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Fate/Symphony_第13話『絕望的安魂曲』①

IAMAHERO0107 | 2022-01-10 11:58:39 | 巴幣 4 | 人氣 77













月光被白帝城的陰影完全遮蔽。
數以萬計的不死大軍張牙舞爪地放出飢渴的嚎叫,這批不死生物一直蟄伏在深幽的地底——等待〝丞相〞的吩咐,等待再一次踏上沙場的機會。

「你玩死人玩得比你主人還大啊!小白臉!」
面對萬千敵軍,Archer縱然做出備戰態勢,卻難掩臉上的興奮。
「別開玩笑了!!!!」

 
一聲大吼讓Archer與Berserker同時望向後方,望向聲音的來源—
發出這聲怒吼的,竟是Lancer。
「竟然藉由死屍把已經安息的臣民再度帶上戰場…你…
……到底把追隨自己的子民跟部屬當成什麼了!!!!」
「閉嘴!!一個黃毛ㄚ頭哪能瞭解吾等延續了一千五百年的悲願!!」

「哼…哼哼…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就在此時,Berserker放出了輕蔑的嘲笑。
像是被觸到逆鱗一般,Caster朝著大笑的惡鬼狠瞪了一眼。

「悲願?雪恥?不過是汝這可卑小人的藉口罷了!
為了自己的野心將部下送上戰場有何不妥?一將功成萬骨枯,汝與我沒什麼不同!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咻———轟!!!!!!!!!!
一把巨大的飛矢射穿了Berserker身旁的石柱,就釘在惡鬼的頭旁數吋之處,那巨大的獸面長弓在射出這一箭後,仍散發著止不住的殺氣。

「汝等的遺言,就只有如此嗎…?」
鋼靴一踏,一道銀白的身影掠過Archer身旁。
「小槍!?」
完全沒有聽到這聲驚嘆,憤怒驅使Lancer衝向眼前的敵人。
不論是Berserker也好,是Caster也罷,
犧牲他人來成就自己,這是她絕對無法接受的言論。
「Change!!—連弩Mode!!」
眼見Lancer衝入敵陣,Archer將手中轉換為十字弓型態的寶具向前一揮,劃出一道平滑的閃光。
「月弧.巡狩!!!」
萬千的銀箭如同暴雨一般從十字弓中竄出,襲向眼前的魔城。
雖然失去了七星燈賦予的再生能力,Caster卻露出了自信的微笑。

此乃久違之沙場——

「子龍!孟起!」
一聲令下,〝子龍〞與〝孟起〞向前疾衝而去,同時襲向Lancer。
兩把長槍動如流水、迅如疾風,不論是龍頭長槍或獸鬃長矛,皆有成為〝Lancer〞的資格。
「哈!」
Lancer舉槍應戰,交鋒的三把長槍瞬間爆出強烈的閃光!

指揮統御定若遊龍,制敵機先疾如掠火——

「漢昇!箭雨!!!!」
名喚〝漢昇〞的獸面長弓一記迴旋,放出不輸Archer的遮天箭雨。
「!!」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兩道箭雨形成的風暴在空中交錯,放出鬼哭神號般的淒厲尖嘯,更讓大地佈滿了無數的魔力箭棘。

「_▅▆▃▆▇▆▅▆▄▃▃!!!!!!」
就在此時,強烈的燄光從城下竄起。
看準了Lancer與Archer的攻擊時機,身纏烈炎的Berserker猛然向Caster殺去!

天人敵我瞭若指掌,星象風候盡在眼底——

「雲長!翼德!」
「▆▇▆▅!!!」
鏘!!!!!!!!!!!!!!!!!!!
〝雲長〞與〝翼德〞雙雙往惡鬼擊下,與那血紅的妖刀交鋒。交擊之聲震天動地,偃月大刀與金色蛇矛以無比的威力壓制住地獄的烈焰。巨大的衝擊波衝向四方,震撼了整座山谷。
—而那高聳入天的魔城,卻仍屹立不搖。

 
吾乃—臥龍。」
-----------------------------------------------------------------------------------

