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買下了絕望的黑精靈,我一定會讓她幸福的 第一章37 一切就緒

時光海獺 | 2022-01-12 20:21:10 | 巴幣 110 | 人氣 37


    今天我下班一回家,就發現有訪客拜訪。
 
    那個人不是陌生人,而是大家都熟悉的頑固老爹。
 
    他、姊姊、小愛三個人都窩在客廳裡,一旁的桌子上擺著好幾副假牙。
 
    而老爹此時正仔細地觀察小愛的口腔裡面。
 
    「如何?這副可以嗎?」
 
    「唔唔……緊……痛……」
 
    「這樣啊,尺寸太小了嗎……」
 
    小愛正戴著其中一副假牙,剛剛似乎是在問她的感想。
 
    老爹在筆記本上記錄了一下,接著把假牙取了下來。
 
    「那試試看這副,看有沒有好一點。」
 
    說完後,老爹又幫她戴上了新假牙。
 
    「我回來了,姊姊,老爹又來試模具啊。」
 
    「嗯,是啊~~~~」
 
    這幾天因為我工作不在家,所以只要老爹有來,姊姊都會轉告我。
 
    老爹常會帶來新做好的牙齒模具給小愛試戴。
 
    畢竟他原本是武器鐵匠,沒辦法像專業的那樣一次到位。
 
    可是在我看來,能從一個外行人做到這樣,已經是天才等級了。
 
    ————建造物品、喝酒、用火,沒人贏得了矮人。
 
    我完全不懷疑這句話的是造假的。
 
    「鬍子~~~~今天有比較成功喔,幾乎都是一點不舒服而已,進步了呢。」
 
    「呵呵呵~~~~沒有我做不出來的東西,假牙這東西,簡單啦。」
 
    老爹大喜,摸了摸白鬍子。
 
    鬍子是姊姊給老爹取的暱稱。
 
    她總是愛這樣憑印象給別人取綽號。
 
    或許是他們混熟了,老爹並沒對這綽號發飆。
 
    「沒……感覺……右臉……晃……」
 
    「這副則是有點太大嗎?右臉頰的部分要再內縮一點……那接下來換這副……」
 
    我跟姊姊反正也沒事,就在旁看著老爹工作。
 
    有時小愛語意不清時,就擔任她的翻譯,轉達給老爹知道。
 
    姊姊不時會跟老爹聊起酒的話題,
 
    大概過了兩個小時吧,老爹終於試到滿意了。
 
    瞧他筆記本上寫得密密麻麻,應該是取得了很多數據。
 
    小愛看起來也累了,我趕緊餵她吃飯喝水。
 
    天色也晚了,我順便邀老爹留下來一起吃頓晚飯再走。
 
    「噗哈~~~~工作完來杯冰涼的啤酒最讚啦~~~~」
 
    老爹今天喝得比以往還要盡興。
 
    肉大口大口夾,飯大口大口扒。
 
    我這做菜的人,看了也感到喜悅。
 
    「老爹,看你這麼高興,小愛的假牙製作得很順利囉?」
 
    「何止順利,是超級順利!哈哈哈哈~~~~」
 
    老爹大笑道:
 
    「再給我三天,我就做得出完全符合她的假牙出來!」
 
    「真的嗎!?」
 
    添酒添酒!
 
    我趕緊為老爹的空杯子倒入新的酒。
 
    「當然,吃了你們那麼多頓飯,我不加油怎麼行。」
 
    聽說我不在家時,都是姊姊下廚給老爹享用。
 
    姊姊的廚藝完全是能開店的等級,老爹肯定吃得很開心吧。
 
    「只是有一個小麻煩……」
 
    老爹突然話鋒一轉,嘆了口氣。
 
    我緊張地問道:
 
    「怎、怎麼了嗎?小愛這邊有什麼問題嗎?」
 
    「少在那烏鴉嘴,是還缺材料。」
 
    老爹稍做解釋:
 
    「做假牙的東西已經備齊了,可是到時不是把模具裝上去就好,還要做一個小手術。」
 
    小手術?
 
