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RPG四期創作】瘟疫章.之五—非人

小日本 | 2022-01-10 20:59:09 | 巴幣 8 | 人氣 68

RPG公會四期主線
資料夾簡介
紀錄RPG公會官方四期主線的相關創作

       抵達阿斯嘉特玄明目光和能量感知迅速掃描四周,此地是位於城偏北的宗教區,印象中原是莊嚴而肅穆的平和區域,現卻變成了克蘇魯神像到處的殘破街道。而比地上的死屍碎磚瓦更糟的是,不祥的敵意能量密布各個街口,似乎早已算到他們的不請自來、準備好了盛大的"款待"。

       而在這些能量中穿插著奮力湧動的友軍氣息,其中數道破空的金黃神氣讓玄明掌握了主官芭絲特的大致方位,那做為外圍的他現在該做的就是降低其路徑上的阻礙、使吸引注意的行動更順利。

       此時一身影從大街另頭飛快接近,每次的迴旋除了伴隨人頭落地,也附帶了一股無法忽視的高熱能量。這陣陣的火焰浪潮彷彿可以淨化這片褻瀆之地,高溫所到之處詭異的殉教者被燒成灰燼、醜怪的金屬擺設和不堪損毀的木質結構也付之一炬。
       這結果的確挺賞心悅目的,但前提是我們義勇軍不在視為災禍的名單中。

       水刃哨兵反應神速,用出鞘後的層層海波回應火浪攻勢。玄明擲符於地、一個震腳從路面和石牆製造出大量防壁,利用岩石耐高溫和相較金屬不易導熱的特性提供前進掩護,並防止多餘逸散火焰傷害其他同僚。

       除玄明的地形援助,加上強風和混沌屏障的直接防禦,水刃哨兵接下了大丹刺客的爆炎。女刺客朝援助的三方射出匕首,玄明則揚起手臂用偏斜的方式抵下這次的射擊。

       此時房卡中傳來通訊,一隊被指派往行政中樞佔點的友軍打算通過女刺客交戰區,玄明利用丟出冰錐流星擾敵的空檔指引他們繞路,藉由石壁的避免被熱炎襲擊。

       計畫雖美好但很快玄明就發現這層防護並沒以想像中堅固。長時間接觸高溫讓岩壁開始融化,隨後立即被水波和冰霜所降溫,加之狂風的侵蝕和物理激鬥的碰撞,戰鬥中心的石壁早已被打成碎塊。而這陣損害隨著戰鬥轉移正在擴大,很快這片場地將不再有安全區域,通過的友軍將被炎浪所絆住。

       玄明退到炎浪的外圍,用操石符再造出一排岩壁,並在其上追加防護性的陣法。無奈高熱實在過於棘手,剛寫上的術式尚未結成可運作的系統,就已開始有被燒毀的跡象。因此玄明必須在編寫同時補上前端的缺漏,同時接引通過的友軍、排除掉不善者加入這場惡鬥。

       「兄弟我來支援你!」友軍在巷口另端現身,基於同袍的互助情懷當中持槍者在防壁上架起狙擊,準備支援和女刺客的惡鬥。

       「不,你們必須趕緊通過。」玄明拉住那名滿腔熱血的弟兄,他深知既然被指派到那區,隊員身上必然有相應的關鍵技能。若停駐在此雖然有助於將女刺客攻勢回推,但就更大格局來算卻未必划得來。玄明露出了嚴肅的神情,一改平時溫和口吻、此話被用毫無商量餘地的堅毅語氣說出。

       「嗯 了解。」欲幫忙的同袍頓了一下,在分秒必爭的戰場中玄明的提醒讓他沒再多做堅持。他從肩包上取出物品交至玄明手中,用拳擊打胸膛表達其信任。「祝好運。」隨後指揮隊伍往預定地點前進。

       玄明瞄了下掌中物,是一管食指大小的精鍊治療注射劑。跟一般飲用或塗抹的藥品不同,注射能讓人體最快速地完全發揮藥效,但也因為過於直接而很容易出現不適感或後遺症。

       期望我永遠都不會用到這管。玄明將注射劑收在韌衣的內側,轉身處理感知新探查到的具敵意者。


       一群克蘇魯招募的新義勇軍追著前一隊的痕跡而至,他們散發如狩獵狼群般的嗜血感、被懸賞挑動的貪婪驅使著腳步。

       玄明並沒有等到確認敵人身影,一個「金雷轟鳴」光球射入巷口轉角,隨即造成強光和爆音等阻礙效果。

       「ㄊㄋㄋ的,這東西聲勢浩大卻沒有實質傷害,害我都把護盾開啟了!」

       「啊啊,我看不見啦!救命~」

       「吵屁吵啊!只不過是暫時失明,所以我才說新兵真的是…」

       三個不同的聲線傳來,玄明沒等他們抱怨完發動左手術式、一個抬手數道銳利冰錐劃了個完美弧線向巷裡炸去。
       「又來!」轉角處傳來兩串抱怨聲,玄明立即架起圓盾和長槍成防禦姿態,須臾一道銳利的切風聲直逼左耳,然後撞在盾面上發出喀清的脆響。

       「還沒完呢!」一名穿戴深色輕甲的男子蹬壁躍至玄明正上方,懷中利刃出鞘砍出十字斬。雖具玄明尚有十呎但那利刃卻不僅僅是切過空氣,在其上的符紋作用下大氣化成致命的遠距風刃直取玄明天靈蓋。

