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白貓頭鷹的魔法師——修瑟里安王國傳 第四章 宣揚勝利提拔士氣 5

黑漆 | 2022-01-10 17:44:24 | 巴幣 38 | 人氣 109


5.
  愛蘭的家裡擺設相當簡樸,主要以功能性為主,最主要的主棟有三個樓層,一旁附設的區域則是兩個樓層與一個樓層的外側長廊構成的,內部的動線說不上複雜,但是對第一次到來的人來說還是有可能會迷路。

  走在前頭的愛蘭轉過身子用那雙碧綠的眼瞳看著我,她背對著自己的父親與道路走著,嘴角勾勒的笑容給人一種特別溫暖的氛圍。

  「夏洛特!有沒有想吃什麼?我可以立刻去準備的!我們家的起司與牛奶可是大量提供的喔!羊肉派或牛肉派我也會烤。」

  「我想要品嘗一點奶昔,那就麻煩你了。」

  哈米蘭盛產的奶製品確實一流,而愛蘭他們家又是該處的出產大戶,據說與當地的領主也是朋友的關係,認真來說的話他們家還算挺有錢的,只是輸給了一些商會長。

  「我也要我也要~」愛妲霏雅跑上前靠著愛蘭說道,還不忘高舉著右手。

  「沒問題,爸爸.能從家裡準備一點嗎?」

  愛蘭轉回身子面對著父親的背影問,他哼哼哼的笑了幾聲,轉過身子一臉爽朗的回:

  「當然可以!待會爸爸我去拿給你們啊,愛蘭先去客廳坐著休息吧,長途跋涉回來這裡想必很累了。」

  轉過視線,身後的唐恩目光注視著愛蘭,顯然是對於皇家騎士團副團長的真實性格面貌有所感到訝異吧。

  芙蘭兒這時走了上前,拍了一下我的肩膀後問:

  「大賢者的弟子會怎麼看這個地方呢?」

  「很優閒又讓人放鬆的地方,只是……要說沒有擔心是不可能的。」

  伸出手時海爾從一旁的圓拱窗飛了進來停靠在我的手上。

  「擔心?」愛妲霏雅回過頭看著我。

  「魔物的問題雖然以王國東部為主,這裡是王國最西部,但是……

  魔物的災害帶來大量的人無家可歸,強盜的大量出現是很難避免的,他們很有可能往西王國一帶展開行動吧。」

  芙蘭兒摸了一下下巴,一臉深思的過了一會……

  「你說的沒錯,也許這幾個日子我們也可以稍微打探一下哈米蘭的狀況。」

  「是的,就如你所說的去做吧。」

  「夏洛特、芙蘭兒、愛妲霏雅~客廳在這邊喔!」不知何時愛蘭站在遠處對我們揮著手。

  「這就過去!」

  穿過長廊走進通往主棟的門,一旁是主動的正門玄關,在這內部則是一個大廳的景象,牆面上掛著簡易的畫之外還有鹿頭的標本,感覺樸實的地毯踩踏起來比想的舒適,大廳中央的大桌旁擺著數張簡樸的木椅。

  愛蘭在一張椅子上坐下後對著我們招了招手,並說:

  「找個位置坐著休息吧,爸爸去找媽媽拿點奶昔了,我的兩個弟弟應該很快就會過來吧。」

  唐恩轉過頭驚訝的問:

  「愛蘭小姐有弟弟?」

  「有喔!大的今年應該15歲,小的今年應該12歲,我和小弟弟相差10歲有呢,但他們都是很棒的家人喔!」她露出了一副燦笑。

  一時間唐恩的視線停留在了愛蘭的身上。

  來到愛蘭的身邊坐下時她看向了我。

  「待會吃完然後談完重要的事情後,要不要跟我出去走走呀!我可以帶你去一些我小時候常常去玩的地方。」

  「當然好。」

  「我也能一起去嗎?」唐恩連忙走上前緊張的問。

  一旁的芙蘭兒見狀後偷偷笑了一下,似乎別有含意,我想待會也來去和她問問看好了。

  「愛蘭沒意見的話我就沒問題。」

  「當然可以了!大家想來的話就儘管跟著我來吧。」愛蘭的心情顯然好到了極點,久違的回家讓她很興奮吧。

  看著愛妲霏雅時,她正仔細的看著鹿頭的標本,不知道是感興趣還是注意到哪裡有問題,於是我開口問:

  「愛妲霏雅,怎麼了嗎?」

  她搖了搖頭表示沒問題,接著走去一旁看著畫像,顯然是單純感興趣吧。

  過了一會之後愛蘭的父親帶著母親以及兩個弟弟一起走入了客廳,他的手上還端著好幾杯的奶昔,放上桌後他們也跟著坐了下來,愛蘭的母親雀躍的抱了一下愛蘭,而他們長的確時十分神似,只不過仍可以感覺出身為女兒的愛蘭較為年輕。

