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歧路》──霞煙 第一章 喵嗚

懵夢 | 2022-01-13 08:00:05 | 巴幣 30 | 人氣 122





第一章 喵嗚

  霞搖晃著狐狸尾巴,在自己家的屋頂上頭盡情舒展著筋骨。

  「嗚喵~」

  打了個呵欠,隨著身體的清醒耳朵擺動了兩下。不過忽然某種近乎直覺的感覺,然後聽見了家中的聲音,她立刻一改剛睡醒的睡臉,神采飛揚地彈跳起來。

  雙手協助著雙腳支撐著身子,雖然現在是人類少女的外型,但正如同她有著動物的耳朵以及尾巴,顯然還是帶著些許野生動物的習性,乖巧的如同一隻狐狸乖乖坐立著。

  蓬鬆的狐狸尾巴快速搖擺著,等待著對方的笑臉,光是想像便覺得心跳加速。

  「已經八年了……好久沒聽見主人的聲音喵!」

  這段日子的苦苦等待,終於等到了對方醒過來的時間。她有好多好多話想要向對方說,八年的時間對本人而言並不算太過蠻常得等待,應該說只要主人能醒過來無論過多久她都不嫌太久──而這就是守護靈。

  但那僅限於正常的情況下,俠所遇到的狀況有那麼一點點特殊。因為在八年前,她從昏迷中醒了過來時,第一眼便見到了主人的臉,讓她的內心漾起了一股喜悅。

  但隨即對方便失去意識倒在了她的懷裡。

  換作是任何人,都會嚇到甚至留下心理陰影。更何況伊莉西絲的身體狀況……

  霞把這個念頭甩出腦外,不該悲觀得繼續想下去。重點是她的主人今天醒了,等下就可以撲在對方的懷裡好好撒嬌,在這樣重要的日子就不要想那麼多。

  這八年有不少改變,她有好多好多話想對對方說,原本興奮得想要動用自己體內風塵的力量,但剛嗅到房間內少女活動的聲音,那是很慢條斯理卻又帶著一絲優雅,立刻就感覺到有些頭暈目眩,瞬間就壓下自己興奮的情緒,安分的等待著。

  剛剛情緒太激昂導致她沒有發現到自己全身上下尤其是四肢感覺有些乏力,關節的地方好像生銹般每個動作都發出咯咯的聲響。好像多年臥床導致肌肉退化的跡象,雖然感覺不到痛也能正常活動但就是感覺怪怪的。