       玄明將盾畫圈護住周身,卸掉這次強襲的同時後躍,待兩足著地一個蹬直膝蓋,手中長槍藉此勁道戳出,銀白槍尖直點騰空男子咽喉而去。

       「大風吹」,男子吹響號角瞬間將自己和隊友進行位子調換,換成一名持槌大漢向地面直墜。砰!巨響過後從煙塵中掃出帶釘的鈍器頭,玄明伏身閃避的同時長槍揮出本欲將其絆倒但卻無任何效果。

       「別一聲不響就把人抓過來呀!還好我有立即啟動護盾彈。」他不悅地跟再次從巷口現身的男子抱怨道,一邊趁玄明長兵被護盾擋住的空隙隊其使出擒抱。

       果然和情報的相同,雖然這些人未必如義勇軍同袍經驗豐富,但在克蘇魯大力金援整備下,各個人都擁有大量的官方製品。
       玄明一個下腰迴避撲擊,並利用轉動慣性順帶給了大漢下巴一腳,同時地板上設置好的操石符發動,兩發石錘將其撞退好幾步。

       但除了自己的操石地面仍有令股震動存在,兩隻植物觸手分抓玄明著地手腳,其索性繼續向後做空翻、槍刃隨之一挑一轉切下兩觸手前段。這次是木觸手種子嗎?玄明看向持刀男子後方新出現的敵人,纖細但一臉狡猾的他正試圖從空間背包中拿出更多道具支援。

       既然敵方逐漸會合,玄明也無同時一對三的打算,轉身向另端的窄巷退走。

       「站住!」男子揮刀欲用風刃阻擋玄明退路,卻還是慢了貼上仙足符的玄明一步,風刃及在建築磚壁上噴出一地粉塵。

       「欸,後鳥羽大人正在對付賊人耶!我們要不要幫一手啊?」

       「笨蛋,這時闖進去你只對被燒成灰燼,縱有滿手烏爾班也不成。」

       討好高層和風險讓偽新義勇軍三人頓了一下,玄明暗叫不好這些攪局者只會增添惡鬥的風險,他冷哼一聲用極其不屑口吻嘲諷落在後面的三人。
       「一群廢物,連個義勇軍都抓不到算個毛啊!」

       此話一出立即讓三人立場倒過來,謹慎的風刃男反倒覺得有詐而想駐足,但怎也架不住火上心頭的兩人,揮舞著器械嚷著要扒了那黑髮小鬼的皮。

       這樣一前一後的追擊持續了近十分鐘,相比靈氣量逐漸見底的玄明,三名追擊者狀況可好的不得了。每當玄明使出奇招欲削弱他們,大者烏爾班應對、小傷則回生砂一瓶接一瓶不要錢似的濫撒。

       終於在一次玄明想繼續轉移時被三人的配合所攔下,將盾擋和雙足交在風刃和道具轟炸下的他,不得不用長槍應對帶有土屬性的巨錘,在重度磨耗下這把非官方工坊製造的武器應聲斷裂。

       「能發出電弧斬我還以是什麼官方武器呢,原來只是支便宜貨。」見玄明逐漸被削弱武力的疲態,使道具者反過來嘲諷這入侵者。

       『還沒完。』算好趁自己落下風時對方會發動強攻,玄明左手引流右手甩出,將男子的風刃打向同步圍剿的兩人,迫使其回防應對。

       利用這空檔冒險摸上男子刀刃,一個斷肘配合引金之法的強磁奪過這把兵器,隨後走位帶撩斬反用風刃逼退男子。

       「感謝贈刀,那就再會了。」玄明抱拳作勢要離場,但已費了好一番功夫的三人說什麼也不願放棄,在大量回復品的加持下所幸無視玄明的回擊、不要命的搶攻。

       玄明見狀將僅剩的靈氣用在加速的仙步青雲,利用各式建築掩蔽逃竄。不料在通過一處路口時被突然迸出的石牆給撞倒在地,忍住痛楚回望只見道具把玩著一件太薩的把戲。
       「看來我太小看你們的學習能力了…」

       「呸,前義勇軍了不起喔,未免也太狗眼看人低了。」三人靠近,由大漢舉錘動手要送玄明上路。但這也是玄明詭計中的一環,眾人兜兜轉轉了一圈再次回到原先相遇的地點。

       此時如紅楓般艷麗的炎浪從石壁開口噴出,瞬間將三人吞噬其中。
       「烏…烏爾班。」

       戒指用盡的大漢當場化成焦炭,只剩男子和道具使苟活下來。「沒想到你布了這麼大的一個局給我們跳…」

       「嗯,接下來就換奪取你的魔法袋繼續打消耗戰吧。」玄明點名道具使手上的寶貝,這讓實戰經驗尚淺的他抖了一下。

       「不用麻煩了…況且,我也餓了…」男子一臉煩躁地扔掉手中的長刀,口中開始冒出意義不明的抱怨。

       「兄弟你是怎麼…」尚無法會意的道具使被轉過身的男子抓住,其身形開始融化並逐漸吞噬道具使。「你要幹嘛!?不、不、不要啊!」

       「我就覺得奇怪,你的氣息跟另外兩人完全不同…」玄明綁著一張臉冷觀敵軍相食的畫面,當男子再度由泥狀定型成人、並幻化成原本道具使的模樣。修格斯,玄明的腦中閃過這類會變身成其他種族的怪物名稱,看來接下來才是真正的惡戰。

       他握緊刀刃,緊盯這似人非人怪物的下一步。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