁昊,見他揮揮手道別,明明身處敵境,也不露半點懼意,更對這小娃娃心生欽佩,拱手道:「少俠,後會有期。」

袁昊道:「方老先生,咱們還是不要見面得好,你瞧我厄運纏身,總有蠢豬蠢狗整天朝我咬來,害得我每一回都要親自出手,讓他們認清自己是豬、是狗。」

方萬流老嘴微抽,一旁方紀搶先笑道:「袁昊,你若行經我方家,定要前來做客,屆時你我好好比劃一場。」方妤躲在方祖元身後,探頭望了一眼,又即縮了回去。袁昊哈哈一笑,輕輕點頭,卻未應答。

眼見方家四人愈行愈遠,轉眼僅剩豆大般的人影,袁昊目光一轉,驚覺霍山、霍菲菲二人都看了過來,興致甚高,恍然過來,想起二人都想著要和自己比武,頭一轉,見萬紅夫人亦是轉身要走,突然大叫一聲,倒地道:「唉喲!唉喲!」

萬紅夫人、路英念均是一愣,萬紅夫人見袁昊在打滾,哀嚎不停,皺眉道:「怎麼?」

「夫人,我……我……我內傷復發,痛得……唉喲……」袁昊哀苦道。

路英念聞言,在萬紅夫人同意下,走近袁昊身旁,關心道:「少俠,你這內傷傷及何處?」說著,手就要伸往袁昊。

哪知道袁昊順是一陣翻滾,左手拍開路英念的手,持續叫嚷不停,道:「我……我……我要死啦,要是……要是……定會七竅流血,手腳生膿……」他口齒伶俐,心念甫轉,就編了幾個淒慘無比的死狀,說得天花亂墜,好似真有其事一般。

路英念伸手又問:「少俠,在下當年行走江湖,懂得一些救治法子,你且說是腹疼、手疼,腳疼、還是頭疼?」然而袁昊又是一陣翻滾間,拍落路英念的手。路英念愣了住,他先後二次碰觸到袁昊,雖是一瞬之間,但仍可以察知袁昊經脈平穩,並無亂象。

萬紅夫人似乎察覺甚麼,美目瞇著,冷冷道:「袁少俠,你想說甚麼就說,我霍家都清楚你的本性。」

她這話一落,果見袁昊停止叫嚷,笑得古怪,道:「夫人好眼力,也沒什麼,你霍家人想和本小俠比武,本小俠又不是你家養的豬,沒點好處……嘿嘿,恕不奉陪。」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