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RPG四期創作】二十八幕——「瘟疫章.之五」6

蘇雪 | 2022-01-10 18:29:46 | 巴幣 344 | 人氣 122


  唯扶著昏睡的錫蘭讓她躺臥在地,她的眷屬們迅速帶著主君退避。唯一步前進,單憑右手持刀朝向其餘的阿斯嘉特勢力,眼神仍然堅毅。只是她渾身浴血又受到催眠魔法的侵蝕,即使晴香的廣域治療魔法一刻也沒有間斷,唯還是感到呼吸困難、頭昏眼花難以維持站立。

  敵軍可不會錯放擊潰對手的大好機會。

  彷彿與前者交替,身穿黑色連帽外套的嬌小少女從唯的影子中竄出。少女的腰上繫了裝有多數收納袋的戰術腰帶,臉上戴著僅有眼孔、左眼下方有個藍色淚滴紋飾的白色面具,右手拿著可做拋擲用途的飛刀,迅速刺向唯的後背。

  唯順時針轉了半身揮出帶有魔力的刀刃,帶有強勁排斥力的水霧,在飛刀所延伸出的力場刃部擦出魔能相衝的強光,讓黑衣少女一度失衡。

  只不過唯揮刀追擊,她的斜斬卻揮了個空,黑衣少女在轉瞬間又出現在另一名城衛隊的影子上,轉手便對唯投擲三把飛刀。唯趕緊側過頭避開,然而不到眨眼功夫,黑衣少女又突然從唯的影中竄出,仍是握著延伸出力場的飛刀,這次改刺唯的心窩。

  唯立刻退後一步舉刀格擋,只是她傷勢未癒,機動性比不上這名神出鬼沒的黑衣少女。

  黑衣少女的刀尖猛地刺入唯那沒有魔力纏繞的佩刀刀柄,力道之強勁,差點就要廢了唯僅剩的右臂。被貼身的唯咬緊牙關,看著那名少女用左側的機械義肢舉起手槍對準自己的腦門——

  機械製的迅猛龍在這時從天而降,就落在唯身邊,揚起大片沙塵。黑衣少女在退避時,朝那機龍拋出手中的飛刀,同時送上一顆燃燒彈。

  那機龍對唯射擊治療彈,一連串動作沒讓黑衣少女阻止。機龍畢竟是鯨賴以為生的重要裝備,治療彈恢復的效果極佳,只是機龍所在之處則在那之後陷入一片烈火。

  見狀,黑衣少女伸手,方才她所投出的飛刀竟全數飛回她的手心。她冷冷地觀察著唯,只停不到半秒,就掏出毒氣彈,拔除安全插銷,準備發起第二波攻勢。

  但安吉兒在此時衝入她們的戰場,凝聚龐大光輝,她挺著機械騎士槍朝黑衣少女彗星似地拖著長長的光軌撞去,可惜被少女閃入在場另一名戰士身後的陰影中。

  這黑衣少女難得沒有立刻追擊。

  奇襲落空的安吉兒緊急煞住腳步、回頭,方才她攻擊的位置早已空無一人。

  「珂賽特……住手吧,就這一次就好……聽我的話。」安吉兒知道黑衣少女還在附近。她放下槍尖,神情沉重而悲傷。

  極短暫的沉默中,唯憶起這個在異大陸聽過的名字,又回想方才那名少女的身形、服裝,心裡也是一驚。

  「妳,居然會站到那一邊去。果然天使都一樣,果然沒有一個可以信任的。」不知從何處傳來的話語中,只有滿滿的不領情。

  下個瞬間,被喚作珂賽特的少女改從安吉兒身後的陰影竄出。對準安吉兒舉起手槍、扣下扳機。安吉兒雖然很快意識到對手已侵入身後,但反應速度不及子彈。就在這千鈞一髮之際,唯的身影突然切入兩者之間,彷彿巨石落入蒼海一般的水聲響起,之後,珂賽特的子彈已被刀上的魔法彈開。