茱荻絲憤怒地朝那巨大的魔城飛奔著。
要不是Caster的主人,
要不是那個東方來的死靈法師,
要不是這該死的聖杯戰爭,
兄長也不會…

「嘎———!!!!」
就在踏上魔城第一層的屋簷時,一個巨大的黑影從天而降,茱荻絲瞬間回身,擋住了攻擊。
「!!」
眼前的攻擊者手持大刀,整個頭部被黑色的不透明玻璃罩覆蓋,完全看不到面容,但身上傳來的殺氣與腐臭卻十足地傳達了自己的身份。
鏘——煞!!
茱荻絲一個側身,大刀從神誡之手上滑了開來。
代行者的直覺告訴她,眼前的敵人不同於一般殭屍,其實力甚至與曾交手過的黑髮女子不相上下。
但,即便如此…
 

「滾開…」
茱荻絲雙手一揮,天譴模式的巨大光劍再度從神誡之手中伸展開來。
年輕的代行者向前一躍,熟練的步法將她帶往更加絕望的戰場。
復仇的念頭盈滿了思緒,讓她沒有辦法思考……
但她永遠也忘不了,兄長臨死前在耳邊說的最後一句話。
「小心…黑色的大劍。」
-----------------------------------------------------------------------------------

鏘!!!!!!!!!!!!!!
黑色的劍風一斬而下,巨屍的首級霎時落地。
Saber甩去劍上的穢血,儘管已經斬殺了無數巨屍,卻絲毫遮蓋不住那鋒利的黑色光芒。
「哼!………」
看向滿地的屍塊,Saber難掩心中的不快。
不論是古羅馬時期的刀劍、甚至拿破崙時期的槍砲都可以在這些巨屍上看到。
這是漢尼拔的大軍,
是拿破崙的騎兵,
是無數犧牲在阿爾卑斯山的英魂。
如今,卻成為毫無意識與榮耀的嗜血巨人,是最佳的伏兵,也是Caster玩弄這些英雄之魂的證據。

親手讓這些英雄獲得安眠,是Saber現在唯一能為他們做的事。

「嘎————————!!!!!!!」
巨屍們停止了攻擊,隨著地鳴放出震天的巨吼。
一隻扯著一隻,牠們開始堆疊,開始互噬,巨屍們的血肉瞬間變成一座血肉的山丘。
「!?」
Saber停止了動作,經歷過無數戰場的他從沒看過如此令人作嘔的景象,眼前的敵人到底——
「快躲開!!!!」
「!!」
索妮雅的叫聲將Saber從思緒中拉了出來,遵從主人的命令,黑鎧劍士向後一躍—

轟—————!!!!!!!!
剛才他所站立的地方,瞬間崩塌成一條巨大的裂縫。
接著,一隻比剛才還要大上數十倍的巨手從裂隙中竄出。
「嘎嘎嘎嘎嘎嘎—————!!!!!!!!!!!!」

「索妮雅!」
黑鎧劍士一把抱起虛弱的主人,躲開眼前的異象。
「……移動墓園。」
索妮雅緩緩地說出了這詛咒生物的名諱。
——由數千、數萬具死屍組成,加以Caster的咒法加持的超弩級屍魔。

 
「嘎————————!!!!!!!!!!!!!!!!!!」
怪物的尖嘯劃破天際,站立起來的身軀甚至超越了周圍的山崖,
交戰中的Caster緩緩地向這巨大的魔獸瞥了一眼,露出滿意的微笑。
-----------------------------------------------------------------------------------

「嘎——————!!」
天譴模式的大劍貫穿了怪物的身軀,
茱荻絲順勢一個橫劈,將怪物的右臂連同牠手中的大刀整個斬入黑暗的山谷。
縱使如此,眼前的妖屍仍然沒有退卻的意思,反而用剩下的左手緊緊地抓住少女。
「呃!」
妖屍的巨爪深深陷進茱荻絲的手臂,讓她爆出鮮血。
「該死的怪物!!!!!」
反轉大劍,就在茱荻絲要斬下怪物的頭顱時……

一隻手,兩隻手,三隻手——
從怪物的背後伸出了無數的手臂,將茱荻絲緊緊掐住。
 

「啊啊啊啊啊啊啊——」
少女放出慘叫,瞬間將劣勢轉為優勢的怪物眼中爆出了得意的兇光。
與茱荻絲交手的,正是劉月朧側近的「六吉」之一,
這些劉月朧親自調製的禁衛部隊,絕不是一般殭屍可以比擬。
就在怪物要給少女最後一擊時——
鏘!!!!!!!!!!
怪物鬆了所有的手臂。
「咳!咳!」
掙脫的茱荻絲跪在地上猛咳了幾聲。
 

