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思忖

月明星稀 | 2022-01-09 16:42:46 | 巴幣 114 | 人氣 98

隨便寫寫
資料夾簡介
最新進度



  十六度的信義區街頭。

  出門時沒有想到會這麼晚歸,只穿了件薄襯衫。即便自小就住在北部,還是習慣不了這樣的寒冷。

  剛做完例行性的採買,在期末前給自己一個小小的放假;沿著市府連接道走到書店買一本書,接著走回到捷運站旁的咖啡廳坐一個下午。我對咖啡的味道好壞沒有什麼辨識能力,只要有那個味道和咖啡因,不要太酸太苦難以下嚥就好;所以說對於價位比較高的咖啡廳,我都優先排除。

  假日的信義商圈人潮稍多,要找到能坐下的咖啡廳其實有些難度,不過只要找比較冷門的店,不但能夠找到比較寬敞的位置,也能換到比較寧靜的位置。其實也來這間店已經成習慣了,對於這間店人潮較少和座位舒適也已經成了既定印象,自然就成了可以讓我待一個下午的首選名單。

  今天的人潮也不出意料,點了不管去哪裡都只需要統一口號的大冰美,在落地窗旁的沙發處坐了下來。外頭天色不是那麼好,但應該是不會下雨,只著了黑色襯衫的我應該不需要擔心無法回去住處。雖然一點也扯不上關係,但也不清楚為什麼,這樣的天氣裡我總是會想起那個不甚願意提起的人。

  


  「沒事的啦,我沒有很在意。」他做出一貫的假面笑容,裝作毫不在意的樣子,其實內心裡介意的要命,大概是我腦海裡對他的最後印象。他叫什麼名字來著——啊,對。應該是那個名字沒有錯。倒也不是不堪入耳,只是聽到的時候還是會泛起幾分不悅,和那名字完全相反的印象啊。

  最後一次和他見面,已經是一年半前的事情了。說實話,那時候別跟他談那些事,現在我的心裡也許還會好過一些。一言既出,駟馬難追,那種會在彼此心裡留下傷痕的話語,誰也不會想要說出口。這就跟用拳頭揍人自己的手也會痛是一樣的道理;牛頓第三定律已經告誡了我們這個現象,但還是有很多像我這樣的人學不乖。

  聽說前幾個月,他也來到台北了。當初滿嘴說著對這座城市有多厭惡,一定得到新竹去才行云云,我猜想他也已經忘記自己說過這些話了吧?言行反覆不一,毫無理性可言的舉止,讓人對他的印象和他所說的話產生鮮明對比。說實話,實在是很不想想起那張滿嘴謊言的臉。不,該說那是謊言嗎?其實我們誰都知道他並不是在撒謊,明確一點來說他只是做不到自己所說的話而已。

  其實有想過是不是應該再次跟他聯絡,當初也是在情緒上頭,有些話彼此都沒有對對方好好說——不,算了吧。都把話說到那種程度了,如今要我拉下臉去找對方重啟對話,也著實是一件難事。就連現在,要在心底默默祝福對方現在能過得好,對我來說都是一大難事了,遑論實際寒暄幾句了。

  真是煩躁,明明是來享受文字的,卻被天外飛來一筆的念絲給干擾了。不過打開書以後,我很快就平靜了下來,專心在新買的書裡面。嗯,這位作者的作品還是一樣雋永。

  就這樣沉浸在文字海中,一個下午過去。我的閱讀速度並沒有退步,區區兩三百的小說還是能夠用一個下午和一杯咖啡還能夠喝的時間內閱讀完畢的。眼望窗外已經天黑。雖然在室內,但看著窗外人們的穿著也感覺到一絲冷意,我想也是時候該起身回去了。



  沿著忠孝東路一直走就會到。

  時間算是充裕,今天晚上也沒有什麼其他的安排,我決定就這樣漫步四五公里回去。

  吹著冷風不是那麼舒服,但身體還算忍耐得住,換個方向想或許也能驅使自己的腳步走得快些,也可以讓自己的大腦冷靜一點。

  還是忍不住想起了那個人,也突然喚起自己腦內深處的記憶——這一身黑裘不就是因為他而穿的嗎?為了悼念已經不存在的故友。

  輕吐一口氣,是一縷白煙,伴有一點不捨。

  今天這路,走得特別漫長。






 身心狀況不太好,這篇文章前前後後寫了快一天。
 最近真的有點累,做什麼事情都不是那麼有精力,希望只是暫時的。接近期末了再繼續這樣下去可不是開玩笑的。

創作回應

愛德莉雅.萊茵斯提爾
辛苦了諾,我想應該是天氣關係,自己也有類似的狀況( ´・ω・`)
2022-01-09 17:41:13
ソケノ‧諾
撞牆了也特別僵硬,希望各自早點恢復.
2022-01-09 21:44:13

更多創作