  她當然不可能長年臥床,而是伊莉西絲。她與主人如此接近,兩人間的聯繫讓她分擔了主人的疼痛。

  但主人身上的痛苦已經到了若她無法用全力百分之百去分擔的話就沒辦法承受,會超出身體極限的程度。

  她只能讓體內的力量再度沉睡,但即使如此還是感覺全身上下的肌肉微微痠痛,宛如全身上下被銬上了一堆枷鎖似的很不舒服。

  不過霞並沒有表現出任何痛苦猙獰的表情,因為她太了解自己的主人,如果知道霞因為自己而痛苦的話,絕對會對自己的無力而感到自責。

  而主人露出難過的表情,是霞不願意見到的。

  所以,無論如何都必須硬擠出笑容。

  當主人走出了家門,她立刻撲了過去。

  「主人喵!」

  伊莉西絲第一時間反應過來,但仍然只來得及將身體轉向聲音的方向,自己的守護靈埋首於她發育良好的雙峰之中,盡情的撒嬌。

  因為沒有準備伊莉西絲的右腳向後退了一步,但仍然無法阻止連同對方一起撞倒了地上,兩人瞬間感覺到電流串通全身,感受到骨骼都快散架的痛感。

  伊莉西絲輕輕摸著緊緊抱住自己的霞,溫柔的笑著,將這份不舒服感給拋諸腦後。

  「對不起妾身讓妳寂寞了……」

  埋首在那柔軟的雙峰之中,霞只是微微搖了搖頭,沉浸在主人的芳香與觸感之中,尾巴代替她的言語功能不斷在後方擺動著,顯示出她的興奮與開心。

  八年了,這段時間對他們而言都已經是不算長的時間,但對於霞煙來說,見不到主人的孤獨感就算只有一個小時也宛如一年那麼久。

  補充滿滿主人的能量後,霞仍然不大滿足,緩緩的抬起頭來,露出如同小動物般楚楚可憐的模樣,帶點苦苦哀求的意味。

  她這麼做的涵義相信對方會懂,而伊莉西絲也的確明白,並沒有任何不耐煩,溫柔的微微笑著,然後低下頭在對方的唇上輕輕吻了一下。

  「──!」

  當嘴唇接觸到那瞬間霞因為驚訝而豎起了耳朵,但很快便接受的緩緩垂了下來。

  簡單的一吻就讓霞忍不住呵呵笑著,尾巴搖擺的頻率更加快了不少。

  這雀躍的模樣讓伊莉西絲也忍不住笑了,雖然現在應該先問問過了多久、這段時間發生了甚麼事情,但她還是忍不住的又給了對方一吻,想要滿足不斷向自己撒嬌的守護靈。
 

  等安撫下霞膨脹的情緒後,伊莉西絲才終於知道自己昏迷了八年的事情。而對這個時間,她似乎想起什麼的好像有甚麼放心不下的有些耿耿於懷。

  「八年……」

  「八年怎麼了喵?」

  兩人的默契霞立刻明白自己的主人應該是有放心不下的事情,而事實的確也是如此,伊莉西絲聽到過這麼久,的確第一時間想起了某個人。

  準確來說,是一個嬰兒。而且伊莉西絲其實連她的名字也不知道,因為她們見面的時間就是她出生的那天,那同時也是最後一次見面。

  當時的情況有點複雜,伊莉西絲腦中閃過當時的情景,不免有些擔心她現在過得好不好。

  「雖然是只有見過一面之緣的女性所生下的孩子,但妾身在想她是否有平安長大……?」

  說來其實是沒有任何交集的孩子,說到底不過只是臨時起意的想法,也沒有非得實行的意思,畢竟即使真的如願以常見上面了,雙方也不認識,說著「妳剛出生當天我們有見過面」,對方估計也不知道該如何回應吧。