  「這就是奶昔……」唐恩一臉驚嘆。

  「你們都是愛蘭的朋友啊,真高興他能交到那麼多朋友,自從他離開騎士團之後本來很擔心的,但是看他現在跟你們相處得那麼開心就一點擔心都沒了。」愛蘭的父親溫柔的說著。

  「我更是高興能認識她,她是我一直以來的好夥伴。」

  以前在魔法學院時也經常與身在騎士學院的愛蘭見面,從那時候開始我們就是非常要好的朋友。

  「沒錯!夏洛特是我最好的夥伴!」愛蘭豎起了大拇指。

  這時愛蘭的兩個弟弟跑來了我的身旁,看起來比較年幼的一張口便問:

  「夏洛特姐姐,可以教我魔法嗎!?」

  「教你魔法……?我不覺得自己到了可以教導別人的程度就是,但是你真的想學的話,我可以幫你寫推薦信給大賢者,她是我的老師。」

  我自己都還沒從布蕾雅手上畢業自立門戶,這樣的我當然還不能自立為師教導人了。

  「好耶!」他仍開心的在屋內跑了起來。

  較年長的弟弟瞧著我便問:

  「夏洛特姊姊是不是被愛蘭姐帶了很多麻煩來啊?」

  「沒禮貌!我可是也幫過夏洛特很多忙的,我們是一起共事的好夥伴才不是我單方面帶來麻煩呢!」愛蘭立刻伸出手從後面抓住他。

  不禁笑了一會,還真是個愉快的家庭。

  我的家庭……就沒有這種氣氛,而他們也不是我的親生父母,只是看上了半血族所擁有的較高魔法天賦罷了,殊不知我是其中最為普通的存在。

  「不過這次回來打算待多久?」愛蘭的母親看著愛蘭問。

  「應該不會待太久,畢竟是因為有事情才急忙著趕回來。」

  「事情……?」愛蘭的父母一臉疑惑的看向我問,彷彿在等我解釋。

  「關於王國東部的魔物災害各位是知道的吧?與那件事情有點關係。」

  他們點了一下頭回應。

  「最近我們在協防新西恩,一次防守戰中我們保護下了該地並重創了魔物的勢力,想藉此勝利舉辦宴會對外大肆宣傳吸引冒險者與傭兵爭相加入協助保護新西恩。

  「為此需要亞多爾.藍商會的協助……」

  「他們開出的條件是:

  協助開通哈米蘭的商會進駐。」

  「這對哈米蘭也有好處,讓商品流通到更多地方,是賺更多錢的機會。」

  預想上不會太容易,有些地區的生產者不加入商會還是有原因的,商會會抽成與控制商品的價格,自然也就讓生產者沒辦法更自由的買賣,哈米蘭的生產者一直都不加入就是這之中的原因吧。

  畢竟哈米蘭的乳製品有名到隨便賣都賣得掉。

  「沒問題!如果是你的請求的話我們樂意接受。」

  「……!因為我……?」

  愛蘭的父母對看一笑,隨即母親微微將身子往前挺,看著我時說;

  「因為你們在做的事情非常偉大,無私的替他人保衛家園,況且愛蘭這孩子還是第一次交到讓她如此喜愛的朋友,做為父母當然要支持到底!」

  「是這樣啊……謝謝你們。」

  家庭的溫暖原來是這麼一回事,總會覺得內心深處有一種營火在微醺著心底的感受,不禁揚起了嘴角。

  「不過呢!作為交換希望你們在這裡待上至少三天呢……想多認識一下各位還有多跟自己的女兒聊聊天。」愛蘭的母親苦笑了一陣。

  「沒問題,我會在這裡休息幾日的,我也想多品嘗一些哈米蘭當地的美食,尤其是像這樣的奶昔。」

  品了一口滿是幸福的滋味,除了奶的香氣之外還有莓果類的甜口感,深達舌根的香甜滋味讓人難以忘懷,且不只只是甜……

  莓果獨特的微酸使味道提升了一個檔次,有著一種特別雅緻的氣味,另外冰涼的碎冰在口中融化時帶來的爽快感更是難以被其他東西取代!

  「你喜歡真是太好了!」愛蘭的父親大聲笑道。

  「那夏洛特姊姊可以給我說說八英雄的故事嗎!?」年幼的弟弟又跑了回來急忙的問著。

  八英雄的故事……啊,是那個啊,在年輕的冒險者以及嚮往的人之間傳的很開的傳說故事,至今也有許多吟遊詩人在述說著。

  芙蘭兒聽聞後微微一笑,主動提:

  「不介意的話由我來說吧,我很喜歡這個故事呢。」

  「我也想聽聽看常常冒險的人會怎麼說。」唐恩興奮的說著。

  此時愛妲霏雅已經靠在了櫃子旁睡著,坐著抱膝的姿勢看起來特是可愛,只不過不得不覺得……她真的好自在啊,在別人家裡突然就這麼入睡了。

  「很久很久以前,白色的魔物在大陸上橫行,給世界帶來了極大的災害,在這場災難中站出了偉大的英雄,他們也是最早環遊世界一圈的冒險者,由聖國王的白騎士為首開始的旅途就從這場災厄中展開了。」

