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把咩記》第十三章|挾怨(4)

Lany | 2022-01-11 09:00:04 | 巴幣 104 | 人氣 39

連載中《聖克萊治學院Ⅱ:把咩記》
資料夾簡介
初次離家的妖怪少女小咩碰上人類少年水城龍川,會擦出什麼火花!?

  水城緩緩張開眼睛,他不曉得自己睡了多久,但全身仍昏昏沉沉的,緊鄰地面的狹小視線給他一股壓迫感,看著四周陌生的牆面壁癌斑駁,混濁的空氣中還飄散一股怪味──

  這裡究竟是什麼地方?

  「咦?我的手……我的腳……動不了了?」

  水城慌張地想,現在的他甚至看不見手臂,只感覺到好像被反綁在背後,腿上似乎也捆了繩子。

  他開始努力回想昏迷前發生的事,印象中他在過馬路時被一台車擦撞,但因為他很快就跳開,實際上也沒怎麼受傷,肇事車主卻很熱心地說要送他去醫院,他實在拗不過只好上車,沒想到人一醒來就在這了……

  所以他遇上假車禍真擄人了嗎?

  水城嘗試扭動身軀想要坐起來,強烈的疲倦與恐懼卻將他按在地上,更奇怪的是,這種動彈不得的無力感、近乎仰望的低空視角竟讓他感到似曾相識?

  忽然,水城腦海浮現一個模糊的景象,在一幢灰暗房子裡,他看見一個抱頭哭泣的男子……

  畫面僅一閃而過,卻讓他回憶起以前老爸告訴他小時候曾被歹徒綁架過的往事,他還以為自己都不記得了。

  身後傳來開門與腳步聲!水城趕緊閉上眼睛假裝自己還沒醒,並全神貫注去聆聽有何風吹草動。

  上來就是一個男人的聲音在譏笑他居然被「瓊玲」騙得團團轉,讓他也忍不住在心中大罵龍海笨,連對方是中年大叔偽裝成女高中生都沒發現。

  接著,傳來一個女人的聲音,她似乎為這次扳回一城感到很自豪。

  聽那語氣和言詞讓水城驚覺她才是「瓊玲」本尊,是整個計畫的主謀!不過,從那沙啞的聲音都能感受到她是個中年阿姨,就算沒親眼目睹容貌也……完全不覺得這個「真相」有比大叔好,總歸一句還是弟弟太蠢了!蠢到害慘他了啊!

  二個綁匪開始討論贖金以及何時打勒贖電話等事,水城也從對話中得知他們倆的姓名,女人名叫三芝花,男人則是日弓季仁,不管是不是真名他都很想把這僅有的信息傳遞出去──

  這時,他發覺平常放手機的口袋好像空空的,正想偷瞄一眼確認,卻一睜開就和「瓊玲」對到眼,他嚇得沒差點叫出聲!

  「原來你剛才都在裝睡啊?」

  三芝皺著眉頭奸笑道,然後,抬起她那擁腫的腿就朝水城的肚子踢去。

  「上次你好大的膽子居然敢放我鴿子!害老娘爬那神社該死的階梯找人,訊息全都不回,還一聲不響就封鎖帳號,你當是在耍我啊!」

  水城痛到蜷縮起身體,卻完全無力反抗,受到正面衝擊的腹部令他禁不住臉朝地板乾嘔幾聲,要不是他目前空腹,恐怕連午餐都要吐出來,此刻,他好痛苦,也好害怕,感覺十六年的短暫人生正從眼前一閃而過。

  驀地,有一剎那,水城竟能不再去想身體承受的疼痛,因為有個想法已瞬間照亮他的腦海,關於這整件事的「真相」讓他忽然領悟到──

  當他初次遇見小咩那天,絕非僅只幸運而已,簡直是拯救了他啊!

  所以,為什麼他非要到這種時刻才在後悔?先前的他又為什麼要對打電話這麼簡單的事猶豫不決?他是傻了嗎?

  此時,日弓的手機響了,他接完電話後卻臉色驟變,連忙對三芝說:「雖然不曉得原因,但灰鷹幫好像正『大動員』在找水城龍川,不就是這小子嗎?」

  「咦?他不就只是芙琳苪企業總經理的兒子嗎?應該跟黑棠家扯不上關係吧?」三芝詫異地叫,也總算停止踢擊。

  二人都難以置信,但也無法不把它當一回事,再加上灰鷹幫有一套自己的烏鴉情報網,若這消息屬實,應該再不久便會追過來了,他們立刻決定要轉移陣地。

  二人先用膠帶封住水城的嘴後,再合力將他扔進廂型車最後一排座位的地板,由日弓坐在旁邊守著人質,而三芝負責開車。

  剛開始,四周放眼望去盡是荒涼無人的小徑,只有他們一台藍色廂型車疾速行駛著,沒想到,才開出倉庫不到十分鐘,遠遠就能撇見數盞車燈的亮光從道路盡頭若隱若現。

  三芝立刻調頭,好不容易甩開一段距離,豈料下個路口竟又殺出一輛黑色廂型車!

  更驚人的是,它在高速並肩奔馳下居然滑開了相鄰側的後座車門,裡頭坐著一個身著黑衣、雙耳各戴三只耳環的年輕人,他還特意側坐面對著他們,一副打算喊話的模樣。

  對眼前這令人摸不著頭緒的奇景,日弓輕蔑地哼了一聲,他才不會連灰鷹幫派出的毛頭小子都對付不了──

  說時遲那時快,年輕人竟縱身一躍,宛如突襲的猛獸般「砰!」一聲攀在他們車門外!

  日弓盯著那一頭奇異的髮色,想起過去曾有傳聞灰鷹幫養了一頭「怪物」,難不成就是這個乳臭未乾的小子?他拔出手槍往車窗一擊,卻只留下龜裂的彈孔,對方居然輕輕鬆鬆就躲開了?

  水城仍舊躺在地上,然而那些彷彿科幻電影般的景象卻被他全看見了!

  他瞪大眼睛不曉得自己到底是正在親身經歷還是惡夢一場,甚至有點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因為那徒手懸在車外的年輕人他居然曾經見過,雖然僅是捷運上的一面之緣,但在他所見過的人之中也只有這麼一個綠色頭髮的!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