「讓我幫到這種程度的代行者…妳可是第一個喔。」
「!?」
三把黑鍵穿透了怪物頭部的玻璃罩,將牠的頭顱炸成碎片。
茱荻撕睜開雙眼看到的,是希耶爾的笑臉。

「學姊!?…妳怎麼…」
「妳現在應該有比寒暄更重要的事情要做吧?」
希耶爾一句話讓茱荻絲回過神來,更讓她想起學姊交給自己的任務。
茱荻絲站起身來,對著學姊鞠了個躬,隨即回身繼續朝著魔城的頂端飛躍而去。

「真是…」
看著學妹遠去的身影,希耶爾露出了欣慰的微笑。
鏘!!!
手中的六把黑鍵閃出鋒利的寒光,就算是埋葬機關所屬的代行者,面對現在身後的敵人,也大意不得。
此處已是劉月朧身旁的禁區,六吉部隊剩下的五隻妖屍,早已將希耶爾團團圍住。
「嘎!」
為首的妖屍抬頭看向離去的茱荻絲,正準備起腳追趕時。
砰!!!!!!!!!!
一聲巨響讓妖屍前方的屋簷炸開,阻擋了牠的去路。

「不是說了妳妹妹沒事嗎?難道妳不相信我的情報?」
看著屋簷另一端的人影,希耶爾笑著推了一下眼鏡。
「死徒獵人秋羽螢小姐?」

「相信我,這些傢伙的實力不會比尼祿.卡歐斯差。」
秋羽螢躍到希耶爾身旁,幫手中的魔槍上了膛。
「妳一個人搞不定的。」

「———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
似乎感受到眼前的兩人所帶來的威脅,
六吉妖屍們紛紛將自己的真實型態顯露了出來,毒屍、血屍、飛天夜叉——劉月朧手下各〝屍種〞中的最強殭屍,正是六吉部隊。
 

「…妳不去找妳妹妹嗎?」
聽到希耶爾如此說,秋羽螢難掩心中的不安,向魔城前方的山谷看了一眼,她何嘗不想立刻拯救小怜,但她知道——
「小怜現在的戰場,不是我們能插手的地方。」
「…………這可不是正式委託,聖堂教會不會付妳酬勞的喔。」
「妳才得小心飯碗別被我搶走哪。」
兩人相視而笑。
下一瞬間,魔彈與黑鍵的轟音為這場戰鬥揭開序幕——
-----------------------------------------------------------------------------------

枯黃乾瘦的手輕輕地梳著一頭黑色的長髮。
曾幾何時,黑髮的主人會回頭露出靦腆的微笑,那是老人心底無可取代的溫暖。
而如今剩下的,只有冰冷的身軀與鮮紅的雙眸——
 

「父親大人。」
聽到這句話,拿著梳子的手停了下來。
「入侵者已至,請准許月英迎戰。」
劉月朧點了點頭,少女起身對著月朧鞠了個躬,隨即走出門外。

將自己的骨肉送上戰場,月朧的心頭一陣糾結。
但他明白——

那,是女兒的身軀。是女兒的記憶。
……卻沒有女兒的魂魄。

『主公,此乃寶具——出師表之效,並非公主死而復生。』

Caster的話言猶在耳。

『主公放心,臣不會讓公主離開主公的身邊。為此,依附在公主體內的魂魄並非一般將士百官,
而是——』

轟!!!!!!!!!!!!!!!!

沙塵爆飛,瓦礫四散。
代行者少女躲過了第一發衝拳。
她蒼藍的眼眸中充滿了憤怒,為了替兄長報仇,為了替同袍雪恨。
但——
這些感情毫無意義,
他們是為了父親[為了孔明大人]偉大的理想而犧牲。
而妳也將會有一樣的結局。
 

-----------------------------------------------------------------------------------

符水中映寫著城外的戰鬥。

殭屍少女與年輕的代行者正戰得難分難捨。

劉月朧移開了注視著女兒的視線,回頭緩慢地掀開了一片黑色的布幔。
一座巨大的福馬林池赫然出現在眼前,刺鼻臭味立刻撲鼻而來。
巨大的爪子、健壯的大腿、池中充滿了各式各樣的屍塊。

劉月朧注視著池子,緩緩褪去長袍。
無數的符咒緊貼著老魔術師佈滿傷痕與縐紋的肉體。
 

「月英…」
月朧緩緩說道。

「爹一定會保護妳的…。」

-----------------------------------------------------------------------------------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