  「白騎士『亞蘭』是個性格高潔的英雄,他身披著銀白色的盔甲與聖劍,他總是幫助著需要幫助的每一個人,奉獻上自己所擁有的一切力量保護世人不受一切危害,而他有一個弟弟……」

  「那便是黑騎士『亞德倫』,相傳他是個善惡分明的人,會制裁一切罪人並保護著一切為善之人,捨棄了自己幸福只為了守護他人而生,最初的旅途便是從他們兩人開始的。」

  「他們從聖王國出發,途經精靈們的樹海,在那邊認識了偉大的龍騎士『霍恩』,他強大的力量總是可以在危機關頭發揮最好的作用,是人們與龍族都相當愛戴的英雄,手持神木之盾與聖靈之劍的他認同兩人想要拯救世界的決心,於是奉獻上自己的力量跟上了旅途。」

  「穿過了蠻荒之地到了白雪靄靄的北境之國,負責守護北境的神之射手『伊納』為他們奉獻上了自己的弓,她是唯一有著藍色毛色的狼亞人,駕馭著操控冰河的力量,在白騎士等人的幫助下拯救了北境之國於危難後她便加入了旅途。」

  「穿越漫漫長的汪洋後,遙遠的遠東之國有著傳說的劍聖,操控著日輪般的靈刀,據說她是個愛好錢財卻又會維持正義的『貓咪』,她揮舞著靈刀斬殺了八首的大蛇拯救了自己的國度,但她的朋友們卻是在白騎士等人的守護下才得以平安,最後白騎士們用了一個國家的財富將其收為夥伴!」

  「遙遠的南沙之國,酷炎下不死的大軍抵抗著雪白的魔物,操控黑暗的死靈法師『蘇』駐足此地幫助著弱小的人們,他早已聽聞這股英雄的浪潮並予以期待,而他的期待也沒有落空,被拯救的南沙之國舉國上下都感謝著他們,蘇便下決心加入眾人協助他們對抗魔物的根源。」

  「穿過了南沙之國,在黑暗的大地上他們遇見了高貴的吸血鬼騎士『安瑟』,他有著美麗的紫色頭髮與血色的雙瞳,揮舞著優美的劍抗擊著企圖侵犯安穩夜晚的魔物,心靈高貴的他立刻就答應了要幫助白騎士等人。」

  「最終來到了極北之地,是比北境之國更遙遠的北地,最古老的魔女『愛絲娜』一直關注著他們,她承諾如果世界被拯救之後,眾人將會得到拯救,但是白騎士們必須向她展現決心,在一場嚴苛的考驗之後——

  愛絲娜協助著他們面對最終的魔物之王,八位英雄集結所有的力量與之戰鬥,最終戰勝了魔物之王替世界帶來了和平,白色的魔物便隨之從大地上消失,這便是八英雄的故事。」

  芙蘭兒說完後露出了一抹微笑,顯然她自己也在回味。

  「我也好想成為英雄啊!」唐恩興奮的喊著。

  「我也想!」較年幼的弟弟高舉起手附和。

  「不過紫色的頭髮與血紅的眼睛,和夏洛特一樣呢!」愛蘭看著我笑道。

  「剛好一樣而已,八英雄傳說是多少年前的事情都不得而知,何況我怎麼會是英雄的後裔?還有一半的人類血統。」

  天底下多少人是紫色的頭髮與血紅的眼瞳,總不能說他們都是安瑟的後代。

  芙蘭兒笑了一下,便說:

  「也許我們也正在走著旅行世界各地的道路。」

  「如果布蕾雅老師的預言是如此的話,勢必會行跡世界吧。」

  我是還想像不到自己行跡世界解決各種難題的景色,但我想要嘗試看看。

  「夏洛特,要不要我帶你去附近走走?很多值得一去的地方呢!」

  愛蘭興奮的說著。

  我看了一眼她的父母,父親便說:

  「晚上和她聊天的機會多的是,你們也該好好享受一下哈米蘭的氛圍,去吧!」

  「既然這麼說的話——走吧。」

創作回應

愛德莉雅.萊茵斯提爾
莓果奶昔感覺很好喝呀,在夏季肯定會大賣~(>v<)
這次讓人學到八英雄的一課諾

愛妲霏雅與鹿頭四目相交示意圖:( {´・ω・`}) (゚∀゚ ?!)
不過在別人家裡睡著,這樣也太沒警戒心了,但也可能是感受不到惡意才能安心睡覺
2022-02-24 20:03:37
黑漆
可惜梅果奶昔在這個背景下無法大量生產,因為製造需要用到冰
愛蘭家的冰是登上國境山採回來的,儲存在地下室保存給後日使用,這次特別拿出來招待夏洛特等人
關於八英雄的事情,今後還會慢慢再細說,這與眾人的旅途還有一點點小關係……也與她……
這示意圖我認為非常可以!沒錯WWW
她只要不覺得週遭會有東西加害於她,就會放鬆的熟睡,而身旁還是另她安心的人們,更是如此
雖然說……她也不是不可能在奇怪的地方入睡(如樹梢上,樹洞中)
2022-02-24 20:29:33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