  珂賽特咋舌,接著將毒氣彈扔在自己的腳邊。隨著毒氣彈爆炸,劇毒的綠色煙霧迅速蔓延,而珂賽特的身影則再次消失。總算反應過來的安吉兒拉起唯,振翅向後跳開一大段距離。

  被安吉兒拉著飛離的唯,在半空中揮刀擋下珂塞特從一旁建築角落處投來的數把飛刀。下一刻珂賽特的身影再次浮現於唯的身後陰影。唯已經大致掌握了珂賽特的攻擊規律,她迅速轉身落地,順勢一刀將高密度的魔力斬向驚愕的珂賽特。

  珂塞特舉刀試圖防守,仍被彈開一段距離,她忌諱著刀上由婕賦予的魔力,卻被安吉兒逮著破綻,趁機舉盾捨身撞了過來。連續被出乎意料的行動打亂節奏,柯賽特被迫抬起左手的機械手臂抵禦安吉兒的盾擊,然而衝擊的威力過強,一下就讓機械臂的結構迸出裂痕,電光不停閃爍。

  「妳!」

  珂賽特忿忿喊道,再次切換位置,這次她出現在安吉兒身後,力場延伸的利刃眼看就要刺穿安吉兒的頸部。看珂賽特對安吉兒特別執著,唯利用這一瞬露出的巨大破綻,重重一刀斬在珂賽特的後背上。

  瞬間,珂賽特被擊飛數公尺,滾倒在地,面具也碎裂開來。這原本就是婕為了讓唯「不殺」而設下的高等魔法,安吉兒身上也裝備了護具,這一刀並不致命,然而刀上附著的魔力卻紮紮實實地全數灌入珂賽特的體內。

  強烈的睡意瞬間襲向珂賽特,即便想要再次變換位置,或者再扔一顆閃光彈或破片榴彈,她的身體也完全不聽使喚。此刻的珂賽特明白自己失敗了。

  在即將失去意識前,她艱難地開口:「雖然很討厭這世界……但也不要……毀滅它……」

  殘破面具底下的隻眼,是和安吉兒相似的藍,流露著不甘的神色,然後緩緩闔上眼瞼。


---


  「唯!小心右側!」

  是黎瑟安的聲音,唯趕緊拉著珂賽特的衣服往左跳開。然而熟悉的箭矢卻沒有飛來,唯一刀揮開一名剛復活的二代義勇軍,使其陷入昏睡,又扭頭往黎瑟安的方向望去。她看到黎瑟安身前有一名身穿鐵灰色盔甲的戰士,且黎瑟安身處的那片地上,延伸出染上深紫的大片冰刺。

  「我去幫她!」唯丟下這句就發足朝黎瑟安急奔,夜臨婕想隨後追上,卻力不從心,只有勉強伸出法杖為唯維持刀上的魔力。

  少有戰士能夠躲過唯的奇襲,這名身穿盔甲的男子也不例外。男子留著墨黑微捲的短髮,他其實是黎瑟安朝思暮想的心愛男友,也是先前善待過唯的言。只是唯此時根本沒管眼前的敵手是誰,狠狠一刀就朝他的側身招呼過去,直接將對方掀翻、摔出一大段距離,再沒多瞧一眼。

  唯看見冰刺貫穿黎瑟安的腰腿,言的長劍散發藍光,其劍尖沒入黎瑟安的胸口,她連手臂都斷了一隻,是黎瑟安用僅存的另一手緊捉劍身,才沒讓利器刺穿心臟。

  「黎瑟安!請先別動!」

  刀上的魔法在那一擊後就煙消雲散,恢復恐怖的鋒利度——房卡傳來夜臨婕通知戰場轉移的聲音。

  戰況瞬息萬變,可眼前重傷的黎瑟安當然無法放任不管。唯將佩刀隨手插在一旁,趕緊從隨身行囊中取出自製的魔藥,將藥液一股腦地全往黎瑟安的傷處倒去。

  那些藥確實有奇效,暫時止住出血,估計麻醉成分也能減緩激痛。不過貫穿身體的致命傷仍需要進一步的處理,對於沒有治癒魔法的唯而言,是需要長時間、定點仔細進行的大手術,肯定不是這種混亂戰場中能夠實踐的……
















創作回應

小洛
接二連三出現曾經的友人真的挺傷腦筋的......
2022-02-11 23:11:50
蘇雪
就算不是朋友,對唯而言都是很難受的。
2022-02-14 00:55:10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