  不過伊莉西絲是真心想要知道那孩子現在的情況,或許是因為剛好是發生在自己昏迷之前,所以特別在意。

  而且還受限於許多限制,像是他們現在所在的是北方大陸,而那孩子是在東方大陸,橫跨大陸旅行所花費的時間與資源計算下來就是足以勸退的數字,顯然沒辦法說去就去。

  不過關於這點霞倒是有辦法解決,她自然知道自己主人的性格,聽完對方所說的話後完全沒有絲毫考慮,馬上自願可以帶對方去。

  「要去看看喵?」

  伊莉西絲有些驚訝,但很快便搖頭拒絕對方的一片好意。

  「妾身不想麻煩妳。」

  「主人的事情怎麼能算麻煩!」

  霞立刻給予反駁,這樣堅定的態度讓伊莉西絲微微一愣,然後緩緩的點了下頭。

  「也是呢,妾身作為主人,應該更依賴霞一點。」

  伸出手摸摸對方的頭,雖然外表並沒有任何改變,但是感覺對方長大了不少。
 

  伊莉西絲趴在純黑的狐狸上頭,感受著前方迎面的風呼嘯而過,周圍的景色無時無刻都在改變,先是雪地接著就是樹林,短短的幾分鐘間就宛如跑片了半片大陸。

  「雖然可能有點暈,但稍微冷耐下喵!」

  「霞請不用擔心妾身,妾身沒問題。」

  伊莉西絲趴在巨大的狐狸身上,感受著柔順的毛皮與風的觸感,如她所說的看上去一點都沒有自己即將吹飛的頭紗以及飄動的蒼灰長髮般狂亂,而是維持著一概的平靜感。

  伊莉西絲動用著自己的先天能力,與生俱來流淌在自己血脈中的那股力量讓她無論遇到任何事情都能不動於衷。

  可是即使能在這狂風中睜著眼睛,不代表她還能認得四周的景色,更別說指路,只能依靠霞的嗅覺。

  那是八年前殘留的氣味,而且還並非霞親自聞過的味道,這能找到顯然幾乎是天方夜譚。但那僅限於普通的狐狸而言,她並非狐狸而是守護靈,永遠不可能忘記的就是主人的味道。

  即使那剩餘的氣味可能稀少的可憐,但只要還有那一絲絲味道,她便能追蹤到。

  筆直不迂迴的朝著目的地前進,無須半天的時間便橫跨了兩個大陸。

  當霞停下的時候立刻從狐狸的型態變回了人形,如同呼吸般自然的動作讓她幾乎是無縫接軌。

  就連在她背上的伊莉西絲也只能勉強捕捉到變身的過程,等意識到的時候便是停下且變成人形。

  伊莉西絲優雅的站穩了身子,整理下自己的頭紗,然後環顧四周。停留的位置恰好是沒有人的街道,看上去有種說不清楚的感覺,也不能說是髒亂而是與記憶中的畫風有些許不同,感覺更多了些……風塵味?那瀰漫在空氣中的味道就連伊莉西絲都覺得強烈。

  「霞,還好嗎?」

  連自己都覺得氣味強烈,那麼嗅覺靈敏的霞就更不用說了,伊莉西絲立刻關心自己守護靈的狀況,只見對方摀起自己的口鼻看上去有些難受的樣子。

  就算外貌看起來是人,但實際上還是狐狸,改變的只有外觀,這算是她天生能力的一個小小的缺點。

  「有事喵……

  「稍微忍耐下,妾身來幫妳。」

  動用她的先天能力後對方難受的表情稍微舒緩了些,這讓她鬆了口氣,但不敢繼續加強力量的輸出,也只能請對方稍微忍耐點了。

  「謝謝主人喵!不過……這裡是哪裡喵?」

  「看起來與妾身記憶中當時安置嬰兒的位置不同──這裡應該是所謂的花街。」

  「花街?」

  「花街就是妓院林立的地方。就妾身所知,妓院分為兩種:一個是滿足客人的心靈;另一個則是滿足客人的生理需求。」

  而在妓院工作的女性,就稱之為妓女。

  「東方大陸這邊對於妓女帶點一定的歧視,其身分地位低下──因為妓院並不會過問妓女的身分,因此不少妓女可能做了不少壞事才會投身這個職業。」

  「所以妓女是壞人喵?」

  伊莉西絲微微搖搖頭,表情帶著哀傷。

  「妾身覺得……應該交由霞判斷。並不是全部做壞事的人,都是壞人……」

  霞似懂非懂的點了點頭,她牽起主人的手,然後好奇的仔細端詳兩旁的建築物。

  像是注意到了甚麼,所以給對方依靠,感受著主人緊緊握著卻沒甚麼力氣的手,以及那細微的道謝聲。

  伊莉西絲用袖子擦拭著眼淚,忍不住就哭出來了。因為她明白的,明白所謂的「妓女」是什麼樣的概念,這不僅僅只是個職業、一個地位低下的職業,而是一個一旦陷入了就永遠爬不出去的泥沼。

  伊莉西絲深呼吸幾口氣後,緩了緩神,然後微微勾起微笑。

  她知道霞沒辦法在幫忙,在這條街上後者的嗅覺反而起到了反效果,不過前者並沒有特意明說這點,只是繼續牽著對方打算帶她一間一間去找。

  「霞,稍微忍耐一點,陪陪妾身散散步吧。」

  「沒問題喵!」

  兩人牽著走緩步向前,正如伊莉西絲所說的就如同早餐後的散步,既悠閒又愜意,看上去完全不像是在找人更像是不小心路過的旅人。

  白天安靜到可無法想像這條街夜晚的奢華,若不是遠方傳來人聲鼎沸的吵雜聲,還真以為這裡是座空城──這個形容稍微誇張了點,但還是能明顯感覺到整條街上沉靜下來的氣氛。

  如同玩累睡著的小孩子,沉靜的儲備著之後遊玩的體力。

  不過這點似乎也並非絕對的。

  伊莉西絲對著霞比了個「噓」的動作,雖然細微但在如此安靜的環境中還是能隱約聽見有人活動的聲音,看來只是大部分的人還在睡夢當中。

  霞雖然受到氣味影響但聽力並沒有任何問題,自然也聽出了這點,對於伊莉西絲的提醒她很快便意會過來,用力的點了點頭,同時也把食指放在嘴唇上,表示她也會保持安靜。

  不過這份寧靜她們不打破,總會有人打破。霞的耳朵捕捉到了一個聲音。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