    我跟姊姊互看了一眼。
 
    看來她先前也沒聽說過這件事。
 
    「要把假牙直接固定在她的牙床上,這樣就跟真的牙齒一樣了。」
 
    「這、這種事有辦法辦到嗎?」
 
    「廢話,娘炮,我說做得到就是做得到。」
 
    被罵了。
 
    老爹繼續說道:
 
    「如果直接固定的話,小愛肯定會承受不了手術的痛苦,所以需要麻醉劑讓她暫時睡著……」
 
    「啊~~~~我猜猜,鬍子你需要製作麻醉劑的藥材吧————也就是血紅花的蜜。可是現在是秋天,血紅花要春天才買得到,所以你正在煩惱對吧~~~~」
 
    「沒錯,不愧是鍛妹妹,妳還真了解呢。」
 
    「還好啦~~~~畢竟我也算商人,對商品的流通還算有點概念。」
 
    現在說這可能有點晚了,但姊姊的名子叫神木鍛。
 
    聽到有人叫她鍛妹妹,感覺真是新鮮。
 
    「如果妳弟弟有鍛妹妹妳一半聰明就好了。」
 
    「小切不是笨,只是憨厚了點~~~~」
 
    莫名其妙被酸了。
 
    難過。
 
    「我原本以為能直接買到麻醉劑,沒想到到處都缺貨,讓我很傷腦筋。」
 
    「最近教會那邊似乎在進行什麼秘密行動,到處搜刮奇怪的物品,可能是這原因吧。」
 
    可惡,沒想到時機這麼不巧。
 
    難道只能等到明年夏天了嗎?
 
    「啊,還是我去問豆兒,看她有沒有辦法做出來,說不定能做出類似的東西。」
 
    「那邊我已經問過了,她說她那裡材料也很缺,是能做出類似的東西,但可能達不到需要的效果。」
 
    這樣啊……
 
    氣氛一下子降到了冰點。
 
    就在我們陷入沉默時,姊姊像是看準了時機說道:
 
    
 
    「其實~~~~姐姐拿得到血紅花喔~~~~」
 
    
 
    「「真的嗎!」」
 
    我跟老爹同時脫口而出。
 
    「姊姊有特殊的管道能問問看,應該用三倍的價錢就能買下了。」
 
    「那、那也沒關係,姊姊能幫我問問看嗎?」
 
    「咦~~~~可是這樣姊姊就要欠他人情了,那個人是個怪人,姊姊盡量不想跟他扯上關係的。」
 
    「這、這樣啊………」
 
    我苦思了一下子,仍決定繼續勸姊姊:
 
    「好啦,姊姊拜託啦~~~~小愛也會感激妳的,這是弟弟誠心向妳拜託的請求啦~~~~」
 
    聽見我裝嗲的撒嬌聲,老爹一副起雞皮疙瘩的臉。
 
    幹嘛,我跟姊姊撒嬌有什麼不對。
 
    「就算我不幫小愛,我對她那麼好,她本來就要感激我,對吧~~~~捏捏~~~~」
 
    姊姊捏了捏小愛的臉頰。
 
    「對……姊姊……謝謝……」
 
    不要玩她啦。
 
    「不過,既然小切都拜託我了………」
 
    姊姊交疊雙腳,說出了一句我不知道怎麼回的話:
 
    
 
    「你陪我睡一個晚上好了。」
 
    
 
    「………………」
 
    「………………」
 
    「………………」
 
    「………………」
 
    氣氛再次降到冰點。
 
    連老爹都無言以對。
 
    「我們是姊弟耶,妳還好嗎?」
 
    我絞盡腦汁只想得出這句吐槽。
 
    「真是的,你在想色色的事對吧~~~~姊姊是說想跟小時候一樣,把你當成抱枕入睡,相親相愛睡覺的意思。」
 
    「……可是我們都是大人了耶。」
 
    「不管你幾歲,在我眼中都只有五歲。」
 
    「………好啦,我————」
 
    
 
    「………不行!」
 
    
 
    就在我要答應下去時,小愛突然說話了。
 
    「………切子……不行……我……不……」
 
    她表情難得的認真,似乎不想要我答應。
 
    可是這樣我就為難了。
 
    不跟姊姊睡,我就拿不到手術材料。
 
    跟姊姊睡,小愛就會生氣。
 
    這太兩難了吧。
 
    可能是看我們沒有共識,老爹突然插話進來。
 
    「鍛妹妹,妳說過很想喝矮人特製的烈火葡萄酒對吧?」
 
    「嗯,是啊~~~~」
 
    「我想辦法做給妳,這次妳就幫幫忙吧。」
 
    只見姊姊搖頭晃腦了一下,然後:
 
    「好吧,雖然捨不得,但弟弟的恩愛陪睡就留到下一次吧。」
 
    拜託不要用那種說法好不好。
 
    算了,總之結果好就好。
 
    感謝老爹。
 
    在搞定一切事項後,老爹也回去了。
 
    差不多也是時候要入睡了。
 
    「………姊姊……切子……危險………」
 
    只是這一晚,小愛仍不知道在碎碎念什麼。
 
    希望她早點睡,對身體比較好。
 
    辛苦了,希望明天會是美好的一天。

創作回應

魚魚♂
秘密行動,要進主線劇情了嗎?
2022-01-12 22:10:06
時光海獺
是的~~
2022-01-13 02:12:29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